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 意料之外/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趴在地上的赵德海惊出一身冷汗,苏北居然敢下死手打唐浩,就算唐浩在公司里臭名昭著,是个专门来吃白饭的,但谁叫人家是唐副市长的儿子。他现在丝毫不怀疑苏北敢这样对付自己。

“赵德海,这件事还没完知道吗。”

“我……我自愿推出竞选运营部长一职务。”赵德海瞥了眼他一手提拔起来的女孩儿小孟,心说她是怎么认识苏北的,“别看我老婆管得严,但是我多多少少还有一些私房钱,这里有张卡有五十多万,密码是我生日,小孟你应该知道。”

苏北皱了皱眉头,朝他走去,因为他没有得到一个满意的答案,他们做出来的烂事,苏北懒得过问,他关心的是整个柳氏集团和柳寒烟。

这次董事会推举运营主管,不单单是人事调动的问题,还关系着柳寒烟的新产品开发,决定着她在公司未来的主导权,所以乾坤重用这个赵德海,这小子一定知道什么猫腻。

“这……苏先生,凡事总得慢慢来,你让我退出董事会竞选,说实话,我已经不知道怎么跟洪总解释了,现在你让我出卖他……”

苏北想了想,不想逼得他太紧,总之要等到下午开完会后,再想办法。

“赵总监,如果事后洪威问起来你该怎么解释?”

“你放心,我就说自己力不从心,绝对不会把你供出来……”赵德海闪烁其词。

苏北轻哼了一声说:“你直接告诉洪威实话,你以为凭你的本事能瞒得住他?即便你不说,他也知道是我在背后搞鬼,还不如出卖了我,给你自己买一份保险。”

“这……多谢苏先生……”

当苏北离开房间后,赵德海木讷的坐在地上,看着一头撞碎玻璃窗晕死过去的唐浩,心里涌起一股寒意,唐浩的脸上,扎满了碎玻璃渣。

下午三点的董事会正常召开,说是董事会其实是不恰当的,按照公司规矩董事会一个月才开那么几次。这次主要是因为罗秃子闹出来的事,不得不更换一位重量级的高管。

苏北在董事长办公室门口的,等柳寒烟出来的时候,对她点了点头。

“让姜主管准备好材料吧。”

柳寒烟惊讶的看着他:“你把赵德海怎样了?”

苏北心说赵德海没事,不过唐浩就不确定了,刚才那一撞,自己愤怒到了极点,不过在开会之前,苏北不想让她因此分心。

柳寒烟心有余悸,不太放心,瞥了眼跟随她的特级助理,说:“小张,把记录本给苏北,今天下午放你个病假,让他代替你开会。”

小张是个水灵高挑的女孩儿,一看就是冰雪聪明,她看了眼周曼,心里隐隐有些担心自己的工作被苏北抢了,每次开会都是她替董事长整理材料和讲话稿,而周曼只是负责一些协调工作。

“怎么不高兴吗美女,回头请你吃饭哈,借你的纸笔一用。”苏北伸手。

小张不大高兴的将记录本和材料给她,转身回到综合办公室。

柳氏集团高层会议室,各大股东和高管基本都已经到全,最大的股东是柳寒烟持有百分之五十一的股份,而二股东洪威持有百分之三十,剩下还有四位股东,一个是做房地产的,一个是做服装的,还有两个是在家坐吃红利的,他们在柳氏集团的股份,大多都是父辈时期所积累下来的。而公司十二个重要部门的总监,每人手里又各自持有几个点的干股,包括赵德海和罗秃子这种人。

柳寒烟坐在长长的会议桌首席,而苏北则坐在他左手边,和周曼平行,他还是第一次做这种正儿八经的事,还有些不习惯。

“咦?苏先生怎么来了?”洪威入座的时候,看到是洪威,有些诧异。

柳寒烟笑道:“小张头疼,临时请假,我让苏北给我做个会议记录,好了,人都到全了,我们开会吧。”

因为是推选运营部总监,公司内部有资格的人员名单,在各位股东和高管手里传看,互相比对。

“经过董事会筛选,这五位中层干部,都有能力担任运用总监的职务。”洪威将资料递给柳寒烟。

柳寒烟象征性的看了一眼,居然破例和各位前辈开了个小玩笑:“这五个人的年龄加起来,超过二百五十岁了吧。”

众人哈哈大笑,洪威嘴角扬起一个自信的笑容,不管柳寒烟是否接受,由他亲自内定的赵德海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了。

不过,事情并不像洪威料想的那样顺利,他的胜券在握随着赵德海本人的起立,变成了泡影。

“董事长、各位股东、同事,在董事长公布入职人员之前,我还有话要说。”

洪威瞥了一眼,心说你那些套话,我已经听腻了,开完会,我还要找你私下谈话:“赵总监,你在市场部这么多年,调任到运营部也是触类旁通,我看好你,不过在这个时候,为了公平起见,你还是别发言了。”

苏北用签字笔扎了柳寒烟后背一下。

柳寒烟脸一红,想杀掉他,摆起了领导的架子:“既然赵总监有话要说,还是说说看。”

“这……咳,众所周知,今年的年会后,柳氏集团就已经度过了三十载风雨春秋。有时候我也在想,一个企业的发展到底是为了保持现状,还是在市场经济的大潮中翻江倒海。”

“噗!赵总监,你到底想说啥?”洪威被他逗笑了。

赵德海心里纠结极了,不是我多么怕苏北,可是我不主动推出选拔,苏北就会公布视频证据,到那时,自己连一个市场总监都保不住。

“洪总,刚才董事长的话给我提了个醒,柳氏集团的人才年龄断代问题实在太过于严重了。我们高层这些人,除了董事长,平均年龄都超过五十岁。可是等我们退休了,干不动了呢,那些最高只能做到中层的年轻人,得不到锻炼,真正的危机到那时才会来临,所以我觉得与其让我们老人为了保守而保守,还不如尝试一下推举新人。”

洪威如闻炸雷,你搞什么飞机,老子为了让你当这个市场总监,你知道我在其他股东身上花了多少钱吗!

“赵德海,这里轮不到你指点江山……”

“洪总,你急什么,我倒是觉得赵总监的发言,很有划时代的意义,您老不会是连这点阔达的心胸都没有吧。”柳寒烟阴阳怪气的说。

赵德海也知道自己让洪威失望了,索性把该说的说完,之后再跟他解释是苏北拿了我的证据,而不是我单方面出卖你。

“企业需要创新,我们这些人从商和经营都没问题,但是缺乏了年轻人的闯劲儿,哎,老喽,所以我自愿退出。”赵德海鞠躬坐下。

洪威已经猜到这背后有问题了,心里一沉,淡淡的说:“既然老赵把机会让给年轻人,那么,我倒是有个人选,财务部……”

“当!”

苏北手里把玩的手机掉在地上,恰好滑倒洪威的脚下,洪威愤怒的正要发作,一低头,牙齿都快咬碎了,瞬间明白赵德海为什么退出,手机上的照片正是赵德海办的蠢事。虽然只是作风问题,他可以遮掩过去,但既然他们能够暗箱操作拿到这张照片,说明赵德海那个王八蛋,还有其他把柄在他手里。

“不好意思,还麻烦洪总亲自给我捡手机,谢谢。”

苏北弯腰把手机捡起来,目光和洪威来了个对视,用一个只有洪威才听得到的声音说:“洪总真厉害,你手下的人一周之内,犯了两个同样的错误,如果你不想让我把事情戳穿,丢你这张老脸的话,你可以继续蹲着我不介意。”

洪威喉结涌动,他没想到苏北居然正面威胁他,心里涌起一股浓浓的杀机,他从一开始就知道这家伙是个绊脚石,没料到还是栽了一次。

当他站起来时,看到柳寒烟那张冰冷淡漠的脸,轻笑一声:“后生可畏啊,董事长您是怎么看待的呢?”

柳寒烟说:“柳氏集团的陈旧有目共睹,尤其是管理层,闭门造车可不是好事,我还是保持昨天的意见,推选人事部主管姜涛。”

“姜涛……呵呵,年轻是优势,但也是劣势。不过既然董事长想要创新,我觉得作为最高决策者必然是有你的考虑,我建议,暂时让姜涛代理运营部一个月,如果效果不好的话,就证明您今天的论断是错误的。我话说完,其他人呢?”

其他股东和高管都是摆明了和洪威保持意见一致,不料想他突然转变思路,同意董事长的人上来,有人沉默,有人窃窃私语。

不过,在投票的时候,姜涛还是以绝对的优势胜出。

会后,洪威的脸色极其难看,招呼也不打,阴沉着脸走进电梯,他废了这么大劲儿到头来竹篮打水一场空,不过柳寒烟也别高兴的太早,真正的游戏现在才开始。就算让姜涛担任总监又如何,对他的计划连毛影响都没有。

柳寒烟也闷闷不乐,冰冷着一张脸回到办公室,但是难言心中的兴奋,终于在董事会上挫败洪威一次,看到他那张受挫的老脸,终于露出了一个微笑。而在集团高层中,她终于将姜涛安置进来,哪怕是临时的。

“董事长,不好了,大事不好了!”秘书小组的一个客服秘书连门都忘记敲,推门就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