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品头论足/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田琦是个很开朗阳光的女孩儿,她在这家医院工作,饭店和医院分别是父亲和母亲开的,她当然可以选择无条件信任病人,毕竟两千多现金,谁也没有准备。可是想到苏北那个幸灾乐祸的样子,她就窝火,扣你女朋友的手表,等你来赎表的时候,看我是怎么报仇的。

在田琦临走前,居然说了一句足以摧毁柳寒烟的话:“美女姐姐,说句实话,你长得这么漂亮,为什么要看上那种毫无气度小肚鸡肠的男人。”

“什么?”柳寒烟的脑袋有些短路,片刻才反应过来,他们住院登记时,苏北似乎说是自己老公。

“我是说,你老公人品不怎么样,甚至对我图谋不轨,哼!”

屋里的两个人呆若木鸡,田琦的话就像一个炸雷,轰的她们七窍生烟,姜涛惊疑的看着柳寒烟,突然想起昨晚苏北离开时说过他有老婆这件事。苏北的老婆该不会是董事长吧,不可能,这怎么可能,她迫切的需要一个答案。

柳寒烟渐渐明白了,苏北这个混蛋,一定是把这个送外卖的女孩儿得罪了,不然人家也不会在背后说他坏话,瞥了眼惊讶的姜涛,脸色顿时难看下来,必须把这件事遮盖过去。

“谁说他是我男朋友了?”

田琦说:“美女姐姐,早上我都看见,是他抱着你住进来的了。”

“呃,他是我的下属,你误会了。”

田琦疑惑的看着柳寒烟,她就猜到是这样,苏北怎么可能找到这么漂亮的女朋友,看这个女人的气质和谈吐,实在看不出来他们哪里有夫妻相。

病房里,姜涛考虑到董事长的口味,选择了几分餐盒打开,还特意将一份绿豆汤放在她面前,侍候董事长吃饭。

“董事长……那个苏北到底是什么人?”

柳寒烟表现的很平静,要想不被看穿,就不能表现出对苏北的反感,否则更会引起怀疑,“你是说苏北啊,他是我姐姐为我从部队里请来的保镖,是自己人。”

自己人?姜涛当然清楚,柳寒烟今天提出提拔她当运营部总监,就是要把她拉进董事长的阵营中,这样看来,苏北也是她这边的。

“小苏这个人平时做事很细心,哎,又因为我姐姐的面子,我知道公司上下对他有意见的人不再少数,但是他救过我姐姐的命,所以从私人感情上,我一直容忍着他。”

“喔,原来是这样。”

柳寒烟松了口气,继续说:“别看他在公司里只有八百一个月的工资,其实只是为了让你们人事部门管理档案的时候方便一些,我私下里给他开的工资,可不亚于任何高管。”

“我也觉得他人不错,董事长您真是慧眼识英才。”姜涛脸上的狐疑消失,她知道苏北是董事长的保镖,送她来医院自然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柳寒烟一直在暗中观察着姜涛的表情,当听到苏北的待遇不错时,她眉宇之间的神情,似乎在为苏北骄傲似的。

“姜涛,你是不是喜欢苏北?”柳寒烟突然问。

“不,不会。”姜涛不知道董事长为什么要问这个问题,难道她看出来自己和苏北的关系不正常了,“那个……董事长,苏北已经有未婚妻了,您应该也知道吧。”

“当然知道,还是我姐给他介绍的呢,听说也是江海市的人,很漂亮,不过我没见过,也从不关心他的私人生活。”幸好苏北不在场,柳寒烟这也算是王婆子卖瓜自卖自夸了。

不过话说回来,苏北居然告诉姜涛他有未婚妻的事实,说明两人的关系确实不那么简单。

“董事长,苏北和您姐姐是战友,您对他以前的人生经历,或多或少应该了解一些吧,他是个怎样的人呢?”

这句话倒是把柳寒烟问住了,她和苏北虽然同居了一段时间,而且昨晚还得知了苏北此番来江海的真实目的,但是说了解,她是真的不清楚苏北的从前。

柳寒烟心里很清楚,姐姐决定的事情是不会改变的,自己最后也会嫁给苏北,作为妻子,虽然只是名义上的,如果一点都不去了解他,似乎也辜负了姐姐的心意。

“我工作很忙,没有注意过他。”

“也对,董事长日理万机,不能像我们一样去悠闲的关心别人。”

柳寒烟故作漫不经心的点点头:“姜涛你觉得苏北是个什么样的人?”

姜涛理解董事长这么问的原因,从侧面审度另一个下属,是一个合格管理者的必备素质。她不是个背后品头论足的女人,但是对于苏北,却有着另一种感情夹杂在里面。

“他……硬要我说的话,我觉得苏北是个谜一样的男人,我们以前见过几次面,很巧合都是在电梯里,彼此也闹出了许多误会。当我知道他是您的保镖后,甚至觉得这是一个好吃懒做游手好闲的人。”

“我也这么觉得。”柳寒烟轻轻的说。

姜涛固执的一笑:“但是真正接触到他后,就会发现他并不是表面上那样,他一直在掩饰自己的内心世界,我甚至觉得他是那种经历过常人无法承受的苦难,所蜕变出的真正的男子汉。”

柳寒烟笑道:“姜涛,你别因为他是我的保镖,就这么夸他。”

“董事长我说的是真的,我专门研究过心理学,坦白的说我不是以貌取人的人,但是我还是很多次很多次误会了他。总觉得他接触我,是……是图谋不轨,后来我发现,也许是这个社会太浮躁,给我们的心上了一把枷锁,不管是好人还是坏人,统统拒绝在心门之外,让我们失去一双公正的眼睛,去看待一个好人。”

“你觉得苏北是好人?”

“董事长难道你不觉得吗,否则您的姐姐为什么让他来帮助你。”

柳寒烟假装听得云淡风轻,好像上司在考核下属似的,实际上耳朵高度的她说的每一个线索,毕竟那是自己未来的丈夫。

柳寒烟想起安琪儿曾经跟自己说过的,苏北的睡眠非常浅,甚至一个晚上都不怎么合眼。但只有在苏北睡着的时候,内心的真实世界才会展现在他的脸上,嘶吼、痛苦和悲伤,这都是他梦靥中所不经意流露出来的。

而此时,柳寒烟觉得自己好失败,对苏北的了解程度,甚至还不如姜涛这个外人。

“董事长我在柳氏集团从事人事录用工作将近两年,见过公司里任何优秀的男人。苏北显然不在优秀的行列,因为他的优秀都被自己封锁在人后。”

说到这里,姜涛忽然隐隐有些担心和忌怕,“昨天晚上,他对罗总监和刘老板的所作所为,真的让我大跌眼镜,太过于极端,那一刻,他好像高高在上,甚至站在一个我们都看不到的地方,在俯视我们。”

“呃……”柳寒烟心情很复杂,她对苏北是没有感情的,但毕竟是姐姐认可的夫妻关系,自己名义上的丈夫,被另一个女人崇拜着,她总觉得怪怪的。

柳氏大厦楼下。

“苏先生。”

“哦?是张志刚啊,快下班了吧。”苏北对这个保安同事上次的出手相助很感动。

“苏先生,您今晚有空吗,上次还说请您吃饭,一直没见着你人影。”张志刚挠挠头说。

“改天吧,改天我请你。”

“其实,其实有一件事,我得跟您提醒一下。”

苏北站住脚步,不知道张志刚有什么事,当然,如果是他兼职夜店的老板为难他了,苏北不介意替他处理这个问题,毕竟那事也是因自己而起。

张志刚左顾右盼见没有别人,才低声说:“苏先生,您今天没来上班可能不知道,安保部的主管换人了。”

“呃,就这事?”苏北没放在心上,换成谁跟我也没半毛钱关系。

“我听说,新任的主管就是唐浩,就是跟您有过冲突的那个人。”

苏北眉头一皱,唐浩他当然熟悉,“他不是在销售部吗?”

“调任了,据说已经准备接手安保部,那个苏先生虽然是董事长办公室的保镖,但是也要服从于他的管理,我怕他会以公谋私,所以提醒你有个心理准备。”

苏北没料到唐浩放着销售部舒舒服服的工作不干,居然来安保部门,在销售部至少还是个小组长,但是到安保部门,说出去充其量是个保安头子,这王八蛋显然是针对自己而来。

更让苏北吃惊的是,中层干部的调动自然是不需要通过柳寒烟这个董事长的批准,但是为什么连姜涛都没告诉自己,还是说姜涛这个人事部主管还蒙在鼓里。

“谢谢,我知道了,改天请你吃饭。”苏北想回办公室问问周曼,看她知不知道内情,忽然又转头对张志刚说:“张志刚,你夜店的兼职最好还是辞掉先,家里有什么困难总会慢慢解决。”

“嗯,多谢苏先生提醒,我明白的。”

张志刚理解苏北的意思,唐浩新官上任安保部门,肯定要采取一系列的人员调整工作,自己又和苏北的关系密切,这时候被唐浩抓到小辫子,自己的饭碗可能就要保不住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