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章 武痴/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一米七几挑战金刚?开玩笑的吧。”

陈雪菲本来要脱掉护具,离开散打中心,她还需要去幼儿园接孩子,但是听到有一个新手挑战金刚,涌起了浓浓的兴趣,在拳击台下方找了一个效果很好的位置。

拳击台上的金刚,是散打中心的顶梁柱,一个蒙古壮汉。当然,他们散打中心毕竟是做生意的,对于武术挑战者都会手下留情,甚至身份足够高家财足够丰实的话,还会专门给人做陪练,陪练即是被动的挨打,这里的每个客人都有暴力倾向,让他们宣泄出自己心中的不满,散打中心的生意自然就好了。

但是今天散打中心的主任,给金刚下达的指令是击倒苏北。要怪只能怪苏北运气不好,最近散打中心的生意每况愈下,名气也处于式微的状态,急需挑选几个不怕死又不知天高地厚,而且还没后台的“勇士”来点燃散打中心的热血。

“来了,那哥们儿来了,就是他。”

众人循声望去,只见苏北 穿了一条白色短裤,运动鞋,头上戴着黑色的护具,双手的拳击手套扒住拳击台,纵身一跃,跳到台上。

和所有人的想象都不太一样,苏北既不高也不壮,甚至不是个肌肉男,连八块腹肌都没有。但也只有苏北知道,他的体质已经超越肌肉的存在。

抬头看了眼金刚,在裁判的宣誓下,两人碰拳以示友好。苏北从他的眼神中发现,这个大块头很腼腆,或许认识他的人都会开玩笑叫他金刚,这个有明显玩笑和侮辱性的名字,也或许金刚平时确实是个木讷呆滞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人,只不过,黑眸之中的一缕清澈目光,让苏北意外的发觉,这家伙不仅不傻,而且是个非常有灵性有智慧的男人。

台下掌声和起哄的声音不绝于耳,有的在叫嚣让金刚教训苏北,少数人也在支持苏北获胜,甚至还触类旁通的指点他怎么打,对打金刚这种类型,一定要避其锋芒……

金刚一拳呼啸而来,苏北一拳迎了上去。

“他疯了!”

“跟金刚对拳,他胳膊不想要了吧!”

“蠢货,我还以为他懂得利用自己矮小的身材,用游击战来消耗金刚的体力,呵呵,果然是个外行。”

苏北上台前也确实是这么打算的,毕竟级别差得太远,不是苏北自负,而是在国内能让自己认真起来的人屈指可数。本来想多玩机回合,但是面对金刚这样的男子汉,苏北骨子里也是一腔热血。

砰!两拳相撞,苏北用了三分力道,倒退了一步,而金刚本人从一开始也没有轻敌,这一拳用了八分力道,却被苏北轰出几米开外,如果不是栏杆挡着,他肯定会掉下台。

仅仅是一拳,在金刚心里已经高下立分,为了确认自己心中的疑惑,他全力以赴的去攻击苏北。

台下的众人看的目瞪口呆,他们终于明白一件事,原来拥有这么强悍素质的金刚,平时都在隐藏实力,如果他拿出这样的搏击态度,恐怕前二十场胜利,没人能撑得住一局。

更没人想到,金刚两米的身材,身法却如此灵活。如果不是遇见真正的高手,想必金刚会一直沉默在散打中心,这一点别说是客人,就连散打中心的主任和教练都非常吃惊。

转而众人的目光和疑惑纷纷放在苏北身上,这个家伙到底是什么来头?

台上的金刚越打越兴奋,越打越热血,难掩心中的惊讶。因为他唯一的亲人,也是他已故的师傅曾经告诉过他,华夏武术博大精深,武学的最高境界就是古武。只有进入古武才能根据自己的内力转化为内气,古武又分为天地玄黄四个等级。

金刚之所以在这家健身俱乐部当陪练,就是想等一位真正的古武高手,他不傻,但却是个武痴。他的师傅临死前没有摸到古武的入门,所以他在师傅的坟前曾经发过誓言,他一定会成为一个真正的古武强者,连师傅的遗憾一起弥补上。

差距到底有多大,我距离古武的梦乡还有多远,金刚把所有的力气都凝聚在最后这一拳上,呼啸奔腾而来。

面对金刚倏然转变的气势,近距离观战的学员和教练都为之一震,这还是他们认识的傻大个儿吗。

苏北能感觉到这一拳所饱含的个人感情,面对弱者他可以手下留情,但是面对抱有如此执着决心的男人,苏北决定给他一个见证自己真实实力的机会。

在空中,苏北的拳头化成一掌,凌空抓住金刚的胳膊,顺势一带,一击侧踢命中金刚的小腹。噗的一口鲜血!金刚在空中缓缓的闭上了双眼,翻滚过拳击台的护栏,跌落在地,依然滚了几圈,重重的撞在墙壁上,晕厥过去,师傅,这就是差距吗,好不甘心。

“这……”现场一片沉寂后,散打中心主任王绍蓝震惊的看着晕死过去的金刚。

苏北瞥了他一眼说:“骨头断了一根,先送医院吧,并无大碍。”

“是……”

在所有人惊异和慌张中,多名工作人员才能把金刚抬走。

正当苏北要下台时,陈雪菲不知道哪来的涌起,挡在苏北面前,淡淡的说:“朋友,我跟你打一场怎么样?”

“菲姐,你疯了,难道你没看到金刚的下场?”

“雪菲我们和他根本不是一个档次的,你……”

陈雪菲的熟人纷纷劝阻。

苏北笑看着她说:“可以。”

“多谢指教。”

苏北的心中一直有个疑虑,陈雪菲是陈友良的女儿,虽然在柳氏集团洪威要比陈友良有分量,但是论起家财,陈家明显是豪门。为什么陈雪菲和洪威的儿子洪博文结婚后,会遭受家庭暴力呢?

为了验证这个答案,苏北接受陈雪菲的挑战,当然,以苏北的洞察力,一眼就能区分陈雪菲的实力,只不过是个武术爱好者,和她打,当然不能像打金刚那样,陪着玩玩还可以。

双方碰拳后,陈雪菲倏然主动出击,单手在拳击台的护栏上接力用力,以此增加自己的爆发力,右腿蹬地,像一头母猎豹似的扑了上去。

砰!当陈雪菲集中一拳攻向苏北的小腹时,她缓缓的抬起了头,微微皱眉,她的拳头被原地未动的苏北云淡风轻的抓在手里。

“速度可以,爆发力不错,不过力量不够,但是女人能做到这一点,已经非常不容易了。”仅仅这一拳,苏北就能判断出来,陈雪菲虽然实力一般,但普通人想对她施行家庭暴力,是绝对不可能的。

陈雪菲冷哼了一声,接着苏北的手,右膝突然暴起,想给他来个意料之外的铁膝,苏北出于本能,想要抬起左膝迎上去,忽然意识到这是个女人,自己这一抬虽然不会发力,但也够她喝一壶的,所以又放了下来。

又是砰的一声,这次陈雪菲计谋得逞,心中暗笑,让你跟我装。可是她很快发现,她的这记铁膝对苏北来说完全没影响,他依然淡笑看着自己,好像她的功夫都是花花架子似的。

陈雪菲大怒,她在散打中心也小有名气,虽然她也知道因为自己的赞助比较多,教练和学员都让着自己,但是她这一连串的攻击,要是打在一般人的身上,也足以让他躺在医院的病床上一个星期。

苏北没打算伤着这位柳氏集团的大客户,轻柔的抓着她一双“暴风骤雨”般的拳头,身体后倾,一个另类的过肩摔,将陈雪菲摔下拳击台,而当陈雪菲落地的时候,他才松开手,后者安然无恙的降落在地面。

跳下拳击台,苏北笑着走过去:“陈小姐,多有得罪。”

陈雪菲斜睨了他一眼,知道自己是真的打不过,甚至他都没有认真起来,“你认识我?”

“我是柳氏集团董事长柳寒烟的保镖,苏北。这次是受了董事长之托,特地来散打中心来找你谈谈。”

苏北本可以暂时隐瞒自己的来意,在两人更深的交流后,建立起一定的友谊,再说出自己的来意,或者是像柳寒烟所会意的那样,造成一场“无意中的邂逅”。

不过,苏北感觉,要是事后陈雪菲知道自己在欺骗她,恐怕只会取得适得其反的效果。所以开门见山,就表达了自己的初衷。

陈雪菲在听到苏北的自我介绍后,心里已经明白怎么回事。后天父亲过六十大寿,也会在那天宣布撤资柳氏集团。其实,陈友良已经很久不过问生意上的事情,包括柳氏集团也只是股东会议是去一趟。

陈友良退股之后,他手里的股份只会有两个选择,一个是留给女儿陈雪菲,另一个是转让。而无论是哪一种,恐怕股份都会落到洪威的手里,毕竟陈雪菲是洪威的儿媳妇。

陈雪菲摘掉头部护具还有手套,柳寒烟这个名字她当然听说过,看来那位柳董事长是想让这个保镖来和自己谈判,以此来挽留住父亲的股份。

陈雪菲本人也赞同父亲退股,恐怕外人都不曾知道真正的原因,父亲陈友良十几年前就监察出是肝癌晚期,能活这么多年已经算是奇迹。

“帮我拿衣服,换个地方谈谈。”陈雪菲淡淡的说,心里暗自冷笑,亏待柳寒烟处心积虑,居然通过散打来示好自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