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 下榻酒店/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一行三人都没吃晚饭,在天快黑的时候,才收拾出发奔赴临南县城。

到临南的时候,已经接近夜间十一点,先去看了事故发生的路段,四辆柳氏集团运货的卡车,已经被机械吊车拖上岸边,几米高的大桥,货车掉下去已经报废了。

“货……呢?”

姜涛愣愣的站在桥边,这座桥下几乎没有河水,因为临南县的化工产业,污染了河流,最后下达整治力度将这条流经市里的河流改道,现在桥下只有盐碱沼泽地,用手电照过去,也只有少量的化妆品包装残骸。

在这里恭候集团总部的生产部韩立民惴惴不安地走过来,他的脸色非常的难看,愁得一天一夜连口水都没顾上喝。

苏北更关心的是人:“我是苏北,董事长的秘书。”

“哦,苏先生您好,您好。这位就是咱们的运营部总监姜女士了吧。”

姜涛失神的点点头,没有看他。

苏北问道:“受伤的员工怎么样了?”

“还在医院,已经度过危险期,转送江海市第一医院,刚才洪总给我打过电话,已经安排好了。至于……技术顾问小贾,还在临南县医院的太平间,家属的情绪很不稳定,不过这些小事我会处理的,最重要的是货物……”

苏北眉头一皱:“祸比人还贵吗。”

“这……苏先生有所不知,小贾的家属真的是有些过分了,保险理赔了一大部分,公司再拿出一部分安葬费用和补贴,足有一百万了。”

姜涛问:“家属想要多少?”

“一……”韩立民看了苏北一眼,“一千万。”

“这么多!”姜涛也被吓了一跳,谁也不希望这样的事情发生,但是这批关系到董事长命运的货物价值不到两千万,现在货物不翼而飞,还要索赔技术顾问的家属一千万,这怎么可能。

“给。”

苏北抛下一个字后,准备上车,大晚上的神经病才在这儿站着干发愁呢。

“苏先生,您是不是听错了,是一千万。”

“我没听错,是你听错了,家属要多少给多少,不要跟他们争论,葬礼方面你去负责,安排好了我们亲自去一趟,对了,晚上我们住哪儿?”

韩立民惊讶的看着苏北,但既然是董事长派来的,肯定不是泛泛之辈,同时心里有些温暖和感激,死者小贾的家庭不富裕,一千万其实只是家属痛不欲生赌气开的,没想到苏北连一个大子儿都没往下砍价。

“这个,员工宿舍倒是有,县里面已经准备好了酒店,你们直接去吧,我还要在这里……”

“车没了,人没了货也没了,你守着一座大桥是要炸碉堡吗。出了事情就想办法解决,别一个个愁眉苦脸好像天塌了似的,留下值班的员工,回头派人给他们送饭,你也一起回县城好好休息一下,明天还有一大堆的事要办呢。”

姜涛也劝慰他说:“韩主管,董事长没有责怪你的意思,天灾人祸不可避免,你还是听苏先生一句劝吧,你做在这干发愁也是无济于事。”

韩立民攥了攥拳头,叹了口气也招呼下属开车回去留下值班人员。

在县城里简单的吃了一口饭后,韩立民带着几个总部来的“特派员”去酒店下榻。酒店是县城最豪华的,不过也只是三星,但是县城毕竟人少,环境还不错。赵德海和苏北住单间,而中间宽敞的一间是给姜涛的,毕竟她是这里唯一的女士。

放好东西,洗了个澡,苏北估计时间差不多了,悄悄的敲开了赵德海的门。

“苏先生,你到底是让我来干嘛的,这不是摆明了捅我一刀吗,现在洪总对我意见有多大,我想你闭着眼睛都能想得出来……”一开门,赵德海就迫不及待的诉苦。

“呵呵,洪威对你有意见你害怕,难道就不怕董事长对你有意见吗?”

“我不是这个意思,你别误会……”

苏北摆摆手,坐在沙发上:“不需要跟我解释,明天替我办如下几件事,做完了这个手机还给你,我们两不相欠。”

赵德海看着苏北手里装有他把柄的手机,顿了顿说道:“我怎么确定你没有备份?”

“哼,你觉得你有资格跟我谈这些吗,这是我给你的唯一一次机会。不过你大可放心,我没那么无聊。”

“那你要我做什么,丑话说在前面,跟洪威对着干的事情,就算我被开除了也绝对不会冒险。”

“都是你力所能及的事情,头一件事,安排一个饭局,我知道你交际面很广,把临南县管这事的人还有新闻记者请一请,到时候我和姜涛也会过去打个照面。第二件……”

苏北说到这儿,把那个录像的手机扔还给他,表示一点诚意,“第二件事,我什么都不需要你做,就问你一个名字。”

“名字?什么名字?”

“拿了事故现场货物的人是谁,你只要告诉我他的名字,我自己会处理的,至于洪威那边,我想你不说我不说,他也不会知道。”

赵德海咽了口唾沫,把心放进肚子里,可能是心理作用,他以为苏北这次抓着他的小辫子会狠咬一口,所以心理准备的尺度非常大,没想到是这两件事。

“乔二东,临南县都叫他东子,我只能告诉你这么多了。当然,我只是告诉你一个名字,我也不知道你要干什么是,所以捅出什么篓子来,跟我也没什么关系。”

苏北淡哼了一声,就算再想问,恐怕赵德海也不会再说了。

“你早点睡,明天记得办事吗,我相信这件事你会处理的漂漂亮亮的。”

苏北拍了拍他的肩膀,开门离开他的房间。

走廊道的楼梯口,一直等在这里的姜涛看苏北出来,走了过去,她刚才本想去苏北的房间商量一下事故的事情,没想到苏北不在,她就想到苏北是不是去找赵德海去了,果然如此。

“这么晚还不睡。”苏北关切的说道。

姜涛轻笑:“你不也一样。”

“别跟这儿站着了,找个地方坐一会儿,要不去你房间?”

姜涛的脸顿时红了,点点头刷开自己的房门。苏北这才意识到挺尴尬的,毕竟两人前些日子有过一段缘分。

“苏北,为什么我总觉得,你和董事长掐的特别厉害,矛盾分歧很大,但是彼此却特别亲近呢。”

“如果挨骂也算是好事的话,我情愿做一辈子坏人。”苏北轻笑着躺在床上伸了个懒腰,他赞叹姜涛的感知能力,这一点就算是每天在柳寒烟身边的周曼都没有发觉到。

姜涛坐在床边,将临南仓库的资料拿出来,开始预算这次所造成的经济损失。

“你有什么打算吗?”

“不知道,明天我们的出去应酬,姜大总监,你这身打扮可够职业的,明天换一身吧。”

姜涛皱了皱眉头,也躺在旁边,一扭脸,俩人的脸险些贴在一起,但却都没有躲开,“我总不能眼睁睁的看着董事长失去这次先机,问题难就难在,这起交通事故让几辆卡车的货全部倾泻在河道里,几乎是半天的时间,就被村民疯抢一空。”

“真的是村民吗,呵呵,我看不那么简单。”苏北看着她的眼睛,不可否认和姜涛在一起非常舒心轻松,不需要担心她像周曼那样小心眼纠结,也不需要担心受到柳寒烟那种惨绝人寰的人身攻击。

“人心啊,说世风日下一点都不夸张,为什么我们出了车祸,村民没有伸出援手就罢了,居然产生了犯罪从众的心里。也不能说村民是坏人,但是看到有人去拿,自己不拿就算吃亏,一来二去咱们的货在光天化日之下,居然被抢了。现在就算是报警能如何,法不责众,我们有多少精力,难道要挨家挨户的去收?”

苏北虽然不想承认,但他确实是柳寒烟的“奸细”,他无论和哪个同事在一起,都是在为柳氏集团和柳寒烟筛选可用之人,姜涛没有让他失望。

“你担心我了?放心我有分寸,明天先去应酬,让电视媒体把这件事的影响力缩小,同时也要使那些疯抢货物的村民把东西送回来,至少能挽回一部分损失。之后我们去安抚技术顾问小贾的家属,但是一千万的抚恤金,我还是要和董事长申报。”

苏北摇了摇头:“这么大的一个集团,哪里省不下这些钱,小贾也是拖家带口年轻有为,就这么一条人命没了,给一千万一个亿也不多,不用再请示董事长了。”

“你说的轻巧,这笔钱完全超过我的预算。苏北你别忘了,董事长可是给我一个当场罢免你的机会哦。”

“别这么绝情嘛,就算是给我个面子。”

姜涛的眼睛里掠过一丝异样的神情,认真的问他:“苏北你总说自己结婚了,但是我感觉一点都不像,你是不是再敷衍我。”

“呃,天不早了,睡吧,明天还得早起呢。”苏北一个鲤鱼打挺坐起来,避免谈到这个问题。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