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小偷猫/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柳寒烟不知道是否应该告诉安琪儿,他现在不仅是自己的保镖,还是自己未来的丈夫。丈夫真是个好陌生的称呼,因为和唐家的婚约,柳寒烟从小就是个绝对恐婚一族,甚至从没有在学校里接触过男生,面对苏北是她居然不懂得怎样去相处。

二十三岁的年纪,柳寒烟何尝没有幻想过爱情,脑海中的白马王子没有走进自己的生命,反倒是极品似的苏北闯进自己的生活。柳寒烟甚至不确定,究竟是自己拒绝男人,还是单纯的不喜欢苏北这个人。

第二天早上,柳寒烟起床的时候,安琪儿才睡着,替她盖好被子,蹑手蹑脚的下楼洗漱,苏北准备了面包牛奶,两人简单吃了一口后,给安琪儿留了字条,匆匆去公司上班。

在车上,柳寒烟一直端详着他,看的苏北都有些不好意思了。

“才分开一晚上,不至于这么想我吧。”

柳寒烟神情严肃的说:“你跟我说实话,八月三十号你干嘛去了?”

“……”苏北语塞,不知道她为什么突然问起这个问题,往前推一周,八月三十号似乎那天和安琪儿在一起飙车。

“不要跟我耍小聪明,或者试图隐瞒。安琪儿都跟我说了,你觉得我的死党跟我的关系亲,还是跟你亲,不要以为跟她有过肌肤之亲就是真的亲,我们俩天天一起睡觉,比你亲上不知道多少倍!”

“呃,什么乱七八糟亲来亲去的,那天她心情不好,正好在街上遇见我,就陪她喝了两杯,如此而已。”

柳寒烟将信将疑的看着他:“仅仅是喝了两杯酒?我问你,你当时在街上干什么?”

“散步。”

“放屁,江海这么大,你散步能散到西城区去,可见你是说谎了。”

苏北被她咄咄逼人问了一通,隐隐有些明白了些什么东西,那天他跟踪杀手阿坤到那个老旧的小区,不料在自己审讯之前,有人率先发难,而对方的专业程度和伸手,远远超过苏北的判断,所以才出现在街边,偶遇了心情不爽的安琪儿。

看来柳寒烟也知道了那起杀人案,并且怀疑到自己的头上来。

“说啊,你快给我说!”柳寒烟使劲儿的摇晃他胳膊。

苏北心底还是很温暖,至少这段时间的努力没有白费,这妮子居然开始为自己担心了。

转头看着她,苏北轻笑着说:“寒烟,我跟你说过,你做好你自己份内的事,积极的工作,开心的生活。”

“说的轻巧,哼。”

“有光明的地方就有阴影,你只需要活在亮堂堂的地方看着前方,其他的事由我这个站在影子里的人帮你解决。你放心,我永远不会出事,丢下你这个漂漂亮亮的老婆不管,在这方面我比你专业。”

苏北不打算告诉柳寒烟那几个人不是自己杀的,那些杀手死了,柳寒烟会觉得自己是个恶魔,但是她紧张的心情也会放松下来。如果自己告诉她,那些杀手只是马前卒,真正的高手隐藏在背后,柳寒烟恐怕连工作的心情都没有了。

到了公司后,周曼呈上来一份人员调动名单,唐浩从销售部小组长的位置,经过审批考核后,调任到安保部门做主管。

柳寒烟随手将名单扔进垃圾桶里,这种低级业务人员的调动,不需要她批准,而周曼的意思很明显,唐浩调到安保部,摆明了是冲着苏北去的。

“董事长,我觉得唐浩不适合去安保部,我查看过他的全勤考核,经常无辜迟到早退,在销售部还没人注意,如果到了安保部门恐怕会影响整个公司的安保形象问题。”周曼一如既往的替柳寒烟倒上一杯大红袍。

柳寒烟的手指在办公桌上弹了弹,看着玻璃窗外沙发上坐着的苏北,淡淡的说:“唐浩是名牌大学的毕业生,还有这么多人推荐,我有什么理由不批准?”

“可是……”周曼不敢继续再顶撞下去,她毕竟只是秘书,无权替董事长决策。

柳寒烟看着心浮气躁的周曼,哪里有什么工作状态,就因为臭苏北的到来,让这间本来忙碌的办公室,气氛变得越来越诡异。

她当然清楚唐浩调到安保部的本意,柳氏集团这么多部门,多少高材生挤破头都想进来,运营部、销售部,甚至产品部和技术部,都是前途不可限量的岗位。去做一个保安头子,能有什么发展前途。

在这个上午,唐浩披挂上任安保部主管职位。这在安保部内部可形成了不小的骚动,谁都知道唐浩是唐副市长的儿子。所以关于唐浩降临安保部,众说纷纭,甚至更有夸大其词的人在议论,唐浩到安保部,是因为昨天苏北打了刘老板的老婆。

这些说法越传越邪,经过添油加醋,正好传到新官上任的唐浩耳朵里。唐浩在办公室里整理自己手下的名单,也在琢磨着怎么慢慢的修理苏北,至少要在短时间内,把这个毒瘤请出董事长办公室,然后再一点点除去。

当唐浩听说外界传闻时,一拍大腿,原来唐浩打了刘老板的老婆,追本溯源前天饭局上闹出事的也是他,这不正给自己提供一个非常现成的借口吗。

对于苏北,唐浩是恨之入骨,可他现在毕竟是柳氏集团的中层干部,拥有一点点的权力,尤其是他有洪总这个靠山撑腰,他完全可以做的过火一点。唐浩不傻,他猜得到洪威能让自己到安保部门其实就有这个意思,即便是柳寒烟想护着苏北,也要考虑到公司的规章制度。

柳氏集团这次人事调动,只是大范围动作的一个小插曲,另一个传言在公司里开始弥漫开来,那就是关于处置罗总监的问题,运营部主管的位置现在空出来,这可是个手握大权的肥差,一个上午,有多少人正在通路子。

而柳寒烟的心里,早已把姜涛作为了内定的人选,在董事会上,她这个董事长多多少少还是有一些特权的。

苏北无聊的在外间办公室发呆看报纸玩电脑,更多的时候,都是在透过玻璃窗打量着认真工作状态下的柳寒烟,她时而锁眉,时而又有种做老总的霸气。

因为柳寒烟在,周曼自然也不敢靠近苏北,直到快中午的时候,苏北先行撤退,他真不是各坐办公室的料,很奇怪,在热带雨林的灌木丛中,既有毒蛇和虫蚁,也有潮湿闷热的气候,他扛着狙击步枪等候猎物,一等能等两天不吃不喝不眨眼,但是坐办公室,不一会儿就范困,屁股都快坐出茧子了。

苏北没有乘坐电梯,就这么楼上楼下的慢走,当他独自走到十三楼时,倚着楼梯间的窗子向下看,穿堂风很舒服,不禁想抽一支烟。

忽然,他听到一个另类的声音,转头朝着楼道看去,笑了笑,看来无聊的不光是自己而已。十三楼是市场调查部,一般员工都在外面忙碌跑市场,所以自然比其他部门要冷清。不过苏北听到的声音正是从市场调查部总监办公室传出来的。

小偷猫!跟我捉迷藏,苏北冷笑一声,没想到散步还能散出趣闻来,从洗手间的墩布上拧下一块铁丝,将总监办公室的门悄悄打开一个缝隙,顿时里面的情况豁然开朗。

市场部总监赵德海,那天在董事长办公室他见过,不过,另一个人苏北就不认识了,是个女的,长得一般人,倒是有点气质身材还过得去,这两个人有说有笑亲亲我我,这一幕完全被苏北看到。

“孟主管,怎么能带着情绪工作呢,只要我当上这个运营总监的位置,不出半年,绝对让你正式成为这间办公室的主人。”

女人比较白净文雅,却嘟着嘴嗲嗲的说:“还说呢,你给我开了多少空头支票了。人家容易吗,还没结婚,就跟你,这都一年多了,我才当上一个小部门的主管。”

“哈哈,急什么,你已经比其他人快多了。你看看公司上下上千号人,每天都在应聘和解雇,人来人往,就单单是一个试用期,都很难通过。你到公司三个月,我就让你转正,不到半年让把你升为财务处预算部的主管,这还不够意思啊,我的小可人儿。”

苏北在外面都快听吐了,还小可人,五十好几的人了你也真好意思叫的出口。不过转念一想,这个称呼蛮亲切的,回家用在柳寒烟身上试试。

看来,市场总监赵德海和这个小孟时间不短了,从赵德海那一脸的猥琐样来看,这个人身体虚的不行,绝对不止于小孟这一个女人。

苏北也渐渐听明白他们说话的内容,虽然同为总监,市场部和运营部的头头之间还是有一定差距的。这次罗秃子挂掉后,洪威想把这个赵德海推上位。

“别闹了,一会儿有人进来了。”

“怕啥,咱们办公室的摄像头都被我拆了,来嘛让哥疼疼你。”

苏北本来想推门进去,戳穿他们,不过转念一想,柳寒烟现在正要提拔姜涛,而洪威偏偏要推举赵德海,这不正是个机会吗。如果现在进去,抓他们个人赃并获,他们还可以狡辩,无凭无据的别说是洪威,柳寒烟都不一定相信自己。

苏北衡量了再三,忽然听到赵德海说他办公室的摄像头拆掉了,不禁笑了计上心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