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 疯抢事件/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距离江海市四个小时车程的临南县,因为技术资金的原因,柳寒烟的新系列产品选择在那里生产。

她刚刚接到的电话,是“雪芙蓉”系列产品第一代出事了。几辆货车在经过临南石桥时,一辆大货和一辆拉石料的卡车严重追尾,撞翻了石桥的护栏和承重柱,导致石桥垮塌,上千万的新产品,柳寒烟连看一眼的机会都没有,就洒落在桥下。

柳寒烟一拍办公桌,真是个多事之秋,今天发生了太多她一时半会不能消化的事情,为什么偏偏都赶在今天。

苏北拧着眉头,突然问:“出人命了吗?”

姜涛和周曼都错愕的看着柳寒烟。

“我……两个货车司机还在医院抢救,只是还有一名随车的技术人员……当场死亡。”

柳寒烟被愤怒冲昏了头脑,如果不是苏北提醒她,她一直关注着这场事故,居然忽略了员工的死活,心里有些愧疚。

“现场一片狼藉,已经被警员封锁,但是货物损失惨重,不行,我得亲自去看一下才放心。”

苏北按住了冲动的柳寒烟,说:“你走了公司怎么办,何况你去了,也不能挽回任何损失。”

苏北不想让柳寒烟,看到她辛辛苦苦几年才要问世的成果毁于一旦。这件事,苏北心中已经有了眉目,这批雪芙蓉系列的化妆品耗时几年,终于要问世。如果进入市场后,效果反映良好,无疑使柳寒烟的个人股份在公司内暴涨,同时,柳寒烟也会以这一场胜仗作为筹码,将老旧的管理层进行更新换代。

最不想让这些发生的人,当然就是洪威。

“董事长,既然我现在代管运营部,还是让我去处理吧。交通事故、当地的具体情况,还有产品损失,员工家属的安抚,以及临南仓库的继续投入问题,我会妥善处理的。”

这时,姜涛站了出来。

柳寒烟很欣慰还能有人真正的帮自己,柳氏集团人浮于事的东西太多了,唯独就缺乏像她这样的人才。

“我批准了,不过……临南县稍微乱了点,而且交通事故方面,还有许多麻烦,你毕竟是个女人,我替你找个帮手。”

三人的目光不约而同的放在苏北身上,她们都知道这是个极品惹祸精,但是在危险和困难时刻,是一等一的可靠。

苏北被三个大美女看的有些受宠若惊,干咳了两声说:“好。”

“你给我记住!什么事都要听姜总监的,敢胡作非为自作主张,你回来我第一个活扒了你的皮!”

柳寒烟转头又嘱咐姜涛:“姜主管,如果苏北有不当的行为,你现在是运营部总监,可以当场开除这个败类,不需要跟我打任何招呼。”

“怎么会,苏先生做事非常识大体,请董事长放心,这件事我们一定会处理妥当的。”

相比于保镖的工作,这份出差工作对苏北来说没什么技术难度,可想到会和姜涛单独相处,心里有些期待又有些害怕,他希望发生什么但是又抵触发生什么。

周曼跃跃欲试,但是她没有这个权力和资格,眉宇之间都是对苏北的关心。幸亏是和姜涛出差,如果是柳寒烟的话,在路上指不定会多难为他呢。

“收拾一下东西,我允许你们吃完晚饭出发。”

“董事长,我办公室……”

“姜涛你只管把你入职后第一件事情做好,做好了我回来奖励你,做不好,我想不用我说你也知道怎么回事了吧。”

姜涛深深的点了点头,董事长推举她背负着莫大的压力,如果这件事办砸了,就算董事长不说什么,洪威那些人也会以此为借口,将自己这个代理运营总监拿下去。不仅是自己的前途没了,董事长也会因此受到连累。

可是想到这一次是和苏北出差,姜涛又安心了许多,她不知道苏北是什么人,但是以她的眼光应该不会看错。

苏北说:“董事长,两个人还是不够,我想让你再派一个。”

“谁?”

“市场部总监赵德海。”

柳寒烟怔了怔,连姜涛都愣住了,她的这个总监职位,就是从赵德海嘴里抢出来的,带上赵德海,他就算去了,可能真心的帮忙吗。

“你不是在跟我开玩笑?”柳寒烟反问。

“我是说真的,赵德海天天跑市场,人际关系很广泛,就说处理交通事故这一块,如果不带上一个熟悉江海的土著,怎么可能顺利解决。”

柳寒烟沉思了一阵,她知道苏北有事瞒着她,但是事态紧急,只好按照他说的办,吩咐周曼去秘书小组,那边已经开始协调与市场办公室的工作安排问题。

当苏北和姜涛,两人并肩走出柳氏大厦的时候,两人都不约而同的看了对方一眼。

“为什么是赵德海?”

苏北拉开车门让她上车,姜涛说了句谢谢,咬了一下唇角,她想到几天前,在这辆车里发生的故事,如果那天她固执的没有让苏北离开,现在两人是否还能坦诚相见呢。

在苏北开车时,姜涛摇了摇头,现在不是考虑私人问题的时候,马上给运营部综合办打电话,找负责人安排自己的代理工作,同时调取了一些资料和文件,让秘书在办公室等她去拿。

“我要说这场事故是赵德海干的,你不会蠢到现在就给董事长打电话吧?”苏北叼着一根烟,突然说。

“真的?这……”姜涛带苏北去临南县,她正在搜集整理处理事情的方案,却不料苏北率先发难,怪不得他让赵德海一起去。

“具体的事情,我随后跟你说,不过带上赵德海对我们确实很有帮助。”

苏北坚信,洪威的两步棋分别是,先让赵德海负责运营部,却不料被自己打乱了步伐。但是柳寒烟的新产品已经发货,他不得不采取第二步,这起事故必然是洪威人为造成的,而知道经过的人,肯定只有赵德海。

现在他手里依然拿着赵德海的把柄,他不需要赵德海出卖洪威,只需要他替自己做几件事情,想必就算是洪威知道了,也不会多心。

“现在我们去哪儿?”

苏北想了想说:“去见一个人。”

“谁?”

苏北笑了笑:“姜总监您别新官上任三把火,不是公司的事,是我自己的私人问题,一个朋友而已。”

姜涛越发的感觉到,苏北可能有解决方案了,但愿他对自己的第一次出差能有什么帮助。

苏北这次出差的目的,不仅是因为事故问题,还能借机了解到更多的关于公司的事情,在集团内部想要下手查洪威难上加难,不如换个思路从最薄弱最基层的环节查起。

把车停在路边,苏北让姜涛在这里等他,进了一茶一坐。座位上的安琪儿以为他是来催债的,毕竟次和自己飙车,答应给他一半,可惜现在车还在维修,更别说是钱了。

“安琪儿我出差几天,你帮我照顾一下董事长。”

“就这事,我的乖乖,你电话里讲一遍不就行了,喝茶。”

苏北摇了摇头,没打算坐下,“我没跟你开玩笑,必须听见你亲口答应我才行。”

安琪儿翻了个白眼,煞有其事的举起手:“我发誓,在你回来之前替你照顾好媳妇,每天按照正常上下班的时间,接送她,吃穿住行都在我家行了吗?”

苏北的态度很认真不容置疑,那些幕后不知道是什么底细的杀手,虽然还没有行动,但是苏北感觉得到时时刻刻就在柳寒烟的身边。安琪儿住在省大院,就算杀手想要伺机而动,也要考虑到安琪儿的身份。

看见安琪儿一本正经的样子,苏北才放下心,和她调侃了几句,就开车返回公司。

姜涛上楼去拿材料时,正好撞见准备出门的赵德海。

“呵呵,这不是姜大总监吗,能为您效劳可真是我的荣幸。”赵德海阴阳怪气的说,天有不测风云,原本这个位置是为自己量身打造的,却便宜了姜涛。

“赵总监今天精神矍铄,一定是遇到了什么喜事。”姜涛不愠不火的还以颜色,他们现在是平级关系,没必要受他的窝囊气,何况运营部的重量远大于他的市场部。

赵德海冷哼了一声,心道就让你嚣张几天,你不过是代理总监而已,还没有扶正呢,走出大楼,从停车场开出一辆宝马,并排停在苏北车旁边,摇下车窗,神情怪怪的点了点头。

不一会儿,在办公室里换了一套衣服的姜涛急忙忙跑出来,怀里还抱着两个包。

上车后,姜涛朝着赵德海的方向瞥了一眼,她还是不相信赵德海是处理事故去的,“苏北,临南电视台的记者打电话过来,还要对这次事故进行专访,董事长让你……注意一下自己的言行。”

苏北苦笑道:“董事长就是个事儿妈,不过我早料到会有记者了,所以冠冕堂皇出风头的事情,交给老赵,我们负责实质性的内容。”

“你真狡猾,原来你是让他去进行危机公关,不过我们俩的资历太低,赵德海确实适合这种吃喝玩乐的工作。”姜涛娇慵的系好安全带。

苏北心道,赵德海的作用可远不止于此。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