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到底是谁的/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唐浩扫了苏北一眼,目光中透着倨傲的样子,他上任的第一天,苏北居然就栽在自己手里,这个下马威的时机很不错,正好能狠狠的修理他一次。

苏北也很无语,别说两罐啤酒,喝两箱他也没问题,但是这个张志刚居然是个直肠子,喝完酒就脸红,走在路上,谁都能看出来他喝酒了。

“你们俩是不是诚心跟我过不去,我第一天进入安保部门就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居然敢在上班期间酗酒,呵呵,柳氏集团的形象都被你丢尽了!”唐浩一想起前些天被苏北搅乱的烛光晚餐,气就不打一处来。

苏北斜了他一眼,冷笑道:“唐主管好威风啊,我倒想知道知道,我怎么给柳氏集团抹黑了。”

不知道什么原因,每当遇见苏北,唐浩打心眼里有种惧怕感,这和他们第一次见面就挨揍也不无关系。

“被我抓个正着还敢狡辩,你看这小子的脸红的跟猴屁股似的,你以为我瞎啊,把他们两个全部带到我办公室来。”

张志刚噤若寒蝉的看着苏北,他并不是担心被处分,而是怕苏北一时冲动,控制不好情绪和唐浩闹起来,这里可是公共场所,敢对唐浩动手的话,就算是董事长想包庇你都说不上话。

谁都知道,唐浩虽然只是个安保部主管,但他可是董事长名副其实的未婚夫,说不定以后柳氏集团都是人家的。所以唐浩刚刚上任,动静可不小,下属送礼站队,中层同事也约着请客庆祝。

因为苏北就过张志刚,两人关系又一直不错,他是唯一一个没给唐浩送礼的人,这一点唐浩当然清楚,现在他喝的脸通红,这个理由足以让他能够开除了这个不知死活的小子。

“张志刚,今天下午给你放假,你先回去吧。”苏北不想因此让他失业。

“可是苏先生……”

唐浩冷哼一声:“放假,你说放假就放假,眼里还有没有我这个主管?”

“说实话,我就从没把你放在眼里。”

听到苏北的话,食堂门口的几个同事都露出了不可思议的表情,连唐浩的两个保安都有些退缩了。

像苏北这样吊儿郎当的人,居然能坐董事长办公室,公司里关于他的传闻很多,但是比较认同的看法就是,苏北是董事长的亲戚。

唐浩气得瞪大了眼睛,简直忍无可忍,凶狠的看着一脸欠揍模样的苏北:“你们都听见了,他们不仅在工作时间酗酒,还酒后闹事,还愣着干什么,带走!”

两个保安错愕的站在原地,他们非常想在新主管面前表现一把,表达自己的忠心。但是绝对不能是苏北,或许唐浩还不了解,这个苏北第一天来报道的时候,就虐了他们整个安保部,至今回想起来还有些心有余悸。

何况,苏北和董事长的关系也很神秘,人家敢这么嚣张,说不定就有这份自信,他们真把苏北动了,不仅要担心自己会不会变成残疾,更要担心饭碗是否能保住的问题。

“去啊!”

唐浩看两个亲信手下都不听自己的使唤,一时间涨红了脸,推搡着保安,让他们去带苏北去办公室。

双方正争执不休的时候,从高层食堂里走出来的姜涛恰好看到了这一幕,从路过同事那里打听到只是因为苏北喝了点酒。

姜涛有些哭笑不得,在哪里喝酒不好,非要在公司饮酒。不过她是绝对不相信苏北酒后失德的,前天与罗秃子喝了六瓶白酒,这家伙都没事人似的开车送自己回家。

“呵呵,唐主管、苏先生,不要再开玩笑了,同事们都看着呢,其实那两罐啤酒,是我在外面吃饭时剩下,顺便带回来,正好看见苏北就给他了。”

唐浩疑神疑鬼的看着姜涛,他来公司不久,但是公司上下的美女一清二楚,姜涛绝对能排在前五名,更重要的是人家还是个女博士,但平时过于冷傲,根本没人敢追求她,没想到她居然替苏北开脱。

纷纷走出食堂的同事,都在用怀疑的目光看着这里,怪不得苏北能坐董事长的办公室,难道他不是董事长的亲戚,而是姜涛的什么人。

唐浩眉头紧锁看着他们,既然姜涛这么说了,多多少少要给个面子,自己也好有一个台阶下。

“下不为例,如果再让我抓到在上班期间喝酒,严惩不贷!”

唐浩的这句严惩不贷说的很有气势,他接手主管的位置办的第一件事就受到了挫折,如果他手腕软一软的话,恐怕别人也会不服,所以他只是暂时放过苏北和张志刚。

谁知,这句话被急匆匆的从楼梯跑下来的周曼听到,她正在办公室整理董事长开会的材料,接到朋友的电话说苏北喝酒被唐浩抓了。

“唐主管,这些酒是我给苏北的,跟他没有关系。”

周曼可不知道,在她之前姜涛已经把这个黑锅背了下来,她突然又插上一腿,一时间气氛诡异起来。

就连苏北也一阵无语,你这不是好心办坏事吗。

唐浩的脸变得扭曲起来:“你给的?刚才姜主管说是她给的,到底是谁的酒,呵呵,不会是两瓶啤酒还是合伙买的吧。”

周曼的脸刷的就红了,她意识到自己太鲁莽,随即用异样的目光看向姜涛,这酒是自己给苏北偷偷买的,有她什么事,难道说苏北和姜涛……不可能,昨天自己已经误会苏北一次,绝不能轻易下结论。

“这……”周曼没想到会是这个场面。

唐浩冷笑道:“周秘书,你包庇苏北违反公司规则,难道就不怕这话传到董事长的耳朵里吗。真不可思议,柳氏集团最高层的办公室里,会有你们这种人。”

姜涛脑袋也懵了,她不知道这真是周秘书的酒,“好了,是谁的酒有那么重要么,因为这点小事,纠缠各没完没了,都去上班吧。”

“呵呵,这是小事?我管不了你们,很好,有人管得了。”

唐浩一甩胳膊,转身朝着电梯间走去。

剩下的几个人面面相觑,苏北无奈的耸耸肩,转身先走了。

周曼踏着高跟鞋追进电梯,又是责怪又是关怀:“完蛋了,这次唐浩一定会跟董事长打小报告,咱俩都没好果子吃。”

苏北无奈的笑道:“不就是两罐啤酒,至于大惊小怪的吗,我上去和她说去,就说是我自己买的。”

“可是,可是她正要抓你的小辫子呢,你这不是做傻事吗。”

苏北满不在乎的摇摇头,回到办公室时,柳寒烟也在,好像午饭都没吃,紧锁着眉头在处理文件。

“中饭又没吃吧?”苏北关切的问。

“有屁就放,别跟我套近乎,很忙谢谢。”柳寒烟头也不抬的说,她知道苏北没有加敬称,这么亲切表示办公室里没别人。

“嘿嘿,不愧是我媳妇……”

“啪!”一支价格不菲的钢笔被柳寒烟折断,用吃人的目光看着他:“你想死吗?”

苏北连忙改口,笑道:“就跟你说一件事,刚才我在食堂喝了两罐啤酒,之后被唐浩抓到了,我就是跟你打个招呼。”

柳寒烟恶狠狠的看着他:“王八蛋!我苦思冥想一个中午的商业策划案,你就因为两罐啤酒这点屁事,就给我打断了,你给我滚!”

“呃……”

在没人的情况下苏北不介意让她撒撒气,但是更不介意趁机惩罚她一下,在她弯腰用笔尖戳自己时,一闪身来到她身后,轻轻的抬起巴掌。啪!这一巴掌打在柳寒烟的臀部,但是红的却是脸,疯了似的要追杀苏北。

苏北哈哈大笑,灵巧的跑出办公室。

柳寒烟非常郁闷的回到办公桌前,抱着肩膀生闷气。她上午满脑子都是苏北和杀人案,根本无心做策划,直到中午他们都出去后,自己才静下心来,谁知又被破坏了。

当当当!

正当柳寒烟重新进入工作状态时,一阵敲门声再次中断了她。

“进!”柳寒烟强压着怒火说。

“寒烟,你不会中午都没吃饭吧?”西装革履的唐浩走进来,故作关怀的问道。

“不饿。”

“不饿也应该吃点,饿坏身体怎么办,要不我去给你带一点,你就在办公室吃?”唐浩自认为柳寒烟会感谢他,这可是难得的表现机会。

柳寒烟冷哼了一声:“回到你的工作岗位,办公室内不许带食物,你难道不知道吗?”

唐浩攥了攥拳头,心道等我们结婚了,你还敢这么说可以试试看,我暂时给你攒着。

“呵呵,寒烟跟我耍起董事长的脾气了,不过既然你公事公办,我也有一件公事要找您汇报呢。”

“说。”柳寒烟只想让他快点滚蛋。

“苏北在食堂喝酒,我只是说了他两句,谁知道……”

柳寒烟听见是这么无聊的问题,她都快疯了:“那两瓶啤酒是我给苏北的,你想逞什么威风冲我来好了,如果没别的事的话,请你出去。”

唐浩的一张脸变成红色,柳寒烟怎么跟她发火他都能忍。但是作为男人,自己的未婚妻,居然为了另一个男人而欺骗自己,是可忍孰不可忍。

“是你给他的,真的?”

“呵,难道你还想调查我不成?”

唐浩冷笑道:“我怎么敢冒犯董事长,其实我来只是告诉你,这两瓶酒的责任,最初是人事部姜涛承担下来,随后你的秘书周曼又找我说是她的酒,现在董事长你又说是你的酒。请问,这酒到底是谁的,柳氏集团难道是骗子公司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