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章 意外之变/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外面的天很热,苏北本想把外套脱了,让柳寒烟暂时放办公室,不过她和周曼都是不同目的的爱答不理,让苏北自讨没趣,只好拎着西服外套走进电梯。

陈雪菲这个时段约他出去喝茶,苏北有些猜不透,明天是老陈的六十大寿,可能还会宣布退股柳氏集团,这基本上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情。

到了茶楼,陈雪菲自然还是包厢,古朴典雅的包厢,连空调的外观都是用竹篾编制的,一桌一茶案,陈雪菲一袭蚕丝长裙,举止优雅的端坐在那里烹茶。

“陈小姐倒是忙中偷闲,陈副总的生日准备的怎么样了?”苏北放下外套,坐在她对面。

“不用我操心,我爸公司那边准备好了,昨天柳寒烟也搀和了一腿。”

这件事苏北倒是没听柳寒烟说起过,不过也难怪,老陈是父辈跟着柳老董事长***天下的功臣,现在即便是退股,也得让人家走得风风光光。

陈雪菲从茶几下拿出一个公文包,从里面拿出几份文件扔给苏北。苏北一眼就看见了一份融资协议书,不是退股,而是继续追加投资,一时间苏北有些没有反应过来,什么情况?

“这是?陈小姐,容我自作多情你一次,你该不会是因为昨天的事情,同意向柳氏集团追加投资的吧,真是这样的话,我可担待不起。”

陈雪菲噗嗤笑了:“苏北,你就这点出息?看清楚合约再说话,我爸以前是百分之十的股份,现在我要再从柳寒烟手里买百分之十。”

收回目光,陈雪菲淡淡的说:“麻烦你回去转告柳寒烟,这个条件她要是答应的话,今天下午我会派注册会计师过去过户。”

“我去,这么重要的事情,你为什么不直接找她,她今天就在办公室,我给她打个电话……”

陈雪菲按住苏北的手,笑道:“从我个人的角度来讲,非常不喜欢柳寒烟。当然,我也不是看在你的面子上,虽然很欣赏你,但是你的脸还没那么大。”

“那是为什么?”苏北笑问。

“这要从何说起呢?”陈雪菲倚在沙发上,目光放在窗外,“以前我爸是工程局的,后来下海经商第一桶金就是和柳老董事长一起挣得,后来我爸投资房地产逐渐发迹。而柳老董事长还是从事日化行业,因为他们兄弟之间的感情,我父亲这百分之十的股份只是情感投资,从没打算分得红利。”

“柳老董事长死后,柳氏集团越来越没落,我爸不忍心看到柳老董事长打下来的江山毁了,所以一直没撤资,甚至从一定程度上来讲在维系柳氏集团。你应该有所了解,那时候的柳氏集团群龙无首,于是我爸他们就把洪威捧了起来拿事,甚至……看走了眼,把我嫁给洪威的儿子。”

苏北倒吸一口冷气,难怪她这么不待见柳寒烟。陈友良对柳氏集团也算仁至义尽,只不过前些年站队时站在洪威这边,现在柳寒烟终于子承父业拿起整个公司,而陈友良本人也是人之将死。

“我爸爸也犹豫了好久,才做出这个决定,还是继续保留股份,他知道柳寒烟现在缺钱,我想这笔资金融资完成的话,你所提到的新产品应该能够上马。”

“陈小姐,你这么做……你老公知道吗?”

“老公?呵呵,我从没拿洪博文当个东西来看待,我已经想通了,我爸爸生日后,我会和洪博文离婚。至于财产分割问题,这么多年来我一直都在准备,当然,洪博文也在准备。”

苏北暗暗感叹,眼前的这位是名副其实的富婆,比柳寒烟还富有,可是她最好的年华已经浪费在洪家,老陈的命应该不会太长久,老陈一死,家族企业的重担一样会落在她的肩头。

“我也知道,我爸的日子不多了。从我出生开始,一直是衣来伸手方来张口的千金小姐,很奇怪,我的命运和柳寒烟真的很像,只不过她还有个姐姐,而我是独生女。”

苏北不知道怎么安慰她,点了根烟,慢慢听她的倾诉。

“苏北,我拿你当朋友看待,虽然我们认识时间不长。你知道我现在最担心什么吗,根本不是柳氏集团股份的问题,说一句你不爱听的,扫扫我们家的门缝,都够柳寒烟花一辈子的。”

这话真呛人,苏北暗想幸亏我们家那位没来,不然以她的性格即便你会融资,她也不一定答应。

“婚后财产分割和遗嘱继承之间的矛盾。”陈雪菲的眼神中滑过一丝忧伤的神情,“不是我当女儿的诅咒老爸快死,为了让他过好这个生日,他这大半年一直在圣乔亚医院接受化疗,你看他的头发,呵呵,那是假发。”

“也就是说,如果是离婚后,我爸去世,遗产当然是我的。可是要是离婚前我爸爸去世,这笔巨额遗产要作为婚后财产,属于我和洪博文一起的。”

苏北愣了愣,“陈小姐,洪博文一直拖着不离婚,就是想等你父亲离世?那为什么外界传闻,他对你施行家暴?”

“家暴确实存在,只不过是我打洪博文而已,你觉得以我的伸手,他能对我家暴吗?我本来想找借口离婚,甚至用家暴这种极端的方式,不过洪博文真的是很能忍耐啊,恐怕这也是洪威教育他的为人之道吧。”

陈雪菲忽然收回目光,看着苏北:“苏北,我听我爸爸说你是柳寒雪的战友,我想你应该是柳寒烟非常信任的人。我也知道,你准备拿洪威下手,只是提醒你一下,洪威这个人的手段非常不一般,不仅脑袋好使,还极其残忍,好胜心极强。”

“是吗?”不管怎么说,陈雪菲都是洪威的儿媳妇,这话从她的嘴里说出来,让苏北有种担心的感觉。

“洪威做到现在柳氏集团的位置,不是偶然,是有必然性的。他曾经是个社会底层的蝼蚁,想要爬到金字塔的顶端,这些年你知道他踩过多少人,用过多少见不得光的手段。”

“多谢陈小姐提醒,我会注意他的。”苏北真诚的笑道。

这时陈雪菲的手机响了,接了个电话三言两语的挂了,然后拿起自己的包,对苏北说:“我儿子今天放假,明天是他外公的生日嘛,保姆已经管不了了,非要我带他去看电影。单我已经买了,你随意,我先走了。”

苏北放下茶杯,也拿起外套说:“我送你们吧。”

“那好。”

在市青少年宫的电影院外,苏北见到了陈雪菲的儿子,当然也就是洪威的孙子,小家伙还蛮懂礼貌的,见面就叫叔叔。

苏北帮他们买了电影票,居然是动画片电影,又买了些爆米花和饮料给送过去。

“嗨,苏北,你觉得我儿子可爱吗?”

“当然,长得很像你。”

“呸,我还不知道你心里怎么想的。”陈雪菲朝他儿子和保姆的方向努努嘴,说:“这孩子从小到大都是我一手拉扯大的,洪博文几乎都没抱过他,因为我不让,知道为什么吗?”

“难道你怕跟他老子学坏?”

陈雪菲居然很坏的一笑:“这孩子是我和我大学时初恋的。”

苏北当场愣住,心道陈雪菲也够大胆的了,居然告诉他这些事情,想必要是洪威知道自己的孙子不是儿子的骨血,不知道会不会发狂。

电影一开场,苏北强忍着看了十分钟,终于还是打算走了,本想一会儿把她们母子送回去,但是陪女人看电影已经需要耐心,要是看得内容还是动画片,一般男人都忍不住,屁股跟长了茧子似的,难得陈雪菲看的还那么开心。

“陈小姐,我先走了,合约的事情我回去和董事长说。”

“嗯。”陈雪菲目不转睛的盯着荧幕,苏北抬头看了眼惹人厌的喜洋洋形象,实在不知道笑点在哪里,她也太有童心了。

回到公司后,苏北把融资协议放在柳寒烟的桌子上。

正在谈产品事情的柳寒烟和姜涛都愣住了,她们正在转变新产品上市的观念,峰回路转突然收到这份融资协议,惊讶远高过激动。

柳寒烟瞥了眼他挂在衣架上的外套,快速浏览着融资书,比自己预想中的还要好,原本只想让老陈留住股份让她渡过难关,就已经是烧高香了,没想到陈雪菲不仅留了股份还继续注资一大笔资金,这对于雪芙蓉产品的运营绝对是一大利好。

苏北什么时候成香饽饽了,这两天陈雪菲对他又是请客又是融资,这俩人不会真的是假戏真做了吧,那样的话自己可就乌龙了。

“苏北,陈雪菲怎么说的?”柳寒烟的话不乏有些酸溜溜的感觉。

不只是柳寒烟,连姜涛都觉得奇怪,连董事长和公关人员都无法办成的事情,苏北就这么轻描淡写的把资金拉回来了。

苏北喉结涌动了一下,知道这俩人都想歪了,“你们能别用这种眼神看着我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