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小护士田琦/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啊!对不起……”

柳寒烟惊慌的松开苏北的手,看到血后有点眼晕。

苏北单手握着方向盘,把车后座的外套拿出来,给她裹在身上,这次柳寒烟老实多了,折腾了这一路,体力不支精神萎靡,像一只受伤的小猫似的,躲在衣服里。

“去圣乔亚私医院吧。”

苏北点了点头,从车载导航中找到她所说的位置,应该是一家不太出名的私立医院。

到了医院,没有苏北想象中的那么手续繁杂,私立医院的护工和医师都非常客气,在背着柳寒烟上楼的时候,有两名急诊医师已经初步确认病情,到楼上的时候,已经安排好病房,柳寒烟是中暑了,又严重脱水,掉几瓶盐水是不碍事的。

苏北坐在床边,握着柳寒烟的手,她已经昏睡过去,心里又是怜悯又是内疚,如果昨晚不吵架的话,柳寒烟也不会熬夜导致中暑和脱水。

舒适的贵族病房,空调开得都这么舒适,苏北在她的床边,渐渐的睡着了。

“咚!咚!”

苏北恍惚间有人敲自己的头,一台眼皮,是一个穿着粉色护士装的女孩儿,戴着黑框眼镜,个头儿不高,正在用吊盐水的袋子打他的头。

“嘘!”

苏北对她做了个噤声的手势,“护士小姐,一会儿我来换盐水就行,你忙你的去,啊。”

“啊什么啊,我没说你女朋友,你的手受伤了,跟我来包扎一下。”

“哦,你说这个没关系。”

忽视皱了皱眉头,瘪瘪小嘴儿说,两个深深的打救我,笑起来特别可爱:“这里是医院,如果让负责人看到你还流着血,我该挨骂了。再说了,你女朋友都睡着了,你离开一会儿会死啊。”

苏北一阵无语,又怕她吵醒了柳寒烟,只好跟着她走出病房,轻轻带上房门,去了她的办公室。私立贵族医院待遇就是不错,就算是护士都有办公室。而圣乔亚的护士,实在让苏北大跌眼镜,他误以为粉色的护士装只会出现在电视中,没想到还真有医院用这种颜色的工作服。

“护士小姐,要不我自己来?”

刚刚从护校毕业的田琦,对护理工作可谓是马马虎虎,就看她外行的方式,苏北无法想像她平时得接受多少病人的投诉。

“好啊,你来。”田琦将手里的纱布和碘酒递给她,倚着办公桌,居高临下的看着。

苏北刚要包扎,有些不好意思,这小护士的目光都快把他生吞了,总感觉,今天不让她这个医护人员动手的话,自己不会活着走出这间办公室。

“呃,其实我对包扎很外行,还是请您这个专业人才来吧。”

田琦的脸上浮现出两个大大的酒窝,似乎很满意这个答案,病人本来就是要交给医生处置的,虽然自己只是个护士,但怎么能容忍病人怀疑自己的专业能力。

田琦将碘酒倒在瓶盖里,想找棉球没有找到,挠挠马尾辫,干脆将碘酒倒在苏北手背上的伤口中。

“啊!”苏北歇斯里地的一声嘶吼。

“叫什么叫,忍着,这点疼就忍不住了,话说你是不是被狗咬了,怎么伤口这么深?”

“护士小姐,我能提醒你一件事吗?”

“什么事?”

“你好像把盐水当成碘酒了。”

苏北疼得满头大汗,这可比柳寒烟下手要狠毒,开什么玩笑,这可是真真正正的往伤口上撒盐。

听完这话,田琦脸上一阵高烧,但是又不能承认自己真的出了医疗事故,“我,这个,你不懂,盐水的杀菌能力,要比碘酒强。”

苏北心里暗骂,放屁,要不然你试试。难道你们女人平时用的妇炎洁换成盐水辣椒水,你们能忍得住。

简简单单的皮外伤,让田琦忙得有些不亦乐乎,苏北总感觉她再拿自己当小白鼠做实验。这点小伤没关系,被她这么一搞,浑身不自在。

田琦给苏北的手背缠上厚厚的一层纱布,回头找剪刀时,一拍脑门忘了放哪儿了,但是好不容易才缠绕出一个满意的造型,又不忍心撒手。

“你忍着点哈,我帮你扎上,咦,剪刀呢,算了,我用牙齿咬吧。”

不等苏北拒绝,田琦就用牙齿叼住了纱布的一角,皱了皱小眉头想要撕开,却发现纱布还挺结实。

毕竟现在是夏天,她的这个俯身咬纱布的壮举,却在无形之中走了光,苏北心中惊呼,不仅是护士装是粉色的,感觉这个小护士整个人都是粉色的,甚至身上还有股淡淡的婴儿香。想到婴儿就想到了奶,于是有些不淡定了。

“哎呀,牙好痛,坐下,坐低一点。”

苏北从沙发上尽量放平了呃身体,田琦工作实在太认真了,居然骑在苏北的双腿上,趴着咬纱布。

“不行,帮我抓着点。”

苏北木讷的伸出手,但是纱布在她的嘴上,帮她抓另一端的时候,却不小心触碰到了她的脖子。

“你干什么,用力啊!”

“哦,对不起。”

办公室外面,同样一个穿护士装的女孩儿捂着嘴巴,惊讶的挣大了双眼,踮着脚尖向里面看去,男的几乎躺在沙发上,而田琦趴在他腿间,还说什么用力。

这也太火爆了吧,田琦怎么把男朋友带到医院来胡闹,这要是让护士长发现还不批评死她。

“咳咳咳……”门外女孩儿干咳了几声,提醒里面的人注意点。

终于,田琦的包扎任务完成,额头居然都沁出了汗珠,擦了擦汗,颇有成就感的说:“你还挺幸运,能成为我第一任……”

说到这里,田琦的脸突然就红了,苏北穿得是西裤,通过变形的样子,就知道在自己给他包扎伤口的时候,这家伙都在想些什么龌龊的事情。

苏北备受煎熬的说了声谢谢,逃也似的离开病房,一开门,迎面又撞上一个个子很高的护士,两人几乎是面贴面。我去,这是家什么医院。

高个女孩儿吐了吐舌头,冲着苏北无奈的摇了摇头,“挺快的啊。”

“是挺快的。”

苏北以为她是在吹捧田琦的包扎速度,却不知道女孩儿的意思是办事挺快的。女孩儿没关苏北,进入办公室,看着面红耳赤的田琦,无奈的摇头。

“田琦,这里是医院,你们怎么能在光天化日之下做这种事情呢。”

“不做这种事情,来医院干什么。”

高个女孩儿一阵无语,这家医院的员工管理程度还是很宽松的,主要是因为工资和业绩挂钩,而且病人投诉的话,会直接影响当月的提成。但是管理再松,也不能做这种羞人的事。

“哎,田琦,老实交代,你男朋友什么来头。”

“瞎说,我哪有男朋友,你又不是不知道。”

“别装了,那刚才那位是谁?嘿嘿,我都看见了。”高个女孩儿说。

田琦顺口说:“刚才那个我不认识啊。”

高个女孩儿瞠目结舌:“你也太开放了,不认识也行!”

田琦说:“拜托,我又不是查户口的,干嘛要认识他,难道我还要知道所有病人及其家属的名字啊,莫名其妙。”

高个女孩儿顿时红了脸:“你!你居然和病人家属那个……”

反应了很久,田琦忽然灵光乍现,明白同事所指的事情是什么了,脸色羞得通红,扬起拳头就捶了她一下:“莉莉,你想什么呢,他手受伤了,我给他包扎一下,你看纱布和碘酒还在,你想哪里去啦。”

病床上,柳寒烟早已经被一个急匆匆的电话吵醒,吊了两瓶盐水后,她体力恢复了不少,但还是身子发虚,呆呆的看着天花板,平日里霸道刁蛮的样子全然不见。

苏北从护士办公室掏出来,蹑手蹑脚的推开房门,看到柳寒烟倚着一个枕头发呆,看她的脸色已经不再是那种蜡黄色,放心了不少。毕竟这种娇滴滴的大小姐生病,可不像男人一样,挺一挺就能扛过去。

“什么时候醒的,多睡一会儿。”

柳寒烟抿着有些干巴巴的嘴唇,扫了一眼桌面上的手机,满脸的阴云笼罩,她唯一一次请病假,却没料到今天公司发生了这么多事情,而导火线居然又是该死的苏北。

苏北坐在床边,替她削了个苹果。

柳寒烟摇摇头:“苏北,你到底是干嘛的!”

“我?保镖啊,下次问问题能不能稍微有点内涵。”

柳寒烟轻哼了一声,你是我的克星才对:“想听内涵的是吗,一会儿等姜涛来了,我让你们当面给我讲一些内涵丰富的内容。”

苏北瞥了眼桌上的手机,就知道有人举报了昨晚的事,他个人来讲是无所谓的,帐多了不愁,虱子多了不怕痒,可是因此连累了姜涛……

想到柳寒烟把姜涛叫到医院来问话,苏北一阵莫名的尴尬,昨晚险些就和姜涛擦枪走火,后来他说自己有老婆了,如果让这两个女人碰面的话,简直无法想象。

苏北既担心姜涛被柳寒烟降职,更担心姜涛和自己的那层窗户纸般的关系,被柳寒烟察觉到,她对自己本来就没好感,现在还生着病,真怕闹出什么误会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