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 事情闹大了/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什么事慌里慌张的?”柳寒烟心情不错,否则这个不敲门就闯进来的员工今天恐怕要惨了。

“苏苏……”秘书看着苏北,结巴了半天才说出来:“苏先生把唐浩打坏了,唐副市长现在就在楼下……”

“苏北,你个王八蛋瞧你干的好事!”等小秘书说完,柳寒烟才从震惊中清醒过来,本来容光焕发,现在变成了火冒三丈。

柳寒烟何尝不知道唐浩来公司,就是为了自己,而他破例去安保部门,就是要整治苏北,没料到这家伙这么容易就上了全套。

“慌什么,认识我打的,又不是你们打得,我下楼去看看。”苏北安慰她说,这个时候要是柳寒烟下楼了,分明就是说是她挑拨苏北打的唐浩。

“苏北,你再给我胡闹的话,我一定会杀了你!”柳寒烟气得嘴唇直哆嗦,本来因为姜涛担任运营总监这件事,她还想谢谢苏北,没料到代价居然是这么大。

苏北急匆匆的下楼,柳寒烟才想起问秘书唐浩的状况,在她的意识中,即便是唐浩惹毛了苏北,顶多抽个耳光或者踢一脚。当秘书告诉她,唐浩的脑袋磕碎玻璃,整张脸已经成了血葫芦,现在人已经送到医院抢救,听说有一块玻璃片,差一点就割到喉咙,没出人命就是万幸。

柳寒烟又吓又气,急的在办公室踱来踱去。周曼也坐不住了,心里又嗔怪柳寒烟不识好歹,苏北被你做挡箭牌,早晚都会有这一天,果然不出自己所料,现在出事了,你居然还怪他。

“周秘书,请你不要用这种目光看我。”

“董事长,你为什么就不能对苏北公平点呢?”

“公平?”柳寒烟轻哼了一声,我的床都被他睡了,跟他吃一碗饭,平白无故就嫁给了他,还要我怎么公平,“他是我花钱请回来的保镖,我想怎么对他跟你有关系吗,难道还要我当做一座观音似的,摆个香炉供上那个禽兽,以后注意你跟我说话的态度。”

柳氏集团什么都缺,唯独不缺人,光是这层董事长办公楼,秘书和特助就有上百人,周曼不是最漂亮最带的出去的,更不是最有才华工作最优秀的。柳寒烟让她跟自己身边,只是看中她的性格温顺,没想到苏北来了后,三番两次的挑战自己的底线。

“你去哪儿?”

“董事长,您不能下楼,我总要去看看,毕竟我是有感情的,人都有感情。”

“你说什么?”

柳寒烟暴跳如雷,被自己的秘书骂,不要说在柳氏集团,任何企事业恐怕也不可能出现。

苏北下楼后,直接去了安保部,十几个保安低着头,闷闷不语,连看苏北一眼都不敢,生怕被牵连进去。

“你好,是谁找我?对了,唐浩是我打的,自我介绍一下,我叫苏北。”

苏北用脚拨开办公室的门,里面林林总总站了好几个人,都屏住呼吸,而唯一坐着的是个国字脸的中年人,鹰钩鼻,很清瘦干练,五十岁上下,正是唐浩的父亲唐泽江。

一语激起千层浪,屋里的几个人都看向苏北,而这些人中一半都是柳氏集团的负责人,有几位刚才在董事会上苏北见过。

“你?苏北?下去,让柳寒烟来见我。”唐泽江的声音很沉重,不容置疑。

苏北冷哼了一声:“你?你算老几?有预约吗?你想见就见?”

苏北激语连珠,将唐泽江的反问驳斥回去。

一个中年人给苏北使了个眼色,“小伙子,这确实没你的事,你下去吧。唐浩现在还在医院里,幸亏福大命大,那块玻璃就差一寸。”

“呵呵,我下次下手的时候,一定会注意点。”

唐泽江终于按捺不住心中的怒火,他就这么一个独苗,从小到大自己都没有管过唐浩,居然被一个小保镖打了,他能沉得住气才怪。

“小苏,你怎么这么讲话,看你把唐副市长气得。”

“就是苏北,你赶紧去把董事长找下来,唐副市长只是找她说几句话。”

“苏先生,不然您先出去……”保安提醒苏北。

苏北重重的一拳轰在门框上,冷蔑的看着唐泽江,就是这个人不知道通过什么手段,在柳寒烟父亲临终前,居然搞出一个什么婚约的勾当吗。

“副市长?哦,什么年代了,你们还玩特权,就算你是天王老子来柳氏集团,想见董事长都一样要预约,当然还要经过我的审批才能给你排个号。”

“你……”

“我怎么了?我喜欢打你儿子,兴许我还玩你老婆呢,你奈我何,当然,我非常愿意接受你的挑战,利用职务之便打击报复我。哈哈,那您可就打错算盘了,今天在场的都可以作证,如果我出门不小心扭伤脚踝,我都会上防告你威胁我。”

苏北的话让唐泽江哑口无言,这也太不讲理了,江海谁不是对自己毕恭毕敬,但你要真从大道理上来讲,现在舆论监督和法制都这么健全,难道自己还真的会因为唐浩是自己的儿子,而乱用职权吗?

苏北不然柳寒烟下楼的另一个目的,就是想会会这个唐泽江。

苏北走到一个穿警服的中年人面前,说:“唐浩是不是没死,也没残废?”

“可是脸,哎,扎了好几个玻璃渣,估计得做疤痕了……”

“打架斗殴是什么罪过?”

中年人被他问得一愣,难道苏北会幼稚的选择这种方式和唐泽江处理问题吗。

苏北淡淡的说:“拘留十五天,或者罚款五千元。当然,如果要拘留我的话没问题,既然是打架斗殴,那么也得把唐浩抓起来,一视同仁公平起见嘛。如果罚款的话,区区五千块钱,我就算再没钱也拿得出来。周秘书!”

周曼一直在门口听着,她不知道苏北怎么知道自己在外面,敲了两下门,鼓起涌起走进来。

苏北头也不回的说:“周秘书,几分钟内去给我拿五千块钱来,有劳了。”

“哦……”周曼知道苏北非常激进,却没料到他居然敢和这些大人物们对着干。

周曼不知道,在苏北眼里他见过的大人物中,屋里的这几位连提鞋跟都不够分量。你是副市长更要以身作则,我和你儿子打架斗殴,拘留罚款我认了,还真就不信你敢动我,当然如果动了,苏北依然是求之不得。

房间里静悄悄的,一片死寂,掉在地上一根针都能听的见。本来是唐泽江来找柳寒烟算账,现在被一个小秘书就给纠缠住,但是人家说的句句在理,讲法但是不讲情理。

很快,周曼从楼道里众多同事手里凑足了五千块钱,给苏北送来。

苏北捏着钱,一把攘在唐泽江的脸上,“数数,够不够五千。这些钱你既可以当做是唐浩的医疗费用和营养费,不够再问我要,别不好意思伸手。你也可以当做告我,我被拘留的罚款,无所谓,你看着办。”

“你你,你胡闹!”

“你再哔哔连你一起揍,当然这个罚款和代价就大了一点,但是我年轻不是那么怕判刑。要不然您试试,正好我给你个机会,让你们唐家的爷俩躺在一个病房里深刻的交流一下父子心得。”

周曼以为苏北疯了,咬着嘴唇用手拉他的胳膊,让他少说两句。

而办公室的其他人都在怀疑,苏北到底是什么来头,敢拿钱砸人的听说过,但是从没有人敢揍了唐泽江的儿子,再拿区区五千块钱往他老脸上砸的。

唐泽江本人脸色发青,他不是不能制裁苏北,但是他现在还没有反应过来。就在半小时之前,自己是带着满腔怒火来质问柳寒烟的,现在居然被挡在门外,被一个保镖指桑骂槐。

外面传来一阵脚步声,洪威开完董事会后,没有去找赵德海,赵德海便主动送上门来,在挨了顿骂后,将自己和财会小孟的事,还有老婆来安保部打架的丑闻,一并都倒豆子似的向洪威倾诉出来。

洪威仰天长叹,他在柳氏集团的这批心腹,都是手握公司命脉的老交情,却偏偏在几天内连续出了两起类似的丑闻。他没有惩罚赵德海,反而觉得他做的很不错,如果真的拒绝柳寒烟的董事会提议后,那么他们公布出赵德海暗渡陈仓和几个中层经理搞猫腻的事,就会浮出水面。到那时,自己甚至连赵德海现在所担任的市场部都要丢掉了。

正在他盘算怎么对付柳寒烟时,却听到了安保部苏北打唐浩,结果唐泽江找到公司里的新闻。只是短短的几分钟,下楼的功夫,他又接到消息,苏北和唐泽江吵了起来。

原本洪威还在考虑,是否坐山观虎斗,可是事情的发展已经超过他的料想。

“呃,大家都在,唐副市长,您这是……”

唐泽江从噩梦中惊醒,冷哼一声,拂袖出门,脚下还粘着一张百元大钞。唐泽江带来的人,也纷纷跟上他的脚步。“这次就算了,我唐某人没资格踏进你们柳氏集团的门,不是吗!?”

洪威呆愣愣的看着他们的背影,他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让唐泽江愤怒成这个样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