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章 陈雪菲的谢意/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把无数个华夏习武之人打成落水狗的相田露出一个狰狞的笑容,眼神瞥了眼裁判,当一声锣响起之后,他的膝盖突然绷紧,苏北让让他很恼火,杀机上涌,化身成一台杀人机器,关键是这场比赛中他在地下博彩公司也押了全部的身价作为赌注,不能让苏北搅乱了他的布局。

愤怒的一拳呼啸而至,苏北缓缓的伸出一根手指。

在奔腾中的相田荣一心中冷哼,华夏人果然都是嘴皮子上的功夫,居然还说一秒钟解决自己。

场边热血沸腾的观众都倒吸了一口冷气,眼看着相田扑了上去,苏北还做这个手势有任何意义吗。

而一直在角落观看比赛的陈雪菲也睁大了眼睛,她知道苏北非常厉害,但是这个态度非常不认真,难道他上午还隐藏了实力吗?

正当相田的拳头即将触碰到苏北的额头时,苏北的一根手指直接贯穿他的肋骨,十足的内气,十足的爆发,苏北知道这一击可能会要了他的命,为了不必要的麻烦,已经尽量避开致命要害。

但是苏北的这根手指,好像带着一股劲风似的,不单单是手指,更像是长矛。

轰!相田荣一还保持着他的击打动作,被苏北这一指弹出场外,翻滚过栏杆,撞在直播台上,将直播台的电子设备震翻在地,随后身体还是不能停止下来,像离弦之箭一样重重的撞在场地中央的承重柱上,咔嚓一声,腰椎断裂。

看台上的加油助威已然停止,谁都没想到会是这个局面,全场已经凝固住,只剩下呼吸和心跳。

苏北看着地上后半辈子会瘫痪的相田荣一,这对他是不公平的,而自己对一个弱者动了实力,确实有些欺负人。可这小子不只是狂妄嚣张,在他想杀楚鼎天的时候,苏北就已然愤怒了。

相田荣一没有醒来,医护人员已经急忙把他送进了医院,而倭国空手道的代表团纷纷低头走过看台,更加关心于相田荣一的伤势。

苏北跳下看台,和安琪儿打了个招呼,“这场比赛又替你赢了好几万吧?”

“靠!”安琪儿知道这家伙是个变态,但是没想到会是那种跌破人类世界观的种类,毅然决然的抱住他的脖子,狠狠的咬了肩膀一口,才哈哈大笑:“还是老样子,一人一半。”

安琪儿这个后悔,心底又埋怨苏北,你要是这么有信心,赛前给姐姐一个小道消息,我砸锅卖铁买个几百万,咱们后半辈子都不愁没钱花了。

而当苏北的身影沉浸在人群中而变成普通人后,人们再想找那位挑战者,已经没人记得他的样子,甚至观众惊讶的连手机拍一张照片的机会都没有,毕竟这只是一秒钟的时间,谁也没有反应过来。

至于那位相田荣一,想必会昏迷一段时间被送回国,用苏北的话来说,他恐怕会用下半辈子的病床生涯来思考什么叫华夏武学。

现场已经沸腾了,无数人拿起电话给同学同事和朋友打过去,语言已经显得乏力,不能够描述出今晚到底发生了什么,唯一遗憾的是,没人记得那个人是谁,也不知道他叫什么名字。

当苏北走出散打中心时,一辆低调的福特轿车停在他面前。

“上车。”

“是你?”苏北尴尬的问。

陈雪菲凝视着车窗外灯火辉煌的散打中心,人群还在沸腾之中,她不是喜欢热闹的人,更不想让苏北一会儿被观众认出来,催促道:“上车再说可以吗?还想请你喝杯咖啡。”

苏北回头看了看,拉开副驾驶的车门坐了进去。

陈雪菲斜睨了他一眼,她以为苏北只是为了接近自己,来达到柳氏集团融资的目的才去散打中心的,没想到被她拒绝后,苏北还是参加了今晚的擂台赛。

在散打中心,已经散场的观众久久不忍离去,都在寻找那位不知名的擂台挑战者,而直播的讲解员也在用夸张的说辞来奉承华夏武术的神秘莫测。

“呵呵,恐怕现在有很多人都在找你,或许把你的高度提升到霍元甲也不一定,毕竟你们打得都是倭国人。”

苏北淡笑道:“我今晚可不是抱着爱国情操来的,如果非要找个理由的话,可能是一时兴起。”

福特轿车停在一家高档的法式西餐厅外,陈雪菲确实不缺钱,这一顿饭外加一瓶红酒在苏北算来,恐怕要消费掉两万多。

“怪不得我爸爸很看重你,果然有过人之处,对于白天的事,我感到很抱歉。”

苏北摆摆手笑道:“陈小姐放心,柳董事长也意识到她犯得错误,所以不会在劝陈副总继续融资。”

顿了顿,苏北问道:“其实我一直很好奇,以陈副总的家境,为什么会把你嫁给洪威的儿子呢?”

两杯红酒下去后,陈雪菲有了些醉意,有名无实的夫妻生活过了这么多年,还要遭受到非人的家庭暴力,无论是感情还是生活都已经极度的空虚和寂寞。

“都是些陈年旧事,多年前,谁会想到洪威是这样的人,而我父亲又怎么会知道他亲手把自己的女儿推进了火坑。既然事情已经发生了,我这个当女儿的在父亲的晚年还能抱怨些什么?我只想配他走完最后这段路。”

“陈副总……真的是肝癌晚期了吗?”

“嗯,病危通知书前几天刚刚下达,其实说一句不该我这个女儿说的,我爸爸的病早在几年前就该死了,呵呵,还好他自己的精神状态很不错。”

陈雪菲意识到自己和他说的太多,连忙摇摇头,和苏北碰了一下杯子,喝光了半杯红酒,然后露出一个笑脸问道:“后天就是我爸爸的生日,你呢,你打算送我爸爸点什么礼物,毕竟他也曾经是你的顶头上司呢。”

苏北尴尬的耸耸肩膀,自然的笑道:“我就算送他一座金山,放在你们那样的家庭也不会在意,难道不是吗。”

“小气劲儿,我给我爸买了块表,后来后悔了,现在还在我包里,看在你今天让我很欣赏的份上,送你了。”

陈雪菲从包里拿出一个朴素却很大方的礼品盒,苏北打开一看,露出一个惊讶的笑容,果然是有钱人,这块江诗丹顿男表的价格恐怕很不一般。

苏北发现,陈雪菲这人虽然为人傲气了点,接触之后还很好说话,当然不是因为送了自己一块表的缘故。价值好几十万的东西,再有钱也不是说送就送的,她现在是拿自己当朋友来看待,名表和金钱只是无所谓的附属品。

因此苏北没有拒绝,把表收下放在一边,今晚的陈雪菲和白天不同,一条酒红色长裙,领口露着一条闪闪发亮的钻石项链。这几样东西,没有一件是苏北能买得起的,

两人侃侃而谈,聊的都是一些今天发生的趣事。陈雪菲对苏北放下芥蒂的原因是,白天的苏北带有目的性接触她,而当自己拒绝融资后,苏北还能心平气和的和自己吃饭,在她心里已然是把他当做朋友。

“咯咯,我遇见你时就猜到你当过兵了,而且不是一般的兵,没错吧?”

夜色下的江海大桥,陈雪菲走在很危险的桥墩上,徐徐的江风迎面吹来,漫天的繁星下,万家灯火的大城市显得格外渺小。

“小心点,你不开车了吗?”苏北看到了一个备受家庭婚姻所折磨的女人,他此刻联想到的是柳寒烟,如果自己不来江海市,柳寒烟嫁给唐浩下场会不会和陈雪菲一样呢?

“孩子保姆带着,晚一点回去也没关系,不过你今天为散打中心出了口恶气,就冲这一点我必须得谢你。”

“免了吧,你不是已经送我一块表了吗。”

陈雪菲从桥上蹦下来,三十多岁的人却有一颗纯真的心,这也难怪,她从小接触的都是上流社会,高脚杯红酒鹅肝鱼子酱,像今晚这样如同一个普通市民一样压马路,还是头一次。

“不好意思苏北,关于向柳氏集团融资的事情,我还是不能同意。马上就是我爸爸的生日了,我要是给柳寒烟融资,洪威肯定会借故算计我爸,虽然早晚都有那么一天,但是我想让他过完最后一个生日。”

苏北没有选择欺骗陈雪菲不只是因为老陈命在旦夕,他心里也过不去这个坎,利用女人感情的男人是最无耻的做法,“你要是给公司融资了,我反而会因为利用了你而自责,就这样挺好。只希望你以后别对我们柳氏集团下手就行,哈哈。”

“呵……”陈雪菲回头看了他一眼,“你对柳寒烟就这么忠诚。”

“不忘初心,矢志不渝的那种。”苏北虽然是开玩笑的口吻,但是陈雪菲阅人无数,这个眼神是不会骗人的。

送走陈雪菲后,苏北开车去毛公关接上柳寒烟,她今晚小喝了两杯,面色有些微醺。

从上车开始,柳寒烟就绷着一张脸,到家门口才莫名其妙的说:“今天晚上,洪威试探我为什么生产线停产了,好像很关心的样子,你说他是落井下石,还是另有其他原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