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章 陪总监去视察/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陈副总随即笑道:“我也一直盼着柳氏集团运营状况能够好转,这次为公司救回了的不只是两千万的新产品,在公司的发展蓝图上也是至关重要。所以这两个红包,是我私人奖励给你们两个的,你们应该知道,在董事会上不可能有人偏袒你们,呵呵我这个股东也很无奈,居然以这种方式鼓励下属,但是我恰恰需要这种方式告诉洪威,柳氏集团不是给他一个人玩的。”

陈副总平日里不是个举止高调的人,今天说出这番话,虽然不表示站在董事长这边,却也侧面表达出柳氏集团的股东们,对于洪威的过火行为有些看不过。

姜涛和苏北的出现,让陈副总重新燃气整治公司亟待改革的契机。要不是他们两个两天来在临南县的果断出击,集团赔一笔钱事小,恐怕洪威的气焰会更加嚣张。这一点恐怕连洪威本人都没意识到,不只是你洪威有钱,这些柳氏集团的大股东们,虽然股份少,在外界也是有头有脸的人。

苏北抿了口白酒,轻笑道:“陈副总这次来,总该不会是给属下送两个红包吧?”这两个红包苏北示意姜涛收下,他如果不是诚心给,也不会单独来一趟。

“哈哈,苏先生果然快人快语,你们应该知道,我虽然是个股东,但没什么实权,这不表示我对公司的事务两眼一抹黑。苏先生是董事长的私人保镖,我想必定是有过人之处,相信你应该察觉到了,今天的乔二东,只是洪威的一个走卒,甚至我还知道他洪威来往临南县的次数。”

姜涛想起洪威的手段,愤怒交加:“看来陈副总早就运筹帷幄之中了,既然如此您手里一定有洪威和乔二东来往的证据,现在乔二东也被拘捕,难道您不打算站出来替受害者说些什么吗?”

陈副总淡淡的摇头说:“姜总监,你在柳氏集团多久,一年多,居然能上升到运营总监的位置上,公司里不服你的人太多,下属不服,上司也不服,这就是人性,要穷大家一起穷还可以是朋友,如果有一个发达了,另一个也就心里不平衡了。”

“不知道陈副总是什么意思?”姜涛当然知道自己根底浅。

陈副总淡笑道:“集团高层的事情,姜总监不要插手,我在柳氏集团二十几年甚至都没直接面对过。这一点我相信苏先生应该有所了解,区区的一个乔二东折戟沉沙,难道会连累到洪威不成?”

苏北也从没幼稚到,通过乔二东的嘴巴供出他幕后的指使者来,即便供出洪威又能如何,现在柳氏集团的财务状况不太好,如果有万分之一的几率让洪威被捕,可到那时洪威的百分之三十股权被冻结,甚至是撤资,柳氏集团一夜之间就会因为资不抵债而倒闭。

更何况,洪威知道乔二东进去了,有多少种办法可以掩埋自己曾经和乔二东的来往。陈副总说得对,姜涛还是太心急了。要办洪威得需要两个前提条件,一个是柳氏集团财务扭转,柳寒烟的有足够资本收购洪威手里的股权,另一个条件就是必须有让洪威一击毙命的证据。

三人聊了一会儿,陈副总当天晚上就离开了临南县。

第二天清晨,江海总公司的仓储部门打来电话,临南县的这批雪芙蓉产品已经验收入库。姜涛终于放下心来,总算没有再出错误,她打算这两天重点考察一下临南的市场情况,以及雪芙蓉系列化妆品的技术和生产部门。

这是个难得的机会,姜涛刚刚接受运营部,正好就接触到了最基层的环节,还是全新的系列产品。很明显,这批产品的未来也在她的掌握之中,身上的担子越来越重。

两人吃完早饭后,在韩立民的引领下,来到技术部门。姜涛作为总公司的总监,更是现在这款产品的总负责人,在分公司也拿出总监的架子视察各方面的工作。

在随后的几天里,苏北又开车带她跑了几次市场。在各大商家,一般都会有柳氏集团的化妆品专柜。姜涛没有表漏自己的身份,只是从一个旁观者的角度,来审度柳氏集团市场发展的真正面目。

县城里最大的一家乐福商场,姜涛非要给苏北买身衣服,非要说他几天不换衣服,身上都有汗味了。苏北拗不过她,同时也很无语,只要是女人天生就是购物狂人。

买了一圈衣服,最后换上了一套姜涛看中的商务休闲西裤,一件卡其色紧身衬衣,和一双舒适的休闲皮鞋。苏北算是看出来了,柳寒烟买衣服只是追求品牌和贵重,而姜涛则要小资和有些格调,当然他穿什么都无所谓,明明是给自己买衣服,却成了她们欣赏的模特。

买完衣服下楼,二楼卖场化妆品楼层,柳氏集团专柜占据了一个二十多平米的地方,连个两个营业员在空调下,一边看着笔记本上播放的日漫,一边说说笑笑的剪指甲。

姜涛皱了皱眉头,对苏北说:“难怪老陈恨铁不成钢,你看看现在柳氏集团连个专柜营业员,都这么松松垮垮,管窥蠡测,有多少人在公司吃闲饭。”

“涛姐,差不多得了,人家俩小姑娘,你让人家站的直溜溜的也够累的呢。”

“哼,这就懂得怜香惜玉了?”

“好吧我闭嘴。”

姜涛走到专柜前,两个营业员还没意识到他们上司的直属上司来了。

两个二十左右的美女营业员,都穿着白衬衣黑色裙子,一个是披肩发,另一个则是齐耳根的短发。

“美女帅哥,想买点啥?”长发女孩儿抬头看见有“客人”来了。

姜涛一股无名火儿顶上脑门,难道她们就没有经过上岗培训吗,对待客人爱答不理不说,这种街头叫卖式的营业方式,到底是在街边卖大排档,还是专柜的高档化妆品。

“随便看看,都有什么产品,给我介绍一下。”姜涛冷冷的说。

两个女孩儿正在耳语说着什么,一边说一边偷笑,听到姜涛问都有什么产品后,短发女孩儿站了起来。

“美女,你还没说你买啥,让我们咋介绍,是护肤品还是化妆品,是粉底还是卸妆油,白天用的还是夜用的……”

苏北一听,感觉女人真麻烦,柳寒烟似乎晚上只是用清水洗脸,也没用到这些乱七八糟的化学用品。

苏北趴在玻璃柜台上,从侧面旁观着姜涛大美女的微服私访,姜涛同样不化妆就很美,比柳寒烟多了份成熟和知性,三十岁的女博士,身上没有名贵的奢侈品首饰,却难掩那份自然中的成熟典雅。

就因为姜涛站在柜台前,吸引了许多过来过去的男性顾客的目光。

姜涛冷着一张脸说:“你们平时就是这么对待顾客的吗?”

“我说你到底买不买啊,瞎叫唤什么,你要什么我给你拿,你又不说自己要什么,神经病。”长头发女孩儿瞪了她一眼,显然有些不耐烦了。

姜涛不屑和她争吵,扶着柜台胸口起伏的很厉害:“给我一款擦手霜。”

长头发女孩儿从柜子里拿了两瓶,递给她。

“就只有这两款?”

“多了去了,我怎么知道你买不买,你要是不买,我还得放回去,这人也真是的。”

苏北担心姜涛尴尬,连忙埋头和那个短发营业员一起看电脑。

短发女孩儿小声问苏北:“帅哥你和女朋友是不是吵架了,她怎么跟吃了枪药似的。”

“哪里,她就这个脾气,不过你们上班这么松散,就不怕老板扣工资吗?”

“切,一个月不到两千块钱,还怎么扣?”

苏北问:“你们营业员不都是有销售提成的吗,多卖多赚啊,我要是你就不是这种工作态度,哈哈。”

“帅哥现在美容化妆产品这么多,你看这一层客人虽然不老少,但是买的人真心不多,都是和你女朋友一个心态,抱着免费试一试擦一擦逛街的心态,久而久之这类顾客我们一眼就能看出来……”

谁知,这时候姜涛正把那款擦手霜拧开,往手上涂了一点,刚要闻闻就听到短发女孩儿的这句话,顿时更不高兴了。

“什么叫免费试一试擦一擦?你能给我解释一下吗,难道你不懂的什么叫顾客就是上帝?”

短发女孩儿也是个辣妹,电脑盖子一合,冷笑道:“顾客是上帝,但是消费的顾客才是上帝。”

“那好,我今天肯定会买东西,但是你必须给我介绍一下你们专柜的护手霜,这总没问题吧。”

短发女孩儿翻了个白眼:“你不识字吗,那不是有说明书,使用方法和用途都在上面写着,都是汉字你不认识?”

“放肆!”姜涛气得一拍柜台,将正在卖给另一位顾客的长发营业员吓了一跳,刚拿出来的一款玻璃瓶的卸妆油掉在地上,啪的一声,碎了一地。

长发女孩儿顿时就怒了,从柜台里冲出来,指着姜涛的鼻子说:“你要买就买,不买少在这儿装比,你这种人别人不知道我还不知道吗。”

苏北挡住她,“美女算了,说这话就过火了。”

长发女孩儿看苏北还算客气,轻哼了一声吗,说:“刚才摔得那款卸妆油价值九十八元,麻烦你结一下账。”

苏北无奈的笑了:“那个什么油是你打碎的,为什么让我们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