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章 怪胎壮男/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董事长办公室陷入一阵岑寂,柳寒烟失去了拉拢陈雪菲这个资本大鳄的机会,那么雪芙蓉系列产品项目只能暂停,明明距离成功和翻身只剩下一小步,却因为这个变故无限期搁置。

苏北一支烟抽完,又点燃另一支来掩饰自己的过错,他只是觉得,陈友良父女不该卷入柳寒烟和洪威的纷争之中,况且老陈的时日不多,他能猜想到,现在洪威正等着陈友良归西,老陈一死,陈雪菲就失去了靠山,洪威父子必然会想方设法吞掉陈家的家产。

柳寒烟面色凝重的说:“或许你做的对,以牺牲陈友良为代价,要是我父亲泉下有知也不会答应。只不过,拉不来这笔投资和股份,雪芙蓉系列产品还有我和姜涛,呵呵,就会成为等待天上掉馅饼的一大笑话。”

“寒烟,你现在打算怎么做?”

“我还能怎样,好人都让你做了,难道我还会去当坏人?把雪芙蓉项目先暂停或者暂缓,看看洪威拿到陈友良的股份后,他会怎样做,我们再做下一步的打算。但是不管事态会朝着怎样的情况发展,没有老陈的资金注入,雪芙蓉连启动资金都没有。”

而在洪威的办公室内,洪威的脸色比此刻柳寒烟还要难看。

洪威不知道为什么柳寒烟会停下来生产线,在他的计划中,柳寒烟会破釜沉舟的去做雪芙蓉系列产品,甚至把她的嫁妆都会赌上去。

但只有洪威知道,他现在也希望雪芙蓉问世,因为雪芙蓉产品的技术配备,已经被蝎子做了手脚,只要这批货上架,被消费者购买消费,柳寒烟乃至整个集团的危机几天后就会汹涌而来。

届时,成千上万的消费者被毁容,拿着柳氏集团的产品来状告柳寒烟,那是何等壮观的场面。偏偏在这时候,柳寒烟停产了,现在市面上只有苏北从乔二东手里拯救回来的那批产品,当然,还有一套更加特别的产品在明星代言人林婉清手里。

难道是柳寒烟有所察觉?不可能,技术顾问小贾已经被乔二东暗杀,所以在技术层面,柳寒烟和姜涛沿用的是小贾生前流下来的技术资料,而这份资料只有他本人知道是假的。

在不久的将来,柳寒烟再回想起今天的决策,居然达到了无心插柳柳成荫的效果。如果不是苏北没心没肺,陈雪菲不会拒绝投资,自己也不会让姜涛停了生产线,那么劣质的雪芙蓉一旦被生产出来,不仅造成社会混乱柳氏集团的垮台,因为存货的库存量巨大,她可能连房子衣服都赔光了。

苏北知道柳寒烟心情不好,距离下班还有两个小时前,独自离开办公室,刚出门,周曼就跑了过来。

“苏北……”

“周秘书,现在董事长比较心烦,你先不要进去打扰她。”苏北皱着眉头说。

周曼顿了顿说:“我是找你,刚才小李说,楼下的保安张志刚找你。”

“他找我?”苏北此刻没心思请张志刚吃饭。

“他说有一个人想见你,但那个人被张志刚拦下了,他问你是不是你的朋友。”

苏北一愣,在江海除了柳氏集团的人,他没什么朋友,如果是安琪儿的话,张志刚有三个胆子也不敢拦这位省委大院的一姐,“叫什么名字知道吗?”

“好像叫楚鼎天。”

“楚鼎天?”苏北默默走进电梯里,这个名字不仅陌生,还很绕口,完全不认识,是谁找自己呢?

当苏北走出大厦时,看到一个身高两米的壮汉矗立在张志刚面前,他一下子认出了这个人,这不就是散打中心的超重量级选手金刚吗。

苏北对他的印象很深,这个人看上去是个傻子,其实很忠厚内秀,这种强大的体质,即便是苏北都感觉到一股压力,何况是柳氏集团的上班族们,都拿金刚当做怪物似的看待,过来过去都绕着他走,经过金刚之后,才回头窃窃私语这个怪胎是谁。

“苏先生,你认识他吗,他在这儿站了两个多小时了。”张志刚问苏北,这个傻大个要是放进公司,恐怕都会被唐浩当成恐怖分子抓起来,他说找苏北,张志刚告诉他苏先生在上班,于是这家伙居然就站在太阳底下等,这一站就是两个小时纹丝未动。

苏北冲着张志刚摆摆手说:“我认识,你忙去吧,我一个朋友。”

张志刚心事重重的点点头,心道苏北怎么会认识这种怪胎。

苏北走到金刚面前,笑了笑问道:“怎么没养伤?”

“苏先生,我叫楚鼎天,想拜您为师。”

“先去吃东西,慢慢说。”

苏北知道,这个魁梧的大汉站在柳氏集团大厦下面,这是一道多么具有视觉冲击力的男人,要知道柳氏集团的女白领可是不少,别让他把那些小丫头吓坏了。

苏北带他来到不远处一家小杨生煎包店里,跟老板要了个包间,“二十笼小笼包,肉的,送到里面来。”

店员诧异的看着苏北,笑道:“先生,你们几个人,我们店的生煎包是很出名的,份量非常足,不用担心吃不饱,二十份……”

楚鼎天走进餐馆,店员下意识的退后了两步,倚着吧台,转头看向苏北,木讷的说:“先生,二十笼够吗?”

很快店员把肉包上齐,苏北带上门,他知道楚鼎天没吃饭,他自己也没吃,这两个人吃二十笼包子真的不多。

“坦白的说,我早料到你会来找我,从你的眼神中看出来的。不过我也直说了吧,我从不收什么徒弟,因为我都没拜过师傅。作为朋友可以,师徒还是免了。”

“苏先生,我知道我比较唐突,但我是不会放弃的。”

苏北饶有兴致的看着他:“你的目标是什么?”

“最强。”

苏北点了点头,曾经有很多人说过这句话, 后来死了。但是这句话出自楚鼎天的口中,他没有怀疑这个问题,在别人看来,楚鼎天是个两米的怪物,不仅块头大,还是个弱智甚至痴呆。

但苏北能感觉到,他的意志力有多强大,从第一拳开始,他已经知道打不过自己,还要全力以赴,只是想逼迫自己使出全力,哪怕会重伤了他自己。世界很大,强者也有很多,只有这种坚韧不拔的人才能说到做到,苏北敬佩他,但只限于欣赏的层面。

楚鼎天没有苦苦纠缠苏北,也没有叙说自己的悲惨经历唤起别人的同情心,两个男人狼吞虎咽吃掉二十笼包子。

苏北买单后,楚鼎天拱手告辞,离开包子铺时,苏北接到柳寒烟的电话,今晚她要参加一个商业活动,让他晚上九点后再去接她。

苏北知道办公室里现在只剩下周曼,为了避免尴尬,还是不回去了,漫无目的的走在大街上,不知不觉又来到了江海体育中心副楼的散打中心,现在是下班时间,过来过去的人不仅没少,反而更多了。

“听说没有,今天散打中心的第一人楚鼎天会挑战倭国空手道馆。”

“我当然知道,不然怎么会买五百块钱的门票,倭国小鬼子太嚣张了,在江海挑战了几家武馆后,就吹嘘说空手道是天底下最强的武术。”

“可是话说回来,空手道的那个脚相田荣一的小鬼子确实很厉害,我听说上周挑战的人还是一个曾经代表江海市拿下全国青年武术大赛冠军的人呢。结果你们猜怎么样,连十分钟都没撑住,就被相田荣一给虐了。”

刚刚摆弄自己门票的青年突然站住了,气愤的说:“靠,那咱们还买什么票,买票进去为小鬼子加油吗?”

“话不是那么说,既然有人敢挑战倭国空手道,不管输赢,咱们都应该支持一下。”

苏北跟在几个大学生的身后,混过了门票检查的门卫,从几个小伙子的对话中,渐渐了解到是怎么回事。

有一家全控连倭国空手道馆,为了在江海乃至华夏开辟新市场,派出了一位很厉害的空手道大师,先后将江海几家著名的武馆给掀翻。

如此一来,空手道的名气越来越大,反而华夏武术的学员出现流失现象,怪不得白天那位杨主任说最近散打中心的人越来越少,连日常比赛安排都很少。

在散打中心的中心场地,已经临时搭建类擂台,而在二三楼跃层的位置,也布置了看台席位,看样子这场比赛,散打中心门票钱也没少卖了。

“先生,请出示一下您的门票。”一个保安早就盯着混进场地的苏北。

苏北非常尴尬的摸了摸兜,装作弄丢了的样子,可是演技太差,马上酒杯保安鉴别出来,正准备哄人的时候,一个熟悉的声音从脑后响起。

“嗨,兵哥!”

“安琪儿?你怎么在这儿?”

安琪儿抽出几百块钱递给保安,在他肩膀上拍了拍,笑道:“把他的票补上,谢啦。”

回过头,安琪儿看着他,笑道:“你这话问得奇怪,凡是和玩有关系的,怎么会少了我。反倒是你,怎么不乖乖的接你们家董事长下班,跑到这里来凑热闹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