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凶狠的洪威/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刘太太没想到半路上杀出来的程咬金就是苏北,还想再撒泼,却被他抓住,又羞又恼,干脆躺在地上打滚儿。

“刘玉文,你还是不是男人,没看见他打你老婆吗?”刘太太的泼妇作风,公司安保部门早就派人上来了,人越来越多,刘老板的脸色也就越来越难看。

“要闹回家闹去,这里是人家公司,你眼睛瞎了。”刘老板感觉自己一世英名付诸流水,不仅让柳氏集团的员工看见了自己不太敢带出门的黄脸婆,还见识到她疯狗似的攻击力。

刘太太一听,哭的更凶了,盯着周曼破口大骂:“你个狐狸精,好,我今天丢人也要拖拉上你,你也别想好过了。打架快来看啊,我老公居然帮着小三儿打我,还有没有天理了,我管这里是哪,今天我在这儿你们谁也别想上班。”

柳氏集团的员工都窃窃私语,甚至还有的偷偷拿出手机拍照发到微博上,见过马路捉小三儿的,没见过带着老公找到公司里的。

刘太太以为有了舆论支持,自己占了理,忽然间就爬起来,抓住周曼的胳膊,就想用长长的指甲刮花她的脸蛋。她本身就不漂离,又是四十多岁的人了,对年轻漂亮的女孩儿不仅仅是嫉妒,这种仇恨远胜于别人抢了她老公。

苏北被她的张牙舞爪彻底激怒了,反手揪着她的头发,啪!一计响彻走廊的耳光,直接将刘太太抽出几米开外,躺在综合办门口,嘴里吐了几口血后,还想骂人,发现门牙都掉了。

刘老板虽然厌恶家里的黄脸婆,但毕竟是夫妻,看到妻子被打,还要强忍着,他不是没有血性,恰恰相反是个狠角色,正因为如此,才知道忍耐的重要性。

“滚回来!”

“你还想干什么?”刘老板已经准备扶起老婆离开了,转头看着苏北。

苏北冷笑道:“我把屎盆子扣你脑袋上,你愿意吗,你老婆刚才骂周秘书什么,你也听见了吧?”

“狐狸精……”刘太太被打的晕头转向,还不忘了骂周曼。

刘老板狠狠地瞪了老婆一眼:“别瞎说,人家是柳董事长的秘书,我们从来都不认识。”

“就是她昨天勾引你,你别以为我不知道。”

刘老板憋的脸通红,一怒之下,一个耳光又打在老婆脸上,打完就后悔了,今天比昨天晚上还要丢人,至少昨晚只有老婆和保镖司机知道,现在全天下恐怕都是自己的丑闻了。

“苏先生,我们现在可以走了吗?打也打了,骂也骂了,得饶人处且饶人。”

“赔礼,道歉。”苏北冷冷的说。

刘老板咬着牙,走到周曼身边鞠了个躬,“对不起周秘书,我老婆认错人了,您大人有大量,不要跟她斤斤计较。”

周曼漠然的看着他,她是个外人,对刘太太的误会或许还可以原谅,但是,别人打你老婆,你也跟着打老婆算什么男人。苏北打你老婆,是因为他维护我的名誉,而你打你老婆,只是为了维护自己的名声。

苏北代替周曼说:“道歉是道了,赔礼呢?”

“你……”刘老板咬着牙,把怒火咽下肚子,从包里掏出一万块钱,“周秘书,真……”

苏北扒拉走这些钱:“你以为周秘书会要你的臭钱吗,把钱送到安保部,就算是罚款了,如果下次再敢在柳氏集团胡作非为,就不像今天这么轻松了。”

刘老板心底一股火几乎冒出来,钱他不在乎,但是还让他丢人现眼的去交罚款,这不是让所有人都知道吗。

苏北冷哼了一声,离开运营部的楼层,他不想因为这些事情,干扰自己的判断,刘老板只不过是洪威众多人脉中的一个小人物,打就打了。

如苏北所料,刘老板把丢人的老婆送回家后,马上换了一套衣服再次来到柳氏集团,他今天本来已经和洪威约好了谈事情,没料到被老婆搅黄了。

正当刘老板准备进洪威办公室的时候,突然听到洪威在里面骂人,而骂的这个人,居然是罗秃子。

罗秃子也够背运的,就因为刘老板看上了他的属下,自己本想撮合一下,谁知道却闹出这么大的动静来,他胃出血不太严重,但是也不至于痊愈,但是他又担心自己的工作丢掉,所以带着一肚子的委屈,从医院逃出来求洪威。

“最近董事会中,关于我洪威的谣言还不够多吗,你他娘的给我闹得满城风雨,这次柳寒烟绝对要借题发挥了,都是你他娘的一个人惹出来的祸,你知道吗,这次我不想保你了。”洪威的怒吼声,在刘老板的眼里,洪威是个很谦和的人,但是这种人突然发威起来,更让人胆战心惊。

“洪总,应该不会这么严重吧。”

“你觉得呢,要不是我从中调停,你和刘玉文早就局子里呆着去了,姓刘的还他娘的有脸来找我索赔,哼,小心我有钱给他,他没命花。”

门外,刘老板呆若木鸡,苏北不可怕,至少他不会杀人,但是以洪威的手段,他绝对相信会干出这种事来。

罗秃子噤若寒蝉的说:“洪总,要不然我把我手里的干股,分出一半让给您……”

“呵呵,我缺你那点钱花吗?”

“可是,洪总,你不看别的, 我跟您鞍前马后这么多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吧,在公司里我可以帮您做很多事。”

“放你娘的屁!罗秃子你什么意思,是在威胁我吗。就因为这破事,我替你背的黑锅还不够吗。你以前在公司里串通刘玉文倒卖公司产品,我不追问,你当我不知道呢?这一堆都是关于你的资料,回家慢慢欣赏吧。王八蛋,讲话都不打草稿。”

“洪总我错了……”里面传来罗秃子磕头的声音,脑袋砰砰的磕在地板上,听的刘玉文心惊胆战。

过了半晌,洪威的怒火才消下去,淡笑着说:“你先回去静静的等几天,我看柳寒烟这次是怎么处理这件事的,我的人告诉我,今天姜涛被她叫到医院去了。”

“姜涛?怎么回事?难道要告刘玉文?”

“哼,你以为柳寒烟傻吗,现在柳氏集团新产品即将上市,这不是给集团添乱吗。我怀疑她想趁着这个机会,把姜涛放在运营主管的位置上。总之,我慢慢处理,有消息会通知你的,先回家陪陪老婆,散散心。”

在罗秃子没有走出办公室前,刘玉文早就脚底抹油跑了,他本用苏北这件事做文章,讹诈洪威一笔,他现在居然感谢起老婆来,如果不是她丢人现眼来柳氏集团捣乱在,自己早就先罗秃子一步了。

当苏北和周曼买了些东西,来到医院时,看着躺在病床上翻阅无聊杂志的柳寒烟,周曼的心里酸酸的,多么凶悍飞扬跋扈的女强人,病来如山倒,躺在白色的病床上有气无力。周曼忽然觉得, 董事长并不是工作中所展现的那样霸道任性,在生活中,同样是个弱女子。

“董事长。”

“哦,周曼来了,坐吧。”

周曼有些心酸,忍住眼中的泪花:“董事长,你脸色怎么这么差?”

苏北依然充当着电灯泡的角色,轻声说:“董事长现在已经好多了,你没看刚来医院的时候,唉,我再晚去一会儿,小命都不保了。”

柳寒烟暗哼了一声,王八蛋,接着演,我上午已经和姜涛演累了,周秘书和你关系不错,交给你了。

周曼忽然抬起头,鼓起勇气说:“董事长,如果你不嫌弃的话,我和你一起住吧,还能照顾你。”

苏北咳嗽了几声,你要去,我们家就更热闹了。

柳寒烟笑着说:“你就不怕我这个女魔头半夜折腾你吗?”

周曼的脸刷的就红了,忽然从柳寒烟的这句话中听出味道不对劲儿来,为什么董事长知道自己在背后骂过她是女魔头,这种工作上的牢骚,她只和苏北一个人说过。

周曼有些嗔怒的看了眼苏北。

苏北连忙看向窗外,上天作证,你骂柳寒烟那天,其实她就在我身边。

“周秘书喝水。”

“呵呵,谢谢苏先生。”周曼有些不高兴,她觉得苏北在背后,跟董事长打自己的小报告了。

在周曼接水杯的时候,这才注意到,苏北的脸颊还有下巴都有一道长长的血印,她在车上就注意到了,一直忘了问。

“咦?苏北,你的脸怎么了?”

苏北抹了把脸,现在还火辣辣的疼,正是昨晚上和柳寒烟打架时,被她挠的,早上他特意涂了一些柳寒烟的化妆品,看来还是露馅了。

苏北干咳道:“无关紧要,被狗挠的。”

“狗,狗还挠人,那你还养狗干嘛?”

苏北扫了一眼柳寒烟,不怀好意的笑道:“我喜欢那条狗,不过,那条狗似乎不太接受我,总之慢慢相处吧。”

周曼哈哈大笑道:“是公狗还是母狗?”

“母的。”

柳寒烟听着两人你一言我一语,都快疯了,裹了裹被子,把头歪向窗外。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