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章 头顶火锅/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苏北听得出来贾琳琳很着急,没有多问什么事,开车就去了县医院。急诊大楼后面有个停车带,马路对过是家小餐馆,贾琳琳见苏北的车来了,冲着他们招手。

“怎么回事琳琳?”

走进餐馆,苏北注意到两个穿工作装着市场监管制服的男人坐在那里。

贾琳琳带着哭腔说:“因为我哥哥出事,我还在外面上学,家里本来就不宽裕,接到我哥出事的电话,我妈妈还以为要住院……”

说到这里,贾琳琳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潸然泪下,本以为哥哥只是出车祸,没料到却因此送了性命。于是母亲给舅舅打电话,把自己家里家养的几十只孔雀都装笼子里,以为到县里卖了钱给哥哥看病。

当知道小贾已经死了时,这车孔雀就一直在笼子管着,人都没了谁还有心思照顾孔雀。没想到今天来了几个市场管理员,说她们盗卖国家保护动物,还说扰乱了市场,让贾琳琳去一趟。

贾琳琳家虽然是临南的,但是在县城里什么关系都没有,于是就想到了苏北,感觉那个人还不错,至少人家都是大老板,应该能够帮助解决问题。

苏北到餐馆的后院一看,可不是吗,几个大笼子里都装着孔雀,一两天没有进食喝水,已经蔫吧了,往那一蹲和老母鸡没什么区别。

苏北瞥了眼两个市场管理员,神情顿时冷了下来,正要说话时,外面又进来好几个男的。

“贾琳琳,东子听说你出事了,怎么样,需不需要让他帮你解决,以东哥的地位,不就是打个电话的事儿吗。”

苏北问她:“这几个是什么人?”

“你真不认识?”贾琳琳也诧异的看着他。

苏北苦笑道:“我刚到县里,怎么会认识这些人。”

贾琳琳便知道刚才在医院的时候误会了苏北,咬了咬嘴唇说:“他们就是你找的乔二东的手下。”

苏北看了眼姜涛,两人都点了点头,还没出去打听,这个乔二东居然找上门来了。

姜涛拉着贾琳琳的手,叹了口气说:“小贾的事情,我们公司非常抱歉,你放心一定会给你个满意的处理答案。对了,你是怎么认识这些人的,你不是说在外地上学吗?”

贾琳琳低下了头,眼神中都是害怕的神情。

“贾琳琳,你胆儿挺肥啊,哈哈,什么时候回来的,居然跟别的男人在一起,就不怕东子废了他。”一个穿花裤衩凉拖的青年走进来,笑哈哈的说。

这已经不用贾琳琳解释,苏北和姜涛就明白怎么回事了,看来这件事里面还抱着另一种恩怨纠葛。凉拖青年的语气,分明是在告诉苏北,贾琳琳是他们东哥的人。

苏北终于明白为什么在医院里,自己提到乔二东的时候,她居然是那种表现了。

“哥们儿混哪儿的,连东子的人都敢碰。”

“废什么话,先打一顿再说,然后把贾琳琳带到东哥那,嘿嘿……”

三个青年已经把苏北围上,似乎要群殴的架势。

贾琳琳忧心忡忡的看着苏北:“跟他没有关系,我不认识他。”

姜涛拉着贾琳琳的手,她知道贾琳琳是怕苏北吃亏,可这怎么可能呢,你该同情的应该是那个东子,这也不能怪她,当自己见到苏北的时候,也是这种看法。但是一个敢掐着别人脖子灌白酒,往唐副市长脸上拽钱的男人,还有什么可畏惧的。

苏北确实生气了,难道他们不知道贾琳琳家里刚出了事,居然还用这种卑鄙的手段去逼人家女孩儿就烦。至于这几个市场管理员,还用猜吗,小青年他们正在给他们递烟,明显都是一伙儿的。

“走吧琳琳大美女。”

一个脖子上戴着金链子的男人正要伸手,被苏北拦住,嘎巴!一声,这条胳膊废了,就算接上骨头,也是个残疾。

金链子嗷呶一声,抱着胳膊倒在地上,冲着他身后的兄弟大吼道:“看他妈什么看,废了他!”

左右两边的混混冲上来,看来确实是常年在外面打架,有两下子。不过这两下子对苏北来说有等于没有。

苏北一跃而起,一脚踹在凉拖鞋的脑袋上,当场昏厥,这条腿没有落下,而是竖着劈在另一个人的肩膀上,又是一声骨折的声音,就算不用检查,现场的人都能听到骨头断了的声音。

整个餐馆顿时安静下来,刚刚还在担心苏北会不会被东子的人打死,可是眨眼之间,他居然以一个电影里武术的动作解决了三个人,不费吹灰之力。

苏北已经生气了,如果这些是敌人,早已经死了,手下留情是因为这些人虽然是砸碎,但也有妻儿老小姑且留着一条残疾的狗命。

苏北在金链子的头上擦了擦皮鞋,顺手把店老板刚端上来的火锅接过来,冷笑的看着金链子:“东子在哪儿?”

“我他妈凭什么告诉你,有种的你废了我。”

“好,我马上成全你。”

“别!等等,大哥等等!”金链子连滚带爬钻进桌子底下,他知道今天遇到练家子了,刚才太冲动,可是惹了东子的人就别想好过。所以金链子打算告诉他,让这个不知好歹的人去找东子,这样一来自己也逃过一截,还能接东子的手给自己报仇。

“说吧,我的耐心是有限的。”

“在柳树村的老码头。”

苏北看了姜涛一眼,姜涛拿出手机,从地图中找到这个地方,大概也就是半个小时的车程。

“大哥,我现在可以走了吧?”金链子忍着胳膊断裂的剧痛求饶道。

“可以,但是把这盆汤喝光。”

苏北手里还端着火锅,金链子倒吸一口冷气,这是麻辣香锅,而且还是滚开的,喝下去自己的命还有吗,再看苏北时吓得都快哭了。

“你不喝,只好让我喂你喝了,初来乍到总是要请你们多多关照的,你说对吗。”

说完,苏北的手故意一松,咣当!哗啦啦……滚开的麻辣火锅扣在金链子的头上,一声傻猪般的尖叫。

金链子的脑袋和皮肤被烫除了无数水泡,眼睛里也进了辣椒水,浑身疼痛,又热又辣这种感觉比砍断一条腿都要难受。

姜涛看得直皱眉头,胃里翻江倒海就想吐,不过对于这种人却没有半点同情心,她握着的贾琳琳的手也在颤抖。

“苏,苏先生,你闯大祸了,东子在我们县触眼通天,他要是知道这里发生的事情,肯定不会善罢甘休的。”贾琳琳的生活充满无助感,在她还上高中的时候,就被乔二东偶然间看中了,所以她高中一毕业,特意选择了一个外地的大学,本以为大学毕业后在外地落脚,但是家里了这样的灾难,她不得不临时赶回来,却被乔二东等个正着。

姜涛安慰她说:“小妹妹你放心吧,不用他找我们,我们也要去找他。乔二东涉嫌抢了我们公司的货物,如果属实,真的追究下来,他难免牢狱之灾,到时候他怎么也不会纠缠你了。”

“真的吗……”

苏北没有和两个女人说话,走到看直眼了的两个市场管理员面前,拍了拍其中一人的肩膀,瞅了眼餐馆后院的笼子。

“装上车。”

“什么装上车?你是谁,她非法盗卖动物,犯法了你知不知道。”

苏北冷笑道:“她犯没犯法我不知道,但是你不原封不动的把孔雀都装上的话,我保证,你的下场比他们还要惨。”

两个市场管理员面面相觑,都是心惊胆战,不知道这小子是从哪里杀出来的。在今天上午,东子打电话说这里有个卖孔雀的车,就直接给扣了。他们听了刚才的事情,才知道是怎么回事,东子看上这个姑娘,想让他们市场管理的扣车扣人,在贾琳琳最无助的时候,就会去求东子放她一马。

乔二东的如意算盘打得很不错,但是贾琳琳被市场管理员为难的时候,打电话求助却选择了苏北。让她没想到的是,哥哥公司的货物,居然就是被乔二东抢去了,怪不得这位苏先生跟自己打听乔二东。

现在是午后两点多,太阳正足,外面三十八度的高温天气,烘烤的路面像蒸笼一样难受。但是就这么热的天,还有人在做苦力,两个市场管理员费劲的抬着一笼孔雀,往车上装。

医院后面来来去去的人无不向这两个市场管理员看去,他们只见过城管把小贩的车开走或者卸车,还从没见过给人家小贩装车的。

二十分钟后,这车孔雀装好,苏北和姜涛也走出开着电风扇的餐馆。

姜涛回头说:“贾琳琳,既然事情已经出了,就要努力面对生活,这些孔雀回头我让个人过来,帮你卖掉,这也是你母亲的心血,不能白白浪费了。”

“谢谢……姜总监。”

贾琳琳也没有想到,哥哥出事后,柳氏集团的分公司一直没有管事的领导过来,反而这两个从总部过来的高级主管来的时候,马上着手处理事故,甚至还帮着自己解决私人问题。

贾琳琳其实是误会了,那一千万的许诺只是苏北开出来的。

刚上车,苏北马上把车速彪到一百迈,不是要发狠对付乔二东,而是这么热的天气,车窗被老太太给砸了不能开空调,没有车速哪来的风,他可不想让姜涛中暑。

“苏北,关于那抚恤金的问题,我们还是得斟酌一下再做定夺好吗,我不是不同意,但是现在经济真的非常困难。”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