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章 钟婶的男人/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姜涛已经忍无可忍,原本想走市场从实地情况了解一下产品状况,没想到连本集团的营业员都这么傲慢怠工。

“这个展柜的店长是谁,把他给我找来。”姜涛不适合吵架,更不想和这两个毫无专业素养的营业员纠缠下去。

“你算什么东西,就找我们店长,你以为我会怕你投诉?”长发女孩儿上前就要推搡姜涛,现在的顾客都事多,以为买两瓶化妆品就真是上帝,动不动就要投诉。

“太不像话了,很难想像这就是柳氏集团的员工。苏北,你还没看够热闹吗,我们走。”

姜涛拂袖而去,这个她提了个醒,要加大力度从基层开始整顿起来。

这时长发女孩儿突然抓住了姜涛的胳膊,说什么都不让她走,非要说是姜涛打碎了化妆品,如果不按照原价赔偿,就要找保安。

“呵呵你不是要找我们店长吗,那好我让他来,我看他是相信你还是相信我。”

长发女孩儿松开手就打电话,很快电话那边的店长就从楼上跑了下来。长发女孩儿高傲的看着姜涛,你怎么会知道这家店的店长就是我男朋友。

店长倒是还算客气,先是和姜涛说了两句道歉的话,然后去了解事情的经过,他知道自己女朋友这两天心情不好,一直闹着让他给买新手机,这才得罪了顾客。

“这位女士,真不好意思,我已经问清楚了,那瓶卸妆油确实是我公司员工打碎的,给你造成的不便还请谅解。”店长不想因为一瓶卸妆油就在商场里争执不休。

姜涛皱了皱眉头说:“根本不是一瓶卸妆油的问题,你们柜台这种工作态度,实在令人堪忧。难道上班期间可以玩电脑看电视吗,对顾客不理不顾,甚至我让她们介绍一下产品的功能,居然还让我看说明书。”

“这……”店长心道,这跟你有个冒关系,要不是看你是个女的,我才不会耐着性子跟你说这么多好话呢。

姜涛的愤怒还没有平息,冷冷的说:“还有,我非常好奇,在工作期间,你这个店长去哪里了,柜台出了问题十几分钟后才赶来。”

“美女,你今天是来找茬的吗。如果是的话,我奉劝你一句还是免了吧,以前这里也出过类似的状况,我们的竞争对手为了搞垮这个柜台,随便花钱从菜市场找几个卖菜的大妈来闹市,我看你似乎不是那种人,为什么还得理不饶人?”

“哦,你是在骂我是泼妇?”姜涛很好奇的问。

“这是你自己承认的,我可没说,当然你这么认为,我也只能这么觉得了。”

柜台里的两个营业员女孩儿一阵窃笑,这女的也真是够了,店长都已经说不打算追究她赔偿的问题,居然还抓着不放。

苏北看气氛出现变化,抱着打圆场的态度上来劝说,还没张口,那名店长转身进了柜台,拿起地上摔碎的化妆品标签,放在柜台上。

“原价一百九十八元的卸妆油,你是现金还是刷卡?”

苏北捏起标签,瞟了一眼,轻笑道:“刚才还是九十八,转眼的时间你从哪又变出一百来。”

“你可以选择据付款,但是你们敢走出商场半步,我马上报警。”

苏北还要说什么时,姜涛已经爆发了,从她随身的普拉达包包里拿出两百元大钞,放在柜台上,冷冷的看着阴谋得逞的店长和营业员,淡哼了一声转身离去,苏北也只好追了上去。

在他们下楼后,柳氏集团的这个柜台里才哄堂大笑。

店长把两张大钞中的其中一张放在女朋友包里,另一张入账还找回零钱两块,笑嘻嘻的拍着长发营业员的肩膀说:“老婆,我这种处理方式您还满意吗。”

“马马虎虎啦。那个女的也是傻缺,我还以为多彪悍呢,结果还不是乖乖的赔钱。”

另一个短发女孩儿也笑着说:“花钱买个教训,这种人就欠收拾。”

店长把女朋友和闺蜜哄开心后,才说:“老婆,我把之前的店员给辞了,让你们俩来卖货。话说回来,你们俩也应该注意点。”

“为啥,又赚不了几个钱,没事的时候还不能玩电脑吗?”长发女孩儿撒娇说。

“不是,我听说这两天集团的高层在临南县分公司处理事故,如果领导来临时视察,咱们至少在面子上要过得去。”

“喔,就像每次一样。等总监来视察,就提前给我打个电话,我们保证替你蒙混过关哈哈。”

姜涛离开商场后,依然怒不可遏,马上给临南县分公司的负责人韩立民打了个电话。

“韩立民,你每天都在做什么,芝麻绿豆大的小县城,就几个柜台,你居然都协调不好。”

“呃……姜总监,是不是又出什么事了?”

姜涛轻哼了一声,说:“出什么事我怎么敢说,还怕你们互相包庇,背后说我坏话呢。我刚从商场出来,至于我考察的结果,你自己去问问你的那些下属。”

“好,姜总监您别因为这些小事气坏了身体,您放心我马上对几个分店进行彻底的考察,一定给您一个满意的答复。”

姜涛没有说什么直接挂掉了电话,高跟鞋在马路上踏踏的声音,彰显着一个现代都市女强人的倨傲。

一直走到酒店门口,姜涛才顺过气来,转头看着一脸坏笑的苏北,气得抓着他的胳肢窝使劲儿的拧了一下,“知道疼吗?”

“知道知道,对了,我现在要去办点私事。”

姜涛疑惑的看着他,问道:“你在临南能有什么私事?咯咯,不会是约了哪个小姑娘一起吃饭吧,如果是的话你也不用瞒着我哦。”

“想哪儿去了,董事长的保姆钟婶住在县里,她丈夫刚做完手术,董事长让我买点东西过去看看。”

苏北现在已经基本确认钟婶和洪威有关系,不然这种巧合无法解释,洪威在临南造成了这场事故,而钟婶恰好也是临南县人。钟婶有问题,苏北不好和柳寒烟明说,即便是暗示也遭受到女魔头惨绝人寰的人身攻击。

苏北拦了一辆出租车,他开的那辆奔驰,已经让分公司的人开到市里修理,屁股底下没车特别不方便。在出租车上,苏北一拍大腿想起一件事来,马上给姜涛回过电话。

“涛姐,我差点忘了,昨天晚上贾琳琳给我打电话说她今天晚上的火车,马上要回去上学,你抓紧时间把小贾的抚恤金落实了。”

“知道了,这些不用你操心,路上注意安全,记得晚上回来一起吃饭。”

“嗯,好的。”

苏北再次返回刚才的商场,路过二楼的时候,从电梯上斜睨到柳氏集团的专柜,在柜台前韩立民等人正在和那个店长说什么,看样子他们似乎底下私交不错。韩立民拍着店长的肩膀,恨铁不成钢的再三训斥,而店长一边点头一边擦汗,两个女营业员站在一边连头都不敢抬。

苏北稍微靠近了一听,隐约还能听到两人的对话。

“韩哥,我哪知道那女的居然就是总监,这颗怎么办,我要是知道借我一万个胆,也不敢那样做啊。”

“这个姜总监刚刚上任,所谓新官上任还有三把火呢,谁让你倒霉。就因为你手底下的员工素质太低,把我都连累了,刚才跟我打电话说我管理不严格,狠狠的批评了一顿。”

“韩哥,您放心,我以后肯定改。”

“嗯,不过别让你女朋友再继续在柜台干了,工作哪里不好找,回头我介绍一份给她。还有你,如果下次再让我看到工作期间不在柜台的话,就算是总监不说什么,我也不能放任不管了。”

买了几大包营养品还有一个果篮,苏北打车去了钟婶家。这是一个老工厂的家属院,家属楼还是五十年代苏方援建的产物,在国内大部分地方都已经绝迹了的筒子楼,洗手间和厨房都是一个楼层的住户公用一个,虽然年代久远,但是楼房质量无可挑剔,走进楼房,手机信号瞬间归为一格,稍微次一点的手机都收不到移动信号。

当当当!

苏北按照柳寒烟说的门牌号敲了敲门,里面没有反应。

又敲了几下,厨房正在烧菜的一个阿姨探出头来,“小伙子你找谁?”

“哦,阿姨,钟婶是住在这儿吗?”

“你说阿敏呀,刚才看她好像出去买菜了,你等一会儿,我给你叫门。”

老阿姨放下炒勺,在围裙上擦了擦油手,居然从楼道里拿起一个小锤子,在铁质防盗门上当当当敲了好几遍。

“老刘头儿的耳朵不好使,门铃都不管用,你等着吧,他现在已经听到了,不过起床拄着拐棍来给你开门,就这么两步路,也得几分钟。”

“谢谢阿姨,您忙着。”

果然,五六分钟后,门口传来窸窸窣窣的脚步声,哪里是迈步,分明是拖着步子。嘎啦啦,铁门一开,一个瘦的眼眶凹陷的老头出现在苏北面前。

苏北也吓了一大跳,不只是老头病怏怏的,而是吃惊于他的年龄。钟婶只是五十出头,精明能干,再加上在柳家工作生活条件好,看上去跟三四十岁似的,可是钟婶的老伴,看上去像七十岁的人。

苏北心里着实吃惊,他非常不理解,以钟婶那么利索干净的人,为什么要嫁给一个糟老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