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章 灭顶之灾/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当天下午,柳氏集团的大部分高管和中层,都参加了记者招待会,整个集团对于这个崭新的契机都非常重视。

来自各大报纸和电视台的新闻记者,以及各界人士纷纷到场观摩,闪光灯、掌声、铺天盖地的合作意向,让柳寒烟忙得不亦乐乎。

诺大的商务接待室内人头攒动,无数的镜头和视线都对准了柳寒烟,以及她身边刚刚加入柳氏集团的林婉清身上。

“周秘书,你怎么没去给董事长准备发言稿,这么悠闲自得?”苏北从人逢中挤出去,来到后排的空坐,他以为柳寒烟那妮子又给周曼出了难题,顺便过来问问。

周曼将手里的活放下,唉声叹气的说:“苏北,你说的对,自从雪芙蓉产品开始上马后,我真是越来越忙了。眼皮子底下还有几档子大事要办,哪一件都是耗财耗力,远的不说,这两天招待商界来宾的酒会,还有不久以后柳氏集团的年会庆典,公司员工集体出游的事情……”

“你身后不是有秘书小组帮你协调工作吗?”

“话是这么讲,但董事长让我负责这些事情,我哪里举办过大型活动策划,都是摸着石头过河,办得好董事长高兴,办不好董事长虽然不说什么,公司上下还有那么多张嘴呢,咋办。”

听周曼这么一说,苏北就知道柳寒烟的心思全放在产品上了,连公司的三十周年庆都交给秘书去办,就是不想转移视线。

主席台上的柳寒烟非常庆幸,项目进展的速度超过了她的预期,而在签约林婉清方面节省下一笔高昂的资金,使得资金缺口问题比较严重的柳氏集团得到喘息的空间。

日化产品属于一种特殊的商品,只要这个时代还要看脸,人们还需要保养,这个市场只会越来越大。但是一个新产品能否被市场认可,并不是看商家的夸夸其谈。于是形象代言人这个角色,不仅仅是一个广告,也是让老百姓和消费者购买放心的一个仰仗。

“在雪芙蓉系列化妆品的酝酿之初,我问过我周围的一些朋友,当然她们所用的化妆品都是国外的牌子,这让我非常尴尬,因为连我自己的闺蜜都不用我的化妆品。在国际高端化妆品市场上,一直被国外的名牌所垄断。到今年十月份,柳氏集团已经存在了三十周年,这个企业耗费了我父亲一辈子的精力,也寄托了我们一家人亲情维系和继承的情愫,于是我就想,我们也该有一款自己拿得出手的产品。”

柳寒烟环视了一周,说道:“柳氏集团老产品的亏存量居高不下,商场超市的专柜陷入滞销的局面,集团市场部门的反馈结果是,柳氏集团的产品价格在同档次的日化用品中颇高。我的野心很大,我希望这款产品并不是迎合某一个消费群体,而是便民利民,能够让更多的人接受的产品。幸运的是,经过三年的技术研究,我们的产品终于面世了,而在这个时候,林婉清小姐又加盟了这款产品的代言,使我和柳氏集团都看到了雪芙蓉的未来。”

“在这里,我今天早上亲自从柳氏集团江海仓储部门雪芙蓉产品中,拿出第一批第一套化妆品,亲手送给林婉清小姐。”

台下掌声雷动。

林婉清接过这一套产品,足有好几十瓶。当然,她就是柳寒烟所说的用高档外国名牌的人之一,但是既然为柳氏集团代言,或多或少都要试用一段时间,对得起这一千三百万的代言费用。

随后,柳氏集团的高管和林婉清纷纷发言,都是一些慷慨激昂的套话。记者招待会开完后,在酒店的楼下有个宴会厅。

苏北和周曼下去的时候,宴会已经进行的如火如荼。

有周曼在身边,苏北真不担心自己会饿着,在别人交际应酬的时候,周曼特意走后门为他拿来了一支红酒以及各色美食。

苏北伏在二楼的栏杆上,边吃边看下面的人群在看到洪威的一刻,他心底里涌出一股杀人的冲动,昨晚的炸弹杀手是洪威雇佣的无疑。他极力克制着这种冲动,让自己冷静下来,心中又是一份苦涩。

今天在记者招待会上,洪威出于自己的身份地位,固然也是对他的董事长大加赞赏。但是苏北和柳寒烟都很清楚,洪威不会就此罢手。新产品的进入市场,就意味着洪威在董事会中被排挤,这个人一定会做出什么过格的事情来。

想到这里,苏北不其然的想到了钟婶,不知道是有心还是无意,在一开始柳寒烟他的员工档案中,洪威似乎是五十四岁,而钟婶今年是五十三岁。钟婶对钟叔叔只有夫妻之名,而无夫妻之实,他突然有了个荒唐的想法,钟婶会不会是洪威的女人呢。

非常有可能,钟婶在柳家多少年,如果她是爱钱的人,这些年可以通过很多种方式拿到更多的钱,不至于被人收买当卧底。在苏北看来,钟婶虽然是个保姆,但心气很高,绝对不是为了钱而潜伏在柳寒烟身边。

正想着,一个人来到苏北身后。

“苏先生,如果您有空的话,林小姐想请您单独喝一杯。”

苏北转头一看是林婉清的经纪人朱姐,点了点头,和她一起过去。

宴会厅的空位不多,好在主办的姜涛已经给贵宾设置了雅间休息室,当苏北进包间的时候,桌子上已经有了酒菜,门外留了一个服务员。

朱姐把苏北迎进去后,很识趣的关上房门,毕竟让一些八卦记者看到,又不知道会生出什么事端。

苏北看了眼桌上的红酒,冲着林婉清耸耸肩膀,打开冰箱,从里面拿出一瓶啤的来,“林小姐,今天的合作还算是愉快吗?”

“要听实话还是假话?”

“哈哈,你随便,是真是假,我分得的清楚。”

“如果说是愉快,可能真的谈不上,毕竟一千三百万买断了我演绎生涯中可能最光辉的一段时间的***会,我自己都觉得傻。如果说是不愉快,能和苏先生合作,是我三生有幸。”

苏北哈哈大笑,替她倒了一杯啤酒,“林小姐说这话太抬举我了,如果是感谢我的救命之恩,那大可不必。支付林小姐工资的人可不是我,而是我们的董事长,我相信你这笔看似亏本的买卖,一定会在未来给你自己赢得一个机会的。”

“但愿吧。”林婉清抿了一口啤酒,便皱起眉头,“太凉了,还是喝红的吧。”

苏北从她的脸色中可以看出来她今天来事了,“红的也别喝了,你以茶代酒就可以。”

“不碍事,怎么能让苏先生一个人喝,那多没意思。”

随着宴会的进行,洪威应酬了一会后便借口抽身离开,在路口下车,让司机开车先回去,他自己一个人散散步。司机走后,洪威上了一辆黑色越野。

开车的是个精壮的中年男子,看到洪威上车后,按下了车载收音机,播放的正是昨天晚上那起交通爆炸案件,当然这是个无头案,死者被炸得支离破碎,即便不是,他们也不会留下任何证据给警方查,不要说是警方,就算是他们非常重视的苏北都不会查出任何线索来。

“只是后续的五百万。”洪威将一个手袋递给青年,里面不是卡,更不可能是现金,毕竟这两样东西的转让都很容易引起别人的注意,袋子里是一袋碎钻。

青年随手将钻石放在副驾驶上,淡淡的说:“洪老板,这次任务损失了我几个兄弟,不过你的计划进展的还算顺利吧。”

“哈哈,放心吧蝎子,只要我们的合作成功,这些损失都是完全有必要的,不是吗?”

被称为蝎子的青年淡淡的一笑,突然阴冷下来:“你说得对,苏北确实不是普通的退伍军人,要杀他即便是我出马也没有十成的把握。”

“可他毕竟只是个头脑简单的人。”

“呵呵,是洪老总太狡猾。先是让我兄弟去炸柳寒烟的别墅,以此来分散他们的注意力,就在昨天晚上,我已经潜入仓储部,把该做的事情都做到万无一失。”

洪威点了点头,又说:“对了,今天上午,柳寒烟送给林婉清一套化妆品,你有没有在那套里面做手脚?”

“你觉得我会犯这种愚蠢的错误吗,如果是的话,我就不值这个身价。总之,柳寒烟的这一批产品,已经完全被我改装成功,并且在他们的技术数据上,做了不被人察觉的改动。”

洪威冷笑看着窗外:“我看柳寒烟还能蹦跶多久,这一次不要说是她,就算是柳氏集团也要面临一场巨大的灾难了。”

“是啊,只要有人涂了雪芙蓉系列的化妆品,皮肤就会发生变异过敏,导致毁容,真是场灭顶之灾啊。”

“当年我搞不死柳建林,现在我搞死她女儿也是一样的。用不了一个月,雪芙蓉产品会在各大超市纷纷上架,然后铺天盖地的毁容惨案,矛头都会指向柳寒烟。而他们的技术骨干小贾已经被乔二东杀了灭口,所以这份技术数据无人知道是我们动了手脚。”洪威的语气忽然变得阴冷起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