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赛道惊魂/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苏北有些不明白,安琪儿这种大家闺秀,为什么喜欢这种玩命的活动,为了钱显然不是,果然有钱人的世界外行人永远搞不懂。

开上她那辆奥迪超跑,一脚油门之后,苏北就知道这车三天内经过改装了,不仅车身轻了一些,动力十足,外加后面的流线尾翼,颇为霸气。

“你不需要练练吗,给我输了的话,我可饶不了你,这车还是开我朋友的呢。”

苏北笑道:“开什么玩笑,现在是市里,就算你不在乎多开几张罚单,就不怕出个车祸。”

安琪儿有种阴谋得逞的含义,笑着说:“我先提醒你一下,这次我们赛车俱乐部耍的比较大,不单单是战利品的问题。所以有几位富二代,还专门从国外请了专业赛车手,我比较穷,只能请你喽。”

“你什么意思,难道我还不如那些拿赞助的车手……呃,什么赛道。”

“江海西郊的赛道,去了就知道了。”

苏北从导航上按了两个键,猛然间有种上了贼船的感觉,他虽然是外地人,但是江海市的地形图全在脑海里,江海西郊是什么地方,地形悬崖,背靠大海,曾经是某采石场挖石料的地方。

继续锁定导航,果不其然,一条公路九转八弯曲曲折折,从平面图的弯曲程度,就可以估计出赛道是盘山路。

“怕了?”安琪儿将鞋子脱掉扔在驾驶台上,翘起二郎腿看着他,“你现在后悔还来得及,除非你上了足够多的保险。”

如果是一般赛道苏北或许还可以拒绝,但是这种玩命的事,他真不想让安琪儿自己冒这个险。

苏北不想耽误太多时间,以至于错过接老婆下班,驶出市区后速度突然飙了上来。

半小时后,车子抵达江海西郊的采石场,在采石场的中央有一片空地,为了渲染这次疯狂的赛车比赛,那些赛车俱乐部的小青年们,居然还用许多汽油桶和轮胎,点起了篝火,为这次玩命赛道加油助威。

早在路上,安琪儿居然在车里换上了一套赛车服,红色代表火辣,同时也很有血性。很不凑巧,阴了一天的天,突然飘起了牛毛细雨,浇在篝火上,燃气阵阵的烟雾。现场的气氛很嗨,像个酒吧时的,好几辆车的车载音响都在放着舞曲,那些小青年们都站在自己的爱车上狂欢挥手。

苏北刚把车停下,两名专业的赛车检验师就过来测验胎压,因为天气的一热一冷,胎压很不稳定,行踪在这么复杂的路况上,很容易出现意外情况。

这座采石场矿山,一半的山体已经被开采,在山上修着一条质量不是很高的车道,幸亏是柏油路,如果是水泥路面的话,恐怕今天没几个人能活着回来。

而平地上停着十几辆赛车,安琪儿这辆奥迪超跑算得上是寒酸的行列,两辆法拉利,还有一辆兰博,不过在苏北看来车的好坏和价格没关系,他更钟爱于一款白色的莲花赛车,不贵但是很有质感。

那辆纯白色兰博基尼上走下来一个留着斜刘海的帅哥,瞥了眼苏北的方向走了过来,他的出现,立即引起俱乐部里那些打扮时髦前卫的女孩儿注意,都用一种看偶像的目光花痴的盯着他。

“安琪儿,你别告诉我,这位就是你请来的赛车手?”斜刘海脸上的笑容,让苏北看来很不爽,属于那种脸白的像女人,故作姿态的类型,感觉全天下的女人都会拜倒在这张破脸面前似的。

“怎么他不可以吗?”安琪儿反问道,她这才注意到,忙了半天,居然忘了给苏北找一套合适他的赛车服了。

“哈哈,可以当然可以。不过你可要记住我们的约定哦,你输了的话,就要陪我一个晚上,而且是随便我做什么。你赢了我的话,我那辆车给你,以后对你恭恭敬敬,见你的面就叫一声姐,我想这个约定你没那么快就忘了吧。”

“放心我还输得起。”

这个地下赛车俱乐部,不可能有穷人。苏北万没想到安琪儿做事这么极端,居然没给自己留一点后路,拿自己这辈子做赌注,用生命去拼搏,这种心态该有多扭曲。

比赛马上开始,斜刘海回到自己的那辆白色兰博基尼上,冲着苏北做了个右手持枪毙掉太阳穴的手势,嚣张的系上安全带。

苏北也坐进车里,一招手,示意安琪儿上车。

安琪儿顿时瞠目结舌,我的亲哥,你让我上车干什么,你看见谁赛车是两个人?

“要么上车,要么退出比赛。”

“我去,柳寒烟说得对,你真是个极品,不对,应该是个草包,你能再不认真点吗,我为了给这辆车减重,光是改装费就花了十好几万,即便是这样才减少了五公斤重量,你现在自己给自己加五十公斤的重量,你玩我吧?”

“玩你没意思,要玩也是玩这辆车。”苏北不知道安琪儿心里到底想些什么,为什么非要参加这种拿生命开玩笑的挑战,劝一个想要自杀的人,大道理是讲不通的,唯一的方式就是让她在鬼门关亲身经历的走一趟。

苏北希望通过这次经理,安琪儿能够珍惜一下她那条小命。

十几辆赛车已经全部在车位上,在开阔地中央的安全地带,有两名手持小彩旗的火辣女孩儿,因为引擎的声音太过于轰鸣,需要用旗语来宣布比赛进程。

小旗一挥,嗡嗡!十几辆赛车如同离弦之箭一样冲了出去,在混凝土打造的路面上,行程一道道的轮胎抓痕,如果不是在雨天,赛车的轮胎很可能将赛道挠出一个坑。

“发车了!快走啊!”安琪儿这次是真的急了,敲着车门提醒苏北发车。

斜刘海的兰博基尼已经驶上第一个向上的弯道,侧目看去,不禁笑了,都这个时候了,安琪儿居然和那个赛车手起了内讧,难道是想放弃比赛吗。

“上车。”苏北的一只手搭在方向盘上固执的看着她。

安琪儿咬了咬牙,从车门上跳了进去,屁股刚坐下,已经快憋不住的离合制动系统突然那松开,一股劲风从安琪儿耳边漂过。

“安全带!”

安琪儿愣了一下,连忙将复式繁琐的安全带一个扣子一个扣子的系好,如果不是赛道的危险程度过高,其实赛车这个行当还是很安全的,即便是翻车也没事,因为赛车内部的安全系统非常之高,哪怕赛车几百度旋转,人体都不会挪动一点。

而已经成为领头羊的斜刘海此时抵达第三个弯道,一共九个弯道,绕着山顶悬崖边的角旗一周,从另一侧返回采石场,第一个到达的就是赢家。

可是让斜刘海惊掉下巴的是,安琪儿那辆车里居然坐了两个人,这完全是认输的做法。在比赛中,赛车每增加一公斤的重量,都是巨大的负担,不仅影响到赛车瞬间提速,还破坏了整体的赛车运动构造。

斜刘海轻哼了一声,本来是想彻底摧毁安琪儿的心里防线,让她服服帖帖的成为自己的女人,却没料到她直接放弃了,以这种白痴的作风,自己赢得太没有压力。

很快,斜刘海就为自己的自傲感到焦急,那辆银灰色的奥迪,像条疯狗似的,居然从最末尾的几辆车里杀出重围,他是赛车的行家,从他们几个弯道甩尾的空当可以看出来,安琪儿请来的那个小子,绝对不是一般人。

斜刘海也专注起来,拿出一百二十分的实力,向山顶的旗帜冲刺。

而苏北的奥迪已经进入前十的行列,座位上被这种疯狂的感觉,震惊到头晕目眩的安琪儿错愕的看着他的侧脸,专注、凶狠、极端,他就像一头疯掉了的狮子,连眼皮都不眨一下,锁着眉头进行这场几乎窒息的比赛。

当斜刘海抵达角旗处,准备从另一侧返回出发地时,他恍然发现,苏北的车已经抵达最后一个弯道,马上也要来绕角旗了。

斜刘海调整了一下嘴边的微型无线电,阴险的说:“挡住他们,每人加十万。”

这场比赛关系到的事情很多,安琪儿不能输,斜刘海更不能输,在比赛之前,他已经买通了所有的车手,就是怕万一自己会输的时候,让故意拖在后面的专业赛车手,运用他们的技术,挡住山路。

赛道没有草地,只要两辆车并驾齐驱抓住路面,后面的车想过去除非会飞。在普通赛道上,后面的车还可以绕土地,但是这里可是十几层楼高的悬崖,掉下去就是车毁人亡的下场,更何况今天有小雨,赛道很滑,轮胎不能像往常一样抓住地面。

四辆赛车组成一个拦截的方阵,就在苏北即将超车的时候,他们将赛道堵死,并且恶意将速度降下来,他们没有排名无所谓,只要安琪儿也没有排名就算她输了。

“苏北……别!”安琪儿瞪大了眼睛,她意识到苏北要做什么啥事了。

苏北全然不顾安琪儿的劝阻,赛车和冠军都无所谓,他要教安琪儿一个道理,这世界上没有比生命更珍贵的东西,你亵渎什么都可以,但惟独亵渎生命,在苏北看来是绝对不能饶恕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