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4章 暴风雨的前夕/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姜涛在柳氏集团的时间不过三年而已,而她调到运营总监还不到一个月,对柳氏集团的高层还摸不透脉。可柳寒烟心知肚明,陈副总要退股的事情几乎拍板,没想到在他生日的前一天,做出这个让公司上下震惊的决定,而促成这件事的人居然又是苏北。

“不行,我无论如何都要见一见陈雪菲。”柳寒烟拿起电话要安排。

苏北连忙拦住她,尴尬的说:“陈小姐……现在在看电影……”

“看电影?”柳寒烟和姜涛异口同声的问道,语气里不免有些怀疑的意思,这个下午苏北难道就是和陈雪菲在看电影吗。

“都说多少遍了,别这么看着我。这笔股份和融资追加,是老陈起初就决定好了的,他说算作是看在老董事长的面子上。”

“既然如此……”

柳寒烟坐回椅子上,“姜涛,你拿着融资协议去法务鉴定一下,争取最快的时间把资金办下来,只有资金下来,临南分公司那边的工厂才能开工。至于你苏北,留下我和你说两句话,一会儿你代表我,去圣乔亚医院看望一下老陈。”

姜涛心道董事长可能有隐情要和苏北说,集团股东们的关系错综复杂,不是一朝一夕就能解决的,她心里也很无奈,起初雪芙蓉系列产品已经准备投入生产,可是后来资金链断开,只能向厂家退回原材料,现在要重新开张的话,至少也要等上几天。

姜涛走后,柳寒烟才疑神疑鬼的看着苏北,在他身上闻了闻,搞得苏北紧张兮兮,好像做了坏事被老婆检查一样。

“闻什么?”

“我闻闻你哪里香了,居然被陈雪菲那个富婆看上,呵呵你以后完全可以跳槽,给陈雪菲当保镖嘛,她对你又挺投缘的,又比我有钱,听说她快离婚了哦。”

“你还能再酸点吗。”苏北笑道,心里还是很温暖的,至少说明柳寒烟已经开始在意自己,这样一来心里亮堂了许多。

苏北点了一根烟,仰躺在她的办公椅上,双脚往办公桌上一搭,笑道:“我对你可是忠心耿耿天地可鉴,陈雪菲对你印象不太好,但融资的事情又是她父亲决定的,只好通过我替你们传话,你要是连这个都吃醋,那我可真就是受宠若惊了。”

“我就说,人家陈雪菲品味再低,怎么会看上你?”

苏北反映了一秒钟,腾地站了起来,转身将她压在桌子上,阴笑道:“品位低?谁有你品位低柳寒烟同学,需不需要我在广播里公开一下咱俩的关系?”

“你放……什么厥词。”柳寒烟连一红,把放屁二字又咽了回去,咬牙切齿的挣脱苏北的怀抱,“放你半天假,现在去医院看看老陈的情况,毕竟明天他过生日,我那边已经准备的差不多,要是他这个主人公都不能到场,还办个屁宴会了。”

苏北抄着兜,要走时转身从柳寒烟的名牌包包里拿了些现金,柳寒烟忍着杀人的冲动冷冷的看着他无耻的行径。

苏北笑道:“你这是什么眼神,你包里的五万块钱还是我那天放的呢。”

“瞎说,你哪来的钱?”柳寒烟略显尴尬的说,好像是有一天晚上,苏北不知道从哪里弄来一个五万的红包,因为他没兜,一直放自己包里,还以为是自己的零花钱。

苏北到医院时,陈友良刚做完体检,正在护士的搀扶下在外面散步。

“小苏来了,呵呵,来就来还带什么东西,病房里的我都快吃不了了。”陈友良的气色还不错。

苏北示意护士回避一下,上前搀扶着他的胳膊,“陈副总,从临南分公司咱们分别,这才不到一个月,你这气色看着可大不如从前,你这种大忙人,突然闲下来,是不是不太舒服哈哈。”

“还真让你说对了,现在我是两耳不闻窗外事,要不是今天我和护士求情,她们还不放我出来,都快发霉了。”

“这边环境好,人的心情不好时,多接触一下大自然,空气又新鲜,城市里可没有这种花花草草的地方,很适合安心静养。”

两人在一片绿油油的草地上坐下来,虽然太阳快要落山,刚刚下了一场小雨,晴天后空气还很新鲜,身后是波光粼粼的人工湖泊,空气中弥漫着泥土的芬芳。

陈友良侧目看着苏北,他之所以这么久没有从柳氏集团退隐,就是担心柳寒烟会被洪威算计,现在有了苏北在董事长的身边,他相信苏北会是柳寒烟一个得力的帮手。

“苏北!”

医院草地的长椅上,一个小护士朝着他挥手,气鼓鼓的样子还蛮可爱的。

“呵呵,你朋友,快忙你的去吧。”

苏北把陈友良扶起来,那边等待的护工已经赶过来。双方客套了一阵,陈友良的亲朋和佣人也开车进了医院,今天是要接陈友良出院的,六十大寿还要过。

病来如山倒,苏北心中也感慨万千,在临南分工厂见到陈友良时,当时感觉他很年轻,顶多是五十岁的人,现在苍老了许多,这才是两个星期内的事情。

“哎,对了小苏,明天我过生日,你可一定要来,什么礼物都不要带,否则我可真生气了。”

苏北耸耸肩笑道:“不瞒你说,我一直等你这句话呢,我还真什么都没给您准备,纯属是蹭吃蹭喝去的。”

陈友谅哈哈大笑,赞赏的点点头在护工的搀扶下朝着住院处走去。

目送陈友良离开,吆喝苏北的那个小护士蹦蹦哒哒的跑过来,一拍他肩膀,非常大方开朗的说:“嗨!你还认识我吗?”

“你?田七?”苏北瘪了瘪嘴。

“田琦,不是田七,不要把我的名字叫成一味中药OK?”

长相甜美的田琦,加上她这身“憨态可掬”的护士装,在苏北眼里像个瓷娃娃似的,不过这姑娘非常阳光,给人一种温暖的感觉。

“我说苏北,这次又是你们家谁生病了,刚才那个不会是你老丈人吧?”

苏北摇摇头,故作愁容满面的说:“他怎么会是我岳父,我岳父是做大生意的。”

“且,吃软饭。生意有多大,吹来听听。”

“餐饮连锁行业,不过是快餐连锁,专门给医院送快餐的那种。”

田琦足足反映了半分钟,再抬头时,苏北已经在甬路上走出老远,脸一红,知道他在拿自己的父亲开玩笑,疯丫头似的冲了上去。

两人说笑着走到医院后门口,这时,一辆福特轿车停在苏北面前,苏北老远就认出了车主人,看来陈雪菲也来接他父亲。

摇下车窗,陈雪菲看了眼苏北,又看了眼小护士田琦,笑道:“苏北,怪不得你把我和孩子都扔在电影院,原来是配这位小妹妹在散步啊。”

田琦脸一红,显然她二十出头的年纪,无论阅历还是身材都无法和久经风霜的陈雪菲相媲美,对方只用一个玩笑,就让田琦羞得从头到脚,踢了苏北的脚尖一脚,扭头往医院跑去,脸上还火辣辣的发烧。

一直跑进楼房,田琦脑袋一歪,什么苏北有儿子了都?

苏北无奈的耸耸肩,对陈雪菲说:“孩子呢?”

“保姆带家去了,刚才去你们公司和那个什么姜涛吧,把合同签了,要找你时,她说你来医院看我爸了,我这不就追过来了吗。”

“那好,你忙着,我就先回去了。”苏北说。

陈雪菲白了他一眼:“我身上有刺吗?别废话,还没吃饭吧,请你吃饭。”

“这……”苏北朝着住院处看了一眼,“你不是来接陈副总的?”

“刚才安排好了,为了保险起见,今晚还是住在医院,明天中午派人来接他去酒店过生日。”

苏北这才上了车,从陈雪菲的气色中,苏北不仅看到了操劳,他是古武修炼者,对人的气息把握的很准,算得上是稍通医理,陈雪菲的婚姻和夫妻生活非常不协调。想到这里,苏北心道不会是真让柳寒烟猜中了吧,陈雪菲对自己有意思?在感情方面苏北比较后知后觉,情商要是高的画,也不至于和周曼闹到现在这个尴尬的境地,所以他有些相信女人的直觉。

“想什么呢?”陈雪菲握着方向盘问。

“没什么,呵呵,我在想要是让洪博文看到我和你吃晚餐,不知道他回家会不会吃醋。”

陈雪菲轻哼了一声:“就那个废人?除了听他老子的摆布,还会做什么。”

顿了顿,陈雪菲皱起了眉头:“不过女人身边少了个男人,真的是个问题,哦,我不是说丈夫或者老公。你看现在我们家的状况,要不是我爸爸还压着,这段貌合神离的婚姻早就走到了尽头。”

“陈小姐,趁着陈副总精气神还不错,不然就离了吧。虽然都说宁拆十座庙不毁一桩婚,但既然已经走到了尽头,不尽快做决定,恐怕后面的事会更多。”

陈雪菲摇了摇头:“我理解你的意思,坦白的说,现在我可以给洪威父子一笔钱,甚至让步更多。但是洪博文不离婚有一张牌制约着我,就是我的儿子。”

苏北叹了口气说:“洪威现在的精力,恐怕都在你父亲的家产上面。”

“嗯你说的没错,只他那种人经过社会的历练,有些手段我们想不到,他都能做到。苏北,我总是担心明天我爸爸的生日会出事……”陈雪菲忽然把车停在路边,回头看着他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