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章 被家属拍板砖/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苏北不知道怎么表达自己的心境,他必须爱上柳寒烟,这是寒雪死前的遗愿,而他终将只有和柳寒烟成为夫妻。可是他也是个正常人,对姜涛是有好感的,但总不能告诉她我的老婆就是你的董事长吧。

“你为什么不敢看着我回答问题?”姜涛歪在枕头上。

“嘿嘿谁叫你这么漂亮,我怕多看几眼会控制不住自己怎么办。”苏北表面上笑呵呵的,心里比谁都紧张。

“为什么要控制自己。”姜涛的一颗心都要被融化了,“从我看见你第一眼就特别讨厌你,随着我们的接触越来越多,却控制不住的想你,自从那天你离开我家后,我白天晚上,甚至吃饭上厕所都会没来由的想到你。如果这是我一厢情愿的话,我认了,我想你应该也会时常的想起我对吗?”

“不对!”

苏北努力的用呼吸压制自己的心跳,转投说:“我跟你说的都是真话,我确实已经结婚了,而且就算是死也不会离开她。”

姜涛的心猛地被揉了一下,两行眼泪簌簌的流下来,却还依然在笑着说:“好男人的完美形象。”

“睡吧,晚安。”苏北走出一步,闭上了眼睛,转身忽然压在床上,看着她说:“聪明漂亮学历高,我只能告诉你我对你有好感,但是这种好感如果变成背叛,伤害到的是我老婆我们三个人懂吗。没有十全十美的事情,我们都是成年人了懂得取舍和克制。”苏北在她的脸颊轻轻点了一下,抛下这句话后回自己的房间睡觉。

这一夜注定是失眠的。

远在江海的柳寒烟,刚下班就被外面的祸吓到了,在她的意识中,安琪儿是那种来无影去无踪,玩得不亦乐乎的女人,刚到傍晚岂不是她活跃的时候,居然来接自己下班。

而后柳寒烟听到安琪儿是受到苏北的威胁后,虽然嘴上骂她狗拿耗子多管闲事,但心里还是很温暖,没想到苏北在出差前,还做了这方面的打算。如果放在以前,柳寒烟坚决不信光天化日之下有人敢陷害自己,但是出了杀手事件后人,让她独自睡在家里,确实有些害怕。

到了深夜,柳寒烟非常想给苏北打个电话,但是又怕安琪儿笑话自己,也怕苏北胡思乱想以为自己对他有什么不良企图似的。

第二天中午,赵德海安排了一个排场不小的饭局,他在当总监之前,是个跑市场的,别说是江海市,就算是江东省他的人际关系都很广泛。

饭前喝茶,姜涛和赵德海和事故负责人交流着事故情况,苏北不骄不躁的品着热茶,看着茶叶在热水中升降起落,轻轻吹开茶杯边的茶叶末,小抿了一口。

“交通事故的起因,据调查来看应该是贵公司的司机打瞌睡,导致了和前一辆砂石料卡车追尾,导致连环相撞,大桥的中段垮塌。”

姜涛皱了皱眉头说:“给当地交通造成的损失,我们公司法务部门会出面协调。重点是我们的货不翼而飞。”

“这个就有些为难我们了,货我们可以帮助追讨,但是现场恐怕没有任何人能具体说出是谁拿了东西。即便是在调查下找到这些村民,或许已经被使用了。”

苏北早料到会是这个结果,在吃饭的时候,只是象征性的和他们喝了两杯酒,悄悄嘱咐赵德海,让他别让这些人劝姜涛的酒,随即起身拍了拍临南仓库的负责人韩立民的肩膀。

韩立民随着苏北出来,两人在另一个包厢里要了一壶茶。

“苏先生,董事长那边有什么具体要求没有?”

苏北把茶壶推到他的那边,说:“这件事由我和姜总监负责,你在临南多久了?”

“我今年刚从总部调过来,大概八个月。”

苏北无奈的叹了口气,知道他不清楚临南的状况,但还是抱着侥幸心理问道:“洪总经常来临南吗?”

“洪总?”韩立民是个老实巴交的人,但是他也知道在集团高层中,董事长和洪总意见不合,既然苏北是董事长的人,问到洪威他不想过多的涉入。

韩立民说:“洪总是个大忙人,怎么会来临南呢,只是建厂和有重要事情的时候,来一两趟,也是和公司高管一起来的,这一点董事长自己也清楚。”

苏北知道再继续问下去也是白费劲,问韩立民县医院的方向后,自己先去了医院。

临南县医院急诊大楼的台阶下,还坐着一老一少两个女人,面色苍白看上去已经几天几夜没合眼的样子,加上天气的原因,汗水已经浸透了鬓角。

而在阴凉处,几个小伙子坐在那里吃着西瓜,他们都是临南仓库的管理员,昨晚负责值班,回家睡了一觉后,今天来医院。他们的同事小贾在车祸中死亡,家属已经在这里坐了很久,一直等着公司来处理。

“哎,小贾死的惨啊,从桥上翻车下来,怎么就把他自己给砸死了呢。”

“小贾当时睡着了,别人还能有个自我防范,他倒好,在睡梦中就走了,听说**都磕出来了。”

“小贾的妹子才上大学,他妈拖拉他们兄妹俩,实指望小贾找到一份好工作,自己能享享清福,谁知道却出了这样的事。”

“听说老太太要一千万呢,说给多少钱也买不回他儿子的命。”

“嘘!昨天那位来了!”

“谁,好像叫苏北,董事长的贴身秘书快快都别吃了,过去看看。”

这场事故中,小贾没送到医院就死了。家属一来,韩立民都不敢露面,老太太见着他就要拼命让他还儿子的命,韩立民很无奈,只好派几个员工在这儿看着,万一小贾的母亲有个三长两短,至少有人照顾。

“苏先生……”

“苏先生。”

苏北点了点头,看着几个消遣时间的员工,有些恼火,问:“小贾的家属呢?”

“苏先生,是这样的,小贾的母亲现在情绪比较激动。韩哥说了,你们先别露面,让警方和保险公司和家属交流赔偿的事情。”

这时,台阶上的女孩儿看到哥哥的同事们围着一辆奔驰轿车,就知道是管事的人来了。

“妈,他们老板来了。”

老太太将近五十岁,鬓角斑白,手里还抱着包,听女儿一说后,突然不知道从哪里来了精神,从屁股底下拿出她准备好的板砖冲了上去。

员工们一看,老太太又要发疯了,连忙去拉架。

“哎阿姨,这不是董事长,是他的秘书。”

“我说老太太,您还想不想处理问题了,苏先生是来看小贾的,你怎么能这样。”

老太太疯狂的推开几人,连穿着素淡的衣服都被撕开一条口子:“你们这些奸商,还我儿子的命!”

“苏先生,我早就提醒您了,您赶紧走,老太太精神不正常,我们拦着。”

小贾的妹妹也冲进人群,一边护着她母亲,一边愤怒的朝着苏北看去。

苏北推开几个员工,沉默的看着她们母女:“都躲开,让她打。”

“苏先生……”

“我说松开她们,你们没听见吗?”

几个员工讪讪的松开老太太,这个苏先生也太怪了,放着简单的处理方式不选择,居然主动来找麻烦。这种事交给保险公司,人家理赔的部门已经说了,保险公司负责百分之八十,公司拿另外百分之二十,也就是赔个十万八万的,都不用出面。

“奸商,你以为我不敢打吗,我在这等你两天,就是要找你赔命,有钱就了不起吗!”

砰!老太太一板砖砸下去,苏北没有躲,轰的一声砸在脑门上,额头顿时就流下了鲜血。

“妈!你干嘛呢。”小贾的妹妹抱着母亲,一边瞪着苏北说:“你还不快滚,想把我妈妈也气死吗。”

苏北擦了擦额头的鲜血,这点小伤没问题,失去挚爱的人的感受,他能切肤的体会到老太太的心情。

“姑娘,松开你妈。老太太,董事长让我告诉您,您说的一千万抚恤金她已经特批下来,这次就是让我给你们送钱来的,对于这件事,公司上下都感到非常抱歉,如果不能平息你的愤怒的话,你就继续打。”

“钱?你们这些人渣,以为用钱就能买我儿子的命吗。如果不是你们董事长催货,我儿子能半夜就发货,结果在路上出事呜呜……”老太太嚎啕大哭,目光突然注意到苏北开的奔驰车,捡起地上的转头,砰的一声,将风挡玻璃砸碎,还不解恨,又将侧面的窗户砸烂。

当老太太来到筋疲力竭快要虚脱的时候,围观的急诊部医生,才将她搀扶进一个病房。

外面,仓库员工愣愣的看着苏北,苏北一直没说话,但是胜过千言万语,能够降低身份来医院看望死者,已经很超乎他们的想象。

一千万的抚恤金,员工们甚至觉得不可思议,明明十万块就能解决的问题,居然赔偿一千万。

苏北没有理会这些员工,走到病房前,看到老太太已经昏了过去,想必刚才的一口恶气终于发泄出来,体力终于支撑不住了。

“你就是苏先生是吗?”小贾的妹妹失去哥哥后非常痛苦,她还在外地上大学,今天早上才赶回来,至少她还能保持冷静,但是也没想到柳氏集团居然这么有诚意,派苏北来还敲定了抚恤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