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章 宽以待人/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柳寒烟环抱着肩膀,异常冰冷的看着苏北,临南仓库的这场事故中,如果不是苏北的果断行为,也不会从背后挖出乔二东这个幕后真凶来,不仅为公司拿回了货物,还铲除了这个地方恶霸。

可是,这并不代表苏北可以仗着自己的功劳来辖制自己。

“苏北,你还知道自己姓什么叫什么,是我什么人吗?”

苏北瞥了眼贾琳琳,忍气吞声的说:“保镖。”

“那么请保镖先生出去,我有事和贾琳琳小姐谈。”

苏北苦笑了两声,替她们带上房门,自己站在门外,他闭着眼睛都能想象到柳寒烟会怎么说,而贾琳琳肯定对付不了她。

等苏北消失在自己的视线中后,柳寒烟看着小贾的妹妹,反而没了脾气,坐在椅子上,示意她也对面坐下。

“你叫琳琳是吗,你哥贾春辉是一位优秀的员工,关于这次事故,我非常的抱歉,代表柳氏集团的董事会,向你还有你的母亲感到遗憾。”

“喔,董事长,我……”

“你多大了?”柳寒烟侧面打听起来。

“二十一岁。”贾琳琳喃喃的说。

“还读书吗?”

“在燕京读大四。”

柳寒烟点了点头,说:“我刚才说过,小贾的工作能力非常出色,我们集团算上分公司至少有两千人,能让我记住名字,已经说明你哥哥很优秀了。”

“谢谢董事长,如果我哥哥能够听到您亲自表扬的话,他一定会很高兴的。”

“琳琳,你看这样行吗。这次的事故,我也听到了过程,主要是因为那个什么乔二东对你图谋不轨,小贾想要保护你这个妹妹,所以和他产生了冲突。导致乔二东蓄意杀人,才酿成了这场灾祸,还连带毁了我们的一批货物。刚才的那个苏北还有我的运营总监,都在为你还有你的家庭争取抚恤金。”

贾琳琳大气儿不敢喘,神色紧张的看着柳寒烟。

柳寒烟继续说道:“既然我来一趟,肯定会去送小贾最后一程,并且也不是空手而来。这里有二十万元,并不是柳氏集团给的,而是我私人给你的一点补偿,希望你能够好好努力。”

贾琳琳不知道这钱应不应该接着,她哥哥的命,不止这一百二十万,但是不拿着,她哥哥的死会更加不值得,何况她的家境也很需要钱。一旦拿着这些钱,又更加觉得对不起哥哥,左右都非常为难,她上过大学,但是没处理过钱的事情,这个时候她非常想让苏北来替她拿个主意。

苏北不用贾琳琳求救,他一直在外面听着,不清自入推门就进来。

“柳寒烟你什么意思,不是说好了一千万吗,转脸之间你就翻脸不认人。”

柳寒烟非常愤怒:“你叫我什么?”

“柳寒烟!难道这不是你的名字,还是我发音不准,用你的话来说,你还知道自己姓什么叫什么吗,叫你一声董事长,你还真拿自己当回事了?”

贾琳琳吓坏了,这俩人完全是要打架的节奏,她怕苏北一时冲动,为了哥哥的事情和董事长翻脸,更怕董事长会因为苏北的怒气顶撞到她,随后开除了苏北。

柳寒烟脸色煞白,使劲儿的咬着后槽牙,挤出一句王八蛋来:“那你说,你为什么非要给人家一千万?拿我的钱送人是吗?”

苏北怒道:“你也说,你为什么出尔反尔?”

“因为小贾是因为私人恩怨死的,还连累了公司,我没有追究他的责任已经算是仁至义尽了……”

“尽你大爷的死人头,柳寒烟你摸着自己的良心说话,你知道人家老太太管我叫什么吗,奸商,她叫我奸商。我现在才明白这两个字的重量,你还真他娘的对得起这俩字。”

“你再给我说一遍!”

“奸商!怎样,咬我啊?你真好意思说小贾死于私人恩怨,乔二东是谁?洪威的人难道你一点不知道,他咬出是因为私人恩怨,不过是不想把洪威引出来,董事会还有你这个王八蛋居然信以为真,揣着明白装糊涂,就是不想给人家钱,你算是什么个东西。”苏北也气得直哆嗦。

柳寒烟脑袋懵了,忽然冷静下来,冰冷的看着他:“乔二东是洪威的人?”

苏北冷笑道:“雪芙蓉系列产品马上面世,你动动那颗优秀的猪脑子好好想想,难道不是这么回事吗。”

柳寒烟以前也怀疑过,但是市里给出的答案确实是刚才自己所说,既然苏北挑明了说了出来,她绝对相信洪威会干出这种丧心病狂的事情来。

沉默了许久,贾琳琳哭得跟泪人似的,“北哥,你不用和董事长再吵了,一百二十万就一百二十万吧……”

苏北拉着她的手,朝门外走去,头也不回的说:“你放心,剩下的钱,我就算卖血也会给你,咱们不像某些人。”

不知道为什么,在苏北的潜意识里,小贾的家属,就和他以后要面对的战友家属一样,难道连金钱就能解决的抚恤金这么点要求,她还要讨价还价吗。

柳寒烟之所以和董事会保持一直,也是认为小贾的死亡是私人原因,而并不是因为公司。被苏北揭穿出来后,意识到自己太过于自以为是,可面子上下不来,看到苏北跟小贾的妹妹走后,跺着脚骂了几句,也追了上去。

一路上一言不发的三人气氛很诡异,来到医院太平间后,殡葬服务的人员也在场。

就在这时,小贾的母亲一声凄厉的哭喊声,撕破了太平间的冷寂,贾琳琳也跪倒在床前放声痛哭。整个气氛都沉浸在压抑和悲伤之中。

姜涛走过来,从包里拿出面巾纸悄悄递给柳寒烟,柳寒烟点点头拭去眼角晶莹的泪水,她想到了父亲离世时候的场景,那时候自己还有姐姐在身边,失去亲人的感觉她能切肤的体会的到。

安抚好家属情绪,处理后事,苏北跟着跑前跑后,当骨灰盒拿出来交给贾琳琳舅舅,那边老家已经准备好了灵位,小贾已经死了超过十天,早该入土为安了,但是不能入土的原因就是,尸体可以为家属争取最后的心里补偿,可是这部分补偿事到如今还在争执之中。

在医院旁边的茶馆里,姜涛终于忍不住了:“董事长,我个人觉得宽以待人是老董事长时代就树立起的企业文化,不管是什么原因,小贾确实是死在公司的车上,我觉得苏北……苏先生的主张也不无道理,寒了谁的心都可以,唯独不能让死者寒心啊。”

苏北在一旁感叹,到底是读过书的人,肚子里墨水多,这番话比自己和柳寒烟人脑袋打成狗脑袋都管用。

柳寒烟神色凝重,看了眼姜涛,又看了眼苏北,以及旁边的贾琳琳母女。她发现自己是个恶人,可是她有她的苦衷。一千万她拿的出,一个亿柳氏集团都拿得出,可是怎么拿才是关键。

苏北看出她的动摇,连忙说:“安琪儿欠我五百万,你给她打电话,她卖了车后会给我,这笔钱我给你,你转交给小贾家属。剩下四百万的亏空,你可以自己掏,也可以让我继续想办法。”

“你能有什么办法,偷去,还是抢去?”柳寒烟瞪了他一眼,随后惊讶的问:“安琪儿欠你五百万怎么回事?”

苏北模棱两可的说了一遍赛车的事情,别人听后还无所谓,倒是姜涛听了以后心里真想拧他,怪不得昨晚上飙车那么厉害,原来你还搞地下赛车。

突然被苏北补助了五百万,柳寒烟轻松了许多,但又不好意思表露出来,干咳了两声:“阿姨、琳琳,你们看这样好吗,一周之内,我会让人给您家把剩余的九百万送过去。而且……”

柳寒烟的目光放在贾琳琳的身上:“琳琳,你大学毕业后有什么打算?”

“董事长,我还没想好,以前因为乔二东的事情,打算留在燕京工作,现在乔二东被捕了,我哥哥……又出了这样的事,所以我打算回到江海来工作。”

柳寒烟点点头说:“如果你愿意的话,可以来柳氏集团上班,而且是去总公司,等你一拿到毕业证,就可以找姜总监,让她亲自给你面试。小贾是位好员工,我相信他的妹妹也会非常的出色。”

“真的吗?”贾琳琳有些激动,现在一份工作很难找,尤其是她在外地上大学的这种,柳氏集团是大企业,如果能进入其中工作,简直是自己想都不敢想的事情。

贾琳琳的母亲也非常的感动,说了些感激的话,她没想到董事长会来,甚至真的批准了一千万的抚恤金,还安置了女儿的工作问题。

说话间,外面的灵车已经再催促母女二人,这才离开。

临南分公司的事故已经处理完毕,而姜涛还需要去分公司拿一些市场资料,理所当然,柳寒烟是不会在分公司站脚的,正好苏北的车也被韩立民的人修好了,开车载着她回市里。

在路上,柳寒烟和苏北两人都非常的尴尬,早上大吵了一架后,神清气爽,可是关上车门就剩下俩人了,还是一对儿尴尬的夫妻。

“哼,看不出来,你个王八蛋还挺善良的。”柳寒烟冷哼道。

“哪里,董事长过誉了,我这点小善良和您的豁达胸襟比起来,简直不堪一提。”顿了顿,苏北收回玩笑,两人陷入长久的沉默之中。

“寒烟,早上的事非常对不起,是我情绪太激动了,你要打要罚随便,我保证绝对不和你顶撞。”苏北因为小贾的抚恤金,迫不得已和柳寒烟撕破脸皮大吵一顿,事后后悔不已,寒雪临死前叮嘱过自己,要让着这个妹妹些,他没有做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