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5章 货物的下落/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看到乔二东这些人后,姜涛有些后怕,如果这次不是董事长安排苏北一起出差,换做别人恐怕自己难逃一劫。

她心里很清楚,丢掉这批货的话,她一辈子别想翻身。

苏北将脚下的臭虫踩晕,朝前面走了上去:“把货交出来,否则后果自负。”

乔二东一愣,看着他满屋子的小弟,顿时哄堂大笑。

“我没听错吧,居然还有人敢威胁我。”乔二东脸色一沉,一把推开两旁的女人,从椅子背后拿出一把他贴身的大柴刀,这么多年来他混到现在的地位,靠的就是一个狠字。

几个兄弟看到东子要动手,都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两步,东子要是真发起威来,别说是敌人,就算是亲娘都不认,砍人如同切菜。

多年的冲锋陷阵,东子从他老大的最强马仔,一次次的从对手的埋伏中,单枪匹马杀出重围。甚至有人看到东子拔刀,就吓得不敢动弹,这个苏北居然敢挑衅东子。

在众人替苏北担心的时候,东子半米长的柴刀朝着苏北脑袋砍了下来,绝对是下狠手了。背后的姜涛捂着嘴一阵惊呼,她不相信现代社会居然还有人敢杀人,东子哪里是在打架,完全是冲着要苏北的命去的。

苏北原地不动,冷冷的看着他。

“这小子下傻了吧。”

“啊。”乔二东搂着的女人连忙捂上眼睛,似乎怕苏北的血溅到他的身上一般。

别人眼里电光火石千钧一发的瞬间,在苏北这里已经思考了几个问题,看着迎面而来的柴刀,微微侧身闪了过去,在东子准备回头望月的时候,可惜他的头被苏北抓在手里,如同老鹰捉小鸡似的,砰!的一声按在桌子上,大柴刀也掉在了脚下。

“呃!”

乔二东想挺起身,可是苏北这只手力气实在太大了,大到他喘不过气来,心里已经顾不上吃惊,使上吃奶的劲儿,却仍旧不能挣扎。

苏北看都没看他一眼,就像按着一个三岁的婴儿似的,侧目还在想一个问题,全然不顾手里的这只苍蝇的挣扎。

乔二东的兄弟们震惊的哑口无言,到底发生什么事了?难道是东子昨天喝的太多,还是和他们的嫂子一夜没睡觉,不在状态?

他们只看过许多能打的人在东子手底下变成刀下鬼,只看到过别人求饶,虽然东子也受过伤,但是也要自损八百杀敌一千,因为他的报复心里特别重。

可是现在他们心中的大枭雄,居然像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人,以这种屈辱的方式被人按在桌上,而那个人连看都没看他,绝对的蔑视。

这时候,东子的兄弟们顾不上考虑太多,一定是东子发挥失常被这小子捡了个便宜,否则该怎么解释。

顿时十几个人,手持凶器一窝蜂的冲杀上来。

一根钢管砸下来,苏北一拳打过去,钢管变成夸张的U型。

苏北微微闪身躲过前面刺来的砍刀,那把砍刀却误伤了他的同伴,单手抓着后面的人,腿部都没有弯曲,一个轻描淡写的过肩摔在苏北这里发挥到了极致,恰好砸懵了眼前的两个人。

侧面的人几根棒球棍挥舞过来,苏北手按着东子的脑袋,以此为支点,腾空而起,跟着就是一腿扫过去,一个混混撞到另一个混混,四五个人叠罗汉似的,飞出五六米,重重的摔在地上,口吐鲜血。

当处理掉这些垃圾后,时间只是过去几秒钟而已,剩下一个还算聪明的青年,退到后面,正要打电话救人,苏北脚尖点起一根钢管,砰!的一声将钢管踢飞,恰好扎进那名青年的肩膀上,而钢管的力道还没有消减,将他掀翻在地,翻了几个跟头后,钢管完全飞出他的身体,狠狠的刺进厂房的混凝土墙壁中。

算上乔二东在内,他“公司”的全部战力干将,居然瞬间倒地,十几个人冲上来,既救不了东子,也没沾到苏北的衣服边角,甚至他自始至终的姿势都没变过。

就算是外行人也看得出来,苏北压根没把他们当回事。

被压在桌子上的东子,瞠目结舌的看着自己的兄弟们,他此刻才明白,和苏北比起来,他们根本不是实力上的察觉,而是不是同一个次元的人,要么是神仙,要么就是恶魔。

“现在可以跟我好好说话了吗?”

“呵呵,你以为我是什么人,有那么好心会把货还给你?要杀要剐快点,出来混我早就为今天做准备呢。”

苏北也知道这是块硬骨头,他对付硬骨头的方式有很多,但是现在懒得玩。

抬脚将地上东子的柴刀挑起来,将东子的双手背过来,重叠放在桌子上,噗!的一声,将柴刀贯穿东子的双手,像一根钉子似的,将他钉在木头上,然后转身朝着另外的人走去。

“啊!你到底是谁……只要你给我留一口气,我就要你的命,杀你全家……”

“前提是你有这个本事。”

苏北走到一个混混跟前,踩着他折断的大腿问:“货呢,我只问一遍。”

“不知道……”这些人都是和东子打打杀杀混过来的,这点骨气还是有的。

“很好。”

嘎巴!苏北一脚猜断他的胳膊,走向另一个人:“货呢?”

“你杀了我吧!”混混的目光瞄着距离他半米不到的一把砍刀,在苏北转身时,猛然间抓住刀柄,朝着苏北的腿砍了下去。

苏北回身就是一个侧踢,踢断他胳膊的同时,那把砍刀抛落在空中,掉下来的时候,恰好刺中了那人的大腿。

这人的手段和东子比起来,东子简直是和平主义者。其他人心里一阵惊呼,短暂的疼痛和刀伤,他们还能咬牙忍住,但是面对这种窒息般的沉默和冷血,谁的心里不害怕。

苏北的目光锁定在一个战战兢兢的女人身上,走过去问将她捂着头的手拉起来,刚摸到她胳膊,淡淡的说:“怀孕了,一个月?”

“嗯……”

“我们公司的货呢?”

“在……”

“王八蛋,你对一个女人那样就不怕天打雷劈吗,有种的你冲我来。”东子此时是无力的,他像一匹马,被看到钉在木头上,奇耻大辱。

苏北蹲下来,笑着问那个女的:“在哪儿,说吧,我可以不打你。”

“在三号码头的最末尾的那间厂房里,求求你饶了我们吧。”

“为什么抢我们公司的货?”

女人精神已经崩溃了,她哪里见过这种场面,最大的依靠就是东子,但是最大的依靠在这个强悍的男人面前,连一只蟑螂都不算。

“因为东子的老板让他干的,我也不知道他老板是谁。你们公司的货车翻了后,东子煽动村民们去哄抢,然后低价卖给了他,现在都在仓库,大哥,你饶了我吧。”

苏北叹了口气说:“我说过会饶你的,不过警方会不会我就不知道了,我尽量帮你说两句好话。还有一个问题,我们公司的技术顾问小贾是不是东子杀的。”

被钉在桌子上的东子一愣,苏北怎么会知道,那天货车翻了后,他一直在暗中监视,在救护车没来之前,找到晕厥中的小贾,将他的脑袋磕碎在一块石头上,造成车祸的假象。

女人点点头,泪如涌泉,她已经开始胡言乱语,把自己知道的事情全部告诉苏北。

东子知道大势已去,虚脱的躺在桌子上不再挣扎,或者说他没能力挣扎。

在苏北问清楚事情全过程之后,才朝着姜涛走去。

姜涛还沉浸在眼前震撼的场面中,她知道苏北的手段不一般,却终究没想到会是这样的处理方式,而他的伸手在姜涛看来,完全冲破了自己的世界观,反而觉得自己是个坐井观天的女人。

“姜总监给公司韩立民他们打电话,派几个人来拉货,另外让他报警吧,通知集团总部的法务部派律师过来,并且让公关部门专门负责,这个案子发生在临南县,不允许出现任何的营私舞弊。当然如果有人判轻了这个什么东子,我会采用自己的方式结束了他。”

苏北是绝对不允许乔二东还活着,一旦他出去,贾琳琳恐怕就会有麻烦。乔二东涉嫌谋杀小贾一个案子还不够死刑吗,姑且不提乔二东这些年在临南县的恶霸行为。苏北相信,既然乔二东倒了,他背后的那些人当然不会在庇护他。

姜涛木讷的点点头,她这个柳氏集团的运营总监,带着一个保镖出来做事,现在却发现原来一直都是苏北在做自己在看。

姜涛的两个电话分别打出去,用不了一个小时的时间,韩立民会来提货,而警方也会带走这些抢劫杀人犯。

“走吧,我们先去那边码头看货。”

耽误了不少时间,此时的天色已经黑了下来,这里是个半封闭的避风港,还住在这里的村民不多。走在坝堤上,脚下是涨潮的海浪,一只水鸟腾楞楞的飞过,姜涛连忙挎住苏北的胳膊。

苏北牵着她的手,轻笑着说:“别害怕有我呢。”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