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章 午夜遇贼/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您就是钟叔叔吧,我叫苏北,是柳董事长派我来看望您的。”

苏北对开门的老头儿说,从他一脸茫然和空洞的神情中,感觉得到这个老头儿生活极度孤独,毕竟钟婶在柳家这么多年,逢年过节才回来一趟,听说钟婶还有个儿子,在外地上大学,一两年不回家一趟,这个钟叔叔久而久之就成了留守老人了居然。

“哦哦,是寒烟让你来的啊,快屋里坐……”老头儿一步一挪的给苏北腾个地儿,让他进来。

之前柳寒烟和钟婶在聊天中,苏北大概知道一些,这个钟叔叔偶尔去城里住两天,柳寒烟对他很好。老头儿看见钟婶在柳家过得很幸福,对柳寒烟自然也当亲女儿似的看待,甚至还邀请她来他们乡下放风筝。

可是人老不以筋骨为能,就算他还想带柳寒烟放风筝,恐怕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了。苏北感到很惋惜,目光在这个小家里扫了一周便皱起了眉头。

很奇怪,钟婶是多么干净利索的人,柳家的别墅从里到外,被她一个人收拾的一尘不染,就连车库后面的杂草,每一周都要定期修剪。可是在看钟婶的家庭,不仅是清苦落魄环堵萧然,房间里还有股发霉的味道,杂物乱堆乱放,头一天老爷子的痰筒还没倒,里面都招苍蝇了。

钟叔叔生病,钟婶回家照顾,所以这两天没有功夫收拾房间,这个理由似乎说得通。但是苏北有职业病,难道钟婶这么爱干净的人就受得了这种环境吗。

苏北觉得,以钟婶的风格,就算是累了一天,连腿都抬不动了,看到一个地方脏兮兮的,都会不管这里是不是自己的家,马上打扫干净。

这样看来,苏北的猜测是正确的,钟婶在柳家可能真的称得上是卧薪尝胆。同时,苏北也感觉到,钟婶对这个家庭有一股漠视的感觉,根本没把老头儿当成她的丈夫,怪不得她儿子上个大学连放假都不回家。

苏北点了根烟,用烟味儿遮掩房子里呛人的屎尿味儿,扶着站累了的老爷子回床休息,给他重新倒了一杯热水放在床头,寒暄了几句,叼着烟离开卧室。

推了推老头儿隔壁的房门,居然还上着锁,苏北朝楼下看了一眼,没发现钟婶回来的影子,就用改锥和铁丝将门捅开,一开门,苏北冷冷的一笑,这只是一件简简单单的卧室,但是收拾的特别干净,显然钟婶晚上睡这里,从床铺和墙壁的颜色来判断,已经有些年月了,看来就算钟叔叔生病之前,她也是睡在这间。

夫妻不同床,苏北带上房门,心里一阵唏嘘,这个钟婶到底搞什么,就算她是洪威的卧底,跟自己老公居然不睡一个房间。

过了不久,听见门外吱呀一声开门的声音,苏北连忙收回情绪,不想让钟婶产生怀疑,这个女人相当有城府。

“钟婶,回来了,我在房间呢,马上给你开门。”

苏北拉开门,看到几天没见的钟婶,又吓了一跳,钟婶穿得特别漂亮,甚至可以说的上是时髦,柳寒烟虽然经常给她买衣服,但是她从来不穿,没想到在家里居然穿上了。

“苏先生,您怎么来了?”

“我来看看钟叔叔,他老人家做手术这么长时间了,寒烟我们俩工作一直都忙,居然没来看看他老人家,真是我们做小辈的太不懂事了。”苏北没有避讳他和柳寒烟的关系,毕竟那天钟婶也在家,何况他和柳寒烟同居在一起,怎么可能瞒得住她。

“嗨,那你也应该打个电话,瞧我们家脏的,这两天忙里忙外,我都忘了收拾了。”钟婶说话滴水不漏,和苏北想的差不多,她忌怕苏北看出端倪来,所以连忙用老公的病情来做遮掩。

“都是自己家人,哪用那么客气,我还有事,稍微坐一会儿就走,就不在家吃饭了。”

苏北的洞察力很细致,刚才那位老太太说钟婶是去买菜了,谁家家庭主妇买菜穿这么漂亮,关键的问题是菜呢?钟婶的手里虽然有个食品袋,但是里面显然是从外面快餐店带回来的外卖,一碗牛肉面而已。

苏北心中冷笑,看来钟婶和别人在外面吃了饭,只是给老头儿带回来一碗面而已。联想到老头儿的邋遢和年纪,加上他们两口子分开房间睡,苏北隐约猜到钟婶外头有男人。

和钟婶聊了一些家长里短,苏北很清楚,想从她嘴里得知一些有用的线索,根本是不可能的。她能在柳家掩藏二十多年不漏马脚,就说明了问题。

“钟婶,我看钟叔叔的手术还没好利索,寒烟说了,您放心在家里多陪陪他老人家,有时间来临南,她亲自来看望钟叔叔。”

钟婶关切的说:“苏先生,您和二小姐的关系有没有好一些。”

“挺好的,您老别操心了。”

“哎,二小姐是我一手拉扯长大的,她的脾气别人不知道,我还不知道吗。苏先生,您是男人,凡事多让着她一些。”

“知道了,钟婶,那我就先走了,有空再来看您。”

离开钟婶家后,苏北揪了揪头发,目前的状况真是越来越复杂了。无疑,钟婶是有问题的,但是钟婶到底是洪威的人,还是另有他人。

最初,柳寒雪的情报告诉自己,有人要雇佣国际杀手暗杀妹妹,所以苏北才会匆忙赶到了江海市,甚至都没有将自己存储的抚恤金给战友的家属送去。

到了江海后,苏北第一个怀疑的人就是唐浩,可是这个论题不到一天就给推翻了。不管怎么说,唐家想要柳寒烟这个儿媳妇,而且唐浩是真的喜欢柳寒烟,不太像会买凶杀人的人,而且唐泽江又不糊涂,他什么身份地位,万一事情败露岂不是吃不了兜着走。

随后苏北怀疑到了洪威,接触的这段时间来看,洪威老谋深算笑里藏刀,整个柳氏集团的运作都在他的一手掌控之中。按照昨天陈副总的话来说,洪威正在一点点的吞噬柳寒烟的股份。目前来看,洪威最有可能要杀柳寒烟。

可是,苏北一直有一种感觉,在这些表面现象的背后,还有一双隐藏在黑夜的眼睛注视着柳寒烟。

那天在杀手死亡的现场中,苏北发现想要暗杀柳寒烟的杀手,绝对不是泛泛之辈。尤其是那支从六楼阳台探下来的白皙手臂,对自己做出那个挑衅的手势,那种狂傲的态度好像在居高临下俯视着自己。那一刻,苏北才意识到名叫阿坤的那些杀手,很有可能不是洪威的人。

如果说这还只是苏北的第六感的话,随后和柳寒烟在酒吧里闹出是非,本来自己还没动手,但是酒吧的赵经理突然出现,阻挡了光头他们,从他的眼神中,苏北看出来这个赵经理似乎认识自己。

一边走一边想,苏北没有坐车,走了一个多小时,眼看就要进现成的时候,忽然耳朵微微一动,隐约听到女人呼喊的声音,呜呜……

苏北两步跨过路边的冬青,看到马路下面,几个男人正拖着一个女人往公路上走,其中一个还捂着她的嘴巴。

“别吵!再叫老子弄死你。”

“你叫个毛,强哥就是找你说两句话,敬酒不吃罚酒,请你过去你不去,非要让我们以这种方式请你。”

两个男人连推带拉将她拽上车,这辆老式的铃木面包车缓缓的开动。

苏北本想顺便见义勇为一次,不过突发奇想,现在把这几个混混收拾了,以后他们大哥还得找这女的麻烦,不如好事做到底,一块把这伙大流氓收拾了,这绝对算是为民除害了吧。

现在是夜间十点多,县城的街道上没有什么人,苏北从冬青一次的人行道,一直狂奔追赶着那辆面包车,以他的耐力和速度,追一辆几十迈的面包车不是问题,真较真起来,他能把这辆车追没油了。

深夜的大街,谁能想到有一个人正在跟车赛跑,苏北也出了些汗,在来到都市后,他还没有大汗漓淋的做过一些事,更没有遇到什么像样的对手,这种飞奔和出汗的感觉,好像让他回到了战火纷飞的岁月,虽然出汗但是很痛快。

终于,这辆面包车拐进一个自带院子的民房里,苏北的脚步也戛然而止。

抢劫的几个男人将女人推下车后,关上院门,里面有一条德国牧羊犬,汪汪的朝外面大叫。

“大黄,叫什么叫,闭嘴!”一个男人从房子里走出来。

“汪汪汪……”脖子上只有一个明晃晃的金项圈的狼狗,疯狂的朝着女人扑过来,女人妈呀一声,趴在地上瑟瑟发抖,可是那条狼狗显然不是冲着他来的,而是冲着大门口一通犬吠。

“咦,大黄究竟是怎么了?六子,你们回来有没有被人跟踪?”男人有些不放心,他的这条爱犬很久都不会这么叫了,上次这么叫的时候,出了一条人命。

铁栅栏门外,隐藏在树后的苏北,当然知道这狼狗是咬自己,他在暗处,屏住呼吸,目光异常寒冷的瞪了这条恶狗一眼。

狼狗嘤咛两声,被苏北的目光看的胆怯,居然在原地爬了下来,好像被猎人围捕的小鹿一样乖巧。

男人这才放下心来,注意力从狗的身上,转移到比抢来的这个女人身上,搓着手心嘿嘿的笑着,朝着她走过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