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章 意外的暗算/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落井下石?不对,洪威不是那种人,难道他是在试探你的资金薄厚?”苏北也感觉到很奇怪,雪芙蓉系列产品停产,对洪威来说是一件利好极大的事情。

虽然是敌人,但苏北心底非常抵触洪威,甚至想起来就是一层鸡皮疙瘩,表面上是和颜悦色,背地里是一把杀人的刀。要说落井下石这种事情,唐浩可以干得出来,洪威绝对不是,否则也不会这么提防他了。

柳寒烟一筹莫展的摇摇头:“我能运营的资金链都要经过洪威的审批,甚至我家里有多少钱他都知道,何谈的试探?”

“那就怪了,难道他是真的关心产品问题?”

两人胡乱猜疑了一番,都对洪威这个不易察觉的马脚感到好奇。

进门时,苏北忽然想到了钟婶,按照他的推测和种种迹象表明,钟婶就是洪威的人,有了钟婶这个耳目,柳寒烟一举一动甚至头疼脑热,洪威都会第一时间知道,还犯得上来询问柳寒烟下一步打算吗?

“帮我做点吃的吧,你晚上干什么去了?”柳寒烟已经越来越适应和苏北一起生活,从一开始的天生洁癖狂,到现在干脆就认命了一般。

苏北卷起袖子去厨房,“如果我说晚上我好陈雪菲吃了顿烛光晚餐,你会不会吃醋?”

“美死你,还吃醋,吃你个死人脑袋!”在沙发上坐了一会儿,柳寒烟意识到味儿不对,“真的?”

“不仅饱餐一顿,还送我一块手表,在外套兜里,自己看。”

柳寒烟拿过苏北的外套,从精品盒子里捏出那块江诗丹顿,哑然失色,“苏北你老实交代,你们俩到底做了什么见不得光的事情,这块表将近一百万呢,她怎么会轻易的送给你?”

苏北一手菜刀,一手炒勺走出厨房,小人得志似的笑了笑:“老婆大人,你男人的魅力还可以不?更重要的是,我问心无愧,从外面搜刮回来的钱财,都如实充公,怎么样啊?”

柳寒烟轻哼了一声,随即脸一红说:“北哥,这块表给我吧,我让周曼选了一下午礼物,没找到合适的,正好给老陈做生日礼物。一来呢物归原主,咱们不要别人的东西。二来呢,你也替我省点钱。”

苏北一阵无语,只要柳寒烟很客气的说话,肯定就是个陷阱,只好让她拿去,自己压根也没想带这种名表。

“和我想的差不多,只不过是目标女人不同。我以为你泡着我们家的秘书去看夜场电影,没想到北哥的目标更高,居然盯上陈雪菲了。”

苏北正要反驳,忽然意识到这话不对,“你是说周曼?”

“不然呢?”

“你先别吵吵,你是说周曼今天晚上没和你参加应酬?”

“是啊,你这么看着我干什么?”

苏北皱了皱眉头,周曼虽然在江海呆了好多年,但是要说朋友可能仅限于公司的几个人,而她绝对不是那种没事旷工的人,不然柳寒烟也不会以为自己和周曼在一起。

柳寒烟发现苏北变颜变色,意识到可能出事了:“不会出事吧,我刚才给周曼打电话,让她准备工作材料,她关机……我以为你们俩在一起,你知道她家住哪儿吗?”

“知道,走去看看。”

柳寒烟诧异的看着他,居然知道周曼住在哪里,关系不一般啊,“哼,你觉得我大半夜的和你去看周曼合适吗?”

苏北拎上外套,一手拿着车钥匙愣了一下,连忙说:“那也不能留你一个人在家,走,我送你去安琪儿家里住。”

“神经病……”

柳寒烟知道现在不是发脾气的时候,苏北没来,她没意识到有危险的存在,可是现在她完全要依赖于苏北,甚至苏北一晚上不在家,自己都要去省委大院借宿。

苏北开快车把她送到省委大院外面,安琪儿披着一件睡衣,正在和大院手持钢枪的警卫调侃,看到柳寒烟下车,哈哈大笑。

“兵哥,你现在可是江海的红人,老多记者等着采访……哎,你怎么走了,真没礼貌。”安琪儿跺着脚骂了一句。

柳寒烟狐疑的看着他,苏北今天也太反常了,怎么安琪儿说这些没头脑的话,一问才知道苏北参加擂台赛的事情,由此也解释了陈雪菲为什么请他吃饭的事情。

十几分钟后,苏北火速来到周曼家里,按了一通门铃,从猫眼看进去,里面黑漆漆的没有一点亮光,心里就更加担心了。

想到周曼画的那些画,苏北隐隐有些害怕,虽说是爱美之心人皆有之,但是他对周曼一直警惕高于欣赏,因为她心太细太偏激。可是一旦周曼出事了,心里毛毛躁躁的。

还好苏北在柳氏集团不是没有熟人,连忙联系到还在夜店打工的张志刚。张志刚告诉他,他下班的时候大概晚上七点半,就在他换好工作服时,确实看到周秘书和张秘书一起出来,自己还跟她们打招呼,集团董事长的秘书一般情况下保安去打招呼等于碰壁。

可是张志刚吃过周曼的饭,公司里又传闻周曼是苏北的女朋友,所以张志刚对周曼还是很客气的。周曼顺口告诉他,她们去吃倭国料理。现在苏北给他打电话,张志刚第一时间告诉了他。

苏北倒是知道公司附近有一家非常小资的倭国料理店,中等价位,周曼这些女孩儿平时吃得少,又想追求时尚,通常会选择在那里。

苏北开车赶过去,看了看时间,已经快晚上十一点,这个时间点连餐厅都快打烊了。让他心急如焚的是,周曼已经失踪四个小时,如果往乐观的方面想,周曼和张秘书在餐厅耽误两个多小时,还有一个多小时的空当,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

“欢迎光临。”

料理餐厅很冷清,两个迎宾鞠躬问候。

苏北劈头盖脸的问:“今晚有没有看到两个女的来吃饭?”

“……”服务员被问的哑口无言,大哥,我们是开餐厅的,不是男人就是女人,谁知道你问得哪位?

苏北知道自己问得太急,想了想连忙把周曼的外貌回忆起来,描述给她们听。

唯一幸运的一件事是,今天是个特别的日子,倭国空手道在江海刮起一阵旋风,今天傍晚在散打中心举办的擂台赛中,倭国的空手道大师相田荣一将楚鼎天击倒,引起公愤。可是没料到,有一个佚名男子秒杀相田,在全城欢庆的同时,破例刮起了一阵抵制倭国的旋风。

所以,托相田荣一的功劳,今天这家倭国料理店门可罗雀。两个迎宾对于苏北所说的人居然能够回想起来,这两个漂亮的女白领今晚七点多来的,因为没有客人,所以她们坐的时间很久,刚走不到二十分钟。

“往哪边去了?”

“往东,对就是往东。”

苏北赶紧说谢谢,关上门连车都没开,就往东跑,跑出去几步,苏北都快哭了,这你大爷的是街道,南北是街,东西是路,哪来的往东一说?

又奔跑了一段,街道路口有一段商业巷,是那种白天开业晚上关闭的市场,苏北的听觉和感知力终于能捕捉到周曼的气息。

“放开我,不然我报警了!”

“哼,报警?你今晚就会离开江海,你想怎么报警?”一个男人的声音。

“你们想带我去哪儿?”周曼起初的倔强变得有些害怕。

“去哪儿你到了就知道,本来是想送你去泰国,可那边情况有变,只能多给蛇头点路费,把你弄到南美。嘿嘿,在临走前让哥儿几个爽爽呗,听张姐说,你还是个雏鸟呢。”

“你!你们?是张秘书让你们这样做的,她给你们多少钱?”

“这就不是你该操心的问题了,把她捆上。我们还有一个小时时间玩,那边的船一个小时后到。”另一名彪形大汉说道。

苏北一步步走过去,已经听不下去,张秘书?他努力的回想了一番,居然是她!秘书小组专门负责会议记录的秘书小张,很倨傲清高的女人,居然和这些臭流氓混在一起,怎么回事。

三个人贩子,其中一个带头的意识到有人来了时,转头一看,没看到人影,再回头,他眼前的两个兄弟轰然倒地,而一只强有力的胳膊已经卡住了他的喉咙。

“谁?”

苏北瞥了他一眼,抓着他的脖子,一头撞在旁边店铺的铁门上,那人随即瘫软在地。

“苏北?”周曼走出黑影,倏然扑倒他的怀里,委屈和惊悚现在一股脑的蹿上来,“我还以为再也看不到你了……”

“我……”

“你是担心我的对吗,为什么不看着我说?”周曼眼睛都不带眨一下的看着他。

女人是很奇怪的动物,陷阱逃生后,第一时间想到的居然不是报警或者倾诉今晚发生的事情,“我知道你看不起我,和董事长甚至姜涛比起来,我只是个小秘书,她们不是高管就是老板。你现在也得到董事长的器重,以后会住别墅开豪车,我们之间的差距会越来越远的对吗?”

“扯得太远了,我是这个意思吗?”苏北尴尬的说了一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