第22章 往死里灌/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姜涛属于那种知性美女,对于商场上的尔虞我诈却是个外行人,她看到苏北诚恳的眼神后,心里隐隐有些感动。

进入大饭店的包厢,罗秃子看见姜涛来赴约,正要站起来迎接,忽然又看到后面跟着的苏北。

“罗总监、刘老板,抱歉让你们久等了,我因为脚受伤了,正好看到苏北在楼下,就顺便一起叫来了,不会给大家添麻烦吧?”

罗秃子不屑的看了苏北一眼,目光很不友善,但是今天洪总请苏北去面谈,导致他的心也悬着,不好蔑视的太明显,虚情假意的谦让一番,“都是柳氏集团的同事,什么麻烦不麻烦的,服务员,加一套餐具。”

因为有了苏北,姜涛对男人们的警惕性反而放松了,随和的和几位老总聊着天,时不时的也会敬大家一杯酒。

“刘老板,初次见面请多多指教,我敬您一杯。”姜涛虽然没什么酒量的,但是必要的饭局规则还是要遵守,很恭敬的举起酒杯。

但是敬酒的时候,刘老板那个老色狼的手,有一个很明显的另类接触动作,苏北淡哼了一声,想必今晚这顿饭没什么商业可谈,纯粹是为了泡姜涛。

一口辛辣的剑南春下肚后,姜涛有些醉了,她没有周曼高,但是比周曼要丰满,再加上高高在上的博士后学历,平时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现在居然也有了些抚媚的神色。

“哈哈,好酒量,畅快,够给面子。”刘老板带头鼓掌。

罗秃子会意他的意思,连忙又给姜涛倒酒:“小姜啊,难得你和刘老板这么透脾气,酒桌上的规矩,要敬酒可不能敬一杯哦,三杯。”

“我……”姜涛无法跟这些老油条拼酒,喝一杯已经非常实在了,让她喝三杯别说是醉了,恐怕要当场吐血。

“姜主管,你的酒我带了。”苏北忽然按住姜涛的手说。

这话一出口,罗总监和刘老板等人脸色刷的沉了下来,这人明显是让大家下不来台,如果不是看在洪威的面子上,你有什么资格出现在这张酒桌上。

桌子下,罗秃子踢了羞怒中的刘老板一脚,两人递了个眼色。

罗秃子装作没事人似的笑道:“代酒当然可以,难得苏北英雄救美,咱们必须得成全,给年轻人这个机会。”

“老罗,话可不是这么讲的,要代酒一杯顶三杯,否则免谈。”刘老板说。

罗秃子一呲牙,看向苏北:“这就为难了……”

“没关系,我随意就好,喝酒嘛,大家进行。姜主管敬酒要一赔三,我代酒也是一赔三,折算下来,你们喝一杯酒,我喝六倍对吗?”

“呵呵,年轻人不要意气用事,我们朋友之间出来是寻开心的,你六杯六杯的喝,传出去岂不是说我们欺负小朋友了。”

“六杯,苏北这可不是啤酒,更不是可乐。”

苏北笑了笑,别看罗秃子他们再劝自己,实际上不过是拙略的激将法而已,不过他个人来讲是无所谓的:“那就不用杯子,对瓶吹,我喝一瓶,你们在座的喝一杯。”

罗秃子和刘老板交换了一个眼神,计谋达成,这才唏嘘道:“既然苏先生这么痛快,我们不成人之美的话,就说不过去了,上酒!”

苏北对服务员说:“先给我开六瓶。”

服务员跟见了鬼似的,她见过喝六瓶啤酒的,没见过说开六瓶白酒的,还是四十八度的白酒。

既然苏北要挑战六瓶,剩下的几人,每人面前就要放上六杯。罗秃子看着溢满的六杯白酒,心里也打怵,他们都是酒腻子,六杯白酒差不多一斤多,可以承受,但是需要慢慢喝,这么喝下去要人的老命啊。

不过,谁也没有打退堂鼓,毕竟他们喝六杯,而苏北喝六瓶,恐怕苏北一瓶没喝完,就趴在地上像狗一样吐起来,到时候丢的可是董事长的人。

“我先干为敬!”

“苏北!你干嘛啊!”姜涛都快哭了,但又不能扫了大家的“雅兴”,她当然知道苏北在和这些人斗气,就因为他们逼迫自己喝三杯白酒,苏北就要逼迫他们喝六杯,她心里感动,但是知道这是不可能实现的事情。

姜涛在车上,还用她丰富的心理学知识揣摩这个男人,认为他是那种大隐隐于市的人,在公司里淡漠的表现就很能说明问题。但是,她没想到,苏北居然做起事来这么极端,咄咄逼人,也在逼迫他自己。

苏北一只手一瓶白酒,放在嘴边,咕咚咚咕咚咚,白酒瓶中的水位正在快速下降,还冒着气泡涌入苏北的喉咙中,看的其他人目瞪口呆,这是喝酒还是喝水。

一分钟干了两瓶白酒,苏北没有做任何停留,一口气完全喝完六瓶白酒,把酒瓶子倒着竖在饭桌上,挑衅的看了罗秃子一眼。

“这……”

“罗总监,你该不会是出尔反尔,拉出去的屎想坐回去吧?”

罗秃子很想反悔,甚至找一个圆滑的方式化解这种危机,但是他看到苏北那个不容置疑的眼神,背后有些冒凉风,他想起那天在董事长办公室里,这个小子差点杀了自己,想起来不寒而栗,咽了口唾沫,端起一杯白酒。

刘老板等人还沉溺在思维僵硬的阶段,他到底是不是人啊,喝了六瓶白酒,连个嗝都没打,脸不红心不跳,就那么坐在那里。

苏北当然不是干坐着,他也是人,喝多了也吐,但是别说区区的白酒,就算是毒酒又奈我何。暗暗的从丹田之中运起一股内气,贯穿全身,冲刷着经脉,酒气快速被分解挥发,变成汗液,从鬓角和手指尖流淌出来。

“刘老板,你应该向罗秃子……哦,罗总监学习,快喝啊,总不会是想让我给您拿个奶嘴儿吧?”

刘老板恼羞成怒,一拍桌子站了起来,开什么玩笑,喝掉这六杯白酒,小命就没了:“罗总监,你们公司的这位苏先生,似乎不太懂规矩?!”

罗秃子终于找到一个喘息的机会,放下酒杯笑道:“小伙子年轻气盛,刘老板别放在心上啊,苏北还不赶紧给刘老板赔礼道歉?”

“道歉?”

苏北冷冷一笑,你们真以为我脾气很好是吗?

把凳子踢开,苏北径直来到刘老板身前,看了眼吓得魂飞魄散的罗秃子:“自己喝,还是我让你自己喝?”

罗秃子心说有什么区别吗,忍着火气,端起一杯酒,慢慢的喝,察言观色,不知道苏北想要干什么。

姜涛已经完全呆滞住了,心里莫名的害怕起来,苏北是不是喝醉了,这种血气方刚的程度,根本不是自己多次邂逅的他。

“喝,还是不喝?”

“放屁!老子……”

砰!

轰!众人脑袋轰的一下,异口同声的惊呼起来,无不震惊的看着苏北。

苏北不等刘老板的话说完,抓着他的头发,猛然间甩在墙上,一手卡着他的两片厚厚的香肠嘴,一手拿起酒杯,咕咚咚硬往里面灌。

咳咳咳!刘老板被几口白酒呛得,肺管子都快炸开了,顺着鼻孔往出冒血。

这时,苏北从他的衬衣兜里,拿出一个餐巾纸的纸包,在桌子上展开,里面是一撮白色的粉末。

苏北冷冷的一笑,稍微松开他的嘴巴,将他放在地上,踩着他的手爪子问:“解释一下,这是什么?”

“药……咳咳……”刘老板灌了超过一斤量的白酒,已经觉得天旋地转。

“药?什么药?”

“治心脏病的药!”刘老板强打起精神说道,在他的意识中,至少说出自己有心脏病,苏北会因为忌怕出人命,从而饶了他。

“心脏病?是治疗黑心的,还是治疗脏心的。很好,既然是你吃的药,我来喂你吃下去。”

“别!”

根本没有刘老板拒绝的余地,苏北将药沫抖搂进半杯茶水里,药沫在里面迅速分解,居然没有沉底,就和茶水融为一体。这种药如果是什么心脏病的药,那才是骗鬼呢。

“喝!”

刘老板吓坏了,一张嘴,半杯药全进了肚子,就算是想呕出来,也没有这个力气了。

苏北把刘老板扔到一边,鄙夷的瞥了眼另外的几个人:“给你们一分钟时间,谁的酒喝不完,我帮他喝。”

“我喝……”

“我也喝……”

好汉不吃眼前亏,他们终于知道罗秃子为什么第一个喝酒了,原来是有前车之鉴。

眼前的景象,让喝了几倍酒的姜涛感到头晕目眩,捂着嘴,踩着高跟鞋冲出包厢,到了洗手间就哇哇的吐了起来,镜子中,自己的面色苍白,洗了把脸,惊慌恐惧还有些无可奈何。

“姜主管,你没事吧?”苏北倚着洗手间的门问。

姜涛拢了拢头发,淡淡的说:“苏北,你闯了多大的祸知道吗,早知道你这样,我就不带你来这个饭局了,我好后悔,真的……”

“姜主管你听我解释。”

“你走吧,我不想再看到你!”

苏北欲言又止,叹了口气,离开饭店,直接去停车场开车,他不是义工,更不是死气白咧的男人,不过是路见不平而已。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