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亮出底牌/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去省银行接上柳寒烟,两人回到别墅时,钟婶笑盈盈的迎接出来,似乎是一副温馨的画面,保姆等待工作一天的男主人女主人回家,当然,钟婶脸上欣然的笑容,也正是这个含义。苏北头疼的就是这一点,钟婶的笑容是真的,对柳寒烟的好也是真的,但谁能确定她不是做卧底的时间太久,从而假戏真做了呢。

“钟婶,您的手艺真不错,怪不得把董事长养的白白胖胖的。”

“苏先生过奖了,还吃的习惯吧。”

苏北狼吞虎咽的嚼着饭,看得出来这顿饭是经过她别具匠心的设计,她是个很干净利落的女人,四十多岁的年龄,很精明睿智,如果不是经历过风浪,很少有这份淡然。

苏北笑道:“当然吃的习惯,您做的饭是我吃过最好吃的,您应该是看着董事长长大的吧?”

“嗯……我来柳家的时候,大小姐才两岁多,二小姐还没出生呢。”

苏北点点头:“钟叔叔的手术怎么样,反正咱们这儿地方宽敞,为啥不把他接来一起住,人多还热闹。”

“可使不得,我丈夫抽烟喝酒,弄脏了屋子,二小姐可是有生活洁癖的。”

柳寒烟冷冷的瞪了苏北一眼,这个王八蛋还真是装蒜的行家,居然通过这种方式,来打探钟婶的底细,如果不是上次他从自己这里吃过闭门羹,这种演技几乎能把自己蒙骗过去。

苏北看了两人一眼,如果再追问下去的话,即便柳寒烟不说什么,钟婶也会从柳寒烟的目光中察觉到问题。

“二小姐,今天中午,唐副市长来了。”

柳寒烟身体微微一震:“他来干什么?”

“只是问一些你生活上的问题,当然我没有提到苏先生住在这里。”钟婶的目光又放在苏北的身上。

“哼!这个老狐狸,难道他还真想逼婚吗!”柳寒烟有些无可奈何,现在柳氏集团的问题严重,已经让她很头痛了。

公司内有洪威的威胁,如果再把唐副市长得罪了,她不敢想象等待柳氏集团的会是什么后果。嫁给唐浩?可是想到这个人,她更无法想象婚姻的结果会是什么。

“钟婶,你觉得我爸爸要是还活着,或者姐姐在家里,会怎么选择?”如果柳寒烟在江海还有一个亲人的话,肯定就是钟婶了,她母亲死的早,从小就是跟着钟婶长大的,对她的依赖不亚于母亲。

“二小姐,我想如果老董事长还健康的话,就不会在临死前,同意这场婚约了。正因为他知道自己不久于人世,才想给女儿找一个好点的归宿。”

柳寒烟皱了皱眉头:“钟婶你不懂,我对唐浩真的一点好感都没有。”

“可能你们年轻人的心思我确实不懂,但是钟婶也从年轻时候经历过,美好的爱情我也有过,哪个女孩子没幻想过。但是生活是生活,爱情是爱情。就像……苏先生刚来的时候,你很排斥他,可是 现在大家一起吃饭,不一样很和谐吗。”

柳寒烟被钟婶说的哑口无言,或许是她错了。爱情和现实本来就是冲突的,她也曾侧面听说过一些钟婶年轻时候的事情,曾经有一个很富有的男人追求她,她没有同意,嫁给了一个灯具厂的工人,纵使钟婶在自己家里没有受到过委屈,但毕竟不是主人。

说着有心,听者有意。

苏北饭后破例点燃了一支香烟,以最舒服的姿势扫了一眼钟婶,我不能判断你是不是卧底,是谁的卧底,你的言行掩饰的也很好,乃至于在柳家二十几年不被发掘,但是这番话有些过于急躁了。

“苏先生,您怎么看待这个问题?”钟婶似乎看出了苏北在思考问题。

苏北笑道:“天要下雨,董事长要嫁人,谁也拦不住。不过寒烟不想嫁,谁也强迫不了。”

柳寒烟翻了个白眼:“你懂个屁!”

“我就懂你!”苏北回骂道,真当我脾气好是吧?

“你再说一句!我嫁不嫁跟你有半毛钱关系吗。”

苏北无奈的摇了摇头,随即说:“难道这老一辈的口头婚约就这么重要吗,换句话来说,也许老董事长临死前根本就没同意这份婚约,被人暗中搞鬼了呢。”

“你什么意思?难道我爸爸会骗我!”

苏北摆摆手,不跟她一般计较,看来不亮底牌是不行了,淡淡的说:“董事长你先别着急,我有一个超级完美的计划,可以让你不用嫁给唐浩,想不想听听。”

“有屁快放,别跟我耍小聪明。”

“放心,我这是大智慧。”

苏北从怀里拿出一封贴身的信封,拍在桌子上,这是柳寒雪临死前的遗嘱,他本来不想这么快拿出来,毕竟柳寒烟对他很抵触,但是再隐瞒下去,这妮子真要考虑嫁给唐浩了。

“什么玩意?”

“寒雪姐给你写的信,不对,是介绍信。”苏北至少现在不会告诉柳寒烟姐姐已经死去的真相。

柳寒烟将信将疑的拆开信封,这是姐姐的笔迹毫无疑问,她起初以为,是姐姐聘用苏北的合同之类的,但是仔细读了一遍,脸色煞白。

信的内容很简单,柳寒雪本身是个军人,又是柳寒烟的亲姐姐,所以完全是雷厉风行的命令式口吻,中心主题就是让她嫁给苏北。

“不可能!”

柳寒烟彻底蒙了,姐姐是不是糊涂啊,就算我让你给我找个兵哥哥的男朋友,至少不是苏北。即便是姐姐这么想的,苏北也很优秀,也应该等姐姐回来当面介绍,写封信这算什么事。

“二小姐……”

“钟婶,我姐让我嫁给他……”

“啊?!”

自从苏北进门那天开始,钟婶隐隐猜到寒雪的意思,但还是没想到,居然是谈婚论嫁。

苏北咳嗽了两声:“我从没打开过这封信,不过寒雪姐确实是这个意思。董事长,不,寒烟,你和唐浩只是老一辈口头婚约,我这份可算是纸面婚约,份量总比他的重吧?”

“滚!”柳寒雪高八度的嗓音差点把苏北震聋。

柳寒雪飞快的掏出电话,重复的拨打过去,姐姐那边依然是忙音不在服务区,一怒之下摔了手机,蹬蹬蹬的跑回房间。

看着桌上的残渣剩饭,苏北的目光重新放在钟婶身上,接下来,你该怎么做,我很期待。

“苏先生,大小姐现在人在哪儿?”

“秘密。”

苏北放下这句话,上楼找柳寒烟。

门反锁着,不过如柳寒烟所料,锁对苏北来说只是多了一个按钮,咔嚓一声,拧断锁芯,走了进来。

柳寒烟趴在床上,桌上居然还放了一瓶红酒,瓶底压着那封信,而她本人一头扎在被子里,只露出两条小腿。

“哭了?”

没声音,苏北坐在床边,看着窗外的草地,以及草地对面的梧桐树林。

“我都说了,这只是个缓兵之计,你可以选择放弃,主动权在你手里,如果你不喜欢我,我还会强人所难?”

柳寒烟忽的坐了起来,直勾勾的盯着他,脸上憋得通红,怪不得苏北赶不走骂不走,原来安的是这个心。如果没有今天的事,她已经默认苏北这个保镖了,可以承认保镖,但是老公……

“说!”

“说什么?”

柳寒烟指着他的鼻子:“说你到底用什么手段,骗取我姐姐信任的。”

“个人魅力。”

“放你个大头鬼的屁!还个人魅力,我都替你臊得慌,无耻无知,无才无财,简直就是个三无产品。勾搭我秘书,拉拢我的死党。”

“这都是你一厢情愿这么认为的,我不解释。”

柳寒烟轻哼一声,气得脸色煞白:“是不解释还是无法解释。还跟我装,那天在商场,假装说看到了杀手,趁机沾老娘的便宜,是不是幻想着英雄救美,你丫的网络小说看多了吧。”

“呃,这一点我需要解释一下,那天的人确实是杀手。”

“杀你妹啊。”

“你不是我妹,虽然我也不怎么待见你,但是你是我老婆。”

柳寒烟疯了似的冲上来,一通发力的爆捶。这些拳头对苏北来说相当于挠痒痒,干脆躺在她自认为洁癖的床上,等着她打累了,才淡定自若的喝了口红酒,而且是用她专用的高脚杯。

歇息了一会儿,柳寒烟展开第二波攻势,她知道打不疼她,这次干脆用上了指甲,深深的在苏北脸上挠出一条血印来。

“你疯了!”

苏北这次是愤怒了,打人不打脸,你还真好意思下手,翻身就把她压在身下,瞥了眼虚掩的房门,知道外面有人,“你给我听着,再胡闹我就不客气了。都告诉你主动权在你手里了,现在给你个机会,把这张纸一撕,就当刚才的事是放屁,撕吧。”

“哼。”

“怎么不撕了,我帮你。”苏北正要撕毁那封信时,柳寒烟一把抢在手里。

“不许你碰!”柳寒烟倔强的看着他,“姓苏的你给我听好了,我姐姐的话我不会不听的,我这辈子非你不嫁,但是我要等我姐回来见证!还有,即便我嫁给你,也只是名义上的夫妻,你一辈子也别想得到我的人,还有我的心。”

“万一是你先爱上我的怎么办?”

“呵呵,你还真自信。实话告诉你吧,我就算死了,重新投一回胎,喝了八碗孟婆汤,都会记住今天说的话。”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