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章 董事长的笑容/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正要进电梯时,旁边的一架电梯恰好上来。叮咚!洪威走出电梯,身后还有公司里的两个高层老顽固。

“洪总来了。”

洪威轻哼了一声,这次没有和苏北客气,而是怒气冲冲的朝着董事长综合办走去,楼道里无论是秘书还是管理者都默不作声。

柳氏集团的员工都知道,公司的运作主要是靠洪威。而这次,雪芙蓉产品面世,从研发生产,到流通环节,再到签约明星代言人,完全是跨过了洪威的阻碍,所有人都在猜测,这是不是柳寒烟对洪威的公开宣战。

很快,洪威从综合办走出来,已经了解了合同条款的细节,他内心是有些惊讶的,什么产品找什么代言,什么明星什么年限的签约费用,都在他心里有一笔账。可是这次柳寒烟签林婉清,居然只花了一千三百万,而且合同方还保存有林婉清后续广告的主动权。

这时柳寒烟也送林婉清走出董事长办公室,和洪威面面相觑,两人只是象征性的打了个招呼。

洪威注视着林婉清进入电梯,才把目光放在苏北的身上,随即又看向柳寒烟。

“董事长,合同的事进展还算顺利吧?”

“还不错。”柳寒烟在洪威面前平起平坐,现在她胜出一筹,难言心中的喜悦,甚至有些小人得志的神态,故意来气死洪威。“洪总找我有事吧,进办公室谈,一会儿我还要参加宴会,很抱歉,我很赶时间。”

洪威肺管子都要气炸了,我就不信你雪芙蓉的新产品能够畅销,还有那个不知死活的林婉清,不管你们这笔合同是怎么签的,主动权还在我的掌控之中。

洪威找柳寒烟没什么重要的事,根本原因是他被柳寒烟排斥在新产品上市之外,不仅是洪威,就连他手下一批高管也无法进入柳寒烟的操作之中。

“董事长,我确实有些事……觉得有必要和你说说了,是关于苏北的。”

“苏北?”柳寒烟有些没了底气,不会是他又给自己添什么乱子了吧。

“年轻人轻狂一些虽然可以谅解,但是不能因为他是柳董事长的保镖,就能够在柳氏集团横行无忌。”

柳寒烟很不爱听这话:“横行无忌具体指的是什么?”

“你还是自己看看吧。”

洪威将一份材料扔在桌子上,他刚才去综合办公室询问合同的细节,秘书小组的组长小张给了他这份材料,居然是一份检讨书,但是落笔人是小张,小张和几个看苏北不顺眼的同事,将他第一天来公司的诸多过份事迹,添油加醋浓墨重彩的描述了一遍,恰好洪威来了,于是小张就把这份资料给了洪威。

柳寒烟看了后,大吃一惊,不是对苏北做的一些“过格”的事情而吃惊,毕竟苏北就是这种人,他要是老老实实上班就不叫苏北了。

重点是,这些条条框框堪称泣血的控诉,肯定是她身边的人做的,否则不会清楚苏北在上班期间迟到早退,旷工喝酒等等。

她的脑子里飞快的闪现过几个人,周曼首先被排除了,难道是秘书办公室的人。这样一来她头就更大了。要知道柳寒烟的任何决策以及日程安排,都是上百名秘书和特级助理经过层层筛选而批下来的。

也就是说,秘书办公室有洪威的人,即便是自己把洪威排斥在局外,他的眼线还在监视着自己。柳寒烟有些恼火,随手将材料扔进垃圾桶。

“洪总,你找我就是说这些无关紧要的事情吗?苏北的言行确实有不妥的地方,但是这个公司里的任何一间办公室,哪个没有故事,当我不知道,大家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互相过得去就算了,这种打小报告的小人,我最看不上。”

苏北在门外听得清清楚楚,他没想到柳寒烟居然还会为他辩护,看来这些日子的努力总算是没有白费。至于洪威,苏北虽然有几万种方式将他悄无声息的灭掉,但是如陈副总所说,洪威握有柳氏集团百分之三十的股份,洪威一倒,柳氏集团第二天就是资不抵债的破产企业。

洪威走后,苏北站在门口,柳寒烟坐在里面,沉默了很久,随着下班后秘书部一阵凌乱的高跟鞋声音后,整座大楼都变得清静了。

“苏北,你走不走?”周曼拎着包出来。

“我一会儿还要送董事长参加酒会,你先回去吧。”

“哦……”周曼缓缓的走了两步,又转头说:“苏北,你哪天要是有时间,能不能帮我做件事?”

“都是同事又是朋友,哪里来的帮字,有事你说话。”

周曼轻笑一声,招招手有些坏笑的说:“我房子到期了,想换一个地方租,改天我放假你也有时间的时候,帮我搬家可以吗?”

苏北心底有些不乐意,搬家这种活你找搬家公司不行吗,又是床又是柜子的。但想到周曼平时对自己的照顾,只好硬着头皮答应下来。

周曼走后,这层楼就真的清静了。

许久,柳寒烟轻轻的吆喝了一声:“还装个屁,进来吧。”

柳寒烟觉得自己是对苏北太苛刻了,其实这家伙还是蛮……牲口的!柳寒烟刚有一点好感,从她里间办公室出来,本想要关怀一下下属,没想到苏北比自己都客气,居然脱了鞋,臭脚丫子亮在空中,躺在自己专用的按摩椅上,左手一杯咖啡,右手一本很恶心人的时尚杂志看得不亦乐乎。

“苏北,刚才老洪的话你又不是没听见,咱们能不能注意点个人形象问题?”

“咱条好,穿什么都无所谓。呃,姜涛买的皮鞋小一号,穿着挤脚,我晾一会儿,没味儿吧。”苏北搬着脚稍微闻了一下。

柳寒烟看的差点吐了,抱着肩膀站在他面前,突然冷冷一笑:“北哥,能不能问你一件事。”

“老婆大人请讲。”既然你先那我开涮,就别怪我也拿昵称称呼你了。

“你和那个林婉清是怎么认识的。”

苏北掐掉烟头,他以前在部队没这毛病,反而现在生活清闲了,没事的时候总喜欢点一根烟,无论抽不抽。

“我说路见不平拔刀相助,或者英雄救美,你信不信?”

“信。”柳寒烟觉得这个答案是唯一有可能的,否则林婉清怎么会跟苏北扯上关系。

“那就好了,不需要我解释。对了这是个秘密,你别出去乱说。”

“放屁,你以为我是你吗,拿着人家的秘密来要挟人家签约。”

苏北一阵无语:“烟姐,我这可都是为了你,天地可鉴啊。”

烟姐?柳寒烟气得七窍冒烟,但是没有发火,谁叫她今天心情不错,在和林婉清的谈判中,她占得了先机,甚至这款合同连广告部都无法谈下来,居然因为苏北的几句话,让林婉清最终敲定下来。

想到这里,柳寒烟有点想谢他,但是谢字怎么也说不出口,从她的私人柜子里,拿出一瓶朋友从国外带回来的拉菲,给两人各倒了一些。

两人轻轻的碰杯,刚放在嘴边,门就被敲响了。

“请进。”柳寒烟从一个女人,瞬间恢复成冰山总裁的模样,倚着办公桌,发狠的掐了苏北一下,示意他穿上鞋和外套。

苏北象征性的坐起来,他早就听到隔音效果非常不错的门外,是姜涛的脚步声。女人的脚步声可以说是各不相同,柳寒烟属于雷厉风行,踩着地雷都要响两声的那种。而姜涛属于柔中带刚不愠不火,踩了地雷都要五分钟之后她回家洗澡睡觉后才会爆炸。而周曼则属于蹑手蹑脚的类型,这种女人一辈子都不会踩地雷。

“董事长,苏北在……苏北!你气死我了,你气死我了!”

姜涛正要问董事长苏北的去向,正好看到他正大模死样的坐在那里喝红酒,气得直跺脚。

柳寒烟也愣了,她的运营总监什么时候这么不淡定了,以她对姜涛的了解,这女人属于山崩于前面不改色的类型,苏北不会是把她给……

“姜涛怎么了?”柳寒烟问。

姜涛都快哭了,一把从苏北的衣服兜里把手机掏出来,上面有她四十多个未接电话。

“董事长,你还管不管了,苏北答应替我搬台布和地毯,结果人影都没一个。如果你忙着,你一开始就别向我承诺,这倒好,我把员工都打发走了,正好又下班,我一个人搬的……”

哎呀!苏北一拍额头,“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一忙起来,居然忘了这茬了,这事耽误的,呃,姜总监,这次真不是我放你鸽子,董事长叫我谈合同,不信你问她。”

柳寒烟看到姜涛汗流浃背,这才发现她高跟鞋的一个跟还在手里,忍俊不禁的笑了,刻意板着脸说:“这……确实是我找他,不过苏北,你为什么没接姜总监的电话?姜涛,来快坐下。”

苏北也连忙为她顺气,倒了一杯红酒给她,单膝跪地滑稽的问道:“要不我亲自为总监大人来个足底?”

姜涛一口用来解渴的红酒喷了出来,恰好喷在柳寒烟的脸上,拿起一块手帕就为她擦,一边擦一边赔不是,突然感觉到这块手帕有些臭,定睛一看,居然是一只男人的袜子。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