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公司闹剧/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能够进入柳氏集团工作,是许多人为之拼搏的梦想,即便是保安这种边缘岗位,都比一般企业要抢手。

当然,一份工作对于苏北来说是无所谓,他能在柳寒烟身边才是真的,其他的都是浮云。但是唐浩当主管情况就不一样了,他肯定会想办法把自己从公司里踢出去。

苏北回到董事长办公室,周曼正在和柳寒烟的第三秘书小组开会,看到苏北回来,简单说了几句就来找他。

“苏北,什么情况。”

“什么什么情况?”苏北躺在沙发上,不知道她具体指的哪方面。

柳寒烟檀口淡笑,遮掩自己的不自然:“董事长生病了,难道你也生病了吗,为什么你们两个……总是一起请假?”

“我接送董事长上下班,当然知道她病了,今天早上还是我送她去的医院呢。”苏北看她皱了一下眉头。

“这么说,你每天都去董事长家?”

“是啊,如果不是我发现董事长发烧,这个铁娘子还得硬扛着,周秘书,你该怎么谢我啊,这可都是你以前的工作。”

周曼喃喃自语道:“我发现董事长真是越来越依靠你了……”

“额,周秘书,你该不是怕我抢你的饭碗吧。”

周曼从茶几上拿起茶杯,给他泡了一杯只有董事长才有权享用的大红袍,毕竟柳寒烟不在,给苏北喝点好的,又没人会发现。

“你也轻松不了几天了,今天我听到的风声,唐浩去找洪威了,听说是想调到安保部门,你心里有点数,你的入职关系就在安保部门,他现在是你的顶头上司。”

“你还担心他吃了我,呵呵。”

“别瞎说,我是担心你初来乍到,被人利用了。”

“额,我在你心里就这么不堪一击?”

“你呀,被人卖了还会替人数钱,别以为我不知道那天和唐浩吃晚饭是怎么个意思。你看看在柳氏集团里,谁不是如履薄冰,一不留神就会折进去,还好,我是秘书,你是保镖,这些尔虞我诈距离我们很远,所以我们更不能主动靠近。”

苏北不想跟周曼说那么多,这个女孩儿心太细腻了,虽然对柳寒烟很忠诚,是个得力的帮手,但是未免过于明哲保身。我进入柳氏集团为的就是帮助柳寒烟整顿公司,尤其是以洪威为代表的管理层。

“不说我了,你都忙什么呢,刚才看你和几个大美女嘀嘀咕咕的。”

周曼一努嘴,知道每当提醒苏北这些话的时候,他就不爱听,甚至是敷衍了事,“还不是员工出游的事情,上个月审批下来的一直拖着,刚才第三秘书小组的刘嘉琦找我,想咨询一下董事长的意见,如果出游赶到十月一长假的话,公司更忙了,还得继续推迟一个月。”

苏北笑着说:“以后这些小事情,你适当处理了就好,董事长最近事情非常多,事无巨细,也不能全靠她一个人。”

“哦,一会儿你有时间吗?”

“怎么,约我看电影?”

“切,我可不敢,万一让董事长看见,我还活不活了。如果你有时间,就开车送我去一趟医院,我也想看望董事长一下。”

“好,我的时间都是为周秘书准备的,您请。”苏北听说她要去看望柳寒烟,心里当然很高兴。

“油腔滑调。”

两人并肩走出办公室,周曼又跟他打听罗秃子得事情,这件事虽然洪威强力压下来,但风声还是不胫而走,没人敢张扬出去,但私底下都议论纷纷。

周曼绝不相信罗总监是因为陪客户喝酒,导致的胃出血,而偏偏只有姜涛和苏北没事,她更加怀疑了。

苏北的回答很简洁,就是自己比较能喝,不服改天和周秘书单练,这和洪威的口风是保持一致的。

在苏北看来,周曼和姜涛不同,姜涛是个难能可贵的人才,一旦拉拢到柳寒烟这边,很快就会一飞冲天。而周曼不同,她是公司的老员工,清楚整个公司的运作,有一些方面甚至要比柳寒烟这个董事长还要清楚。

如果说柳寒烟是高高在上的皇上,那周曼就是她身边的大总管,清楚公司所有的运作,也能通过自己的关系知道柳寒烟所不知道的事情,但是周曼懂得明哲保身,从来都不会在工作中为柳寒烟分忧,只做她工作分内的事情。

在电梯时,突然听到楼下有打架的声音。董事长办公室在八楼,以此为界限,楼上和楼下的层数,是分属于不同部门却利益相关的部门。

“糟糕,七楼就是运营部,会不会是罗总监回来了?”周曼自然比苏北熟悉公司环境。

“下去看看。”

七楼的楼道两端,零星的有几个同事议论纷纷,看见周曼和苏北下来,都知道他们是董事长的左右臂膀,都装作没事人似的离开。

在运营部综合会议室外面,一个棕黄色波浪头的女人,虽然打扮的很时髦贵气逼人,但是年龄不小,做了很多次美容,也难掩她眼角的鱼尾纹,脸上涂脂抹粉厚厚的一层,似乎在遮盖她粗糙的皮肤。

“刘太太,请您安静一下,否则我们就报警了。”负责七楼安保问题的保安说。

“好啊!报警啊,你们真以为店大欺客,老娘在江海市还从不怕进蹲拘留所,不信你可以试试看,在我还没到派出所的时候,你已经下岗了,至于我,我有钱有律师。”

苏北拦住一个拿着文件夹的女白领:“怎么回事?”

女白领不认识苏北,但是认识周曼,皱了皱眉头,把自己刚才看到的事情原委说了一遍。原来这个女人是刘老板的夫人,刘老板虽然没有罗总监那么悲催,喝酒喝出胃出血,但是他的下场却是最惨的,至于怎么个惨法,刘太太没有说,现在吵着闹着要见董事长,还说要打官司。

仨人说话时,电梯里走出一个中年人来,正是被苏北灌酒的刘老板。

“你闹够了没有,给我滚家里去,我的事不用你管!”刘老板灰头土脸的呵斥老婆。

娘们儿就是娘们儿,你可以在外面仗势欺人,但是在柳氏集团,岂不是胳膊和大腿的较量。刘老板没有打算把事情闹大,毕竟这里有洪威的面子,事后他会和洪威商量赔偿的问题。

已经不需要解释,苏北了然于胸,笑看着面色苍白的刘老板,走了过去。

“哟,这不是刘老板吗,昨天喝的真是够量了,什么时候我们再聚聚?”

刘老板看到苏北后,浑身就不自在,面红耳赤,相比没有多少人知道昨晚发生了什么恐怖的事情。他之前准备的那包药,被苏北给他灌下去,当他清醒过来的时候,已经躺在医院了。

据刘太太和保镖司机的描述,当他们赶到饭店时,简直可以用惨不忍睹丧心病狂来形容,刘老板神志不清,吐的身上头发上都是秽物,这还好说,更奇怪的是,刘老板衣服鞋子都被扒光了,抱着一个凳子腿又亲又咬。

刘太太本以为是有人陷害老公,等送到医院后,才知道刘老板被人灌了那种药,当场就要报案,谁知却被刘老板拦了下来。为了阻止老婆报案,他也把实情交代了,这包东西原本是给姜涛吃的。如果报案的话,第一个就抓自己。

刘太太对丈夫的出轨当然是怒不可遏,但是她早已经习以为常,男人吗在外面交际应酬赚钱,难免会有这种事情。她安抚下刘老板后,越想越不舒服,就找到柳氏集团来算账,声称要把那个叫姜涛的小搔货的衣服扒了,让她再勾引自己男人。

事到如今,刘老板为了保住名誉,虽然很想暗中找人把这个苏北做掉,但是又怕事情败露影响前途,只好忍耐下来。

“呵呵,苏先生,提前通知你一声,这件事我不会善罢甘休的。”

“我随时恭候。”苏北贴着他的耳边低声说:“下一次就不是让你喝酒了,而是喝尿,记住。”

刘老板脸色煞白,他这次是真的心虚了,他昨晚虽然被灌了酒,但是被苏北轻轻松松的制服,那触目惊心的场面,恐怕一辈子都挥之不去。

苏北拍了拍他的头,笑道:“领着你那个丢人的老婆,赶紧滚出柳氏大厦,如果你敢挑战我的忍耐性的话,可以试试。我也向你保证在,在你们所谓的律师到来之前,昨晚的遭遇会在你老婆身上重演一遍。”

“你!”

刘老板身后的刘太太从老公的谈话中听出来,这个苏北就是昨天陷害他的人,至于他身边的漂亮女孩儿,肯定就是老公看重的姜涛。

“小狐狸精!我撕烂你的嘴,我再让你勾引别人的男人。”

刘太太疯狂的冲向周曼,嘴里骂骂咧咧的说着脏话,居然脱下高跟鞋,吵着周曼的头丢过来。

周曼每天接触的都是些什么人,除了公司高管,就是企业法人,不是商业显贵,就是领导,她每天和柳寒烟出入各种会议和高档场所,怎么可能会像个泼妇似的打架,下意识的躲到苏北身后,一声尖叫。

苏北一把抓住那只砸下来的高跟鞋,狠了狠心,真想把高跟鞋塞入刘太太嘴里,可是这毕竟关乎公司声誉问题,强忍着这种揍人的冲动。

“滚!”

一声喝斥,吓得刘太太腿都软了,就苏北看她的目光,从骨子里往外冒寒气,呆呆的愣了几秒钟,嗷的一声哭出来,居然躺在地上,不顾自己的形象开始打滚,一边哭一边嚎:“大家快来看啊,柳氏集团打死人了,哇啊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