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三个人一台戏/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你打算怎么处理?”苏北知道柳寒烟的性情,在人事录用方面属于冷血类型,就连她的贴身秘书周曼都不能幸免。

“呵呵,现在就开始担心,太晚了吧。如果我不开机,你们都把我当成傻子吗,公司出现这么大的事,我这个董事长居然还蒙在鼓里。”柳寒烟冷冷的瞪着他说。

苏北心乱如麻,他不想和柳寒烟吵架,但是因为自己的所作所为,连累上一个无辜的人,这才是真正的愚蠢之极。

“寒烟你生病了,我们慢慢处理问题,我保证,我说的每一句话都是真的。”

“哼。”

“昨天上午,洪威请我过去谈话,无非是打听一番我的底细。当然这个以后再说,我离开办公室的时候,正好遇到罗秃子还有刘老板他们,我在楼梯间听到他们密谋,说是要给人事部姜主管下药。”

“下药!等等等……”

柳寒烟接到洪威的电话,电话内容可不是这么说的,“不是罗秃子为公司应酬,喝酒胃出血吗?”

苏北淡哼了一声,将昨晚后续的事情一五一十的告诉了她。至于洪威的作风,一方面是保存公司名誉,另一方面是力保得力干将在公司的位置。

柳寒烟当然不会轻信洪威的片面之词,苏北今天所说的,她倒是信了,毕竟苏北的行为方式她在酒吧里见过。

“该死的罗启民!居然敢做出这种事,呃,我刚才把姜涛骂了,我还以为……那个,算了。”

苏北笑了笑,拍着她的手说:“你看,钟婶说的多好,遇到事情我们和颜悦色的处理,省下多少误会。姜涛,我昨天因为我在公司的人事关系的问题,去找过这个人,而且在出事后的反应,也令我十分钦佩,否则换做一般女孩儿,早就报警了,影响到的可是柳氏集团的整体名誉,现在正是你和洪威互相储存底牌的时候,洪威不想浪费一个人才,我们更不能做出亲者痛仇者快的事。”

苏北的这一番话,让柳寒烟得到了巨大的信息量,原来这家伙每天并不是吊儿郎的勾搭自己秘书,居然还看得出来公司的派系斗争。

柳寒烟点了点头:“不用你提醒我,姜涛是个人才。其实我从一开始就注意到了,还在我的观察行列之中。”

“我的董事长大人,您是不是忙糊涂了,一个哈佛经济学博士后,你给放在人事部,管理管理公司数据库,这种事情就算是我……差不多也能干。想要和洪威分庭抗礼,必须让柳氏集团换血,否则,即便是搬到了洪威,洪威一走,公司高层中层甚至是分公司都会大厦将倾,这才是釜底抽薪。既然要干,就要不计后果的大力培养新人,将那些老骨头剔除出去。当然,这是一个缓慢的过程,我们慢慢来。”

柳寒烟从没有想过苏北还有这份才能,以为只是个会打架的莽夫。

“康熙的身边如果没有韦小宝这些人辅助,也不会除掉当朝的鳌拜,您说对吧。”苏北继续给她灌输自己的想法。

柳寒烟冷冷一笑,鄙夷的看着他:“阁下的意思是说,你就是韦小宝?呵呵,韦小宝有七个老婆,你准备找几个?”

“我有你就够了。”苏北很认真的说。

“你!”

柳寒烟在生病,战斗力减弱,独立女性的姿态显然不能够战胜二皮脸的苏北。

从昨晚到现在,柳寒烟的神经一直绷紧,满脑子都是苏北。为什么姐姐非要让我嫁给他,她从不会怀疑姐姐柳寒雪的眼力,难道自己真的看错苏北了,这真的是个了不起的男人?

夫妻?夫妻到底是什么,臭寒雪你怎么不会来,哪怕你亲口告诉我这个事实,我也会听你的,一个人真的好茫然。

柳寒烟不知道是不是高烧让自己脸红,或者脑袋不清醒。苏北刚才一番推心置腹的话,对柳氏集团的弊病做出诊断,当然苏北是外行人,但句句说的都是掏心窝子的实话,也就是说苏北是真的拿自己当妻子吗。

正想着,门外传来敲门声。

“董事长,您在吗?”

是姜涛!柳寒烟连忙拢了拢头发,拉上被子,调整了情绪,用目光暗示了苏北,接下来该怎么做,她既不能让下属看出自己和苏北同居,更不能看出两人有某种关系来。

“请进。”柳寒烟冲着外面说。

姜涛拎着一个果篮,手里捧着一束白百合,一抬头,看到给她开门的人,下巴都要掉了,正是盘旋在她脑海里一夜,将她折磨的心机衰竭的男人。

“苏苏苏……苏北?”

苏北把着门,接过礼品,笑道:“姜主管,祸可是咱俩一起闯的,怎么,见到我很惊讶吗?”

姜涛恍然大悟,打人的是苏北,起源是自己,既然董事长找自己,当然也要找苏北了。

苏北眉头一缩,源于生活真实的演技,姜涛心里微微一暖,明白他的意思,在面对董事长审讯的时候,一定要保持口风一致,更不要把两人的关系展现出来。

姜涛昨晚也在想,自己和苏北到底是什么关系,为什么昨晚自己会锁住门关了灯不让他走,难道单纯是男女之间的一时冲动吗。

“是姜涛来了,进来吧。”病床上,柳寒烟也在遮掩和苏北的关系,故意将注意力都放在姜涛身上。

“董事长,您身体好点没有?”

“没什么大碍,只是中暑了,坐吧。”

苏北忧心忡忡的看着两个女人,心说,咱们仨有一个人戏演的不好,可就要互相露馅了,去给姜涛倒了一杯白开水,递给她。

“姜主管,刚才我已经和董事长解释了昨晚的事情。”

“董事长,昨天如果不是苏先生出手相助,我实在无法想象……所以如果有什么处分的话,还是我来扛着。”

柳寒烟神色怪怪的,瞥了眼苏北,本来没觉得有什么不对,经过姜涛这么一说,女人的直觉告诉她,这两个人不会真的有事吧。

“嘿嘿,英雄救美既是职责,也是义务,姜主管何出此言,您喝水,我转正的事还全指望您呢,如果董事长处分你,我还得重新托人。”苏北察言观色,连忙说道。

柳寒烟心中的一缕逐渐消散,肯定是自己多心了,苏北是个无耻的人,即便他看上人家姜涛,恐怕姜涛也不会正眼看她一眼。据她所了解,姜涛虽然只是个主管,但是很有上进心,为人有些倨傲,只是因为苏北救了她,所以才这么客气。

“姜主管,出了这样的事情,我这个当董事长的也很抱歉,还好没有酿成什么不可挽回的后果。关于罗总监的个人生活作风问题,我仔细想了想,恐怕是即便惊动警方,洪总他们也会力保这个人,但是你放心,他做出这种事情,我是绝不会放任不管的。”

“哦。”姜涛心情舒缓了许多,她以为董事长会追究她的连带责任。

一旁苏北给柳寒烟递了个眼色,柳寒烟回瞪了他一眼,知道他的意思。撑着病床坐起来,姜涛连忙过去帮她垫了个枕头。

“即便罗总监背后有洪总,这次他也难辞其咎,周一董事会上,我想把罗秃子从运营部总监这个位置上拿下去,其他董事和高层应该不会有什么意见了。”

柳寒烟话锋一转,突然拉进和姜涛的距离:“姜主管,如果说,我提议让你负责运营部,你有没有信心。”

“我?”

姜涛的脑子突然有些不够用了,可以说全公司上下,比她学历高的人不超过三个,但是人脉关系网以及经验,和罗秃子有着天壤之别。

就在昨天,姜涛还在和苏北畅言理想,她的目标就是运营部总监,但这是一条很长很长的路。她只是个人事部主管,上升到总监,可谓是连升三级。一时间她不知道董事长是什么意思,难道只是因为昨晚的丑闻,想要代表公司慰问自己吗,不可能。

柳寒烟清楚姜涛在想什么,如果不是苏北的一番话,她也没有这个勇气大刀阔斧的提拔新人,这是要冒着巨大的风险,洪威所代表的实权派肯定会阻碍,而集团内部躺在功劳簿上吃老本的老骨头们,也会因为罗启民的突然下岗,而变得躁动起来。

但是,柳寒烟觉得苏北说的不无道理,破而后立。提拔新人,让公司换血,不仅能培养一批远离洪威控制的高层,还能给集团有才华的年轻人一个升职奋斗的目标。

“董事长,我真的可以吗?”

“你好好想一下,尽快给我答案。我相信,你比罗启民更加适合肩负起运营部,我需要的是信心。”柳寒烟也有些激动,这是她第一次主动和洪威挑战,拿掉罗秃子,提升姜涛。

“谢谢董事长的赏识,我有信心能够做好。”姜涛不想错过这个机会,她在人事部所做的事,就算是一个初中生都可以做,而她的目标就是真正的接触到商业活动。

柳寒烟满意的点点头,而苏北心里也松了口气,他一方面是替姜涛高兴,更重要的是,在公司内,终于有一个有才华的人站出来协助这个刁蛮老婆了。

柳寒烟很不喜欢苏北得意的样子,淡淡的说:“小苏儿,马上中午了,你去外面带一些饭菜回来,我和姜主管就在医院吃顿饭。”

苏北额头冒起几条黑线,这全都是我促成的,既然跟我摆起领导的架子,当然姜涛是他直属领导,而柳寒烟又是姜涛的领导,这里他确实称得上是“小苏”。

当苏北走到门口的时候,突然意识到不对了。她该不会是想把姜涛留下来,旁敲侧击的打听自己吧,就像前些日子警告周秘书一样。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