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洪威和钟婶/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苏北不知道女人为什么都这么小心眼,都说男人色,可自己色吗,我看人家小姑娘肩膀受伤帮着擦点药酒,居然也能整出误会来。

正因为如此,苏北从不打算和周曼解释,别说是误会,就算是事实,他也实在受不了周曼那比针孔还细的心。

取回了柳寒烟的手表,缴纳这一天的输液费用,在天黑的时候,苏北缠着柳寒烟上车。一路快车回到海棠别墅小区。

柳寒烟精神状态好了许多,经过晚风一吹,越发显得精神不少。下车时,苏北还要扶着她,她瞪了他一眼。

苏北笑道:“董事长,今天你千万别再打我了哦,我个人来讲是无所谓的,但是脸上挠出伤口,你让我怎么和别人解释,又不能说是自己老婆挠的,只能编个善意的谎言,来欺骗大众,保证董事长的美好名声了。”

“混蛋,你少跟我油腔滑调,要不是钟婶回家了,我今天绝对不让你住在房间里。”

苏北淡笑了一声,暗道你的钟婶真的回家了吗,只怕她现在正和她的主子汇报家里的情况呢。

江海市卫星城临南县的一个礁石港湾。

洪威从市里参加了几个饭局后,有些酒意,但还是坚持自己开车来到这里。钱多到一定份上的人,都非常珍惜自己的生命,洪威平时也是保镖不离身边,这次自己来临南县见一个老朋友,甚至连他信赖的保镖都不知情,足以说明这个朋友的重要性。

“钟敏!”洪威敞开车门,看着昏暗中坐在礁石上的人影。

“洪威你来了!”奔跑过来的人,居然是钟婶。

洪威微微皱起眉头:“钟敏,我不是说过了吗,现在是非常时期,我们见面的次数一定要减少,否则露出马脚,这么多年就前功尽弃了。”

钟婶正要投入他的怀抱,看到洪威的脸色不太好,深深的低下了头,“我们见面的次数多吗?已经两年没见了,你知道我这两年中都在想什么吗?”

洪威知道自己太过于唐突了,一个成功的男人背后,往往都有一个默默付出的女人,钟敏就是如此。在他们还读高中的时候,就是邻班的同学,那时候比较封建,男女之间有朦胧的好感,但是都不敢表达。

钟婶和洪威就是其中的特例,两人的感情非常之深,钟婶视眼前的男人为自己的生命。但是六十年代末,洪威被分配到乡下,而钟婶则远赴北方的一个牧区下乡。

一直以来钟婶都没有嫁人,她在等洪威,可是等来的结果是,他们都回城里,洪威却选择和一个老干部的女儿结婚,钟婶迫于家里人的压力,只能嫁给现在的老公。

后来的故事趋于平凡,八十年代洪威下海经商,然后遇到了柳老爷子,一起拼搏出柳氏集团这块招牌。实际上,洪威这个人骨子里非常的要强,不愿意低人一等,虽然柳老爷子对他很够意思,他还是想做这第一的位置,于是,洪威找到了一个永远不会出卖他的人,去柳家做卧底,这个人就是钟敏。

那时候,钟婶也已经成家立业,当她听说洪威的阴谋后,思考了几天,终于拜倒在洪威和她曾经的誓言之下,钟婶背叛了丈夫,也背叛了自己的家庭,放弃优异的工作,低眉顺眼的在柳家做起了保姆,这一做,就是整整二十三年。

二十三年来,钟婶在柳家兢兢业业,逐渐取得了柳家全家的信任,拿她当做家人来看待。而钟婶一次又一次的将柳老董事长的行踪以及商业计划,透露给洪威,使得原本在集团内部股份最少的洪威,经过这些年,一跃成为甚至可以吞并柳氏集团的巨头。

反观洪威,也只是在生活中对钟婶的家庭给予补偿,爱情经过商业和阴谋的孵化,已经变质成为了一种手段。钟婶沉溺在女人的承诺之中,洪威早已经不再爱钟婶了,他更关心的是钟婶的利用价值。这一点洪威自己扪心自问也觉得愧疚,但是五十多岁的老太婆,和二十岁的**比起来,想必是个男人都会做出正确的选择。

“钟敏,我不是这个意思,只是最近事情比较多,你应该懂我。”洪威抱着钟婶的肩膀,俯瞰着大海,他的心还是有些抵触的,抱习惯了十八的女孩儿,再抱一个老太婆,手感能一样才怪。

“威哥,就算全天下的人不懂你,我也会支持你。”钟婶抓着洪威的手,眼睛里包含着幸福,甚至脸色有些红润了,这些年每一次和洪威的分别,都是一个漫长的过程,甚至要等好几年才能见上一面,这种相思之苦已经度过了她生命中好的年华。

“你放心,我不会辜负你的,马上就要看到希望了,只要搬到了柳寒烟,我当上董事长后,我们就永远不再分开。”

钟婶忽然抬起头看着他:“威哥,你能不能不要伤害二小姐?”

“这……你心软了?”

“不是,这么多年来,我见自己女儿的次数有限,每天都和二小姐在一起,在我眼里,她和我的女儿没什么区别。”

洪威笑道:“你把我当什么人了,我当然不会伤害柳寒烟,只是要拿回董事会上的席位还有公司股份。我等了二十多年,就算不为别人,只是为了你钟敏对我这一份良苦用心,我也不会失败的,我洪威从来都不是一个寄人篱下的人。”

“那我就放心了。”

“对了钟敏,你今天找我来,一定是有什么大事吧?”

钟婶皱了皱眉头说:“是关于苏北的。”

“苏北?”洪威警觉起来,这个消息太重要了,柳寒烟他很了解知根知底,但是这个突然冒出来的苏北,有时候让他一阵阵的心虚,摸不透苏北到底想干什么。

“你知道苏北来到柳家是干什么吗?”

“干什么?”

“他昨天亲口承认,并且拿出了一封信。原来大小姐已经把二小姐嫁给了苏北,所以他才来到江海,否则谁受得了二小姐那个脾气。”

洪威若有所思的点点头:“早不说晚不说,为什么苏北现在和柳寒烟坦白了。”

“说来也巧,昨天中午,唐副市长来了,就是为了唐浩的婚约。我和二小姐一说这件事,苏北就沉不住气了。”

洪威不仅没有高兴反而警觉起来,有些责怪的看着她:“太冒失了。其实,柳寒烟的婚事可以放任不管,会有人出来阻止的。”

“什么意思?”

“呃,我是说柳寒烟不喜欢唐浩,肯定不会嫁给她。”

洪威闪烁其词,显然是说了谎。因为洪威知道,唐家虽然钟爱着柳寒烟这个香饽饽,但是这幕后还有一个不为人知的大家族在关注着,所以他选择坐山观虎斗。他的目标重点放在柳氏集团,希望婚事能够牵扯柳寒烟的注意力,这段时间自己马上就要开始行动了。

但是这些话,洪威是不会告诉钟婶的。他不相信任何人,哪怕是自己的老婆或者钟婶,谁都会背叛,只有自己不会,谁能证明钟婶这些年来没有倒戈到柳家呢。

……

“吃什么?”

柳寒烟瘪了瘪嘴,嘲讽道:“我吃什么,我也想问问我想吃什么。是不是打算去那个小护士家再带些外卖,顺便聊聊天谈谈情说说爱?”

“好了,我默认你想吃黑米粥,我去煮。”

苏北围上围裙,不禁感叹起来,谁要是娶了柳寒烟真是倒了八辈子霉了,随即有些郁闷,因为自己就是那个倒霉鬼。

很快,米粥煮好,又绊了几个开胃爽口的凉菜,剥了两个煮鸡蛋,端进柳寒烟的卧室。

柳寒烟窝在被子里呼吸均匀,但是不是真的均匀,这难不倒苏北,一听就知道她在装睡,心里涌起一个恶作剧,从柜子上的熊猫玩偶屁后剪下来半截尾巴,悄悄的塞进柳寒烟的脖子后。

“啊!老鼠,别动别动。”苏北惊呼。

“啊!”柳寒烟的声音比苏北还要夸张,她感觉到脑袋后有一个毛茸茸的东西在动,她虽然够霸道野蛮,但是老鼠毛毛虫之类的,简直是她的克星。

一转头,柳寒烟居然还看到老鼠的绒毛在外面露着,身手脚尖的从床上一跃而起,直接飞到苏北的怀里。

苏北没想到效果居然是这么好,在她掉落自己怀里的时候,顺势转了个圈圈,柳寒烟的长头发随风飞舞,之后两人重重的摔在床上。

“老鼠?哪里来的老鼠?”

苏北拎着那个所谓的了老鼠在她眼前晃了晃,柳寒烟害怕的直往他怀里钻,“快拿走,快拿走……好啊!你个混蛋王八蛋,居然敢骗我。”

“啊!疼疼,晕,那里能踢吗,踢坏了我看你下半辈子怎么守寡。”

苏北抱着小肚子滚下了床。

“哈哈!活该,变成太监才好呢,谁让你吓唬我。”

苏北捂着肚子,一瘸一拐的来到饭桌前,把折叠桌子打开,将粥和菜摆上,敲敲她的碗:“先吃饭,吃完饭告诉你个秘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