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 吵架/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信不信由你自己决定。”苏北不想跟她废话,这个小孟太会装了,一副含羞楚楚的样子,但别人不知道自己还会看错她不成。

“好,我相信你,你需要我做什么?”

“等我电话。”

苏北甩下一句话后,酒足饭饱离开饭店,刚走出包厢,就看到唐浩还有安保部一大票保安进来。

“苏北,昨天下午你出去跟谁请假了?”唐浩板着脸说。

“我和谁请假还用得着跟你审批吗?”

“别忘了你是安保部的人,你在柳氏集团呆一天,就得听我指挥,除非你不想干了。”

苏北压根没把他的话放在心上,戏虐轻蔑的笑了笑,从他身边经过,尽管唐浩带着人手,依然没有人敢上前阻拦。

在唐浩心里,第一步就是把苏北赶出董事长办公室,如果再咄咄逼人的话,他怕柳寒烟会怀疑上自己,只能暂时忍了这口气。

保安们都乐于跟着唐浩这个新主管混,每天胡吃海喝都是这位请客,他们都知道唐浩家里有钱,来公司上班只是为了靠近董事长,没有不溜须拍马的。

正当唐浩在饭店里等包间时,里面出来一个挂着柳氏集团工作牌的女孩儿,因为这家大盘鸡也只有这一个包间,所以唐浩忽然就明白了,原来苏北是和这个女孩儿吃饭。

孟瑶低着头从他们身边经过,因为刚才哭过的原因眼睛肿的很高。看着她匆匆跑出去的背影,唐浩进了包厢,一眼就看到地上的泡脚的木盆,以及里面的湿毛巾。

“好小子,这次又被我抓到把柄了,快,你们快去把刚才那个女的给我拦住,给我关到我办公室里,派俩人看着,我吃完饭再说。”

唐浩催促着人去追孟瑶,这对他来说可是个天大的好消息,让柳寒烟知道,苏北带着她的员工在饭店里乱来,即便不把他开除,至少对他也厌恶了一层。

苏北回到自己的楼道办公室后,仰躺在沙发上,舒舒服服的吹着空调,小睡了不到一个小时,脚步声开始密集起来。

这一层是董事长所在的楼层,而特助小组以及秘书小组,几乎都是女人。为了照顾到柳氏集团的形象问题,应聘成功的秘书和特助,至少要在外形和脸蛋以及气质上要说的过去。

苏北虽然来了半个多月,但一直都宅在董事长办公室里,中午被这一阵阵高跟鞋的声音吵醒,睁开眼睛,眼前的景象无法形容。

电梯一停,十几个婀娜多姿的女白领走出来,有说有笑,但都朝着苏北这边瞥了一眼,然后捂着嘴偷笑,毕竟都是头一回见过有人在公司楼道里睡觉。

另一架电梯也自上而下停在这一层,这次是一群清一色的穿黑西装白衬衣,并且脖颈上挂着蓝色吊牌的青春女孩。

有时候面对一两个女人会觉得她们很漂亮,可是就中午打卡上班的这一会儿,这一层楼的两个大综合办,来来往往足有上百个小秘书,何其壮观的景象。

怪不得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连赵德海那种快进棺材的人,都按捺不住。受到这个原因的影响,苏北一个中午看了上百个美女从自己身边经过,这就造成了一种对职业装的视觉疲劳,甚至当周曼站在他面前的时候,很久,他居然没认出来。

“苏北,你为什么放我鸽子?”

“我什么时候……哦,你说午饭是吗,那个中午我在外面吃的,和一个哥们儿。”

周曼是一个很心细却非常贤惠的秘书,只是翻了个白眼表示自己的不满,随即笑道:“晚上有空吗?”

“不会还是吃饭吧,等过一段时间我绝对请客。”

“你现在很忙吗?不管你忙不忙,哎,反正过一段时间后,我们谁也不会闲着,我听董事长和技术部负责人谈话,新产品马上要问世,现在已经投入生产。以我多年的经验,新产品上市的这前一个月,别说是董事长还有管理层,就算咱俩这样的小卒子都别想再睡个安稳觉。”

苏北笑道:“万事开头难,我们咬紧牙关做好这一个月后,自然会轻松许多。”

周曼有种对牛弹琴的冲动,你到底是真傻还是装傻,我的意思是说,在一场恶战到来之前,我们吃顿饭看个电影休闲一下不好吗。在她心里,你我都是打工的,工作中我们可以一丝不苟尽职尽责,这是我们的义务,但是苏北表现的也太过头了,好像公司是自己家的似的。

想到这里,周曼心里怪怪的,苏北不会是真的喜欢董事长吧?

电梯叮咚一声,周曼伸手特灵敏的从苏北身边站起来,两大步就跑到办公室门口,打开门,然后又出来,做出一副自己从里面出来的样子。

周曼的预感真厉害,这次电梯还真是柳寒烟。

“董事长,您要的资料已经给您准备好了。”

“嗯。”

柳寒烟的目光滑过沙发上的苏北,潜意识里表扬他一番,奇了怪了,今天上午他居然没惹麻烦,她反而不太习惯。

可是柳寒烟的这种好心情维持了不到一个小时,一封匿名信,发送到柳氏集团官方网站的管理群里。柳寒烟的背后,可是有一个周曼,外加几个秘书小组和特别助理,别说是官网,就算是百度中有任何关于柳氏集团的新闻和柳寒烟的消息,都会第一时间进行审批,然后向董事长汇报。

因此,柳寒烟看到了这份匿名邮件,上面公开举报董事长秘书苏北,工作期间带着财务部预算组的小组长孟瑶,去饭店大吃大喝,甚至做出了不当的行为,上面附上了几张这家饭店包厢的情况,桌上确实有就有肉,地上有一个木桶,木桶里两块毛巾都湿了,垃圾桶里还有大量的卫生纸。

“周秘书,今天中午你和苏北吃饭了吗?”

“没,没有啊,董事长您问这个有事吗?”周曼惴惴不安的回答。

柳寒烟倒吸了一口冷气,看来这封邮件不是空穴来风,“你现在出去侧面问苏北,他今天中午在哪里吃饭,吃的什么,和谁吃的。”

周曼不知道又发生了什么事情,只好按照柳寒烟说的去办,楼道间里的苏北心里还很舒服,以为太阳打西边出来了,柳寒烟居然关心起自己的饮食起居。

不一会儿,周曼回到办公室,告诉柳寒烟他吃饭的饭馆名称,还有吃的什么。

柳寒烟咬着牙,粉拳捶在椅背上:“让苏北进来。”

周曼只好再次出去传话,带着苏北进入办公室,刚要回身关上门,只听柳寒烟一声冰冷的命令。

“周曼出去。”

“我……”周曼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是她可以确定,董事长越是这样平静的说话,说明她已经愤怒到了极点。

“苏北锁上门。”

苏北将门反锁上,笑哈哈的走过去。

“啪!”

柳寒烟扬手就是一个耳光,苏北抓住她的手掌,被打的莫名其妙:“你疯了!这里是公司,想闹回家掐去。”

“你还知道这里是公司,你除了会给我添麻烦外还会做什么。口口声声说做我的丈夫,可……你和周曼,我甚至都懒得计较了,毕竟你有你的心里和身体需求,我永远都不会满足你。但是,你他妈的出去乱来,不仅丢公司的脸,以后我们的婚事公布后,你还让不让我活了!”

苏北这次是彻底蒙了,“什么乱来?我什么时候做过对不起你的事了。你这么喜欢冤枉人,为什么不把这种屎盆子扣你自己脑袋上,你也尝尝这种滋味。”

幸亏董事长办公室的隔音设施非常强悍,里面就算煤气罐爆炸了,锁上门外面也别想听见。不然柳寒烟也不会在公司里,就和苏北撕破脸皮。

“我今天不杀了你,我跟你姓!”

柳寒烟张牙舞爪的扑上来,苏北真担心她撑坏了她的裙子,不知道办公室里有没有可以更换的。

苏北没有躲,被她打了一通拳头后,双手将她懒腰抱起来,霸道的按在客厅沙发上,“我真……”

“你打!好啊,你打我!”

苏北举在空中的巴掌,啪的一声,一掌击碎了厚厚的玻璃茶几,玻璃渣刺进手掌,滴滴答答的流血。他在努力劝说自己,不能和她斤斤计较。

抱起柳寒烟,将她搬回里间办公室,按在办公椅上,苏北用两条胳膊把她圈在里面,这才看到电脑上的举报信,顿时什么都明白了。

“笨蛋,就因为别人挑拨离间就忍不住发火是吗?”苏北无不温柔的在她耳边轻轻说,柳寒烟的各方面压力非常大,甚至她也在防着自己,苏北永远不会跟她生气。

“放开我。”柳寒烟冰冷的说。

“喔天啊,这件事解释起来还真的比较麻烦。中午我确实是和这个女孩儿一起吃饭,她叫孟瑶……”

“我不想听……呜呜……”

苏北一阵无语,“你想哪里去了,我调查到这个孟瑶正在和市场部总监赵德海,进行权利交易,我手里已经拿到证据了,不过还欠点火后,谁知道居然被唐浩小题大做发到网上,看来那小子真是欠揍了。”

“什么?”

柳寒烟的大脑是多核的,但依然没有反映过来苏北说的话,赵德海居然和这个女孩儿秘密交易,而且被苏北拿到了证据,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