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章 被抓/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轰隆!

立交桥上的爆炸,在柳寒烟家里是听不见的,但不知何时阴了一天的天空,突然雷声大作。

卧室里的柳寒烟蜷缩成一团,她很怕打雷,小时候打雷都要缩在姐姐的怀抱里,后来姐姐去当兵后,打雷的时候只能把钟婶叫起来。

客厅的电视上正在现场直播三环立交桥的爆炸,柳寒烟的一张脸几乎比外面的天空还要阴云密布。

外面回来的苏北,已经没有掩饰的必要,叹了口气,推开门,打了个哈欠,仰躺在沙发床上。

“你别告诉我,天气太闷,你出去散步了。”

“聪明。”苏北提心吊胆,却又欲盖弥彰。

“你觉得这种玩笑很好笑吗?”柳寒烟不知道苏北隐藏着怎样的实力,甚至超出自己的世界观也不一定,自己只睡了半个小时,而十五分钟前立交桥爆炸,大概几分钟以后,苏北从外面行色匆匆的回来,已经很说明问题了。

苏北只想把世界最美好的东西留给她,自己到底去了哪儿,做了什么?苏北伪装的程度,甚至连自己都骗过去了。

“我困了。”

“不许睡!”

柳寒烟把电视放的声音很大,拽着苏北的胳膊往沙发下拖,两行眼泪流了下来,在她看来,或许有人要买凶杀自己,苏北在瞒着自己的状况下,做了一些事情,甚至还有自己不知道的,但是她绝对不允许自己嫁给一个杀人犯。

拖又拖不动,打他皮又太厚,刚刚打算与苏北和平过日子的柳寒烟,坐在地上呜呜的哭了起来。她不明白,姐姐为什么会让这种人来到自己身边。

看到柳寒烟哭,苏北反而不如挨一顿揍,坐起来哄着她说:“我真没杀人,不管你信不信。”

“那你去干嘛了?”

“是这样,有一辆车把贵重物品遗落在咱家别墅外,我只是追上那辆车,把东西还给他们,如此而已。”

“就这么简单,你发誓。”

苏北举手发誓:“我要是撒谎就天打五雷轰。”

“不行!你发誓,你要是撒谎我天打五雷轰。”柳寒烟算是吃准苏北宠着她了,与其拿苏北的命发誓,不如拿自己的命发誓更具有威胁。

“好,我发誓,我要是说半句谎话,柳寒烟天打五雷轰。”苏北放下手臂,笑着说:“这下可以了吧,小管家婆。”

柳寒烟心里还是毛毛的,苏北肯定没说谎,但是这起爆炸案也太巧了,恰好发生在苏北不在的几分钟里。

苏北确实没有对柳寒烟说谎,他只是把那几个雇佣兵遗落在家里的定时炸弹,悄悄放进他们的后备箱里物归原主,以彼之道还施彼身。

外面淅淅沥沥的秋雨,落在树叶上,滴答答的声音还能够清晰的听到。

房间里安静极了,两人都没有开灯,苏北静静的坐在地上,柳寒烟在沙发上渐渐的眯上了眼睛。

苏北以为她睡着了,要抱回卧室的时候,柳寒烟忽然睁开了眼睛,黑漆漆的眼珠看着他。

“苏北,我突然好害怕。”

“怕什么,天塌下来不是有我吗。”

柳寒烟迷迷糊糊的摇摇头:“我好害怕你说谎,你骗我钱可以,但是我总觉得你在外面做坏事,我也怕姐姐还会不会回来了,也怕有一天你会离开我又剩下我一个人……”

“睡吧,有我在。”

苏北将她放在床上,轻轻关上房门,疲惫的坐在地上,这是精神的疲惫,脑袋沉沉的,柳寒烟的害怕,让苏北也很害怕,女人的预感都是很准确的。

柳寒雪死了,你的姐姐永远都回不来了,苏北一直在欺骗柳寒烟,他在外面做没做坏事?当然做了,如果一个手上沾满鲜血的人还自诩是正义之士,只能是个伪君子。不过,真正的正义也是胜利的一方所定义出来的,没有战斗何来的胜利,只要有战斗就会有流血,这是个无法逆转的矛盾。

苏北更怕自己哪天会死,留下柳寒烟一个人孤苦伶仃,在漫无边际的期待中孤独到老,确实很害怕。

当柳寒烟一觉醒来的时候,外面的天已经晴了,七八点钟的太阳升的老高,推开房门,发现苏北又睡在他的门口,而这次没有被褥和枕头,就这么穿着衣服倚在墙边,像一尊雕像似的。

这时候的柳寒烟,又有些心疼,苏北的那些花言巧语她可以全然不顾,可是一个守着自己度过每个长夜的男人,有点傻却让人心里很温暖。

“起来!”柳寒烟不善于表达自己的情感,转而化成暴力的一脚,踹在苏北的小腿肚子上。

苏北伸了个懒腰,一个鲤鱼打挺跳了起来。

在柳寒烟的勒令下,苏北不得不去梳洗打扮一番,还要换上一套她曾经挑选的精品男装。而柳寒烟对昨晚自己的厨艺很满意,至少苏北吃的很多,她还全然没意识到,她只是烧汤烧的还不错,勉强可以吃。

“你怎么打算的?昨天刚跟姜涛开完动员大会,马上就要付诸行动了吧?”苏北倚着门口,很想告诉柳寒烟,厨房地上放着的肉和鱼真心不能再吃了,这是夏天,你昨晚上又没放冰箱里,做出来的食物得是什么味道。

还好柳寒烟只是煎了几个黑色的鸡蛋,咬起来脆脆的,她看了眼苏北,本来公司的事和苏北没关系,他又不懂。可是经过这些日子的风波,苏北已经融入到她的商业团队之中,甚至和姜涛的合作还可圈可点。

“现在日化产品很不好做,拿江海地区来说,至少有三个地方日化品牌,要比柳氏集团强大,更何况我们新推出的雪芙蓉系列化妆品,只是新产品,完全没有市场认可度。”

苏北忽然问:“雪芙蓉产品的质量怎么样。”

“你以为柳氏集团是打一枪换一个地方的皮包公司?”

“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说,不能光是产品推陈出新,产品的功能没有一个亮眼点,怎那么在如火如荼的竞争中脱颖而出。”

柳寒烟噗嗤笑了,把盘子里的几个煎糊了的鸡蛋,全部倒在苏北的盘子里,她终于明白了,其实她根本不会做饭,只不过苏北比较好养活,给什么吃什么。虽然做饭难吃,但是吃饭的人爱吃,做饭的人心里还是甜甜的。

“笑什么?”苏北问。

“真没看出来,我们的极品哥居然还有些商业头脑。怎么跟你形容呢,柳氏集团的市场铺货能力,重点集中在长三角一带,如果有朝一日能够铺满全国,我想我们的公司也就距离上市不远了。”

苏北确实不太懂,笑道:“难道现在外地不认可柳氏集团的产品?”

“水土不服很严重,而且别的地区也有日化企业,形成地方行业壁垒,我们想进入难上加难。”

柳寒烟忽然眉梢一挑,对苏北说:“除非向你刚才所说的那样,将雪芙蓉打造成一款有鲜明特色的产品。比如洗发水,有专业护法的,有专业去头皮屑的。”

话锋一转,柳寒烟叹了口气说:“谈何容易呢?不是没有企业有技术和资金,能够做出一款货真价实的产品,用你能理解的方式来讲,就是抹一瓶洁面霜就能够达到美白的效果,但是所需要的原材料和技术太过于高精尖,生产出来的产品,中低端消费人群根本无力购买。日化,日化,日常化学用品,想要走高端的行列,又追不上那些国际大品牌,所以国内的日化企业都是一个尴尬的处境。”

经过柳寒烟的介绍,苏北对柳氏集团的产品运作了解了一层,他已经有了一个不太成熟的想法,只是不知道能不能行得通。

苏北是修炼古武的人,进入古武境界后,不只是单纯的靠炼体就能提升实力,这就需要到丹药的聚气能力。而苏北对炼丹小有心得,他就知道有一种名叫养颜丸的药剂,通过外敷就可以美丽容颜。

只不过,柳氏集团的技术部门,能不能接受自己的意见,还是个问题。何况炼制这种药剂,得需要自己亲力而为,还要许多繁杂昂贵的中草药。

“你在想什么鬼主意,快点吃。”

苏北一口吞下两个鸡蛋,喝了一大口热牛奶,放下杯子擦了擦嘴,笑着说:“寒烟,如果我告诉你,我会用中药配制擦脸的化妆品,当然我不知道啥叫擦脸霜还是洗面奶,但是有一种特别的功效,能消除人脸上的雀斑甚至疤痕和粉刺,我这么说的话你信不信?”

柳寒烟白眼一翻,说:“北哥,你吹的牛皮还能再大一点吗。如果你有这个本事,世界首富应该是你才对,我还用整天和洪威斗法,早就在家里享清福……”

说到这儿,柳寒烟意识到自己被他带进沟里,一拍桌子,将话题岔开:“吃完就走,鸡蛋都堵不住你的嘴巴。”

苏北飞快的将桌子收拾干净,开车和她去公司,今天是柳氏集团雪芙蓉系列化妆品问世的记者招待会,刚刚签约的林婉清也会出息,柳寒烟当然不能迟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