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 和上司之间的矛盾/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苏北,这是怎么回事,难道唐副市长没有原谅你?”洪威从震惊中清醒过来。

苏北拍了拍他的肩膀:“洪总,下次你见到那个老货告诉他,我已经原谅他了。”

苏北轻蔑的一笑,走出安保部,既然唐泽江本人已经不再追究,这件事当然是不了了之,实质上这件事本来就不大,如果苏北打得是普通保安,还会有今天的大场面吗。

但是在这件事的背后,唐泽江这种人怎么可能说算就算了。下个月就是十月一,唐泽江订下的婚期,他明白苏北是柳寒烟放出来的烟雾弹,不能因为一个小砸碎,就坏了自己的整盘计划。

“苏北,你等一下,我有话跟你说。”洪威是个老谋深算的人,唐家和柳家的关系,他可以不关注,但是必须要从中了解到对自己有利和不利的形势。

苏北对洪威虽然心里鄙视,表面上也得过得去,毕竟他是这个公司目前的命门,从自己的保镖工作上来说,自己也是他的员工。

“洪总,您还有事吗?”

“这里太乱,你跟我上楼去说吧。”

来到洪威的办公室,周曼也一直跟着不放心,她又不能进去,只能和洪威的秘书小组的同事门交流工作,目光时不时的瞥向办公室。

周曼知道自己是个小女人,她从上大学的时候,就开始梦想和规划自己的未来,找一份稳定的工作,找一个爱自己的老公,如此而已。当苏北出现在董事长办公室后,周曼一时觉得她找到了那个人。

可是这些天来,发生了许多的事,还有她不知道的事,苏北到底是个怎样的人。不卑不亢布局权威,他敢拿钱往唐泽江的脑袋上砸,为什么对董事长却百依百顺。

周曼的心里纠结情绪,来源于她的性格,在她逐渐喜欢上一个人后,甚至有一种强烈的占有感,把这个男人牢牢的拴在自己身边,给他做饭洗衣,伺候他一辈子。

洪威的办公室。

“哎,先喝点东西,怎么闹得这么大?”洪威的城府极深,对董事会上苏北从中使绊子,假装不知情,他也知道彼此心知肚明。

苏北笑道:“我是董事长的保镖,也是柳氏集团的一份子。想必洪总也听说了些传闻,就是赵德海老婆闹事的事,为了公司形象,我让人把赵德海家里的母老虎赶出去,这没错吧?”

“嗯,就应该这么做。”洪威心里明镜似的,赵德海的下场还不是你一手策划的。

“我工作没错,但是唐浩主管恶意骂我,我打了他一顿,也在情理之中吧?”

“哈哈,你说的都对,但是,哎,希望唐家在幕后不要为难柳董事长吧,这里的水很深,你还年轻,又刚来公司不太懂,我也就不再追究了。”

“多谢洪总宽宏大量。”苏北淡淡的说。

洪威用雪茄剪修理这他手里的一根名贵雪茄,他对苏北一直没有轻视,但是这个人到底是从哪里来的。据钟敏和自己汇报,他居然和柳寒烟订了婚。

如果坐在这里的不是洪威,而是另一个人,他会选择第一时间,把苏北和柳寒烟的真正关系,告诉给唐泽江,那样会给自己带来求之不得的好处。

但是从一开始洪威就没真觉得,唐家和柳家的这个婚事能够成功,他帮唐浩一方面是利用唐浩试探一下苏北的底线,另一方面则是抱着看戏的心态。因为只有洪威才知道,燕京有一个了不起的家族,触手试图伸进江海市,而这个家族的第一步,就是找个根基,于是唐家变成了首选。

据洪威的了解,这个燕京的大家族是个隐世埋名,不太张扬的那种,他们想将女儿嫁给唐浩,从而获得在江海的立足之地。所以,这个看似其貌不扬其实很了不起的家族,怎么可能允许柳寒烟成为唐浩的未婚妻呢?

“苏北,坦白的说吧,我非常欣赏你的硬派作风。但是今天的确实是过火了。”

“哦,我不知道洪总具体指的是什么。是打了唐浩,还是说董事会上的事。”

两个男人面面相觑,都淡淡的笑了。

洪威翘起二郎腿,笑道:“哎,我就是个操心的命儿,这件事我回头找唐泽江单独谈谈,晚上安排顿饭局,这种人得罪了,表面上没什么,但是对柳氏集团可是件大事,我呀得去公关一下。这里没你的事,以后做事注意点。”

“好的,多谢洪总了。”

苏北轻描淡写的说完,离开办公室。

“苏北怎么样?”

周曼关怀备至的跟在苏北的身边。

苏北耸耸肩膀,说:“表扬我一顿,你信吗?”

“不信。”

眼看就要下班了,当苏北回到董事长办公室门口站着的时候,敞开门的柳寒烟正在里面工作。

柳寒烟头也不抬的说:“死进来。”

办公室里居然还有一个人,正是姜涛。姜涛昨天的升职申请刚被驳回,今天就已经走马上任运营部,她之前做了太多的准备工作,非常了解运营部的工作流程,何况她本来就是个经济学方面的博士生。

“怎么样了?”柳寒烟不知道在和谁说话。

“什么怎么样了?”苏北坐在沙发跺上。

“你说什么,唐副市长怎么说的,是不是让我下去。”

苏北笑道:“哦,你说他啊,他说这次就算了,下不为例。”

“什么!?”

柳寒烟突然站起来,她做好了一切被批评的准备,但是没料到唐泽江来了一趟,居然没见到自己的面,就这么善罢甘休了。

苏北说:“不过,我赔偿了五千块钱,还是周秘书从同事那里借的,如果方便的话,董事长什么时候还周秘书。”

柳寒烟呆愣愣的看着他,怎么可能?她已经知道,唐浩确实被打的够呛,脸上都扎了玻璃渣,怎么会是这个处理结果。

“寒烟我说过你真的不需要为这些事担心,你要是实在不放心,可以给洪威打个电话,他现在恐怕正在和唐泽江吃饭。”

柳寒烟神神秘秘的点头,突然意识到有两双眼睛在吃惊的看着苏北。

“苏北!你越来越不像话了,你刚才叫我什么?”

苏北意识到又说走嘴了,连忙改口:“董事长我……我错了。”

姜涛是个睿智的女人,从两人的语气中,似乎读到一些东西。苏北居然叫董事长的名字,这两人到底是怎么回事,苏北曾对自己说过他有老婆,不会就是指……不对,怎么可能。或许只是因为苏北是董事长姐姐的朋友,所以关系才这么亲近,自己不能太多想,还是要把精力专注于工作上面。

周曼倒是习以为常,苏北连唐泽江都敢得罪,叫你的名字怎么不可以。“董事长,您的水……”

柳寒烟淡漠的坐在沙发上,继续和刚刚上任的姜涛聊运营部的工作问题。

“董事长,您的水……”周曼红了脸。

柳寒烟淡哼了一声。

“董事长……”周曼虽然是秘书,但是当着别人的面,柳寒烟没有接自己的茶水,她羞得差点找个地缝钻进去。

柳寒烟放下钢笔,冷冷的抬起头:“哦,原来你是在和我说话,我以为是谁呢,这不是周大秘书吗。”

“董事长,我做错……”

“你别叫我董事长,以后他才是你的董事长!”

柳寒烟愤怒的指着苏北说,她最信赖的周秘书,就因为自己骂了苏北两句,居然跟自己针锋相对。

苏北尴尬的看着姜涛,两人一个眼色的交流后,无奈的把周曼手里的茶接过来,放在柳寒烟的身边。

苏北干咳道:“董事长,周秘书就是有错,你批评两句就算了。”

“呵呵,我可不敢当她的董事长,以后给你了,工资照开,你们喜欢去哪儿就去哪儿,不过别在我眼前晃!”

姜涛似乎终于听出三个人中的火药味,无疑是因为苏北而起,笑着说:“董事长,您刚在董事会上提出提拔新人的口号,现在怎么又打压起新人了,哈哈。”

因为姜涛的圆场,另外的三位才没羞没臊的红了脸,让这件事一扫而过。

柳寒烟看时间差不多了,嘱咐姜涛说:“姜总监,这两天你迅速交接一下工作方面的事情,至于人事部那边,我会找人顶替。”

“好的,我已经提前整理了现阶段运营部的问题和方案,回头我会像秘书小组提议。”姜涛突然被柳寒烟称呼为总监,有种莫大的压力感,但是非常高兴,她终于有一个能施展自己才华的机会。

柳寒烟忽然想起一件事来:“姜总监,我们在临南县的仓库,两周前就预订了发货,不知道什么原因,到今天那边还在拖着。正好你刚刚接手工作,处理好办公室的事情,就要到一线,接触一下生产和流通环节了。”

“嗯,我懂的,多谢董事长。”姜涛知道自己要忙起来了,毕竟运营部是实战,她原来所在的人事部只是“玩电脑”管人事档案。

柳寒烟还要说什么,办公桌上的座机电话响了,周曼非常娴熟的替她拿过来。

当柳寒烟刚接到电话,还没开口时,突然变了脸色:“怎么搞的!居然出这么大的事,现在才向我汇报!在原地等着,我马上派人过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