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 我的姐夫/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苏北心想这次麻烦了,洪威给柳寒烟穿小鞋事小,但无形中架空了董事长的权力,即便那些持观望态度的中立人士,也开是倾向洪威的那一边。

洪威这人看似宽厚待人,实际上心胸狭隘不择手段,这都是公司高层有目共睹的,他目前的野心就是要争夺整个柳氏集团。

挂了周曼的电话,苏北叹了口气,他可以在不留证据的情况下做掉洪威,可那样的话,又置柳寒烟于何种境地,何况自己也不是那些廉价的杀手。

“洪威为难你了?”苏北推开门说,他看得出来,柳寒烟的大局观和胸怀还是很强大的,否则早就被洪威气死了。

苏北看她没有反应,坐在床边,摸了摸她的额头,从床头柜里拿药让她吃,“姜涛的事慢慢再说,只是一个运营总监的位置而已,我们要的是姜涛这个人才,而不是给她多大的好处,如果有奶便是娘,那种人我们还不稀罕要呢。”

柳寒烟侧目看了他一眼,说:“你不懂,哪怕是一个年薪百万的经理位置,我也可以让出来,但是运营总监这个岗位,我必须拿下来,而且安置自己的人。”

“为什么,赌气?”

“从我接手集团的这几年来,其实我知道成绩很普通,公司运转方面也主要是洪威在运作,我只是个架空的旁观者。不过,我一直在酝酿一个项目,现在各部门已经准备就绪,技术部和产品部研发的一款雪芙蓉系列化妆品,正要推广进入市场,如果运营部没有我们的人,那我们只能白白的抱着一堆新产品,却无人问津。”

苏北欣慰的看着她,她比自己想象中的要坚强,并没有因为洪威的挤压,而放弃对梦乡的执着追求,“雪芙蓉”产品,苏北能够清晰的感觉到,柳寒烟凝聚在这款产品上的心血,雪芙蓉说的不正是姐姐柳寒雪吗。

“苏北,我还算是个称职的董事长吗?”

“不算。”

柳寒烟神情漠然,点了点头。

苏北拍着她的肩膀笑道:“因为你本来就是,这一点点的挫折就开始怀疑自己的能力了,那你以后还怎么和我这个老公斗争到底。”

“我没心情跟你打架,不过,你也不用说这些好听的话来哄我。”

“你觉得我会哄你吗,从长远来看,你手里握着柳氏集团的新产品,如果我们做的足够好,就能盖过洪威和那些老狐狸一辈子的功劳,正因为洪威怕你,才用一个运营主管来压制你。不过,呵呵,在新主管上位之前,谁也不能保证这个位置会属于谁,你说对吗?”

柳寒烟诧异的看了他一眼,在她心里,苏北每天除了泡周曼以外,就是吊儿郎当无所事事,居然能够深入的看透柳氏集团内部矛盾的根源。

“可是,我听说洪威正在串联古董和高管,推举市场部总监赵德海担任运营部总监,这个……即便我不同意,在表决上,我董事长的票数虽然有特殊权限,但不能压过所有人。”

苏北笑道:“如果是赵德海自己放弃做这个运营总监,洪威岂不是竹篮打水一场空,至少他得重新目色自己的新棋子。”

“你想干什么?”柳寒烟惊愕的看着他, 忽然想到昨晚上安琪儿给她看过的凶杀案照片,她有很大的把握就是苏北干的,“你不会是想杀人灭口吧?”

“呃,杀人是犯法的,我说董事长这话你也就跟我说说算了,万一让别人听到,你就不怕有辱圣威。”

柳寒烟尴尬的红了脸,愤愤不平的说:“反正,反正你想的办法都是些下九流的卑鄙手段,我还能看错你。”

苏北捏了捏她的琼鼻,哈哈大笑道:“知我者,老婆也。”

柳寒烟抓着他的胳肢窝,使出吃奶的劲儿拧了一把,本来无精打采的,看见苏北后战斗力满血复活,殴打了他足足十几分钟后,累得筋疲力竭,像一条小狗似的趴在被子上呼哧呼哧的喘着粗气。

看着同样躺在自己床上的苏北,柳寒烟倏然有种家的感觉,她非常吃惊,自己居然在慢慢接受这个混蛋,甚至这些天来和他在一张桌上吃饭,在一张床上打斗。

“苏北,我不知道你和我姐是什么交情,说实话,我……从心底里真的不能接受嫁给你。不过不管我接不接受,你爱不爱我,这都是我姐给我安排好了的。所以……”

“所以什么?”

“我一直在努力说服自己不要对你太过于苛刻,但是真的办不到,如果你能接受一个一辈子不发生任何关系,不会跟你生孩子,也不会跟你谈情说爱的老婆的话,可以继续留在这里。”

苏北微笑看着她,他自己都不确定自己是真的爱柳寒烟吗,难道就因为寒雪临终前的遗言,因为对爱人的承诺去劝说自己爱上柳寒烟。这段未知的婚姻太奇怪了,如果不是唐浩的事情,苏北根本不会把这一纸婚约拿出来,这给两人都套上了一个枷锁。

柳寒烟一边说一边流下了眼泪,她突然有些惊奇的看着苏北,问道:“苏北,我和我姐姐的羁绊,是外人无法知道的,所以我不会违背寒雪的安排,哪怕她让我嫁给一个陌生人。但是你又是为了什么,你和寒雪……”

苏北吓了一跳,女人的感知力真不是一般的强大,愣了几秒钟,编制了半个谎言,“因为我这条命就是寒雪姐救回来的。”

这是实话,但却不是苏北来江海的初衷。

“哦,原来是救命恩人,对了对了,你老实交代,我姐姐在部队里到底有没有给我找个姐夫。”

“找了,寒雪姐本来就有男朋友,你居然不知道。”苏北怀疑到自己和寒雪的关系,从而询问更多的东西,嘻嘻哈哈的说道。

“臭寒雪,给我找了姐夫居然还瞒着我,我姐夫帅吗?”

苏北淡淡的说:“帅,我保证你看见都会爱上他,我觉得是全世界最帅的男人,当然用帅来形容男人的话很娘,帅又不能当饭吃。”

“你的意思是说,我姐夫还很伟大。对对,能征服寒雪的男人,一定是个了不起的人,佩服死他了。”柳寒烟想到姐姐的幸福,似乎比自己得到幸福还要高兴,甜蜜的看着天花板上的吊灯,捅了捅身边的那一位,“极品哥,你看到我姐夫这么牛掰的男人,难道不觉得自惭形秽吗。”

苏北一阵错愕,你这势利眼也太厉害了,刚才不过是自夸了几句,如果寒雪没有死,他真的和她来到这里,你还会觉得哥们儿我牛掰吗。

“不要长吁短叹自暴自弃,其实你也有很多的优点啊,比如……呃,算了我困了。”柳寒烟想了一圈儿,没找到他的优点,在她心里却泛起小女生的波澜,虽说和苏北只是又是无名的夫妻,但是我姐姐找到那么优秀的男人,而我只能捡这么个货。

第二天上班,苏北替柳寒烟打开车门,刚才还在车里互相诋毁谩骂嬉笑打闹的两人,瞬间变成董事长和保镖的关系,苏北就差一副黑墨镜戴在脸上,这样更符合电影里小瘪三儿的定位。

来到董事长办公室,这一层楼中,只有另外的两个综合办,分别都是董事长下辖的助理小组,和秘书小组。

柳寒烟进了办公室,余光瞥了眼贴着门口立正站好的苏北,露出一丝窃笑,心里又有些自责,是不是做的太过火了。可是当柳寒烟注意到走廊道尽头的状况时,她瞬间打消了这些同情心。

原来,今天周曼上班非常的早,特意请了八楼执勤的两个保安吃了顿早饭,给人家买了两条烟,在后勤部提出了一张沙发、一张茶几,就放在楼梯间里,因为平时上下楼都乘坐电梯,所以这里过来过去的人很少。

“苏北,我给你申请了一张沙发,你……你低调点,别再惹事了,董事长要是再生气的话,小心让你看大门去。”

“我……”

苏北万没想到,自己被赶出董事长办公室,周曼居然为自己在楼道里开设了一间独特办公场所,事情虽小,但心里暖洋洋的。

看见苏北为自己的劳动成果而感动,周曼心里比吃了蜜都甜,脸一红,喃喃的说:“今天接董事长上班,她有没有批评你》”

“你猜猜。”

“去你的!”周曼注意到快到正式上班时间,综合办的同事马上要陆续来了,不想和苏北呆的太久,免得董事长再误会他。

转身要走时,周曼提醒他:“今天这层楼可能会比以往热闹,不过都是经过第二秘书小组预约的客人,你什么都不用管,自己……好好休息,中午一起吃饭。”

“嗯好的,忙你的去。”

苏北伸了个懒腰,心道昨天安放在市场总监办公室的手机,经过一天一夜,应该录制了许多的内容,就是不知道山寨机的蓄电能力是不是够强。

舒舒服服的半躺在沙发上看杂志,跟综合办的一个漂亮前台秘书打个招呼,不一会儿,一杯热茶端上来。负责这层楼安保工作的两名保安都看傻了,这哪是被贬的人,居然在楼道里度假。

很快,随着综合办的最后一个踩着时间赶来的秘书的到来,柳氏集团进入了一天的工作状态。

叮咚一声,电梯门打开,走出来两个人,其中一个居然是昨天那位被潜的财会小孟。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