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章 认了个妹妹/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苏北摔上车门就去寻找贾琳琳的身影,是这趟列车没错,但却不知道她从几号车厢上车。正在茫然张望时,发现不远处的报刊亭前有一个清秀的女孩儿正在被一个男人纠缠,不是贾琳琳又是谁。

苏北几大步跑了过去,她还全然没有发现苏北追了上来,眼神中流露出淡淡的哀伤,却还在和纠缠她的男子辩论。

“我要上车了,你再不给我车票,我真的要找乘警来处理。”贾琳琳很生气的说。

“我说妹子,你咋这么不懂事,不就是跟你要个电话号吗,给我呗。”小青年手里晃动着一张火车票。

贾琳琳是个老实巴交的女孩儿,如果不是为了赶车,她也不会在大半夜独自坐火车,县里火车站的秩序不怎么好,她是知道的。

“你这人讲不讲理,在网上说好了的,三百五十元,你现在跟我要五百,而且不给你电话号,就不给我车票。那好,你现在把钱退给我,我不要你的票总行了吧。”

“嘿嘿,妹子开啥玩笑,从江海到燕京,特快要十五个小时,你就想这么站到燕京啊。”

“你!”

贾琳琳这两天因为哥哥的后事,睡不好吃不好,已经消瘦了一圈儿,在火车上如果没有座位可以休息的话,就算是健康的人也会累得脱一层皮,所以她才从网上联系到一个老乡,这个老乡买的是今天的车票,临时有事要退票,就在县城的贴吧上公开卖这张去燕京的硬座车票,却没料到买票的是个萌妹子。

苏北从他背后走来,在票贩子肩膀上重重的拍了两巴掌。

“你是谁?”小青年警惕的看着苏北,刚才这两下差点没把他拍趴下,在一转身,看到比他高半头的苏北,一看他西装革履穿得都是名牌,本身就怯懦了一层,加上他现在不占理,警觉的看着苏北。

“拿着你的车票滚蛋吧。”

苏北真应该感谢一下这个无良小青年,不是他拦住贾琳琳的话,她已经上车了,上了列车,自己再找贾琳琳犹如大海捞针。

小青年可不打算和苏北动手,一看这哥们儿就是个练家子,诧异的看着贾琳琳:“那个妹子,这张票还是给你,刚才我跟你闹着玩呢,咱们都是老乡,我哪能黑你五百块钱,嘿嘿。”

小青年很识时务的把票塞给贾琳琳,转头就跑,一边跑一边回头,这才注意到苏北身后又来了个大美女,心里倒是挺嫉妒拍他肩膀那哥们儿的,开宝马泡美眉,这种人自己真惹不起。

贾琳琳也很惊讶苏北和姜涛居然会来送她,万分感谢的对苏北笑了笑:“苏先生姜总监,谢谢你们来送我,不过我的列车马上就要开了,我先走了。”

苏北拽住她胳膊,不由分说将那张花了她三百五十元的车票撕掉,扔进垃圾桶里。

“苏先生,您这是什么意思?”贾琳琳有些责备的说。

“我可不是来送你的,而是接你的。”

“接我?去哪儿?”

苏北很抱歉的笑了笑:“你哥的后事我刚刚听说,但是你相信我,绝对不会让你失望的,现在你就跟我回去,我说过会给你们家一个满意的答复,就绝对不会食言。”

姜涛一语不发。

苏北拉着贾琳琳将她的行李箱也放进后备箱,让她上车。

当这辆车从原路返回的时候,乘警早就把他们拦住了。姜涛万分无奈,只好给韩立民打电话,老**在梦乡里,听说总监好董事长秘书以及他的爱车被扣,随便穿了套睡衣就开着他媳妇的车跑来,在路上已经通过人际关系联系了些熟人,耽误了很多时间,才把事情处理好。

当韩立民知道他的宝马闯了五六个红灯后,哭笑不得,但是又不能说什么,只能自认倒霉。一路无话,车子返回酒店,没有单独开房间,让贾琳琳和姜涛住一块,她那个房间宽敞。

苏北从外面叫了些外卖烧烤,他从今天中午到现在一口吃的没动,早就饿了,狼吞虎咽的吃了起来。

贾琳琳看看苏北,又看看姜涛,她知道姜涛的职位要高一些,哥哥小贾以前是韩立民的下属,而韩立民又是姜涛的下属。

可是,贾琳琳心里一直很惆怅,纠缠她多年甚至把她逼到外地读书的乔二东落网了,是苏北抓的人,她从心里感谢苏北。

但正是因为乔二东的落网,让她的家庭丢掉了哥哥的抚恤金。因为乔二东的供认不讳,让大家都以为乔二东是因为看中了自己,所以谋害哥哥小贾,直接导致保险公司拒绝意外事故理赔责任,而柳氏集团也将起初苏北承诺的一千万抚恤金改为一百万。

今天下午,姜涛曾经找过小贾的母亲提到过这件事,这一百万的抚恤金柳氏集团其实可以不给,因为董事长比较怜惜小贾,所以才顶住压力给他的家庭申请了一百万。

贾琳琳以为这件事会告一段落,没想到又被苏北接了回来,心里的感激之情溢于言表,苏北作为柳氏集团的员工,居然为自己的家庭争取更多的赔偿,而在此之前,母亲因为情绪失控,还曾经砸了苏北的奔驰车,用转头砸了他的头,可是他都没有放在心上,这得是多么伟岸的胸怀。

苏北吃饱了饭,擦了擦嘴点燃一根烟,看出贾琳琳的犹豫和担心,笑着说:“不用担心,我说过会给你满意的答复,就一定会的。”

“苏北!你一定要否:“我不想和你吵,有什么话咱俩私下说。”

说着,苏北的目光转向贾琳琳:“你母亲现在的精神状态怎么样?”

提到母亲,贾琳琳想到她支离破碎的家庭,不禁潸然泪下:“医院和警方都说我哥不能总放在太平间,需要火化了。我妈在村里已经给我哥哥找好了墓地,火化后就带着我哥哥回去。”

苏北沉默了片刻,叹了口气说:“你妈这两天住院前前后后也花了不少钱吧,有人照顾她吗?”

“我舅舅还有表哥他们,让我先去上学……”贾琳琳的声音有些沙哑,她母亲身体也不好,白发人送黑发人,这种悲伤的打击下,短短的几天里母亲好像又老了许多。贾琳琳只想快点拿到毕业证,然后回到母亲身边,照顾她。

不只是家家有本难念的经,个人也有难念的经,贾琳琳在燕京上学,要让她回到熟悉的江海来找一份稳定的工作的话,也是难上加难。

苏北带回来的外卖中,另外还买了两箱啤酒,三个人坐在一起,缓缓的喝了起来。姜涛酒量不行,但是心情郁闷,一赌气喝了不少。而贾琳琳更是借酒浇愁,一瓶下去又开了一瓶,她的酒量倒是比姜大总监强了许多,居然还能和苏北碰杯。

苏北虽然有能力通过内力将酒气逼出去,但这只是对付那些不应该的酒局,和自己人喝酒还用到这些作弊的方式,还不如不喝,半箱子啤酒下去后,也觉得脑袋有些发沉,这两天太操心的缘故。

看到空空如也的啤酒箱子,苏北轻笑对贾琳琳说:“琳琳,你去对面房间睡,我有事和这位酒品非常好的美女谈谈。”

贾琳琳瞥了眼姜涛,她心里也在狐疑,姜涛是总监,苏北是保镖,这两个人如果没有私交的话,怎么可能会平起平坐,于是识趣儿的离开了。

“对了琳琳,现在姜总监在场给我证明一下,虽然你哥哥没了,以后就拿我当你哥哥来看待,如果有人欺负你的话,就是欺负我苏北”

“苏先生这……”贾琳琳有些受宠若惊,怀疑苏北是不是真的喝醉了。

“别苏先生了,以后就叫我哥就成。”

“喔,苏哥?”贾琳琳顿了顿,改口道,“北哥。”

苏北的名字和姓氏,无路你叫什么都觉得怪怪的,贾琳琳干脆不去考虑这些问题,这些天来的伤心和劳累早已疲惫不堪,去了苏北的房间睡觉。

关上门后,苏北看着沙发上眯着眼睛假寐的姜涛,把她抱起来放在床上,替她脱了鞋,然后坐在电脑面前,给柳寒烟打了个电话。

看来,这比抚恤金想要从运营总监这里批下来是不可能的了,董事会也不松口,为今之计只有柳寒烟这个小富婆有这个气魄和实力能拿得出这笔巨款。

电话那边,已经躺在安琪儿怀里睡着了的柳寒烟,接到苏北电话后大发雷霆了一顿,随后听到他居然把小贾的妹妹接回来,还跟自己要九百万,一怒之下险些把安琪儿踹下床,抛下一句“你和姜涛死在临南这么久,就给我这个答案,你给我原地站着别动,我明天过去,记住今晚不许睡觉,就给我站在那等着,保持这个姿势!”

苏北挂掉电话后,装睡的姜涛才慵懒的睁开眼睛,看着手里还有一瓶洋酒的苏北,嗔怪的瞪了他一眼:“我知道,我在你眼里不算什么,看来只有董事长来了才能压得住你。”

“你说柳寒烟?”苏北扬起一个灿烂的笑容,你还是不了解那个女魔头,咱们董事长可不像表面上的那样冷血。

坐在椅子上,苏北的目光盯着天花板,好久没有放纵的喝过一次酒了,酒入愁肠愁更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