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 看大门去/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话音刚落,柳寒烟停下了手里的工作,一股怒火油然而生。两瓶啤酒中断了自己的策划,这是她这个董事长该管的事吗。

面对唐浩的反问,柳寒烟又颜面扫地,她本来是想替苏北把这件无关紧要的小事背下来,谁知道其中还牵扯到姜涛和周曼,一个自己看中的人才,一个是自己的贴身秘书。

“董事长,真不好意思,是我刚才口误。我怀疑这一切都是苏北故意闹出来的事,就是气不过我当了他的上司。”唐浩看到柳寒烟生气后,心里一阵暗爽。

柳寒烟阴沉着一张脸:“你还有别的事吗?”

“呵呵,董事长,我觉得苏北入职在我们安保部门,他每天无所事事在你的办公室里,同事们怎么看待,我的手下又是怎么看待这件事,外面的绯闻都快铺天盖地了,想必董事长也有所耳闻吧。”

柳寒烟眼神浓郁着一股焦躁,沉住呼吸,淡淡的说:“他只是各保镖,难道柳氏集团还要为他安排一间私人办公室?”

“寒烟……不,董事长,苏北仰仗他是董事长办公室的人,在外面游手好闲,而你不在的时候,他又和你的那个秘书勾勾搭搭,虽然没什么,但是这种绯闻从董事长办公室传出去,总不会太好听吧?”

柳寒烟当然清楚唐浩的目的,他只是单纯的想对付苏北,并不是替自己着想。但是唐浩锁反映的情况,她心里也隐隐有些担心。

不管苏北是什么样的人,他毕竟是自己的丈夫,看着他和别的女人鬼混,让她这个完美主义者更加恼火。苏北怎么想的她不知道,但是周秘书绝对又那种情愫掺杂在里面。

沉思了很久,柳寒烟终于做出了一个决定。

“唐浩,你把苏北的入职转到你们安保部门,以后苏北就是十八楼的保安,不允许再进这间办公室一步。每周你都安排好考勤,如果他迟到早退或者旷工的话,你……”

“我会处理的。”唐浩灵光乍现,没想到这么容易就达到了目的。

可悲哀的是,唐浩以为自己头一次还击,就把苏北整垮了,却不知道柳寒烟这样做,在她心里是有些吃醋了,不想让苏北太过于接触周秘书。

柳寒烟半倚在办公桌前,冷冷的瞥了他一眼说:“还有你唐浩,公司里什么规章制度,不要说你一个安保部的主管,就算是集团高管未经过我的允许,都不能进我的这间办公室。你的那点小心思,你当我不知道吗。”

“好,我马上走,嘿嘿。”唐浩心里乐开了花。

柳寒烟厌恶的瞪了他一眼,一个只会打小报告的男人,能有什么出息,和苏北比起来,至少人家……柳寒烟连忙摇了摇头,自己这是怎么了,什么时候居然这么关心苏北。

快速的整理好资料后,她看了看手表,准备去开会。

而得到董事长特许的唐浩,像一个大爷似的躺在自己的安保部办公室内,吩咐一个手下去同志苏北,把他的私人物品搬出董事长办公室,并且安排考勤报表。

苏北转一圈儿回来,发现董事长办公室门口站着俩保安,手里抱着自己在报刊亭买的几本赛车杂志,还有两件外套,甚至还有上午喝的半瓶矿泉水。

“哟,办公室大扫除吗?”

保安干咳了一声:“苏先生,董事长刚才批准了唐主管的员工调动文件……您以后不能再进董事长办公室,只能在这层楼巡逻和站岗,每天都会有考勤。”

苏北知道唐浩肯定会找柳寒烟汇报喝酒的事,他已经和柳寒烟打过招呼了,而且那妮子也没说别的,居然把自己赶出办公室?

本想问问柳寒烟,但是苏北知道,在公司里最好不要和柳寒烟对着干,保证她董事长的威严,哪怕是自己也不行。

两个本楼层的保安,带着苏北在十八楼转了一周,还特意强调了本楼层的安保问题。在董事会成员所在的楼层里,是不允许安装监控摄像的。

这两个保安一样是退伍军人出身,都是保安中比较厉害的高手,能在十八楼担负安保工作的,自然和楼下看大门的不是一个档次的。安排好工作后,两个保安一个楼道口站一个,就算是苏北平时想开溜,估计这两个人也会在他的考勤表上填上浓墨重彩的一笔。

不过,八百块钱的工资扣光了如何,唐浩还敢打自己不成,那不是求之不得吗。所以苏北还是来去自如,并没觉得有什么委屈,反而在董事长办公室里,连放个屁都不敢出声,反而不自由,在外面空气舒畅,活动反而更自由了。

于是苏北第一次“外调”后,就旷了半天班,开车去了趟超市,替忙碌一天的董事长老婆准备晚饭。

当苏北回家时,安琪儿那个睡魔,居然刚刚起床,哈欠连天的坐在沙发上看电视。

“兵哥,你怎么自己回来了,咱媳妇呢?”

“忙。”

苏北把瓜果蔬菜带到厨房,放好后才出来,心里不禁觉得好笑,安琪儿虽然是在拿闺蜜开玩笑,但她恐怕不知道,柳寒烟还真的是自己媳妇。

时间还早,现在做饭的话,柳寒烟也回不来,苏北坐下跟她一起看无聊的综艺节目。电视中,一个非常漂亮眼熟的女明星正在做一个娱乐互动节目。

安琪儿时而大笑,时而瘪嘴。

“有这么好笑吗?”苏北有些不懂她们女人的笑点该有多低。

“正因为不好笑才让人笑。”顿了顿,安琪儿关掉电视机,伸了个懒腰,“这档子综艺节目是江海电视台办的,选秀选秀,选来选去都是拿出来秀秀,你知道我为什么笑吗?”

苏北摇了摇头,心说无聊吧。

“因为电视里正在放的,还是我前两天监制的节目,当时导演不在,我帮着搞节目,摄像那哥们儿跟在女明星屁后奔跑,电线挂撕了女明星的裙子,你猜怎么着,俩人都摔倒了,摄像机的镜头正好拍到女明星的裙底,我噻噻整整三分钟的裙底风光,我想起来就好笑。”

苏北诧异的看着她,有种被欺骗的感觉,合着你们就是这么糊弄电视机前的观众的。苏北从柳寒烟那里侧面了解到,安琪儿性格开朗,又因为家庭的原因,在社会上人际关系特别疏通,甚至她老子副省干不了的事,她都可以解决。

“想什么呢,都看直眼了。”安琪儿用脚丫捅了他胳膊一下。

苏北笑道:“我是在想你录的那段子裙底,什么时候也给我看看,平时光看见女明星的正面,底部还真没见识过,哈哈。”

“呸!下流,不过我很欣赏,要不我的底部给你看看?”

“你?还是算了吧,你身上我什么没见过……”苏北说到这儿,嘎然而止,冷不丁的想起那天两人的尴尬场面。

“改天给你介绍那女明星认识,其实都很好相处的,别看电视上装得二五八万,我要上电视露个脸,比她们还能装。”

说着话,安琪儿从沙发上翻起来,一拍脑门说:“对了兵哥哥,上次你带我飙车,我看你技术真心不错,能不能帮我个忙。”

“今天?”

“是啊。”

“现在都三点多了,公司下班还得去接媳妇,回家还得做饭,一大堆事儿呢,改天再约吧。”

安琪儿不容分说,一脚穿上鞋,跑向洗手间,不一会儿叼着牙刷出来,一边刷牙一边说:“我是真的有正事,今天约好了和几个有钱的主赛车,我正愁没什么胜算呢,如果你帮我赢了比赛的话,我分你一半战利品。”

“我去,你们一个地下赛车难道还有奖金。”

安琪儿吐了口牙膏沫子说:“奖金?奖金能有多少,我们赌的是车,输了的人输一辆车,赢了的人当然就能赢一辆车。提前跟你说一声,那些车中最便宜的也值个三五百万,怎么样有没有兴趣玩玩?”

安琪儿是个非常爱玩的人,什么豪车跑车都开过,当然不是她家里的,如果她们省委大院出现两辆豪车,指不定会有多少双眼睛盯着呢,舆论的口水都能喷死。

不过安琪儿私底下也有几辆车,有的是朋友“送”的,有的是朋友“借”的,甚至安琪儿想开谁的车,直接打个招呼就开,一直开腻了为止。所以她还真不需要买车,而且能整天换车开,还有人加油和保养何乐而不为。

苏北在心里一算,保守的估计赢一辆法拉利,如果安琪儿分给自己一半,至少也有两三百万,他现在吃穿住行都是柳寒烟的钱,虽然是一家人,但是手头不宽裕总问女人要,怎么好意思。

想到这里,苏北走向洗手间,趴着门口一看,我去!“我靠,你上厕所不关门啊!”

“且,你不是说我身上没有你么可看过的吗,最近拉肚子,哈哈,见谅啊。”

苏北替她关上洗手间的门,隔着门说:“就按你说的办,我替你赢得比赛,战利品每人一半。不过一定要在晚上七点钟之前结束,否则的话,你应该知道我老婆的脾气。”

马桶上的安琪儿也一阵无语,要是让柳寒烟知道你背后管人家叫老婆,还想不想活了,看来兵哥哥还有二皮脸的一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