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5章 超重量级/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苏北逃也似的下了楼,心砰砰乱跳,这比那晚逃离姜涛家还要心乱,抽了两根烟,又等了一会儿,还不见周曼下来,正要给她打电话催一下时,周曼拎着装被子的编织袋走下楼梯。

周曼一言不发的坐上车,表情怪极了,苏北只瞥了一眼,就再也不好意思看她。

一直到周曼的新房子楼下,她才小声的说了句:“我以前那个房子好像进小偷了……”

“不是吧,你那个小房子除了你自己,也没什么好偷的。”苏北笑道。

“我觉得有变态动过我的床,说不定是个偷内衣的贼。”

做贼心虚,人家喊捉贼,苏北这个做贼的心当然虚了。周曼不是傻子,相反,她有这比FBI都细致的洞察力,她说这些话时候的神情,足以证明她似乎知道是苏北了。

说着话,周曼打开了防盗门,开门的一刹那,她突然一张脸逼了上来:“苏北,你是不是看过我床底下的画!?”

“嗯……”苏北机械的回答。

“最后一张也看了?”

“是。”

周曼的高跟鞋走到苏北面前,苏北身体稍稍后倾,以为会是一个耳光臭过来,可是等了几秒钟什么都没发生,忽然他全身一震被周曼紧紧的抱住了,踮着脚在他耳边说:“我不会责怪你的。”

“这?这,这周秘书你这是干嘛?”

“我喜欢你,自从你来到公司,我就一直喜欢你,告诉你,公司上下关于咱俩的绯闻都是我散播出去的。”

这个答案苏北心里早就清楚,但听她亲口说出来,还是很震惊。

说完这些话,不管苏北的反应如何,扭头冲进了洗手间,在一阵哗啦啦的水声后,像一只温顺的绵阳一样走出来,用毛巾擦拭着湿漉漉的头发,一边歪着头看还愣在门口的苏北。

“你不洗个澡吗?”

苏北故作自然的说:“又没干多少活,身上根本没出汗,赶紧让我尝尝周大秘书的手艺。”

“看你那个馋样儿,你等着,我马上给你做饭吃。”

周曼没有姜涛的才华和理性,更不要提柳寒烟的霸气侧漏,她更像个情窦初开的少女,又如一个贤惠的妻子,一会儿从厨房出来替苏北调电视频道,一会儿洗了个苹果,从门口扔出来。

忙过将近一个小时,周曼在自家的新房开饭,一大盘子糖醋鲤鱼,还有几道别出心裁的小菜,特意把桌子摆在客厅吃,就是为了不耽误苏北看电视剧。拿来两瓶五粮液,两个二两一个的杯子。

“听运营部的人说,你特别能喝酒,话说回来,咱们俩从来没喝过,嗯,我想想,找点什么祝酒词呢,算了,你就庆祝我乔迁之喜,干一个!”

两人碰了一杯,周曼的酒量非常不错,一杯白酒下去脸不红心不跳,脸上洋溢着幸福的表情。

“苏北,我现在已经搬到大房子了,再也不怕尴尬的请你来我家做客,嗯,既然那我遇到自己喜欢的男人,我觉得就应该主动出击,说实话我再不表白,都怕你和姜涛在一起。”

苏北刚要说什么,周曼继续说道:“钱不是万能的,但是没钱又是万万不能的。爱情虽然不能靠物质来衡量,不过我想我们在江海一定会做出成绩,出人头地。尤其是你,现在机遇这么好,董事长看重你,那更应该把握住机会。”

苏北的一句“我结婚了”卡在喉咙里,不上不下,非常难受。周曼不是姜涛,从她对自己生活的规划来看,她属于苦尽甘来的那种,尤其是今天终于脱离小黑屋,在这个时候,苏北真心不忍心跟她说实话。

而周曼的性格缺点恰恰如此,她就是**大海中的一叶扁舟,在生活的苦难中漂泊过来,终于看到了幸福的灯塔,但她却经受不住任何惊涛骇浪。

吃完饭,周曼有意思让苏北在她的新房住下来,虽然没有开口,但是实际行动已经说明了呃问题。还好苏北机智,以接董事长下班为由,早早的开溜。

上车前,还犹豫着要不要给她发个短信解释一下,却接到了柳寒烟的一个电话。

“苏北,你死哪里去了,一个下午没见踪影?”

苏北连忙说:“我这不是奉董事长之命,在计划着怎么付诸行动呢。”

柳寒烟轻哼了一声:“鬼才信你的话,别装了,赶紧回来,我刚从安琪儿那里,帮你搞了一张江海散打中心的贵宾卡。”

柳寒烟这次是煞费苦心,从安琪儿那里脱的关系,对陈雪菲进行了一番调查,结果发现,这项任务还真的很艰难,陈友良是做房地产生意的,本身就是个大老板,陈雪菲从出生那天起,就是含着金汤匙,她出入的场所都是高端见过的人,不是高端人士就是社会名流。

翌日上午,苏北拿着这张贵宾卡去散打中心。

一位散打教练见他是生面孔,便问道:“苏先生,你之前接触过散打项目吗?”

“懂一点”

“那还好,一会儿我给你安排一位对打教练,首先要确定你的个人实力,否则在这家散打中心,冒然的去找竞技对手,可是很容易受伤的哦。”

苏北笑了笑,从兜里掏出一千块钱,悄悄塞给教练,笑道:“麻烦杨教练尽快帮我安排几场比赛,哈哈,你放心,挨打我不怕,我做好了充分的心理准备。”

杨教练心领神会,心中感叹,现在他们这些上班族的工作压力真是越来越大,而散打中心就是一个花钱买罪受的地方,不管是打人的,还是挨打的,每当他们鼻青脸肿大汗淋漓的离开散打中心时,都要比来的时候要放松。虐待和受虐,是散打这项体育项目能够胜过其他健身项目的原因,人始终对血性保持着一份原始的敏感。

教练这么认为不是没有原因的,散打中心有一部分是国家运动员退役或者兼职,虽说口号是提高全民武术修养,但更多的是因为散打中心比体育比赛来钱要快。而散打中心的贵宾客户,有的在这里练了好几年,也不缺乏高手。像苏北这样初来乍到就挑衅的人,他见过,结果是兴高采烈的上台,两分钟后被KO进医疗室。

当杨教练替苏北安排散打比赛时,苏北来到一个十分标准的拳击台前,他看过陈雪菲的照片,从台上拳击手的身材上能够辨认的出来。

让他吃惊的是,陈雪菲的拳击套路还真的有板有眼有模有样,不知道是不是遭受的家暴太多,把对洪博文的怨气都放在了台上。此时陈雪菲的散打对手,已经支撑不住,在一拳之后,牙套都给打了出来。

台下一阵口哨声音,陈雪菲举起右手挥舞,似乎在挑衅对手,就这一个动作,苏北看出来她是一个极其张扬嚣张跋扈的人。个子很高,长发裹在头部护具之中,三十多岁的人身材保持的还不错,毕竟她这种有钱人从来没有为生活发愁过,每天的任务就是花钱和保养自己。

“苏先生,中量级的比赛,今天都有日程安排,只有一场超重量级的,你还是先被忙着比赛,我尽量帮你找两个武术爱好者切磋一下如何?”

不管是散打还是拳击,按照体重划分量级是很有必要的,一个一米九的壮汉和一个一米六的的人打起来,根本没任何悬念和观赏性。散打中心也是按照会员们的身高体重,进行分级。

苏北身高有一米八中等身材,这个级别属于中量级选手。这个级别在业余比赛中,已经属于人数基层很少的一个档次,更多的业余选手都是轻量级和轻重量级水平。

至于杨教练所说的超重量级的有一场比赛日程安排,不过没有竞争对手,因为那个人是散打中心出了名的金刚,将近两米的身高,两百多斤重的身材,其他人打在他身上一拳,他估计都不知道疼痛是什么,而他揍普通人一拳,就足够那个人在医院躺个十天半个月。

苏北说:“没关系,只要是比赛就可以。”

看到杨教练一脸惊讶的表情,苏北连忙说:“武术不分轻重量级,互相切磋而已,有劳杨教练帮我安排一下。”

杨教练也曾经是专业散打运动员,他看得出来苏北的体质不错,巨头投足之间都散发着一股英气,应该是当过兵的。不过,他也太拿江海散打中心不当回事了,虽然是业余健身项目,但散打中心内绝对不乏高手的存在。

“既然如此,我去找主任和选手商量一下。”杨教练有心劝他几句,又看他不知天高地厚的样子,心里就想让金刚教训他一下。

十分钟后,杨教练兴高采烈的跑过来,主任批准了这场比赛。事实上,散打中心重量级以上的比赛,已经有一周没有人挑战了。

工作人员和陪练清出一个拳击台来,有人听说这边要打超重量级的比赛,都匆忙的过来观看。毕竟超重量级要比他们的花拳绣腿要凶狠的许多。

在苏北去换散打装备时,迫不及待的金刚已经走上台,两米的身高,在台上轻轻跳两下,感觉大地都在震动。

“我赛,今天绝对是火星撞地球,对了,是谁挑战金刚?”

“金刚保持两年的全胜纪录,不管是谁都是自寻死路。虽说挑战者可能也是身强体壮的类型,不过金刚看着又高又壮,但是在超重量级的这个比赛中,灵敏度和反应速度还是非常厉害的。”

“呃,我听说挑战金刚的是个中量级的新手,看样子也就一米七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