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章 蓄意谋杀/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坐下说话吧,你哥哥的事非常抱歉,可是人死不能复生,你还有别的兄弟姐妹吗?”

小贾妹妹摇了摇头,精神恍惚的说:“我母亲供我哥哥读出大学很不容易,刚参加工作两年,马上就看到希望了,没想到他却在这时候出了事,为什么这么多人都没事,偏偏只有我哥哥死了呢。”

出事是在前天夜间,直到韩立民处理不来,才在第二天通知柳寒烟,车祸现场早就被人破坏殆尽,什么也不可能留下来。

“抱歉,但是你必须坚强起来,我马上把抚恤金给你批下来,安葬好你哥哥,虽然很不舍得,但这是唯一的处理办法,天气这么热,你总部能让他冰冻在太平间里。”

“嗯……谢谢。”

苏北叹了口气:“你家里应该是县城的,那你知道乔二东这个人吗。”

小贾的妹妹忽然警觉的看着苏北,神情有些异样,不只是失去亲人的悲伤,反而是一种仇视。“你到底为啥给我们家钱,是谁派你来的!”

“你别激动,我不仅不是临南的人,还不是南方人,你应该听出我的口音来了。我只是问你知不知道乔二东是谁,我从侧面了解到,这个人可能和我们的货款有关系。”

“哼,你走吧,我什么都不会告诉你。还有,是不是我不答应,我哥哥的抚恤金就没有着落了?”

苏北一阵无语,不再多问下去,同时心里非常恼火,这个乔二东是个什么东西,看样子是一方恶霸,提到这个名字,小贾的妹妹明显不太正常。

“我现在去给你申请钱,你照顾一下阿姨,另外,如果生活中有什么困难都可以告诉我,这是我的手机号码,你记一下,我叫苏北。”

小贾的妹妹也在防范苏北,她不仅记了手机号,还特意打了一遍,然后才说:“我叫贾琳琳。”

“好的,我记住了,回头联系。”

苏北回到酒店后,韩立民连忙迎了出来。

“苏先生,刚才小贾的家属打电话说您去了医院,而且……真的承诺了一千万抚恤金?”韩立民注意到苏北的头上受了伤,开得这辆大奔也被砸了,已经猜到了是这个结果。

苏北点点头,进入酒店,头也不回的说:“钱的事我和总部申请,用不到你们临南仓库一毛钱,现在老太太的情绪也稳定下来了,你现在过去客气点,把人家家属安排妥当,顺便着手办一下小贾的后事。”

“呃,好吧。”

苏北回到房间后,发现姜涛的房门也开着,咳嗽了两声,走了进去。

结果姜涛还是喝了一些酒,带着几分醉意,端庄认真的坐在电脑前整理相关资料。一个女人不管是否有才华,在职场上不经过拼搏就想赢得机会,恐怕只能采取那个财会小孟的道路。

姜涛是个一直都很努力的人,不同于家里的女强人,她很理性。苏北在侧面看着她,不苟言笑的样子还真是个十足的美女。

“喝酒了?”

“喝了一点,你先躺一会儿,我整理好这些东西,回头再和你说话。”姜涛温婉的说道,仿佛昨晚的事情全然没有发生过一样。

苏北仰在沙发上,看着烧水的水壶咕嘟嘟的冒泡,他隐约的觉得,这次事故不仅是人为造成的,这个临南县也很怪异。柳寒烟可以在这里建厂,洪威可能早料到这一步,为前天的事件埋下了伏笔。

拿出手机,给柳寒烟发了一条短信:我答应给技术顾问小贾家属一千万抚恤金。

很快柳寒烟回复:这是你和姜涛该操心的问题,总之预算就这么多你想给多少就给多少,回头受了挫折,别在我面前哭穷。

苏北回复:中午吃饭了吗。

柳寒烟:你找我就是为了这种无聊的问题吗?

苏北回复一个笑脸,说:关心老婆是我义不容辞的责任。

柳寒烟:对了,既然你在临南,顺便去钟婶家看看钟叔叔,多买一些营养品,他刚做完手术,就说我说的,让钟婶放心的在家照顾钟叔叔,不要惦记我。

苏北的手嘎然而止,看着柳寒烟发过来的短信地址犹豫不决,原来钟婶的家也在临南县城,这真的是一种巧合吗。自己刚刚怀疑洪威在临南有预谋,谁想到钟婶这颗定时炸弹却浮现在自己的眼前。

正在沉思时,一个轻柔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想什么呢?”姜涛把椅子搬过来,坐在他面前,双方能够平视对方。

“没,没什么……姜总监,你以前是人事部出身,在人事部多多少少还有些根基吧?”

“你什么意思?是要调查小贾吗,这个倒是可以办到。”

让苏北想不到的是,姜涛的聪明超过了自己的想象,跟会读心术似的,读懂了自己在想什么。

苏北笑着说:“不只是小贾的个人资料,临南仓库是董事长亲自承建的,第一批产品就是雪芙蓉系列化妆品,我还不清楚这个小贾,到底是什么级别的技术顾问。”

“等我二十分钟。”

姜涛来到电脑前,和人事部比较靠谱的同事联系起来,让对方将雪芙蓉系列产品的研发人员名单呈以传真的方式递交过来,然后去酒店吧台把传真打印,在上楼的时候,已经看个七七八八。

姜涛吃惊于苏北的洞察力,小贾不只是个技术顾问,还是雪芙蓉产品研究的技术骨干,毕业于光华大学化学系。也就是说,小贾死了,雪芙蓉系列产品的后续研究问题,可能要重新找人替代,不仅缺乏了技术支持,还推迟了产品准入市场的时间。

苏北看过以后,眉头紧锁,姜涛的表情也很沉重。

两人对视了一眼,异口同声的说道:“这是蓄意谋杀!”

姜涛说完,连忙将房门锁上,这只是她和苏北的猜测,没有任何证据。但是她对柳氏集团的高层,不是没有过耳闻,洪威这个人真的可能办出这种事情来。

临南仓库发货,只有集团总不知道,洪威自然一清二楚,然后密令临南的某些人制造这起交通事故,顺便通过某种手段结束了小贾的性命。这样一来,柳寒烟不仅没了货物,连她费尽心血培养起来的技术人才都没了。

姜涛呆呆的说:“柳氏集团的现状非常复杂,能盈利的项目少之又少,我刚拿起来运营部,注意力也在董事长的这款新产品和项目上面,本想借此打开市场,没想到却出了这么大的事情。”

“不用担心,我们已经找到问题的突破口,不是吗。”

“嗯,下一步你打算怎么做?”姜涛虽然是总监,但既不了解这里的情况,又对复杂的办公室纠纷产生幻觉,现在他想到洪威的那张脸,就觉得一阵胆寒。

苏北说:“拿回属于柳氏集团的货。”

“你知道货在哪儿?”姜涛暗想,货物不是被村民疯抢一空了吗,就算是接住当地警方的力量,能够追讨回来一批,也是损失惨重,而付出的时间和金钱的代价远大过货物的本身。

“这批货不拿回来,咱们空手回去,董事会要怎么对你,这是你唯一的一次机会,不管多么苦难,我都会帮你把货追回来。”

姜涛幸运的笑了笑,能不能追讨回货物对她来说确实很重要,但是在她眼里,苏北的做事态度再一次让她眼前一亮,怪不得他能在董事长身边获得信任。

两人在一起的时间久了,彼此心的距离无形中被拉近,双方都能感觉得到,甚至苏北只需要一个拥抱就能把眼前的顶头上司变成自己的女人。也或许姜涛再主动一些,她也能如愿以偿的投入自己难得会欣赏的男人的怀抱。

但是两人都没有跨出这一步,苏北轻轻的捻着她等离子烫的长发,手有些颤抖,许久之后,才坐回电脑椅上,松了口气,现在可不是考虑儿女私情的时候。

“你爱我吗?”

苏北一愣,木讷的挠挠头,随即又摇摇头,他自己也不确定,女人真是一种猜不透的动物。

“即使你不说我也能看得出来,能保持这种关系,我已经觉得非常满足了。走吧,下楼去吃东西,不填饱肚子怎么能工作。”

姜涛很清楚喜欢和爱的区分,或许自己也只是对他有好感,还谈不到那个层面。但是刚才苏北认真的态度,让她看到了他的内心世界,不再多说什么,在洗手间换了衣服,她没必要关门。

两人并肩下楼,姜涛一眼就看到苏北的奔驰被砸了,就猜到是小贾家属情绪过于激动导致的。

“没有玻璃,正好通风,坐吧。”姜涛给苏北拉开驾驶位置的车门。

就在苏北要发动车子的时候,居然接到了贾琳琳的电话。

苏北看了看号码,抬头对她说:“小贾的妹妹。”

“是抚恤金的事吗,对了,你到底是怎么跟她们协调的。”

苏北伸出了一根手指,姜涛的脸色刷的就沉了下来,你真的敢给一千万,知不知道我现在这个运营总监多尴尬。

苏北无奈的耸耸肩膀,示意她一会儿再说,刚接通电话说了个喂字,电话那边就是以各急促的声音:“是苏先生吗,我在医院后面,能不能过来帮我一个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