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5章 拜寿/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苏北的脑子都是陈雪菲刚才的话,洪威这老东西的阴险毒辣,自己是见识过的,替陈雪菲担心的同时,又猜不透洪威的下一步棋,当然苏北主要是出于为柳氏集团考虑,毕竟他和陈雪菲只是几面之缘。

“你去点单,我找个停车位。”到了餐厅门口,陈雪菲把车停下。

晚饭吃的很沉闷,或者说是沉重,谁也找不到话题,两人像一对陌生人,又像是多年的旧相识,苏北自己也很难界定这种友情关系,说是友情,又与利益挂钩,又不纯粹是利益问题。

回去时,天空中又飘起了小雨,苏北等柳寒烟睡熟后,关掉客厅的灯,面前守着一壶茶,坐在别墅天台漏填泳池边的太阳伞下,他自认为是一个豁达的人,但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无论何时何地,多年军旅生涯行程的恐惧症都会爆发,说恐惧不太准确,嗜血或愤怒,压抑或暴躁。

就这样一直坐到凌晨,一个熟悉的电话将苏北吵醒。铃声只响了一声,苏北就接了起来。

“喂,我是姜涛。”

“我知道,手机都有来电显示。”

“没工夫和你贫嘴,告诉你一件事情,不过你暂时别向董事长透漏,我怕她着急。”

苏北蹭的站了起来,走到天台边上,距离柳寒烟的房间最远,“发生什么事情了?”

“具体还不好说,临南分公司今天晚上被人勒令停业,是卫生和公共安全方面的人联合检查。”

“什么?等等,姜涛我有些没有反应过来,我们临南的流水线主要是生产雪芙蓉系列产品,不是已经停工了吗?”

姜涛沉声说:“我也很好奇,但是先别慌张,我明天会亲自去处理一下,不知道是日常突击检查,还是有针对性的,或者说是有人举报。总之,这阵风可不是空穴来风。”

苏北说:“应该没什么好担心的吧,我们的产品又没问题,要是消防或者卫生什么的问题,即便真出了问题,罚款能罚多少?”

“可是,我们流水线还有技术部门生产部门,包括员工还有产品,甚至技术资料已经被扣押了,我担心是有人从中作梗。”

“注意安全,明天你去临南的时候,带上大厦下值A栋的保安张志刚,我们的关系比较好。另外,有事打电话,明天陈友良过生日,我不想太节外生枝,也不想让寒……柳董事长着急。”

“我知道。”

挂掉电话后,苏北心中隐隐有种不祥的预感。陈雪菲说得对,洪威是社会底层利用各种手段打拼上来的,他的每一招路数,兴许都是柳寒烟和姜涛这两个年轻人所不能防备的。

苏北的脑子很乱,如果杀人可以绝决问题,那太容易了。问题是杀人不能解决问题,杀了洪威,效果比老陈退出董事会都要严重。可是无疑,今晚临南分公司被查出的事情,绝对是洪威所为。

洪威到底在打什么算盘,难道是因为昨天陈雪菲同意向柳寒烟融资,惹怒了洪威,从中作梗,通过关系检查临南分工厂。可是他扣了货还有人,又是什么意思。

苏北非常想和姜涛去临南,但是明天老陈的生日,苏北预感到,真正的大事件可能要从明天才会发生,临南的事情或许只是烟雾弹?总而言之,现在不仅自己要沉得住气,还要按住柳寒烟这颗麻雷子。

无独有偶,此时此刻在城市的另一个角落的天台上,洪威也坐在太阳伞下等着天晴,桌上放着三部手机,还有各色的小吃点心。

“怪不得柳寒烟暂停了分工厂,我还以为他们发现了端倪,原来是没有周转资金了,哈哈。”洪威放声大笑道。

“不然你花这么高的价格请我来干什么,我做的手脚,不可能有人会发现。”阳台边上淋雨的男人说。

“呵呵,现在主动权已然是在我们手里,覆水难收,不论柳寒烟和苏北做什么都是徒劳。第一批雪芙蓉产品价值两千万的货,已经在江海市各大商场和超市铺货上架,听说那个女明星林婉清还出席了活动。”

“只可惜,无论是消费者买回去的,还是林婉清用的,都是不是地道的雪芙蓉,而是毁容产品。不过你今晚做的也不错,为了保险起见,还是把临南分公司监察起来,这样人赃并获,就等着东窗事发吧。”

男人缓缓转过身,虽然洪威跟他共事多年,还是有些胆战心惊的。这个男人三十多岁,梳着一头嘻哈式的爆炸头,每一绺头发都编成一个小辫子,面目狰狞可憎,一只眼睛似乎得了什么不治之症,居然只有外翻的白眼球。雨水淋湿了他的衣服,但是光看贴着肚子的衬衣,就能清晰的看到一排排腹肌,整个人给人的感觉就是杀气腾腾。

清晨,一辆家具公司的货车停在别墅门外。

苏北下去开门时,柳寒烟睡眼惺忪的趿拉着海绵包包的拖鞋走出来。

“慢点,别磕着碰着,就放在沙发旁边。”柳寒烟指挥着两个工人说。

一个大纸箱子,苏北心说难道这是她准备送给老陈的生日礼物,用水果刀划开透明胶带,里面是一款没有组装的高档按摩椅,木料居然还是上好的红木。

“你买这东西干啥?”苏北觉得稀奇。

“奖励你的,看你最近表现还不错,破例送你一样东西。”顿了顿,柳寒烟补充道,“你别误会,我看你每天总失眠,大半夜的还坐在台阶上,跟个乞丐似的,现在是夏天,沙发太热,你用这个,既可以坐着累了还能躺着睡,别回头我姐姐回来,你告诉她我虐待你了。”

苏北一边组装着名贵的按摩椅,一边嘀咕道:“你要是真心疼我,就在办公室走廊里也放一把,省的我站着太累。”

“你少跟我得寸进尺。”

今天柳寒烟不用上班,两人没有开车,在外面吃了早点,散步走向最近的一家超市,随后柳寒烟忽然想起苏北还没有参加晚会的衣服,又拉着他去商场。

在柳寒烟的生拉硬拽下,苏北非常勉强的换上了一套那种有尾巴的燕尾服,还是纯白色的,柳寒烟说他人不黑,不要总穿深色的衣服。

相比起苏北,柳寒烟要麻烦了许多,去一家贵宾婚纱影楼,那里有她定制的礼服以及水晶鞋,还化了个淡妆。

不一会儿,苏北开车过来接她,一个上午就这么过去了。中午,陈友良房地产公司那边的朋友,给他庆生,准备了酒席,两人开车过去赴宴。

江海国际大酒店,红地毯一直铺到街上,酒店正门有了许多显眼的条幅“庆祝陈友良先生六十大寿……”,诸如此类等等。

而酒店内部的装修同样奢华,古朴而庄重,光是大堂的中欧时期风格的吊灯至少要几百万。这家五星级酒店,今天几乎半包半揽全被陈友良拿下庆祝生日,这个排场非常的大。

入场后,苏北把请柬随手放在一边,瞥了眼柳寒烟的方向,她和几个熟人去聊天,就自己在大厅里转悠。

“呵呵,苏先生来了,稀客,不对,是贵客,哈哈。”陈雪菲扶着荣光满面的陈友良走过来,她今天打扮的当然是光彩照人。

“刚到不久,陈副总,我这次可真的是空手来的,也只能祝您福如东海寿比南山,哈哈。”苏北拱手做了个揖。

陈友良笑道:“别叫我陈副总了,以后我丫头才是柳氏集团的陈副总。岁月催人老哦,我们这些老骨头早该让位给你们年轻人了。”

“哪里,陈叔叔一看就是富贵长寿的命,你让谁看,谁也不会认为你老了对吧。”

三人说着话走进宴会厅,放眼望去,整个大厅恐怕摆了差不多有一百桌子,很多嘉宾客人彼此都不认识,毕竟以陈友良的交际圈,可不仅仅局限于柳氏集团。陈雪菲让苏北自便,随后扶着陈友良去招待其他宾客。

苏北寻思着陈家的家事,刚一转头,就被一双高跟鞋重重的踩了一下,苏北没注意到,这高跟鞋的鞋跟还特别尖,疼得一呲牙,抬头一看有些尴尬的笑了笑。

“你怎么来了?”

“我为什么不能来,这是你们家吗?”周曼冷淡的说。

苏北一阵郁闷:“我是这个意思吗,以为今天董事长放你假,怎么来的,打车吗,穿得够漂亮的。”

“呵呵。”周曼有些挑衅的瞪了他一眼,“不要以为只有你有车,现在董事长也给我配车了,不对,不是配车,是奖励我的。”

苏北心道,看样子唐浩还很听话,这么快就履行诺言了,不过还是故作惊讶的恭喜周曼,以免她看出来。以周曼固执的性格,如果知道这车是自己给她“申请”的,恐怕打死也不开。

正尴尬着,柳氏集团市场部总监赵德海也走了进来,出乎意料,赵德海身边又换了个女孩儿,非常青春漂亮。

“哟,苏先生、周秘书,你们来得早啊。”赵德海拿起强调打招呼,因为运营总监的事情,赵德海现在正被洪威孤立,不过他正好忙里偷闲,专心致志的泡起妞来。

苏北轻笑一声,故意拿他的丑闻说事,装作不知情的样子说道:“这位应该是嫂子吧?”

“呃,我老婆出国玩去了,咳咳,她是我办公室的实习秘书。”

苏北心道你们家那头母老虎不出国,你也没胆子带着美女出来显摆,什么实习秘书,无非是实现他那些不正当的目的。苏北的目光一扫而过,忽然看到大厅进来几个人,不禁皱起了眉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