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章 潜伏危机/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啊!”柳寒烟一声凄厉的尖叫,吓得姜涛将手中的酒杯一扬,另外半杯酒都扣在苏北的脑袋上。

瞬间整个世界都清静了,姜涛现在连辞职的心都有了,因为情急失控,进来居然忍不住骂了苏北,而一口红酒又喷在董事长的脸上,居然用苏北不知道什么时候脱下来的袜子给董事长擦脸,这得是多尴尬的事情。

柳寒烟的脸色由青变红,又变成白色,冰冷的看着姜涛,又转头看着苏北。三个人心照不宣,都各怀心事。

为什么苏北的袜子会出现在董事长办公室?这是后来一段时间中,姜涛经常会去想的问题。而为什么用苏北的袜子擦了董事长的脸后,她会脸红,甚至这场尴尬居然不了了之。事后,姜涛只能感叹自己心理素质不过硬,居然没有在现场注意到更多的细节问题。

二十分钟后,姜涛从董事长楼层的洗手间陪着柳寒烟出来,后者换了一套姜涛的工作装,面色惨败的对姜涛说:“今天的事就当没发生过,谁要是再敢提起来,我绝对不会心慈手软。”

回到办公室后,苏北已经把犯罪现场打扫干净,重新倒了三杯红酒。

“董事长、还有总监大人,尴尬的事我们就让他唯美的过去了,毕竟这是我们打赢洪威的第一场仗,是不是该举杯庆祝一下。”

姜涛看了一下柳寒烟的脸色,见她没有异常的表现,才暗暗松了口气。

三人各自选取自己的杯子,都举了起来。

苏北笑道:“第一杯先庆祝姜涛担任运营部总监,呵呵,你上任很着急,做的第一个案子也非常急,居然没有摆庆功酒,借董事长的酒庆祝一下。”

三人都抿了一小口,轻轻品尝着醒了十几分钟后百味俱佳的洋酒。

“第二杯,庆祝董事长旗开得胜,不仅保住了临南的这批货,还在今天签下了产品代言人。”

柳寒烟心道,这还算是一句人话。

姜涛微笑道:“那我就借董事长的酒,敬你们两位一杯。如果不是董事长的提拔,我也不会有今天,这里还要特别感谢苏先生从中的协调,希望柳氏集团在董事长的带领下,我们都能够大展宏图。”

柳寒烟的幸运,不在于她的事业终于开始正式起步了,而在于她能结实苏北和姜涛这样的朋友。虽然是董事长,也是血肉之躯,难掩心中的激动,举起酒杯。

“第三杯看来就要我来敬了,首先是姜涛,今天苏北在这里作证,如果能靠着我们的力量,把洪威这些蛀虫除去,他垮台的那天,就是我们再聚的那日,集团的高管都有一些股份和红利,唯独你姜涛没有,我会给你记着,同时也不会亏待了你。”

“董事长您这么说我就更惭愧了,对于金钱的渴望,可能是人的先天本能。不过能展现自己的价值,肯定自己的努力,这比股份对我都要重要。”

柳寒烟点点头,随即看向苏北,想了想,懒散的说了句:“你也好好努力。”

苏北哈哈大笑道:“如果我有一天能让董事长满意的话,你会不会给我转正。”

“转正?”姜涛听得一头雾水。

柳寒烟心知肚明他转正的含义,也只有他们两个知道,姐姐把自己嫁给苏北,她不爱他,这个转正别有深意。

一扫几天里的阴霾,三人喝光了一整瓶价值二十多万从拍卖会上买下来的洋酒,在最后一口的时候,苏北莫名的说了句:“也祝愿我们的友谊天长地久。”

苏北只知道姜涛的酒量不行,没想到柳寒烟更菜,喝了这么点,居然有些上头,可能是这两天没有睡好的缘故。

苏北对姜涛说:“姜总监,酒会那边,你自己去应付吧,我送董事长回家。”

“没关系,那边今晚没什么重要的客人,明天可能会忙一些。哎,接下来好几档子事等着忙,一个是咱们的新产品,另一个就是柳氏集团三十周年庆,年会还有秘书部提到的集体出游,董事长确实累了,早点扶着她回去休息吧。”

在停车场匆匆分别,苏北打电话给张志刚,让他晚上来给姜涛代驾,安排妥帖后,才开车载着脸蛋红扑扑的柳寒烟回家。

路过一家大卖场时,柳寒烟敲了敲他脑袋:“买东西。”

“买什么,家里都有。”

“我逛超市不行吗?”

“行行,我惹不起你个祖奶奶。”

苏北把车停到路边,被晚风一吹,柳寒烟的酒气醒了不少,但脸还是一样的红。

这是苏北第二次陪她闲逛,上一次是她报复性的花钱买发泄,这一次柳寒烟显得精致了一点,但仅限于一点。

柳寒烟直接找到蔬菜区,芹菜萝卜都分不出来的人,也跟小市民似的在那儿挑菜,买了捆韭菜还以为这玩意叫菠菜。当她把卖场的蔬菜区扫了一遍的时候,一辆小推车已经装满,第二辆小推车又拿了许多的肉食以及海产品。

柳寒烟是挑的爽了,但苏北也累得够呛,当他把这些菜搬回家里厨房,准备给她做东西吃时,柳寒烟从楼上匆匆忙忙换了一套衣服。

“放下,放下!”

“干什么?”

“今天我做饭,谁也不许帮忙,滚蛋。”

“你是不是真喝多了?”苏北心道这可是大年初一头一回,太阳什么时候从北边出来了,柳寒烟居然还会下厨。

柳寒烟就是不喜欢苏北质疑的目光,把他推出厨房后,套上围裙,看了眼琳琅满目的菜,从一个食品袋里拿出几本书,都是各大菜系的菜谱。

“那个寒烟,还是我来吧。”

“我不需要别人帮忙。”柳寒烟用头绳把头发粗略的绑起来,认真的看看着菜谱。

研究了半天,柳寒烟亮刀了开始,乒乒乓乓的剁了起来,看的苏北一阵心疼,心疼的是那条鲫鱼,你痛痛快快给人家宰了就算了,看了很多刀,鱼还是一样的乱蹦,柳寒烟一手按着,一手占满了鱼鳞,此时也顾不上洁癖了,居然用鱼鳞的手擦了擦额头上的汗。

苏北看着无奈,手里一根一寸多长的螺丝钉抖手而出,一抹寒光滑过,钉子贯穿鱼的心脏,终于减缓跳动的趋势,这样一来,柳寒烟才能继续改刀。

“你还是歇一会儿吧,乖着点。”

柳寒烟终于洗干净鱼,放在案板上,准备炖一锅鲫鱼汤,撇了他一眼居然很平静的坐在门口,说:“苏北,你说我们这像个家吗。就算我们以后结婚了,难道你会每天都下厨做饭。不管怎么说我是你妻子,上不了床也爱不上你,至少做顿饭总可以吧。”

“那你做吧,友情提示你一句,煤气灶忘了开火了。”

柳寒烟的倔强,让苏北有些担心,如果告诉她寒雪已经离开这个世界,她会做出怎样的事情来,简直不可想象。随着时间的推移,苏北越隐瞒下去,心中的愧疚感就越强。

四菜一汤摆上桌的时候,已经是半夜十二点,谁家真娶了这么个媳妇,真是三生有幸。而柳寒烟的菜,怎么形容呢,苏北表面上狼吞虎咽,心里却在惆怅,一口韭菜炒鸡蛋吃下去,韭菜根上还有垫牙的泥土。

柳寒烟倒是很会保养,喝了一碗汤后回房睡觉。

而苏北今晚就没打算睡,因为半个小时内,有几个不速之客已经悄悄潜入了别墅小院,他不是没听见,只是假装不知道,不想让柳寒烟见识到这个世界上的另一面。苏北给不了她想要的生活,但是她不想要的生活绝对会挡在门外。

别墅的假山下面,一个黑衣人做了个手势,几名同伴悄悄汇合过来,每个人的手里都有一把枪,同时每个人的绑腿上也都有一把锋利的匕首。

苏北是古武修炼者,在这颗星球上,修炼古武的人屈指可数,能达到他黄阶中期水平的人,几乎都能称得上是武学天才。而门外这几个人,苏北根本没放在眼里,从他们的气息中,就能判断出对方的实力水平。

带头的黑衣人低声说:“炸弹安放了?”

“嗯,没问题,十分钟后这栋别墅会升上天空。”

“做完这次,连夜出国,那边已经准备好了,撤。”

四个身影身手矫健的从栅栏上一跃而出,落地悄无声息,他们对定时炸弹的熟悉程度,好比是安琪儿玩赛车,多少公斤的炸药能有多大的威力,炸药是覆盖放置还是露天放置,都做到了专业的水平。

距离别墅百米开外,有一辆今天才从二手市场上买来的无牌照车辆,他们是活跃在缅三角一代的雇佣兵,杀人越货这种事情,对他们来说就是家常便饭。这次收到一个老板的一笔巨额转账,特意前来炸毁这栋别墅。

带头男人拉开车门,几人上了车,商务轿车扬长而去,汽车的轰鸣声,掩盖住后备箱嘀嘀嘀的声音。

十五分钟后,当这辆车即将驶上三环立交桥时,轰隆一声巨响,车毁人亡。这些人到死都不会知道,他们安放在柳寒烟家里的炸弹,为什么会在他们的车后备箱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