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章 地头蛇/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关于抚恤金的问题,在看到小贾家属窘迫的生活后,姜涛不再像开始那样坚持不给,但是这笔巨款她这个刚上任的运营总监需要背负多么大的压力。

姜涛看得出来,苏北没有上过班,对于职场的环境太过于生疏,为人也太感情用事,可是话说回来,没有苏北的帮助,甚至不惜为自己在公司惹出了一身的是非和绯闻,她也不会这么快就坐到运营主管的位置上。

当这辆风挡玻璃被砸碎的奔驰来到柳树村的一个废旧码头时,姜涛的头发都被吹得蓬蓬的,看上去跟新发型似的,苏北看着她一个劲儿的笑。

“好啦,别开玩笑,赶紧下车。”姜涛娇嗔道。

正当苏北要下车时,接到了一个电话,居然又是贾琳琳打来的,苏北有些恼火,难道这么快就有人找贾琳琳的麻烦了。

说话的是个男的:“苏先生,是我,您可能不记得我,我也是柳氏集团临南分公司的员工,刚才在医院里给老太太和您拉架的那个。”

“哦,有点印象,有什么事吗?”

“是这样,我刚才在病房门口遇到的贾琳琳,她把刚才的事说了一遍,我就听说您要去找乔二东,又不知道您的号码,才用这个手机打给您。对了,您没到柳树村码头呢吧,千万别去了,那个乔二东别说是您……呃,那种人惹上就是麻烦。”

苏北饶有兴致的问道:“都怎么麻烦了说来听听。”

苏北不急于下车,谈不上是知己知彼百战不殆,只是鱼已经在锅里不急于烹饪,或许能从这个员工嘴里得知一些更重要的信息。

“您身边没别人吧?”

“没有,你只管说。”

借贾琳琳电话的员工这才告诉乔二东的来历,乔二东起初是临南的一个烂仔,因为替他一个大哥挨了两刀,乔二东开始平步青云,那位大哥的下场很惨,被撅起后的乔二东反咬一口给灭了。

乔二东主要的经济来源就是拆迁这一块,还挂牌成了一家挂羊头卖狗肉的房产中介公司。员工的一个远房亲属曾经也是个小工程的包工头,承包下县里的一栋大楼拆迁工作,但是还没动工,乔二东的人就来了,把他们一顿暴打,还对外宣称这个工程必须是他乔二东的,谁不给面子就让谁死。

一来二去,乔二东的拆迁经济更加繁荣,别说是普通包工头,就算是房地产大老板有工程在手,为了少一些麻烦,都交给乔二东去办。

苏北听得有些心烦,这不是他想要听得:“然后呢?”

“您别急,我听我亲戚说,乔二东幕后的老板,现在准备在柳树村一代修建一个旅游度假村,生意做的很大。社会上都叫乔二东为东子,这个人生性残忍好色,欺男霸女无恶不作,甚至……”

“甚至什么?”

“反正都是传闻,净是些不堪入耳的小道消息,我怕影响到苏先生的心情。”

“说。”

员工顿了顿放低了声音说:“人家都说东子是杨广在世。”

苏北心道,我还是李元霸呢,真不知道这种小地方的地头蛇有什么本领,把他们吓成这个样子。

“东子前两年娶了个媳妇,这个媳妇就是他以前大哥的老婆,他早就看上了,那天去下聘礼的时候,女方的母亲不愿意,结果……您听懂了吧。后来东子在看上谁家的女孩儿,基本上说的夸张一点,早上看中晚上就得送到他家里去,所以在临南真没人敢惹东子。”

苏北叹了口气,这还真是个极品恶霸,问道:“这些乱七八糟的我就不听了,你刚才提到要修度假村,知道老板是谁吗?”

“这……我亲戚也没细说,要不然我去打听打听?”

“好吧。”

苏北没听到什么至关重要的东西,挂了电话,这批货是被乔二东抢去的,如果真是人为事故的话,幕后主事者一定是洪威,所以他提到的度假村苏北顺便关心了一下。

在苏北打电话时,姜涛也想听,但是话筒声音太小,所以一直贴着他的耳边,可苏北的注意力没在她身上,突然挂了电话,一转头想要叫她下车,尴尬的事情就这么发生了,两人面对面鼻子贴着鼻子,彼此的呼吸都能喷洒在对方的脸上。

苏北心里强压着火气,真是红颜祸水一点不假,和姜涛在一起必须时时刻刻的把心放在和尚的境界,不然就是擦枪走火。

想到中午的那句你爱我吗,苏北居然有些动摇了,他不能离开柳寒烟,但是和姜涛在一起,没名没份让人家大姑娘怎样面对。

姜涛知道他在想什么,只能庆幸自己并不是不顾一切的爱上了他。

码头很好找,是柳树村的一个地标性地点,几排废工厂,还有些陈旧的集装箱,这恐怕就是乔二东的老巢。

离着很远就能听到里面打牌喝酒,吆五喝六的声音。穿过工厂和集装箱,有两个叼着烟在上面躺着的青年。

“唉唉,干嘛的,说你们俩呢。”两人从上面跳下来,手里还把玩着一根钢管。

“找乔二东谈生意。”苏北说。

青年瞄了瞄苏北身后的姜涛,哈喇子都快流了下来,朝着集装箱后的厂房看了一眼,笑嘻嘻的说:“美女……”

砰!苏北毫无征兆的出手,一只手抓着一个人的头发,向中间一撞,两人只说了这两个字就昏死过去人事不知。

这次不用别人带路,苏北拉着姜涛的手已经摸了过去。

“真不知道这些化妆品干啥用,送给女朋友吧,她还嫌不是名牌呢,嗯,闻闻还挺香。”

“你懂个六,这是柳氏集团推出的新产品,当然不是名牌了。”

“八万,我还砰呢,上把老子就错张了。”

“嘿嘿,东哥,听说这次柳氏集团派来的钦差还是个靓妹,您要是玩腻了,能不能给我们也爽爽?”

“不用爽了,我把人给你们带来了。”

苏北牵着姜涛的手走出来,烂厂房里倒是有几辆落套的大切诺基,几个人在地上摆了张桌子在打牌,一眼扫过去,大概厂房里还有七八个人,都是身强体壮满面凶神恶煞的角色。

最终苏北的目光落在乔二东的身上,很好辨认,众人都围着他的那把牌再看,身边还坐着俩穿着暴漏的女的,一个在扇扇子,另一个在喂他吃冰镇的西瓜,当然苏北也知道桌子底下的布帘子里还有一个女的,似乎正在为乔二东消暑解渴。

乔二东早就知道他们要来找自己,不慌不忙,继续打牌,眼睛瞄了眼苏北,随后落在江涛的身上,看来电话里的消息是准确的,姜涛确实很漂亮身材特棒,重要的是身上那股温情的气质,是身边的两个女人修炼一辈子也不可能具备的。

“呵呵,有贵客到访呢。”乔二东三十出头的样子,在右眼的上下有一道贯穿的刀疤,看样子受伤的时候很深。

姜涛一眼就看到好几个人手里都拿着她要找的雪芙蓉系列化妆品,冷冷的说:“我们的货呢。”

“嘿嘿,快给这位美女看坐,别让小妞累着。”乔二东摸了一张麻将牌,抬起头:“这位就是柳氏集团的运营总监喽?”

“既然你都知道了,说明我们的祸真的在你这里,对吗?”姜涛询问。

“哈哈,美女你可不要血口喷人,你们的祸丢了找我干嘛,我只是偶然间听说柳氏集团的车在小石桥翻了,顺便像其他村民一样,捡了几瓶化妆品。当然啦,看在你长得这么漂亮的份上,你要是想要的话,我送你一瓶,要不然来瓶美宝莲,或者海飞丝,哥哥这儿正好有。”

众人哈哈大笑,鼓掌称赞。

显然接受高等教育的姜涛不知道海飞丝是什么意思。

苏北按了按姜涛的手。

姜涛低声说:“苏北还是别轻举妄动,毕竟货的下落还不清楚。”

一个混混搬过来一把椅子,一副城乡结合部杀马特风格的爆炸头,坐了个请的姿势,笑嘻嘻的看着姜涛的美腿直眼了。

混混又看了苏北一眼,当然没有他的椅子可坐,哈哈笑道:“哥们儿,你是司机吧,今天没你的事了,你可以先回去了,你们姜总监将会在这里陪东子一周……”

“麻烦你弯一下腰。”苏北冷笑道。

混混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正要说话,苏北按着他的肩膀,一股莫大的力量,让他噗通一声就跪了下来,双手撑着地,正要下意识的大叫,双手就被苏北双脚踩住,正好形成一个人工椅子。

苏北很不客气的坐在他身上,翘起了二郎腿。

姜涛正要给当地的一个律师打电话,不料苏北率先发难,一阵无奈,她终于知道董事长这些天来的煎熬了,难怪脾气这么大,跟苏北在一起得时刻保持一颗大心脏。

正在打牌的乔二东看到兄弟跪在地上,被苏北当椅子做,脑袋轰的一声就被怒火顶开了。

“你他妈的不想活了!”他又瞅了姜涛一眼,冷笑道:“还想打电话叫人,说实在的谁来都没用。今天你来,就没打算让你走,都给我捆起来,给脸不要脸,本想打完这把牌在玩她,她还等等不及了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