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章 得罪人/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林婉清不清楚苏北的底细,在她看来,柳董事长还没有完全了解这个男人。她从侧面知道,那位辖制着她的白少是个得罪不起的人物,当她准备向命运低头的时候,苏北却一句话就让光头他们放了自己,足以说明苏北不怕白少,至少是平起平坐。

在包厢里和苏北聊了一会儿,林婉清没有从苏北的身上发觉到什么秘密,越是这样,她就越是担心。电视荧幕前自己是众星捧月的影星,但是在这些大老板大咖面前,自己就是个拍电影挣工资的。

当晚,柳氏集团的专车送林婉清回去,合同的细节和法务方面的流程虽然还没有走完,但经过两天的谈判,林婉清已经算是柳氏集团的一份子。明星赚钱就是方便,只需要擦点化妆品,配合做个广告和封面,这笔巨款就到手了。

但是林婉清绝对不知道,她的这一套化妆品,已然被洪威称之为蝎子的男人动了手脚,用了当天没事,但三五次之后,脸上的皮肤就会出过敏甚至变异,这对一个靠脸吃饭的人来说,是致命的打击。

第二天,柳氏集团继续商务宴席,姜涛这几天吃酒席吃的想吐,忙里忙外整个人都受了一圈儿,只能咬牙坚持着,每天晚上回去还要加班看资料,平均的睡眠不超过四个小时,脸上都有黑眼圈儿了,她也从公司拿了两套雪芙蓉回家,平时她不用化妆品,为了掩盖这些尴尬的黑眼圈儿,就成了这款产品的第一位真正试用顾客。

姜涛趁着偷闲的功夫,找到苏北,悄悄捶了他肩膀一下说:“哎,大后天是陈副总的生日,我看周秘书这几天也够忙的,我跟她不太熟,你抽空问问,她有没有提醒董事长,别因为新产品的事情,把这些必要的礼数都忘了。”

苏北点了点头,在她脸上擦了擦,哈哈笑道:“涛姐,你怎么也擦上化妆品了?”

“呃,新产品试用不行吗!?”姜涛脸一红说。

“行行,当然可以,这几天喝酒没有?”

“没。”姜涛心里暖暖的,在酒桌上她是个弱势群体,那些老总商人们劝酒的手段极其高明,甚至连饮酒健康的理论都能变着法的套上来,不过她也听了苏北的劝阻,坚持不喝酒的原则。

姜涛刚走,一直站在不远处盯着这里看的周曼一脸阴郁的神情,朝着苏北走来。

“周秘书,你的脸色怎么也不太好看。”

周曼淡淡的哼了一声,她清晰的看到苏北摸人家姜涛的脸来,“苏北,董事长叫你过去一起吃饭。”

“哦?董事长叫我吃饭,这可真是太阳从北边出来了。”

“你别高兴的太早,好多高管都在,我估计是他们想问关于林婉清合约的事情。”

苏北早料到会是这样,对于林婉清的慷慨,苏北也大吃一惊,以他的感觉来判断,这些混在娱乐圈的明星,在外界多多少少都会有各种人脉,林婉清居然这么怕那位白少,说明这个人还真的不简单。

“哎,你别忘了答应我的事情!”周曼赌气说。

苏北愣了一下,一拍脑门说:“搬家是吗,我随时有空,你安排时间。”

周曼一扭头走了,心理面说不出的滋味,她不确定自己是否喜欢苏北,甚至与其说是喜欢,不如说作为大龄剩女待嫁的心态,她一个女孩儿在外地的大城市打工,像玫瑰花一样,只有浑身长满刺才能赶走那些不怀好意的追求者,但是对于苏北,周曼似乎想把芒刺收回展现给他一朵花。

事情远没有像周曼想的那样,苏北自从进入柳氏集团后,虽然和董事长吵吵闹闹,但他帮了董事长很多忙,现在连运营部总监都在向他示好。看到苏北有能力加薪升职,周曼打心眼里替他高兴,但是也替自己担心,无论是董事长还是总监,人家都是真真正正的成功人士,自己有什么能给苏北,周曼咬了咬唇,我也有一样董事长和总监都没有的东西。

苏北到了包厢,一推门,确实很热闹,连洪威都在,还有几个高管,只不过姜涛不在场,她有资格坐在这个包厢,但是新产品发布会和宴会都是她一人承办,现在还在外面忙着。

“哈哈,苏先生,你去哪里躲清静了。”

“苏先生快请坐。”

苏北只是个保镖或者司机,但他是董事长的保镖,其他高管自然要高看一眼,这就是看人下菜碟。而洪威从一开始对苏北就没有放松过警惕,甚至于他不忌惮柳寒烟,却时刻要地方苏北。

入座后,各位老总果然在谈论林婉清加盟的事情,对于这个意料之外的成功签约,柳寒烟也心怀芥蒂,看了眼苏北,淡淡的说:“苏北,刚才我们都在说林婉清的问题,现在是新产品面世的重要时期,这两天你和林婉清小姐接触比较多,你是怎么看待这个问题的?”

听柳寒烟这么说了,苏北心下明白,是这些老总缠着她问签约细节问题,而柳寒烟又不能说出自己救林婉清的事情,所以找他来打圆场。

“哦,董事长是这样的,林小姐以及她的经纪公司一直对柳氏集团很感兴趣,只不过在广告谈判上出了一些矛盾,我想这一点广告部门的同事应该清楚。后来我受董事长的委托,单线和林小姐接触了一下,将她的顾虑一扫而清,所以签约也就不是什么难事。”

柳寒烟一听,知道苏北再替林婉清打掩护,心里虽然很不舒服,表面上只能点头。她作为董事长,总不会告诉高管们,这笔合同是苏北的私人关系谈下来的吧。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

洪威脸色一沉,看向了旁边的青年:“方总监,苏先生说的是否属实?你们广告部联系这次合作多久了,居然还因为细节问题,和代言人闹出矛盾。”

“这……洪总、董事长,都怪我粗心大意,下次一定杜绝这样的事情再次发生。”广告部总监方立东脸一下子滚烫起来,他个人也不知道是哪个细节和林婉清的经纪公司闹出矛盾了,但是合同双方有矛盾实属正常。

方立东还蒙在鼓里,他哪里知道苏北所说的矛盾,只是顺口找的一个可以“通行”的理由。

方立东今年才三十岁,是燕京大学的广告专业硕士研究生,曾经就职于燕京某大日化企业,被柳氏集团以百万高薪挖到江海。他年轻多金,算得上是个钻石王老五,中等身材偏瘦,衬衣领口还镶嵌着错落有致的白钻,很符合他职位特征。

桌子底下,柳寒烟给苏北发了一条短信。

苏北很快收到,低头一看上面连标点才五个字:贱嘴一张!

苏北怔了怔,看了眼刚才发言的方立东,那张脸真的是面沉似水,这才明白,哦,感情哥们儿无形中又得罪了一个人。不只是一个人,就因为苏北随便找的这个借口,恐怕把柳氏集团宣传广告部门得罪个底儿朝天。

洪威批评了方立东几句后,才摆着架子说:“方总监,把你手头上那些没用的事情先放一放,现在柳氏集团的新产品即将问世,在集团铺货的过程中,你们广告部也要快速的拿出两个方案来,尤其是江海电视台那边的黄金档,不管你用什么方式都要拿下来,把广告做的漂亮了,我们才能踢出第一脚。”

吃完饭,洪威先走,方立东等人把他送出门,都要散了时,柳寒烟冰着一张脸说:“苏北留下。”

苏北心说,得了,少不了一顿批评。

方立东故意拖在最后一个走,在门口低声问道:“苏先生,你知道董事长为什么留下你吗?”

“方总监,董事长留谁,谁都得留下,你说不是吗?”

“呵呵,我希望苏先生多学一些权衡知道,以后有些话不能乱说,不仅容易坏事,还容易得罪人。”

方立东抛下这句话后,拉着一张脸离开。任何一个集团的广告部门,看着都很不起眼,但是一年中产品广告的投资,几乎占了这家公司开销的百分之二十。方立东之前买过一次江海黄金档做广告,一秒钟就是万余元,投资两次公益活动,每一次不是过千万的数额。

而这次,方立东本来有信心拿下林婉清,这在他的职业履历上,绝对是浓墨重彩的一笔。谁知道这个功劳却被苏北抢了去,不仅抢他的功,还以一个超低价位签约林婉清,这更加说明自己在广告部的无能?

所以方立东的愤怒,苏北是不了解的,亏得他还拿方立东的广告部来解释自己和林婉清的私交,这两天方立东还正要会会苏北,没想到他在今天的高管饭局上,先出卖了自己一次。

包厢里就剩下苏北和柳寒烟。

苏北怪笑看着她:“寒烟,你把我单独留下,如果不是叙说咱们的夫妻之情,那一定是找我算账喽?”

“哼,对于你的愚蠢,我无话可说。不过,现在有一件更重要的事找你商量。”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