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挑山工的小女孩儿/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苏北的脑子早乱了,端起床头柜上的茶杯抿了一大口,尴尬的问道:“你们想吃什么?”

“来的路上,看见医院对面有一家饺子馆。董事长生病了,应该多吃些清淡口味儿的。”姜涛心里一阵惊呼,糟糕!苏北喝水的杯子,是董事长刚刚用过的,她可是出了名的完美主义者,怎么会允许有人占用他的杯子。

姜涛随即看向柳寒烟说:“董事长,您是南方人,一定很少吃饺子吧,门口那家饺子馆是手工剁馅,很正宗的。”

“是吗,小苏儿,那你就多带几份回来我尝尝。”

“好的我马上去。”

苏北脸色怪异的离开病房,关门时,看着两个美女谈笑自如的样子,无奈的离开医院。不过暂时离开这个是非之地也是好事,倒是省的自己来回替她们打圆场了。

医院对面的饺子馆规模不小,相当于一个以东北大馅饺子为招牌的快餐城,上下两层楼,吃饭的人络绎不绝,快餐城的工作人员也相当的专业,白大褂的是现场烹饪的厨师和厨工,红马甲的是收银,而绿色马甲的是送外卖的快递员。

苏北飞快的在菜单上扫了一眼,对吧台说:“两份芹菜和两份酸菜馅的,再加两份凉菜,谢谢。”

哪知道,苏北正要递回菜单时,一眼就瞅见给他包扎的那个小护士,居然穿着一件绿色的马甲,正在分门别类的为客人进行打包。

“巧啊,护士小姐。”苏北没想到这个人不仅在医院当护士,居然利用下班时间在快餐城打工。

田琦也懵了,本来遇见病人没什么,她给他包扎的经过,居然被好朋友莉莉当做是笑柄拿来传唱,再看苏北时眼神自然就很不自在。

“居然是你,呵呵,吃什么?”

“吃什么不要紧,我打包,对了,你在这里打工,你们院长知道吗?”

田琦哼了一声,居然想投诉自己,无所谓的说:“我叫田琦,以后别小护士小护士的叫着,还有医院的院长是我妈妈,你别痴心妄想打我小报告。”

苏北反驳道:“喔,怪不得。”

“你什么意思?”

“没意思,怪不得你这种专业水品,都能在医院混一份工作,原来是有后台啊,你们这样做,真的是对病人负责吗。”苏北觉得她很有意思,既然她母亲是圣乔亚的院长,家庭条件肯定很充实,居然还在快餐城打工,说明这丫头还是很自食其力的。

田琦一阵嗔怒,脸色气得通红:“我只不过是卫校刚刚毕业,缺乏一些工作经验罢了,你凭什么怀疑我。”

苏北不是怀疑,是完全不相信,就田琦那点医疗水平,就算是从大街上随便拉一个人,都比她强上不止一倍。

不过人艰不拆,柳寒烟的病房还是她负责,懒洋洋的笑道:“那你在快餐城工作,你妈知道吗?”

“呵,我就没见过你这么多管闲事的。放心,这家快餐城的经理是我老爸,所以呢不用你犯……贱了……”田琦小声的嘟囔说,瞥了他一眼,“你是不是给你女朋友带饭,我们快餐城是有上门送单业务,很可惜,你点的单子不满一百元,恕不奉送。”

“简单,你把菜单拿回来,我重新点。”我去,这还真是一家子奇葩,老婆开医院,老公在医院对面开饭店,结果这小护士既在医院打工,还在快餐店上班,这算的上是家族产业吗。

田琦将菜单递给他。

苏北看都没看,一股恶作剧心里油然而生:“菜单上的各种种类的饺子面食等,每一种半份,凉菜各一份,荤菜各一份,还有汤和甜品各一份,顺便要一个果篮,还有所有饮料酒水各一份。”

“你!”田琦是知道的,医院里只有他和他女朋友,怎么可能吃这么多东西,分明是和自己较劲。

“我什么我,我自己的钱,难道不可以吗?”

“钱是你的,但是粮食是国家的,浪费粮食你不觉得可耻吗。”

“还行,你怎么就知道我吃不了。对了,我还没说完呢,把这些东西都送到病房,而且要让你亲自送。”苏北露出一个得意的笑容。

“凭什么?”

苏北不怀好意的一笑了之,“在医院我是病人,我要听你的,但是在饭店,我是客人,你就没听过顾客是上帝这个说法吗。当然,你要是办不到就别勉强。”

“我办不到?我是专业的,不就是快递吗,好像谁没送过似的。”

田琦回透明窗户后的厨房部门,和一个中年人交谈了几句,看样子那个人就是经理,也就是她父亲。

那个男的也诧异的朝窗外瞥了苏北一眼,随后将这份菜单给几个大厨。里面现场包饺子的厨师很多,饺子一捏就是一个,馅都是现成的,当他们煮完饺子打包的时候,田琦的父亲,已经把苏北点的菜打包装盒。

看的出来,他们父女关系奇好,这种忙碌而充实的生活,让苏北有些羡慕。自家的快餐城做的非常精致,一份蛋花汤先装盒,再用真空技术打包,最后精心的粘帖上一个汤勺,然后装进一个很有特色的食品袋里,最后一步则是把汤放进一个泡沫的快递箱子里。

十几分钟后,足足两大箱子食物,看了眼标签上的价格,居然两千多块。苏北有些尴尬了,貌似他兜里还有两三千,但这是自己的生活费,毕竟指望柳寒烟一个月开得八百工资,恐怕要等到猴年马月了。

“货到付款。”苏北对田琦说。

田琦轻哼了一声,倔强的将两个泡沫箱子放在地上,用安全绳分别固定住,最后居然鬼使神差的拿出一根小扁担来,一咬牙,硬是挑起两箱饭菜。苏北莫名其妙的想起她给自己包扎伤口的那套活,原来和她打包饭菜是一个手法,怪不得呢,原来这姑娘是用挑山工的技术当护士。

“哎,护士,不,田琦,你跟病人说一声,我有事就不回去了。”苏北让田琦送饭,一方面是报医院里的一箭之仇,另一方面是想逃离病房里的两个女人。

看着田琦晃晃荡荡的挑着饭菜,有种莫名的喜感,耐心的等红灯,穿过马路,走了几步,肩膀勒的太痛了,放下扁担,往肩膀上吹了口气,随后又挑起来。

苏北从兜里掏出车钥匙,开门上车,打算先回公司一趟,毕竟柳寒烟不在公司的话,有些事情或许大家还蒙在鼓里,就比如说洪威庇护罗秃子的这个电话。

柳寒烟歪在病床上,有一眼没一眼的看着电视,时不时的和姜涛交流两句工作上的事,其实只是在象征性的关怀下属。毕竟姜涛虽说是个小领导,但只是中层干部,柳寒烟平时只是注意到她是个人才,并没有共同的话题。

柳氏集团按照级别划分的话,最高权力无疑是董事会,接着是柳寒烟和洪威代理董事会的正副总裁,然后是集团高层各大部门的总监,再下一级则是公司中层干部,以及各大分公司分店的经理。

正说着话,门口有人敲门,姜涛以为是苏北回来了,就去开门,当时就愣住了,一个戴黑框眼睛的女孩儿,挑着一副扁担,累得面红耳赤气喘吁吁。

“麻烦你让一下。”

姜涛帮她开门,“小心点,别摔着。”

田琦将饭菜放在地上,分门别类的从箱子里取出饭菜,数下来,连汤带菜还有主食和甜品,一共打包了一百五十多盒。

柳寒烟和姜涛都看傻了,苏北是不是脑子有病,他们三个人能吃得了这么多吗。

“你好,这是单子,麻烦你签收一下。”田琦把账单递给柳寒烟,瞥了眼姜涛,不知道这个女人又是打哪里冒出来的。

两千多的快餐,柳寒烟气得脸色煞白,钱是小事,苏北图的是什么,难道就为了让自己吃全面一点?

姜涛尴尬的拿着钱包,她以为快餐嘛,二三十块钱能有多贵,两千多她没那么多现金,总不能让人家小姑娘去刷卡,好像自己故意在董事长面前献殷勤似的,而且这个小姑娘确实很累,怎么好意思让人家再去刷卡。

柳寒烟深深的理解姜涛的尴尬,自己又何尝不是,心里暗暗骂了苏北几万遍,这个牲口上次因为没让他吃晚饭,居然在五星酒店点了一万多的大餐,看来还真是个极品,对快餐和外卖情有独钟。

“那个,小美女,我钱包里没那么多钱。”

田琦的脸色刷的就沉下来,没钱你们要这么多?

柳寒烟扶着病床坐起来,从手腕上解下手表:“我晚上再给你钱可以吗?你不放心的话,我这块手表抵押在你这里,这是一块伯爵限量版的女表,你不信的话可以找人问问。”

“不用问了,我认识。”田琦家境其实是相当不错,这种贵族私立医院的收费标准非常高,普通产后护理在大医院只需要几千,在这里没有十几万是下不来的。

柳寒烟和姜涛两位大美女连声感谢,她们甚至都在怀疑,这是苏北故意刁难她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