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章 更进一步/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处仓库位于山脚下,石头混凝土结构的山洞,从外面看上去像个废弃的矿洞,乔二东把货藏在这里,如果没人告诉的话,怎么可能找到。

姜涛的胆子小,而且到了夜晚,仓库里时不时飞出一两只蝙蝠,吓得她啊的大叫一声,更加的不敢松开苏北的胳膊了。

苏北心里倒是美滋滋的,替柳寒烟把货找回来,不仅让洪威的计划初步破产,对公司的前途也是一大利好。而这件事办成后,自己虽然没什么好处,但是姜涛的代理运营总监,代理两个字可以拿掉了。

“怎么想的,居然把货藏在这种地方,怪渗人的。”

“今天中午喝多少酒,以后再有这种应酬,不管是客户还是老板领导,一概不喝。”

姜涛无奈的说:“我也不想喝,但是大家开心,总不能被我侥幸,耽误了事。我们国家不是有个传统吗,大部分合作都是在酒桌上谈下来的。”

苏北轻笑道:“我虽然不经商,但是原理想通。我敢说没有任何合作是通过喝酒赢下来的,难道人家老板客户没见过酒,还是买不起酒。所谓的商业合作也只是看在有利可图的情况下才能达成,这些歪门邪道不要也罢。”

“你担心我。”

“不是。”

“你撒谎!哈哈,我抓到你撒谎了,让我看看脸红没红。”

苏北想不到姜涛还有小女人的一面,这和平时的端庄形象判若两人。

姜涛眼神里充满了幸福,虽然不能和他在一起,但是享受能在一起的每一分每一秒:“不过你说的有点道理,我下次就不喝了。可是有种情况不喝不行怎么办?”

“那你就让他找我,我陪他喝个够。”

姜涛瞬间想到苏北一挑六的情景,干拼白酒还不许人家喘气,咯咯的笑道:“就是,人家要说姜总监,你这酒不喝可不行啊。我就告诉他,你听我说话没有?”

“听着呢……”

“我就告诉他们我老公不让我喝。”

“你!呃,涛姐,虽说人逢喜事精神爽,但也没有你这么彪的,把自己都搭出去了。”

“我愿意。”

“愿意什么?”苏北问完了才觉得这个问题有多傻帽。

“愿意站在你背后,不让你老婆发现,不影响你的家庭生活,只要你能有空陪陪我,我就心满意足了。”

眼前豁然开朗,苏北用手机的亮光找到厂房里的电灯开关,打开一看,果不其然,堆成山的纸箱包装,打马正是柳氏集团的标志。

苏北松了口气说:“我们出去吧。”

“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

“什么问题?”苏北心里慌慌的,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姜涛看着他的眼睛说:“默默无闻的做一个小there.”

苏北英文再不好,也知道there是数字“三”的意思。

“你不愿意?”

“姜涛,你是不是中午的酒劲儿还没清醒,你图的什么,这样不好吗,我既没钱没势,更给不了你任何幸福,哪怕是一张几块钱的结婚证。”

“我不需要。”

“但是我需要。”苏北端着她的肩膀说:“我跟你说句连我老婆都不知道的实话,我是什么人?连我自己都不确定什么时候会死的人,亡命之徒,我自己的生死还无所谓,牵挂的东西越多,死的时候就越痛苦,你明白那种感受吗?”

苏北在热带丛林失去柳寒雪的时候,就是那种心境,该死的不应该是寒雪,她至少还有个妹妹柳寒烟,而自己什么都没有。所以他能亲身体会到柳寒雪死前是多么的恋恋不舍。

姜涛怔住了,她以为只要自己做出一个让步,苏北就会失去顾虑和自己在一起,她没想到会是这个答案。苏北回答的很认真,也很严肃不容自己反驳。

“我们出去吧,听见警车的声音了。”苏北拦着她的肩膀拥入怀中,闻着她秀发的味道,轻轻的在她耳边说:“刚才的话,你别多想,不管我们的关系如何,你姜涛都是我生命中重要的人。”

“嗯,谢谢。”姜涛含着眼泪说。

走出厂房,韩立民已经带着几个员工赶来。他们没有问询苏北和总监发生了什么事,但是在不远处的现场,当地派出所已经封锁了那里。

“苏先生,董事长刚才打电话说您和姜总监的手机信号失去联系,她让我转告您,集团已经派出法务总监等人,正在协调将几个涉嫌谋杀抢劫的罪犯转交到市中法。”韩立民递给苏北一根烟,苏北摆摆手示意不要。

“苏先生、姜总监,你们先回县城,这里我负责收拾,稍微休息一下,集团的人马上就到,我在酒店订了酒席。”

“嗯。”

苏北开车和姜涛,一路顶风返回市里,苏北怕极了这种感觉,在路上他一直是一个档开车,因为换挡的右手被姜涛紧紧的握在手里。他真怕自己会无可救药的爱上姜涛,可是那样一来,怎么对得起柳寒烟。

寒雪姐真是给自己出了一个大难题,苏北对柳寒烟只是把她当妹妹看待,甚至躺在一张床上厮打,都没有觉得这是个女人,而身边的姜涛反而让他心跳不止。反观柳寒烟,发现毒誓就算他们的婚约以后实现了并且对外公布,也只是名义上的夫妻,既得不到她的身体也得不到她的心。

回到房间,两人都冲了个澡,苏北只穿了这一身衣服,也不需要打理,等了两个多小时,柳氏集团耗费三年研发出来的雪芙蓉系列化妆品,终于平安抵达临南仓库,经过再次配货和包装后,已经绕路送抵柳氏集团在江海市的总仓储大楼。

技术研发和产品生产还只是个初级阶段,接下来,柳寒烟和姜涛恐怕要有的可忙了,如何打开市场等等一系列问题,都急需解决。

当韩立民来敲门的时候,苏北差不多睡着了,看着他风尘仆仆的样子,不过脸上明显轻松了许多。

“苏先生,陈副总和法务总监曲志国已经来了,点名要见您,姜总监已经先下楼了。”

法务总监苏北不太熟,那个陈副总他一样不熟,好像是柳氏集团的一个小股东,看样子是洪威派来的。

对于这种饭局,苏北不太想参加,耐着性子去,一来是不放心姜涛,二来也侧面了解一些集团高层的具体情况。

韩立民是临南分公司的负责人,这顿饭安排的场面虽然不大,毕竟在座的各位都是吃过见过的主,在小县城能有什么好吃好玩的让他们看上眼。但是饭菜非常精致,据韩立民饭前敬酒介绍说,这些海产品都是刚刚从外海打捞上来,海鲜送到厨房还活着新鲜的很。还有些乡下的野菜和野味儿,这让山珍海味鲍翅龙虾吃腻了的陈副总感到相当满意。

“小姜啊,别光吃菜,喝酒吗?你现在可是柳氏集团运营总监,酒不会喝以后怎么能行呢。”

姜涛看了苏北一眼,甜甜的笑了:“陈副总,你有所不知,我一喝酒就过敏,我以茶代酒敬您一杯。”

陈副总没有为难她,笑道:“小姜,关于这次事件的来龙去脉,你写个材料,董事会那边也好有个交代。”

“嗯,已经在写了。”姜涛说。

饭局上陈副总说的都是些模棱两可的话,不仅让姜涛摸不到脉,就连苏北也不明白他的来意。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陈副总让法务总监曲志国先回酒店,韩立民亲自去送,房间里就只剩下三个人。

陈副总关紧了包厢的门,顺便看了眼外面的服务员,现在已经将近夜间一两点钟,抽出几张大票给他们,服务员乐呵呵的很识趣的离开。

陈副总转身的功夫,又从他的作为上拿出两个厚厚的信封来,一个送给苏北,另一个给姜涛。

“陈副总,您这是什么意思?”姜涛一摸,吓了一跳,居然是钱,看厚度应该是每人五万。

陈副总呵呵的一笑,环视了两人一遭:“你们是不是以为我是洪威派来的?或者是董事长派来的?”

苏北笑道:“难不成陈副总还有第三种答案。”

陈副总不置可否的笑了笑,叹了口气说:“明人不做暗事,我知道你们俩都是董事长的心腹,也不避讳你们。我既不是董事长这边的,也不是洪威这边的,我是个商人,我站在钱的这边,站在公司的立场上。”

苏北很惊讶他的答案,看了眼姜涛,姜涛也蹙着眉头,随即淡淡的笑了,这个答案过于实在了。

“不瞒你们说,董事长这些年没做出什么业绩。洪威呢,躺在功劳簿上吃老本,整天算计股份的事情。柳氏集团一点点的没落,股份贬值,一年能分到多少红利?都不够给游艇加油的吧?所以……”

陈副总眉头一皱,严肃起来:“这件事大家心知肚明,是洪威惧怕董事长做出成绩来抢了他的地位。但是我很不高兴,洪威做的太过火了,我好几亿的资金压在柳氏集团,难道要看他洪威和柳寒烟在这儿跟我唱二人转吗?”

“陈副总,你似乎过于激动了。”苏北当然是庇护柳寒烟,典型的帮亲不帮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