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章 愤怒/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苏北托安琪儿的福,在擂台周围一个比较好的观战位置坐下来,今天不用接柳寒烟下班,又不愿意回公司,正好对楚鼎天很有兴趣,才稀里糊涂的进来看比赛。

随后安琪儿才告诉他,她之所以来看比赛,并不是她有暴力倾向,而是这场比赛幕后也设有博彩方。

“一赔五的赔率,压空手道赢。这是擂台赛,怎么样,兵哥有没有兴趣参加,你要是参加,我就算赔个倾家荡产也会压你赢。”安琪儿已经在悄悄的打起怀心思。

苏北对安琪儿也算了解一些,这女人虽然是省委大院的一姐,但是和她老子有矛盾,生活方面完全是自食其力。可是她一没工作二没产业,又好玩,难能可贵的是,安琪儿平时穿金戴银山珍海味,经济来源正是通过这些玩所获得的,柳寒烟称之为空手套白狼。

“说真的,你买了哪边赢?”

“友情支持一万块,赌空手道输。喂,你别用这种眼神看我好吧,不是我不相信华夏能赢倭国,只是对方现在实力正盛,我这笔感情投资已经很够意思了。”

苏北笑道:“上次帮你赛车,不是大赚了一笔吗?”

安琪儿轻哼了一声,“你好有脸说这件事,不说还罢了,一提起来我就生气。”

“怎么了?”

“上次确实赢了一辆兰博,我还寻思等等时机,找关系卖个高价。你们一家子倒好,才欠你几天钱,你老婆居然打电话催我还债,没办法只好便宜处理,替你堵上了那个窟窿。”

苏北这才想起来,上次小贾的抚恤金,自己替柳寒烟垫了五百万,而他哪来的钱,开的是张空头支票,没想到事后,柳寒烟真的去找安琪儿要债了。

说话时,楚鼎天的庞大身躯已经走上了擂台,而他的对手相田荣一也一身白色道袍走上擂台,在台上形成一道别样的风景线。和楚鼎天庞大的身躯比起来,相田荣一更像一只小猴子。

可这是一场擂台赛,除了用凶器以外,没有重量级别的划分,只要能打倒对方就算是获胜。

楚鼎天的登场亮相,无疑让支持华夏无数的青年们掀起一阵热浪,这种吨位的选手,今天应该能替华夏武术争一口气了。

苏北目光炯炯的看着台上,他已经了解楚鼎天的实力,非常不错。可是这个相田荣一和武术根本不挂边,他让苏北感受到的是一股浓浓的杀意。

怪不得华夏武术家们节节溃败,原来是这个原因。不管是华夏武馆还是民间高手,都是抱着体育竞技的精神参加比赛,而这个相田荣一简直是个杀人机器。杀人和打人历练出来的两人是有天壤之别的。

比赛一开始,所有人都在为庞然大物楚鼎天加油助威,而楚鼎天的攻势也非常迅猛,甚至让那些担心他因为块头太大,而影响速度和反应的人松了口气。

只不过……砰!场边设有扩音设备的音响里,传出一声重拳的闷响,相田荣一鬼魅的迂回到楚鼎天的身后,冲着他的腿部关节就是一记重拳,几乎能听到楚鼎天骨折的声音。

“这……太不可思议了,还是这哥们儿块头太大,转身速度慢……”安琪儿一声惊呼,下意识的抓住了苏北的胳膊。

苏北皱着眉头,不对,是今天上午自己把楚鼎天打成了重伤,他已经是顶着伤在打擂台。相反,那个相田荣一十分让人恼火,他虽然也很低调,但是苏北看得出来,他那一拳下了狠手,就是要废掉楚鼎天。

感受到苏北身上所散发寒意的安琪儿突然抬起了头,他在猜想苏北是不是也想打擂台了。

擂台上,楚鼎天正在节节败退,他上午的肋骨断裂一直忍着没去医院,现在又参加了与相田荣一的擂台,虽然意志力很强大,但身体不会说谎。

反观相田荣一,知道楚鼎天是散打中心最厉害的,抓住机会咄咄逼人,在外行人看来他是在打擂台,但是每一拳每一脚,都是抱着致残的心态再打。

几个回合后,楚鼎天已经坚持了十五分钟,一次次倒下,一次次倔强的站起来,因为身躯庞大,额头上的汗珠滴滴答答的掉在擂台上,脸上已经青肿,双腿勉强站立却支撑不住身体,瑟瑟发抖。

相田呼啸而来一拳,正中楚鼎天的太阳穴,他终于轰然倒下。在相田回头准备庆祝的时候,裁判还没有倒计时,楚鼎天毅然决然的站了起来。

而这时,场边的观众已经不关心比赛的输赢,谁都看得出来,楚鼎天已经失去意识,靠着人的精神在勉强支撑。

“赶紧认输吧!我真不忍心看下去了!”

“就为了争口气,难道要把命搭进去吗?”

“裁判呢,裁判难道看不见他连眼睛都睁不开,完全是下意识的站着,金刚已经没有战斗的意识了……”

看台上出现了骚动,甚至有的沉不住气的人,开始谩骂倭国人卑鄙。

“哎,这是今年第二十六个挑战失败者,不过楚鼎天已经是在台上坚持时间最长的男人了,足足二十五分钟,以往相田荣一的对手都撑不过十分钟。”

“这是什么话,难道要看见倭国人在华夏横行霸道吗?”

“这是实话,如果连楚鼎天这种怪物都无能为力的话,只能是……”

当青年说到这里的时候嘎然而止,因为他发现倒地几十次的楚鼎天,居然又扶着擂台的栏杆站了起来,神情恍惚,已经翻了白眼,只是靠着强大的意志力不想向敌人屈服。

而此时此刻楚鼎天的内心有一个强大的动力在支撑着他,他这辈子只会输给苏北,在得到他认可之前,绝对不想输给任何人,不管你是不是倭国人。

擂台已经变成单方面的屠杀,可楚鼎天不认输而且还没有倒地,按照规则裁判也不能宣布输赢。好像是死亡游戏刚刚拉开帷幕,有很多人跃跃欲试要阻止相田荣一那台杀人机器。

而相田荣一本人则非常享受激怒了华夏人,只有这样才会起到广告效应,让他的空手道馆在江海市生根发芽。但是这个楚鼎天真是太难缠了,居然失去意识还站起来,想到这里,相田动了杀机,既然是想做到广告效应,就算是失手打死一个人也不会有问题的,至少在场的观众还有新闻录播都是证据,自己只是在正规比赛罢了。

相田荣一提起全部力道,势若奔雷的一拳朝着楚鼎天的胸口砸去,而失去意识的楚鼎天,连躲避的意识都不存在。

砰!正当所有人闭上眼睛的时候,一个身手矫健的年轻人冲上擂台,将相田荣一的拳头抓在手里,冷冷的看着他。

因为苏北的突然上台,中断了比赛,保安正要把他赶走的时候,苏北冷冷的瞪了他们一眼,走到楚鼎天的身前,在他耳边轻轻说:“已经够了,你已经做得非常出色。”

是苏北吗?昏厥的楚鼎天潜意识里传来这个声音,双手终于松开了栏杆,咣当一声倒在地上。教练和散打中心主任连忙招呼救护人员送医院。

而目送楚鼎天被抬走,苏北才冷笑看着相田荣一,他气得不是华夏人被他打败,而是相田荣一连武道最起码的尊重都没有给楚鼎天。

场边和直播台,经过协商,判定相田荣一所代表的空手道一方获胜。

而相田荣一很吃惊的看着苏北,用蹩脚的华语笑道:“看不出你居然敢阻挡我一拳,怎么样,难道你也有胆量挑战我。”

苏北冷笑道:“不知道谁给你的自信,什么叫挑战?我只是顺便把你打下这张擂台?”

“哈哈,好狂妄,难道你们华夏人都只是嘴上的能耐吗,每一次都说要打到我,可是哪一次又真正做到了!”

看台上关注完楚鼎天伤势的观众,注意力再度集中在台上。

“还有人挑战相田?”

“不管是谁,老子支持定了,打死他!”

“可是连楚鼎天都输了,这个人……哎。”

听着耳边的喧嚣,相田荣一阴险的说道:“好,我跟你打一场,如果我输了就离开江海,当然,如果你要是输了,以后就别在以卵击石,哈哈。”

说罢,相田竖起了一根中指,在擂台上转了一周,然后带着挑衅的口吻说:“倭国空手道才是第一,你们华夏无数只值一根中指的含义。十分钟,十分钟之内,我让这个有胆量没实力的华夏人永远站不起来。”

如果不是保安拦着,台上的矿泉水瓶和凳子早就砸在相田的脑袋上,还好这次来观战的大多数高素质人群,能输比赛,但是不能丢华夏人的脸。

在相田把那根中指竖向苏北的时候,苏北也竖起了一根拇指,轻声说:“一秒钟。”

“一秒?”相田不知道什么意思。

“一秒钟,你回国后的下半生躺在病床上,用你的下半辈子来回味这一秒钟发生了什么。”

顿了顿苏北很友善的提醒他:“拿出你杀了我的实力来对付我,否则你会更加危险,我知道你一直在隐藏杀人的动机,但是对我来说完全没必要,有多少能力都使出来,总之你只有一秒钟,因为你让我很生气。”

虽然明知道苏北是吹牛,但是看台上的观众还是热血沸腾。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