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章 一路狂飙/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苏先生也是江海人吗,总之这次非常感谢您出手相救,如果有机会的话,我一定会请您吃个饭,现在……”

苏北笑道:“我只是顺便见义勇为,救的人是谁也无所谓,吃饭就免了吧。”

“可是……苏先生,这件事,我希望您能替我……”

“保密对吗,你觉得我有那么八卦或者无聊吗?你放一百个心,这件事我谁都不会说的。”

林婉清有些语塞,苏北万一说出去自己被几个混混请走,那关于自己的八卦新闻恐怕要铺天盖地,她的事业刚刚起步,还经受不住这种致命的打击。

但是听到苏北说的这么云淡风轻,心里隐隐有些尴尬,怎么说自己也算个名人,他却一副漠视的样子。不过这些心里活动,林婉清是打死也不敢说出口,她有这个自知之明,苏北敢和光头甚至是幕后的白少平等对话,说明人家是一个世界的人。

林婉清知道,自己只是在电视银幕上比较脸熟,如果真论起家财和势力,她这个小明星在这些人眼里,只是个呼之即来挥之即去的艺人罢了。

苏北帮她打了一辆车,送走林婉清后,自己才回到酒店,这才看到手机上有一条短信息,是小贾的妹妹贾琳琳发过来的:苏先生,谢谢你为我哥抚恤金的事忙碌了这些天,姜总监已经找我说过了,答应给一百万,我马上就要去上学,好人一生平安。

苏北紧紧的攥着手机,看了眼时间,距离贾琳琳火车开车还有一个小时的时间,一股无名火涌上心头。姜涛,我相信你,才把小贾抚恤金的事交给你,你就是这么给我答案的!

一百万的抚恤金说多不多,说少也不少了。这年头,什么都很贵,但唯独工资不高,可是一百万,如果小贾还活着,他在柳氏集团干十年八年也挣回来了吧,难道姜涛赚了小贾的后半辈子的生命吗?

当当当!

“姜涛,你给我滚出来!”苏北从没跟姜涛发过火,但是这次破例了,居然表面上稳定住自己,在背后单独找小贾的妹妹,把一千万的抚恤金降低到一百万,好一首釜底抽薪,别人暗算我就算了,我苏北一直拿你当自己人。

姜涛很快把房门打开,她似乎料到了会是这个结果,但是她不后悔,柳氏集团现在财力有多吃紧,只有她这个运营总监能够感觉得到。而现在新产品要进入市场,马上投入大批量生产,各种项目纷纷上马,流动资金短缺,这都是她和董事长头疼的问题。

“苏北,有什么事不能好好说,在楼道里吵吵闹闹像个什么样子?”

“滚蛋,现在就跟我去一趟火车站,把小贾的妹妹追回来,如果晚了的话,我找你算账,快点,回头我再跟你解释。”

“我拿件外套。”

幸亏今天下午,韩立民为了让总监工作方便一些,特意将他的那辆宝马745借给她开,在苏北准备打车时,姜涛将车开出酒店的停车场,一挥手,“上车吧。”

苏北意识到刚才的话说的太重,毕竟姜涛不是柳寒烟,柳寒烟是那种动了刀子都不会记仇的人,而姜涛更像是各大家闺秀的读书人。

“抓紧时间,再晚就来不及了。”苏北催促道。

姜涛瞄了眼车载导航上的时间,已经快十二点了,小贾妹妹的火车正好是十二点十分发车,当然这里是县城,小站要晚点一些,但现在赶到火车站,肯定会来不及。

但是姜涛为了让苏北彻底死心,只好用她最快的速度驾驶。

“董事长的意思很明显,降低这场事故的负面影响,安抚家属这项工作交给我来处理,而财务部门审批下来的抚恤金确实只有一千万,如果我说谎了,天打雷劈,你可以现在就跟董事长打电话核实一下。”

顿了顿,姜涛又说:“韩立民起初只给了十万,他这方面比较有经验,保险公司的理赔占了绝大多数,不需要我们操心。我已经和小贾的家属商量过了,他们开始确实是说一千万,但那只是失去亲人后带着情绪的做法,我们当然要冷静下来,把这件事稳稳当当的办好……”

苏北的注意力都在交通上,回头看了她一眼:“小贾是不是为了柳氏集团死的?”

姜涛想了想说:“是和不是有那么重要吗,昨天陈副总和法务总监的话你也听到了,这种事别说是自己,就算是外人想要拿来做文章,对企业都是个很不好的影响。所以,苏北你干嘛要揪着不放?”

我揪着不放?我只是在做正确的事,既为了柳氏集团也为了柳寒烟,一百万买一个远攻的命,那是人该干出的事吗。

其实,技术顾问小贾的死亡,现在警方已经涉入调查取证的工作之中,初步确认,乔二东谋杀案成立。如果是谋杀,保险公司理赔的可不是小贾的人身安全,买了保险的是柳氏集团临南县分公司,所以保险理赔都已经暂时终止,这不是民事案件,而是刑事案件。

这样一来,乔二东可能会判死刑。但是乔二东怎么判刑,小贾都不会活过来,他的家人反而不会得到保险公司的理赔,只是拿到了柳氏集团一百万的抚恤金。

因此,小贾的妹妹在临上火车前,给苏北发了一条感谢的短信,虽然是感谢,但是字里行间无不透漏着失去哥哥的痛苦,以及柳氏集团出尔反尔的失望,却有怒不敢发。

苏北尽量冷静下来,平心静气的问道:“你和董事长提到过乔二东这个人了吗?”

“呃,提到了,董事长不怎么关心。”

“你没有告诉她,乔二东很可能是洪威的手下。”

“苏北,你不要太意气用事和异想天开,这只是我们的猜测,没有任何证据。说了这些,只会给董事长添堵,却没有任何的实质性效果。”

姜涛也觉得莫名其妙,苏北只是个保镖罢了,即便他和董事长的姐姐是战友,但是对事长的关心有些超过了朋友之间的友谊。

听她这么讲,苏北没有解释,如果这次不是自己当机立断,乔二东这种地头蛇,指不定会在临南掀起什么腥风血雨,很明显都是针对着承载着柳寒烟希望的临南分公司上面。

至于乔二东的判刑和口供,苏北这两天来也有所耳闻,乔二东为什么杀小贾?他给法官的答案是,他看中了小贾的妹妹贾琳琳,但是小贾坚决不同意,所以乔二东安排了这次事故,造成小贾在车祸中意外死亡的假象。

不得不说乔二东对洪威很忠诚,可是这条死狗在临死前还给小贾的家庭造成了这么大的损失。柳氏集团不是拿不出一千万的抚恤金,但是听说小贾的死亡是因为他妹妹的私人恩怨得罪了地痞乔二东,不仅没有拨款,还觉得这次事故,柳氏集团的损失是被小贾连累的。

如果小贾不是柳寒烟看中的一个技术人才,还有姜涛的从中调停,连一百万的抚恤金都不会有。所以从一定程度上来讲,姜涛已经做到她最大的努力了。

“松开安全带,我来开。”

苏北固执的将姜涛的安全带解开,示意她从座位上跨坐到副驾驶的位置,自己换过去。

“你疯了,这是路上,出车祸怎么……”姜涛不知道他为什么这么执着。

虽然是在深夜,但路上零零星星还是有几辆车,看到前面宝马里面,两个男女在互换位置,都不停地鸣笛警告,离他们远远的。

终于,苏北坐到驾驶座上,而姜涛满脸涨红,又是羞臊又是愤怒,刚才在换位置的时候,自己穿得可是裙子,就这么以这种不符合她身份的动作,撅着趴在驾驶台上爬过去,换做谁都不会淡定。

看到姜涛系好安全带后,苏北一脚油门下去,右手刷刷连续制动换了几个档位,在一个红灯时,直接飘然而过,吓得十字路口的一辆帕萨特司机以为自己闯了红灯,连忙抬头看眼前的绿灯,随后对苏北的车屁股破口大骂。

“好险!你慢点!”姜涛可不是安琪儿,她是个遵守交通,黄灯亮了都不会走斑马线的高素质人群,被苏北这一路飙车下来,吓得一身冷汗,真是个疯狂而危险的男人,怎么就会喜欢上他了呢,难道是自己压抑已久的感情得不到宣泄,在骨子里也是个追求刺激的女人吗。

在抵达火车站的一刻,姜涛正要松一口气,忽然车子一拐,居然从火车站的公交停车场中央穿了过去,狭窄的公交车之间,后视镜几乎都能刮倒公交车的车体。

随后车子又从出站口,直接开进去,一个甩尾,从一个长长的斜坡冲上去,这是火车站台行李托运的入口,也是冲到站台最近的路程。

姜涛悬着的一颗心几乎跳到嗓子眼里,这一路上闯的红灯以及擅闯火车站,几乎能把韩立民的行驶证吊销了吧。而苏北近似疯狂的飙车模式,让姜涛想起两部电影,速度与激情以及暴力街区。

随着哧的一声急刹车,宝马停在一辆站台上卖矿泉水和报纸的小车前,距离不到半米。下了车,苏北一眼看过去,火车正在检票,没有发现小贾妹妹的身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