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章 受挫的董事长/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方向盘打了一个夸张的弧度,这辆奥迪超跑忽然拐出赛道,可是对方有四辆车,剩余的道路就算是骑自行车也只能勉强通过,何况是四个轮子的汽车。

啊!安琪儿心中一阵惊呼,死了,死定了!外侧的两个轮胎已经没有着力点,悬空,下面就是山崖,而此时,赛车已经失去了机械动能,车体渐渐的倾斜。

苏北集中了所有的注意力,对危险的捕捉力,娴熟的车技,黄阶初期的反应程度,更重要的是一颗大心脏,一颗从死人堆里爬出来,丢下战友尸体继续前进的心。

四辆拦截苏北的专业车手在这一瞬间,都张大了嘴巴,看着眼前不可能发生的事情,甚至已经忘记自己的处境,那辆车靠内侧的两个轮子居然不可思议的竖了起来,以一种自行车的形态,靠着车手的平衡能力正在通过他们的拦阻。

将近半分钟的并驾齐驱,终于在角旗点,超过了四辆跑车。

此时,已经迫近傍晚,加上阴天,采石场等待车队凯旋的青年们,有些按捺不住心里的激动,他们都在等着看是谁第一个冲出最后的弯道,冲过终点线。

“安琪儿这次惨了,成哥跑过国际比赛还拿了名次,不要说在江海,就算是放眼国内也是顶级赛车手,何况这里的死亡弯道可是他的主场。”手里挥舞着一块江诗丹顿手表的青年说。

“天马上要黑了,你们说安琪儿找那个二半吊子,会不会出什么意外?”另一个女孩儿说。

“应该不会吧,正常人上了这种盘山弯道,吓得腿都发软。赛车比的不仅是车的性能和车手的技术,挑战的就是人类胆量的极限。”

“听!马达声!快了!”一个人忽然说。

山道位于山体的后方,光线很暗,一时间分不清到底是那辆车冲在第一的位置。

人群中的气氛顿时燃烧起来,疯狂的青年将自己手里的东西抛向空中,欢呼雀跃的声音不绝于耳。

在这场弱肉强食的比赛中没有公平可谈,只有强者才能笑道最后,所以对于发车前,那个斜刘海冲着苏北做出的侮辱性手势,他丝毫不介意,因为和这种弱势群体斤斤计较实在是无聊。

冲过终点的一道银色靓影,不是大家意料之中的兰博基尼,而是载有两人重量的奥迪,以一个极其夸张的原地烧胎,像打太极似的卸掉车体的惯性,在水泥路面上画出一道优美的圆形轮胎痕迹后,终于停了下来。

安琪儿虚脱的走下车,捂着怦怦跳的胸口,脸上还是面无血色。

“安琪儿,其他车呢?”

“不会是出事了吧,怎么连个声音都没有?”

“不对,不是出事了,而是没有回来,按照正常天气条件下,安琪儿提前回来两分钟。”

“什么两分钟!?开什么玩笑!”另一个人惊呼,这种高手对决,实力差距已经很小,技术要求精确到毫厘,所以胜负也是在毫厘之间,连秒表都不能精确的读出谁先过线,而居然有人说安琪儿提前回来两分钟。

安琪儿一言不发坐在车的机器盖子上,从俱乐部成员手里拿了一支女士香烟点燃,静静的看着这处悬崖山道,直到现在她还不确定自己是否活着,她忘了自己尖叫和吓哭多少次,只知道稍微有一点偏差都会车毁人亡。

“什么感觉?”

“害怕。”安琪儿浑浑噩噩的说。

苏北摇了摇头:“不要受刚才的影响,你只是做出人本能所反映出来的表现。谁都有做得到的事,也有做不到的事。拿自己的命去开玩笑,这不是豁达更不是什么叛逆,是对自己生命的不负责,什么都可以换,唯独命不能换,除非拿命来换。”

安琪儿仰起头看着他:“那你呢?”

苏北耸耸肩:“我无所谓,这种情况演练过几百次,和过马路偶尔闯个红灯差不多。”

说话间,后方的那辆兰博基尼才回来,更远处,剩余的车辆也在弯道中打开了前灯。

斜刘海把车停下来,拔起车钥匙:“这场是我输了。”

他很不想接受这个现实,但是不得不接受,除了他之外,没有第四个人清楚刚才发生了什么事情。当苏北的车诡异的通过他安排的拦截车队后,他还很自信,毕竟车的性能之间还是有差距的。

赛车的超车通常体现在弯道,直道中速度都很快,几乎没有差别。斜刘海的弯道技术自认为很高明,可苏北压根就没走弯道,冲过角旗点后,面临九个急转的弯道,用最高的速度,冲出悬崖,每个弯道折叠的部分,至少有两米宽的间距,从某种程度上来讲这辆车是飞下来的。

斜刘海懊恼的将车钥匙丢给安琪儿,他看着窃窃私语给自己加油助威的拉拉队,甚至觉得他们都在嘲笑自己,那块“山道之王”的横幅,简直是对自己失败的张扬。

安琪儿没收这辆价格不菲的战利品,冷哼了一声:“你该叫我什么?”

“安琪儿你别太过分,我把车给你了,你还想怎样?”

“从今天开始,别让我在江海再看到你这张脸。”

斜刘海怒火腾的蹿上头顶,瞥了眼那个飞车的疯子,说:“安琪儿,这个人我从没有见过,你的朋友圈里似乎也没这个人,怎么你是不是跟人家睡了,不然这孙子怎么敢替你这么卖命。”

苏北赢了辆车,本想就此罢休,听到他这句话后,冷漠的走了过来。

“再说一遍。”

“再说多少遍,你以为老子怕你吗,我别的没有就是有钱……”

“啪!”

苏北回手就是一记清脆的耳光抽了过去,淡淡的说:“让你说你还真敢说,我要是你,就应该懂得什么叫闭嘴。”

“你敢偷袭我……”

“啪!”又是一个耳光,“打你还用得着偷袭吗?”

“你!”

“啪!”苏北眉头一皱,“让你闭嘴,听不懂人话是吗。”

斜刘海被连抽了三个耳光,每一个耳光都不知道是怎么打得,连躲的机会都没有。那些斜刘海的拉拉队女孩儿们,都惊恐的捂着嘴巴,心情很失落,她们的偶像不仅丢了比赛还丢了人。

苏北极力克制着自己的情绪,否则这个人早就成残疾了,真不明白安琪儿为什么会认识这些无良青年。

在回去的路上,苏北单独开着这辆奥迪,安琪儿则开着那辆战利品尾随其后。两人开车都不慢,回到市区,苏北将车钥匙还给她,准备去公司接柳寒烟下班。

“苏北等等。”这还是安琪儿第一次称呼他的名字。

苏北似乎知道她要说什么:“自己回家关上门,好好反省一下,如果你还做这种蠢事的话,就算你在我眼前跳楼,我都不带拉你一把的。”

说完正好有辆出租车拐弯,苏北拦下来,钻进车里和她摆摆手。

到公司楼下,苏北先给周曼打了个电话,询问柳寒烟在干嘛,毕竟他现在没有权限再进入董事长办公室。

可周曼却诧异的说:“董事长下班不是你接的吗?她两个小时前就提前走了。”

该不会是出什么事了吧,苏北挂掉电话后,连忙打车赶回家,推开房门,客厅里一片漆黑,不过他很快就察觉到柳寒烟在家。

苏北轻轻关上门,来到柳寒烟的卧室,里面依然没有开灯,黑乎乎的一片。苏北有些纳闷,这才几点钟就睡觉,是不是又病了。

打开灯,房间里的情景吓了苏北一跳,柳寒烟穿着一身酱紫色的裙子,环抱着肩膀目光犀利的看着门口,在床头柜上还防着一瓶她珍藏的拉菲,不过现在只剩下半瓶。

苏北一看便知,她保持这个姿态已经很久没动弹了。皱了皱眉头,苏北忽然意识到柳寒烟的异常,是因为今天下午的董事会,难道是洪威难为她了,苏北刚平息的怒火再次燃烧起来,而且有了股浓浓的杀意。

“喝多少?你这是借酒浇愁,还是酒壮怂人胆。”苏北一把将她旁边的红酒抢过来,随手扔进垃圾桶里。

看着一言不发的柳寒烟,苏北暗想难道是自己哪里惹到她了,擅离职守没接她下班,还是关于中午喝酒被唐浩抓得事。

苏北走出房间,再次给周曼打过去:“周秘书,今天下午董事会有什么重大决策没有?”

“你问这些干什么?”周曼也很不爽,她开完会回来才知道,苏北居然被董事长无情的赶出了那间办公室,甚至让他像个保安似的去楼道站岗。

“你要是不知道的话,我就问别人。”苏北压着火说。

“哼,你问别人,别人也不会告诉你。简单的来说,董事长今天下午提议让姜涛担任运营部主管,你猜怎么样?董事会和高层全票否决,没有一个人站在董事长这边。”

苏北恍然大悟,怪不得那个傻女人要杀人似的,柳氏集团姓柳,却没一个董事和高管支持她,哪怕是一项人事录用的权利。看来洪威没少走关系,姜涛明明很适合这个岗位,却被他这个副总裁一手驳回。

柳寒烟气急败坏的不是没有成功提拔姜涛,而是被洪威给了当头一棒,好像洪威再用这种方式告诉她,没有我洪威,你连一票人事调动的资格都没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