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7章 谈崩了/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你就叫苏北啊,听我爸爸说起过你,蛮能干的,来柳氏集团多久了?”到了散打中心外的咖啡厅后,陈雪菲放下洋装外套,拢了拢头发看着苏北问道。

“没想到陈小姐居然知道我的名字,真是受宠若惊。”

“没什么可奇怪的,上次我爸去临南见过你,所以我才知道。”

说着话,服务员端来饮品,看样子陈雪菲是这里的老客人,店员和她很熟。

初次接触,苏北就发现这个女人的性情很不稳定,阴晴不定,看上去是波澜不惊,实际上也是个脾气很暴躁的人,大小姐当惯了,难免会心高气傲。

果然,等服务生走后,陈雪菲放下杯子,淡淡的说:“我爸退出柳氏集团是他个人的决定,而且我也非常赞同。我不知道柳寒烟为什么让你用这种方式来接触我,但我想她肯定是很器重你,才让你来找我,对吗?”

“陈小姐,既然我能坐在你的面前,想必对你也有所了解。我开门见山直说了吧,柳氏集团现在很缺钱,董事长虽然想收购你父亲的股份,不过拿不出这么多资金来。可是,她又不希望这笔股份落到洪威的手里,哦,也就是你丈夫的父亲。”

陈雪菲没想到他们对自己的家庭调查的这么细致,在父辈之中,父亲陈友良和洪威以及柳老董事长,都是一起下海经商的朋友。她年轻的时候也曾有过一个恋人,但是父亲坚决不同意自己和他在一起,于是大学毕业后才嫁给了洪威的儿子。

婚后的生活很不幸,她现在是一个五岁孩子的母亲,父亲又得了不治之症。陈雪菲的困境是,一旦父亲过世后,洪威就会让他儿子和自己离婚,硕大的家产要是被洪博文分走一半甚至更多,陈雪菲显然是不乐意的。

事实上,陈雪菲确实遭受到了家庭暴力,这是因为洪威指示他儿子,就是想要自己和他尽快离婚。但是为了不让父亲因为自己,而影响到他的健康,陈雪菲这两年一直忍气吞声。

陈雪菲对洪威父子恨之入骨,但是对柳寒烟也没什好感,居然派一个保镖来和自己谈判,以为我们陈家的钱是好骗的吗。

“苏先生,喝了这杯咖啡后,我该去幼儿园接我儿子了,所以柳寒烟还有什么话让你转达,请你快点,我赶时间。”

“呵呵陈小姐,其实……”

陈雪菲眉头一皱很反感的说道:“你不用跟我套近乎,要知道你自己是什么身份,不要说是你,就算柳寒烟亲自来,我也是这个态度。”

苏北心中一凛,这女人吃枪药了吧,不过陈雪菲财力庞大,这种态度也在意料之中。都怪自己把事情看简单了,就算人家陈雪菲的家庭矛盾重重,也不至于出卖她老公洪博文,转手把股份让给不认识的柳寒烟。

“董事长只想告诉你,现在柳氏集团的新产品上市,如果林小姐考虑保留这些股份,甚至继续注资进入柳氏集团的话,会是一笔非常有远见的投资。”

“哈哈,我就知道是这样,原来柳寒烟是没钱了,派你来融资,我告诉你,我什么都缺,唯独不缺钱,但即便有钱,也不想投入到柳氏集团中!”

苏北看她目光中闪烁着诡异而愤恨的眼神,猛然间明白了,陈雪菲是痛恨柳氏集团的。没有柳氏集团没有老董事长,就没有洪威,也没有她不幸的婚姻。

苏北搅拌着眼前的一杯蓝山咖啡,也不再心急,和颜悦色的说道:“以陈小姐的财力,确实能够左右到柳氏集团的走向,既然你把柳氏集团的示好拒之门外,我想下一次……”

“我不会再给你下一次的机会。”

“我也是这个意思,以后柳氏集团真的做大做强了,我是希望你不要后悔现在的决定。”苏北已经忍无可忍,陈副总他接触过,是个很和气的老人,但是他女儿未免也太狂妄了。

苏北将眼前的咖啡一饮而尽,从兜里掏出两百块钱压在咖啡杯底下,“再见。”

这场融资谈判,苏北根本没有任何发言权,赌气开车回到了公司。

董事长办公室里,柳寒烟还在焦急的等待他的消息,毕竟后天老陈的生日上,他八成就会宣布退出柳氏集团。

当当当!苏北敲门。

“请进。”

柳寒烟目光炯炯的看着他,“怎么样?”

苏北耸耸肩膀说:“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你先听哪一个。”

柳寒烟看他还知道卖关子,猜测到事情可能有转机,坏消息她不关心,而苏北所说的好消息,一定是和股份以及融资有关系的。

“当然是好消息。”

“好消息是陈雪菲拒绝融资,并且她本人也赞同陈副总退出柳氏集团。”

柳寒烟喜悦的笑容僵持在脸上,随即眉头紧锁,“什么意思?这算什么好消息?”

“你把坏消息和好消息结合在一起听,就知道这是好消息了。”苏北无奈的坐在沙发上,瞥了眼在一旁忙碌倒茶的周曼,心里有种愧疚感。

周曼端来一杯茶,面色红润的抬头看了他一眼,在柳寒烟没注意的情况下轻咬了一下嘴唇,踏着高跟鞋去给董事长送茶。

“那坏消息呢?”柳寒烟冰冷的问道。

“坏消息是,陈雪菲对柳氏集团非常有敌意,甚至我能感觉到,陈副总撤资后,她会成为你未来商场上的敌人。”

啪!柳寒烟一怒之下将杯子摔在地上,周曼刚要弯腰收拾,柳寒烟冷冷的说了一句:“周曼出去!”

“喔……”周曼心里清楚得很,这次苏北恐怕又要备受董事长折磨了,又是担心又很纠结的看了他一眼,慢吞吞的走出办公室,带上门,焦急的在门口踱来踱去。

和周曼意料中**不离十,柳寒烟怒气冲冲的冲上来,推了苏北的脑袋一把:“你是猪脑子吗,怎么会是这样,你怎么和她谈的。”

苏北一点没隐瞒,把他进入散打中心认识陈雪菲,以及咖啡厅的对话原原本本的告诉柳寒烟。

柳寒烟气得浑身颤抖,手指着他的鼻子说:“苏北你个王八蛋,你绝对是故意想看我笑话对不对!你明知道陈雪菲的资金对我非常重要,你居然没有……”

“没有通过卑鄙的方式,先赢得陈雪菲的芳心,然后再说融资的事情?”苏北反问道,他确实可以这样做,不过这样把陈雪菲蒙在鼓里欺骗,对她是不公平的。

“你!你少跟我猪鼻子插大葱,没一个好东西,从头到尾你都在骗我,昨天你是怎么答应我的。”

“柳寒烟你给我听好了,我说过,我不会骗你,但这件事是你想的那么简单吗。昨天我傍晚,我去了一趟医院,你可能不知道吧,陈友良为什么退出柳氏集团?因为他已经是肝癌晚期,陈雪菲又和洪博文闹离婚,后天就是陈友良的生日,你就不能让他们陈家风平浪静的把这个生日过完吗!?”

苏北昨晚给周曼搬完家后,就想到怎么让陈雪菲劝说陈友良不撤股的问题,在陈副总的办公室里,他发现了几张医院的病历单,所以擅自做主,打乱了柳寒烟的部署。

从苏北进入柳氏集团的那天起,他一直在帮柳寒烟,可能是爱屋及乌的原因,他也逐渐的融入到这家日化企业,从而认识了姜涛,甚至是周曼,柳氏集团就是众人的一个大家庭,他怎么会出卖柳寒烟。

可是牵扯到巨额资本的问题,让苏北去欺骗陈雪菲。即便是计谋得逞了,陈友良将股份转让给柳寒烟,可是洪威一家会怎样对付陈家,毕竟陈雪菲还是洪威的儿媳。更何况,陈友良已经命在旦夕,他是柳寒烟父辈的人,在他临死前再摆他一刀,对柳氏集团是有利的,但岂不是寒了陈友良的心。

柳寒烟听得一怔,陈友良居然有癌症,这个人在董事会和柳氏集团中一直默默无闻,但是毕竟持有股份,他本身还是个资本大户。如果不是父辈的面子,想必陈友良早就离开柳氏集团了。

“全是废话,如果我发现是你撒谎,你就等着吧!”柳寒烟面色苍白的坐在办公椅上,轻轻的闭上眼睛,难道真的是大势已去了吗。

柳寒烟想给姜涛打个电话,让带领雪芙蓉系列产品冲杀在市场前线的爱将先缓一缓,犹豫了半天,她拿起手机又放下,转而又拿起来。

终于,柳寒烟还是打了过去,现在公司流动资金不多,一旦陈友良真的撤资了,她还要留出后备资金。“姜涛,先别向我汇报工作,你马上再去一趟临南分公司,让韩立民把雪芙蓉系列产品的生产线……暂时停了。不要问原因,照做就行了。”

电话那边的姜涛木讷的看着手机,现在雪芙蓉产品的代言人也有了,广告和市场铺货已经准备就绪。第一批雪芙蓉产品已经在江海几家大型商场超市上架,可是刚上架就断货,对她的整个运营策略是一个巨大的损失。难道是董事长缺钱?姜涛突发奇想。

而办公室里的柳寒烟沉默了许久,才用电话通知秘书小组,让她们准备一下陈友良的生日礼物,或许苏北说得对,老陈对柳氏集团居功至尾,临走时给他拜一次六十大寿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