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洪威的计谋/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洪威微微一震,这个消息的份量,要比柳寒烟的还重要,毕竟他已经彻底掌握了柳寒烟的一举一动,甚至她的一些得力干将都是自己安插在她身边的。

“好!我晚上过去,白天还有很多事需要处理。”

当当,秘书敲门声。

“进。”

“洪总,唐浩说找您有事,需不需要推掉?”

洪威侧目一想:“等等,让他进来。”

不一会儿唐浩走进洪威的办公室,洪威还是老样子,表现的宽和慈善,“唐少啊,在销售部门工作的怎么样,我听你们主管反映,能力相当的强,但是凡事不要求快,适当的放松一下。”

“嘿嘿,洪总说得对。”唐浩心里很喜悦,没想到洪威这么给面子,潇洒的点上一根烟,烟雾缭绕着他得意的神情。

简单的两句话,洪威已经算出了唐浩的前半生和后半生,深邃的老眼闪出一抹精光:“唐少,你和董事长的关系处的怎么样?什么时候办事啊。”

“这正是我头痛的地方,柳寒烟对我一直不冷不热,对婚事既不排斥也不表态。尤其是那个苏北来了后,让我很没面子。”

“哈哈,唐少,我算个过来人,从你父亲那边论起的话,也算是你的长辈。女人永远都是一件附属品,和西装手表一样,你穿名牌戴名表,难道是了考虑衣服和表的感受吗?”

这话说到唐浩的心坎里了,他对柳寒烟感兴趣的只有三样东西,第一个就是她的第一次,第二个就是柳氏集团,第三个则是唐家的面子问题。只要柳寒烟嫁过来,这三个问题都会变成自己向父亲证明自己的资本。

洪威点到为止,笑道:“其实,我是很希望你和董事长在一起的,毕竟柳氏集团如果有了唐家的关照,事业上会蒸蒸日上。柳寒烟是凤凰,但是也要落在恰当的地方才叫凤凰。”

“洪总,不,洪叔,我今天来找您,还真有点事。其实我不太习惯在销售部门工作,能不能帮我调动一下哈。”

洪威心中暗哼了一声,早料到你是这个意思,不过,我也在等着你:“想调到什么部门啊?”

“运营部……老罗不是胃出血了嘛,我寻思着以我的个人能力和人际关系,肯定能肩负起总监这个位置。”

洪威的一口老血险些喷出来,就你还有能力,你要真有能力柳寒烟就不会看不上你了,当我不知道在销售部那点业绩,都是靠着你父亲给你拉关系走后门得来的。

洪威心里这么想,嘴上却不能这么说,笑道:“唐少,这我就得批评你了。刚才洪叔叔说的话你忘记了吗,凡事不要操之过急。说句你不爱听的,就算你是哈佛剑桥毕业,没有几年的工作经验和业绩,都不可能做到总监这个位置。”

“这……”唐浩脸上有些不高兴,显然是个喜形于色的人,他自然是斗不过洪威。

洪威打了一巴掌,该赏给高副市长儿子一个甜枣了:“小唐,叔叔这也是为你好,急什么,你和董事长结婚后,整个柳氏集团都是你的,还在乎一个高管的位置。现在洪叔叔拼出老脸,在董事会上可以号召大家推举你为总监,但这样一来,柳寒烟和苏北岂不是知道你来找过我了?”

“原来如此,多谢洪叔叔提醒。”

洪威微微一笑:“我知道你的心思,这样吧,我有一个绝佳的职位调动选择,如果你能屈能伸的话,可以试一试。”

“什么岗位?”

“安保部主管。”说完,洪威的脸上流露出一个运筹帷幄的笑容,“你不要被苏北的假象锁蒙蔽,他虽然是董事长的保镖,但签的还是柳氏集团的合同,所以我让你做他的这个顶头上司,你觉得怎么样?”

“好是好,但是当个保安领队,真是……哎,算了,只要能控制苏北,这点委屈我可以承受。”

“那就好,我会让现任安保部主管调到分公司去,你在下面协调一下,我帮你在人事部通口气,这事就算成了。”

……

柳寒烟不知道睡了多久,睁开眼睛的时候,苏北坐在窗边,居然把餐桌搬进了卧室,桌子上的饺子,分装在十几个碗里,还调了各种各样精致的蘸料,她心里有种古怪的感觉。

苏北看着窗外,嘴边叼着一支没有点燃的香烟:“醒了?吃点东西。”

柳寒烟已经吵累了,女强人活活变成刁小姐,蓬松着头发去洗手间洗了把脸,主要是她确实觉得肚子里空空的,而且头很大,昏天暗地的感觉。

洗漱完毕,柳寒烟坐在餐桌前,苏北给她夹了一个饺子:“刚才我尝过,味道还可以,不信可以试试。”

“哼,你会这么好心?”柳寒烟忽然问道苏北身上有一股很浓重的烟味儿,她认识的苏北,似乎不抽烟,瞥了眼他那双幽深的眼睛,不知道他又再出什么损招。

反正不吃白不吃,柳寒烟知道,苏北的这顿饭做了很长时间,但并没有因此而有什么好感,反而觉得他试图用这种方式唤起自己的关心。

“三鲜的,我不爱吃鸡蛋。”柳寒烟咬了一小口,丢在一边。

“那尝尝这碗,酸菜的,很开胃。”

柳寒烟沾了些醋汁,放进嘴里,口水都快流下来了,她第一次吃到北方的酸菜饺子,很酸很有味觉,她嘴里原本苦苦的,忽然有了特别强的食欲。又吃了一个,发现酸菜里还混入了什么肉。

“这是什么肉,怎么皱巴巴的?”

苏北笑道:“就是普通的猪肉,不过在此之前,我用慢火把猪油熬出去,不仅吃着香,还不用担心增肥哦。”

柳寒烟心说这家伙居然还懂生活,连续吃了几个饺子后,突然意识到,自己不会是被苏北的这点小恩小惠感动了吧,看他嘴角那抹假装很甜蜜的笑容,气就不打一处来。

扫荡了二十几个小饺子,柳寒烟放下筷子,“我吃完了,现在可以滚出我的房间了吧。”

“随时都可以。”

“哼,说的好听,是不是这顿饭我不吃,你就不走了?真看不出来,你猥琐的背后还挺霸道。”

苏北收拾着碗筷:“霸道我承认,猥琐可不敢当。再说,你不吃,我怎么会强迫你,工作中,你是我的董事长,生活中你可是我未来的妻子。”

“闭嘴!苏北我的忍耐性是有限度的,不要挑战我的极限。你以为做一顿饭,我就会给你好脸色看了,痴心妄想,何况你做的本来就很难吃。”

“难吃你还吃这么多,我尊贵的柳小姐,咱能不给自己找借口吗。”

“好,那我给你吐出来。”

柳寒烟往起一站,更加的头晕目眩心跳加快,一股恶心感油然而生,干呕了两口,冲进洗手间,接着就听见里面呕吐的声音。

苏北都看傻了,让你吐你还真吐啊。

“你没事吧?”

“不许进来!”

柳寒烟搂着马桶,连忙按了冲水键,白皙的脸蛋上通红,泪水在眼眶里打转。

苏北忽然觉得不对,警觉的扶起柳寒烟,用手一摸她的额头,皱了皱眉:“生病了,你怎么不早说,我还以为是你害羞烧的呢,我现在就送你去医院。”

“我不去,又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至于这么大呼小叫的吗。”柳寒烟只是觉得,苏北是刻意的想讨好自己,才不会上他的大头当。

苏北把她拉出去,“是你的面子重要还是身体重要,给你五分钟时间换衣服,如果时间到了你还没反应的话,只能我亲手帮你换了。”

呕吐出早饭后,柳寒烟更没有力气了,想到苏北给自己换衣服,那还不如去死,咬牙切齿的看着他出去,这才去衣柜里拿了一身宽松的运动服换上,当然她换衣服是怕被扒衣服,依然没打算去医院。

苏北在门口等了几分钟,见她没动静,冲进房间,发现柳寒烟穿着衣服躺在床上,居然还扒拉着手机。

“我才不要你管呢,让周秘书去药店买些感冒药。”

“我不管你谁管你,电话放下。”

苏北霸道的将她的电话装进包里,一弯腰,一个公主抱将黏在床上的柳寒烟摘下来,这是一件很薄的夏装运动衫,隔着一层衣服,苏北都能感受到她发烧的很厉害。

柳寒烟先是大脑短路,接着是目瞪口呆,随后就是拼死抵抗:“你放开我,放开,否则我喊人了。”

“听话,生病了就少说话省点力气。”

柳寒烟柔弱的身体拼命的挣扎着,一双小腿在空中四处飞踹,两只小凤爪抓向苏北的脸。可惜,这个简单的挣扎很快就变成泡影。

苏北纵身从二楼跳下去,踢上别墅门,把柳寒烟放进车里,不由分说先捆上了安全带,有些心疼的看着她:“寒烟,别再跟我闹了,自己瞅瞅,脸都烧成什么样子了。”

“烧死我,你也管不着。”

柳寒烟一歪头,正好看见苏北的手搭在自己座位上帮自己调整安全带,张开小虎牙,一口狠狠的咬了上去。

苏北刺痛了一下,安然无事的挂档起步,这只手就送给她随便咬好了。

柳寒烟一边叼着苏北的手,一边朝他示威,这烂手爪子真够硬的,还咸咸的恶心死了,眼神向下一瞥,惊出一身冷汗来,原来自己发力过猛,将苏北的手咬出血,血水滴滴答答的滴落在座椅上,还有一部分居然被自己当口水喝掉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