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章 气死寿星/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酒店前的广场礼炮齐鸣,陈友良在女儿的搀扶下挨桌的招呼了一番各路宾朋,大家都知道他日子不多,不免有些唏嘘,但表面上都在笑脸相迎。

今天的洪威气色也非常不错,穿了一套藏青色的唐装,脑袋上不多的头发梳成背头,油光锃亮的。众人的目光渐渐放在洪威的身上,一般人都清楚,洪威虽然是陈友良的亲家,但这两个老头之间关系并不融洽,毕竟儿女的婚姻生活也不幸福,甚至还有家暴出现。

在洪威进场不久后,苏北看到了洪威的儿子洪博文,身边有一个戴墨镜的司机,而另一边居然跟着一个穿着燕尾服的男人,让苏北心里咯噔的是,陈雪菲的儿子正被那个人抱在怀里。

洪博文和那名男子都非常低调,从宴会厅的角落进入楼梯间,转眼之间就看不到了。

“苏先生,你看什么呢?”赵德海拍了拍他肩膀,小声说,“今天又热闹可看了,不过,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咱们局外人看看就罢了。”

当陈友良病怏怏的招呼一圈客人后,回到主席台上,司仪把话筒递过去。而此时的陈友良刚才运动过量,有些气喘,由陈雪菲代他向大家问好。

“感谢各位的捧场,请大家吃好喝好……”

陈雪菲帮父亲讲话,她的笑容很快就变得凝固了,因为她看到了一幕足以让她崩溃的场面。洪博文和一名帅气英俊的男子,抱着她的儿子缓缓的走了过来。

陈雪菲的脑袋当时就懵了一下,怎么会是他?!

如同陈雪菲和苏北聊天中所谈到的一样,在她还在上大学的时代,也曾有过一段象牙塔里的爱情,她的男朋友叫张华,是个非常温柔善解人意的音乐系学生,陈雪菲从第一次听他唱歌就被张华所迷住。

这段感情经历一直尘封在陈雪菲的脑海深处,在校园里手牵手压马路,在公园湖边听他弹吉他,在夜里躺在公寓楼下的草坪上看月亮,在某个风雨交加回不去宿舍的夜里,陈雪菲终于将自己的身体交给他。

可是,当陈友良发现女儿早恋后,知道那个青年没什么出息,毅然决然的将他们拆散,为了让陈雪菲死心,背后给了这个张华一张支票,支持他出国留学。随后不久,陈友良将女儿嫁给了洪威的儿子。

但却没有人知道,在五年前,张华回国一次,暗中联系到刚刚结婚不久的陈雪菲。那时候的陈雪菲虽然和洪博文结婚,但还没要孩子,而服从命运安排的陈雪菲非常孤独,心底是想要一个孩子的,不过孩子的爸爸她选择了自己的初恋张华。因为她觉得自己亏欠张华,虽然此生不能在一起,那就要为他把儿子抚养长大。

陈雪菲虽然不担心被丈夫发觉,可毕竟不是什么露脸的事,所以洪家根本不知道张华的存在。而自己和张华要了个孩子的事情,只有他们两人知道,连父亲陈友良都蒙在鼓里,以为外孙子是洪家的血脉。

此时此刻,陈友良的目光紧紧的盯着张华,很快就认出了这个年轻人就是女儿的初恋,他的脸色越来越难看,隐隐预感到是怎么回事。

“菲菲,张华怎么来了?”陈友良沉声问道。

“爸爸,我……”

“难道这么多年你们一直都在联系?”陈友良的脸色煞白,女儿虽然不喜欢洪博文,但毕竟是洪家的儿媳,居然在外面偷人,他的这张老脸往哪里放。

“爸,不是你想的那样……”陈雪菲不理解,为什么丈夫洪博文能找到张华,问题是张华正在抱着他们的儿子,他们约定好了的,这件事只有两人知道,就算和洪博文离婚了,也要把这个秘密带进棺材。

洪博文长得很像洪威,比陈雪菲小两岁,但是非常成熟干练,他自从娶了陈雪菲后,一直被她欺负辖制着,今天终于到了翻身的时候。

“雪菲、岳父,张华是我带来的,今天您老过六十大寿,他特意给您准备了一份礼物。

洪博文一努嘴,那个张华连忙将儿子放在地上,将一份白纸单子递给陈友良。

陈友良拿过来一看,是一张亲子鉴定的化验单,张华和外孙的DNA比对吻合度超过百分之九十,这说明,在女儿和洪博文结婚后,女儿不仅和张华藕断丝连,甚至还和他生下了这个孽种。

“啪!”陈友良从没打过女儿一手指头,今天当着几百人的面,实在没忍住,一个耳光抽了上去。

很不巧的是,陈友良旁边的司仪还拿着话筒,这个耳光在宴会大厅里传播开来,一瞬间热闹的大厅安静下来,都在用异样和不解的目光看着台上。

“苏北,你干什么去!?”刚刚还在和苏北冷嘲热讽中的周曼,看到他朝主席台走去,知道这家伙又要管闲事,也顾不上自己的气氛,想要拦住他。

苏北摆摆手,他猜到今天会有事情发生,从陈友良抽陈雪菲的那个耳光来判断,他已经猜到事情的经过。

苏北走过这段漫长的过道,心里也在犹豫,从陈雪菲震惊的面孔来看,这件事情她似乎完全中了洪威的圈套。

台上,洪博文拿起司仪的话筒,目光扫了眼父亲洪威的方向,露出一个旗开得胜的微笑,随即化作话筒前的愤怒,“岳父大人,我非常想问问你,你到底是什么意思?你和我父亲是故交,我哪点配不上你女儿了。”

台下出现骚动,交头接耳的议论起来。

“谁都有年轻的时候,谁都会有初恋,谁都会犯错。但是既然雪菲已经跟我结婚了,我提出要个孩子,她一直拖着,知道结婚后第二年才偶然怀孕,呵呵,现在我才知道,原来我是你们陈家的接盘侠,这才叫现实版的喜当爹吧?”

“住口,根本不是你说的那样,大家不要听他胡说……”陈雪菲此时已经乱了方寸,两个保安搀扶着她,实际上是在阻拦他抢夺丈夫洪博文的话筒。

“洪博文,你非要今天说吗!”陈友谅知道大势已去,已经不再责怪女儿,他知道这是洪博文父子的计策。

洪博文装作一副孝子的模样,叹了口气说道:“爸爸,今天是您六十大寿,我也不想说。还有哪个男人愿意接受这种事实,甚至我早就怀疑过雪菲,一直没有捅破。可是……”

说着话,洪博文将陈雪菲的初恋张华叫上台,叹了口气说:“昨天晚上,他把这份亲子鉴定交给我,我都快疯掉了,我是很想把事情压下来,咱们家人私下解决,可是张华不愿意啊。您知道我是多么的疼爱我的儿子,可是,现在张华无论如何要从我身边抢走他。”

轰!打听炸开了锅,几乎所有客人都站了起来。

“老陈!你怎么跟我解释!”

直到这时,幕后的主使者洪威才一脸阴翳的走上台来,嘴角流露出意思无人察觉的笑容,所有的事情都是他早已安排好了的,包括这场寿宴。

陈友良面色苍白的后退两步,如果不是司仪扶着,会一头栽倒在地上,眼前天旋地转,冥冥之中预感到大限将至,他没料到洪威会有这一手。

和洪家父子争辩的陈雪菲也快崩溃了,她愤怒的不是洪威的阴险,而是那个张华,他们是初恋,自己为他生下一个儿子,没想到他反过来投奔到洪博文那边。

陈雪菲目不转睛的盯着张华,眼角流下了泪水,什么爱情,到最后不是变成阴谋就是变成血淋淋的现实。

“陈小姐。”

陈雪菲的耳畔响起一个低沉的声音,转头看见是不知何时上台的苏北。

“陈小姐,别再纠缠下去,中了他们的奸计,你爸的状况不太好,赶紧送医院。”

陈雪菲木讷的点点头,随即恍然大悟,当她转身去搀扶父亲的时候,陈友良已经开始翻白眼了。

“医生医生!”

“快叫救护车……”

现场顿时慌乱起来。

“岳父,事到如今您还想继续演戏吗?”洪博文高声呵斥道。

“雪菲,对不起,是我太想我们的儿子了。”陈雪菲的初恋张华说道,他也在配合着洪博文演戏。

几名保镖还有上台的客人,都在七手八脚的忙乱着。

苏北非常恼火,洪威的卑鄙超过所有人的想象,他等得就是这一天,在所有人的注视下,用这个张华做药引子,目的就是要气死陈友良。

现在的局势对洪威很紧迫,儿子和陈雪菲即将离婚,法院那边已经几次三番的催促。可是在陈友良死前离婚的话,他洪家拿不到一分钱好处。可是如果陈友良暴毙身亡,那么陈家硕大的家产,就要落到儿子手里,到那时再和陈雪菲离婚,至少能分得一半家产。洪威有这个信心,因为他手里的底牌还没有打完,气死陈友良只是第一步。

“闪开。”

苏北背着陈友良,被两个保镖挡住,显然这些人表面上都是来帮忙的,实际上是耽搁陈友良急救的时间,最好让他死在现场,或者去医院的路上。

“苏……”

洪威的保镖还没开口,苏北一脚踩在他的脚踝上,动作敏捷的跳下主席台,背着陈友良朝着宴会厅门口冲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